陌上美国
Telegram channel,欢迎订阅:
https://t.me/MoshangUS
Telegram加群(下载app修改privacy设置;拷贝群地址用浏览器打开(微信打开无效);点击“join/进入”)
https://t.me/joinchat/AAAAAE-W0yNiS6DIlGHsKA
我钟爱『高尚电影』,好多年来,只要不出远门流浪,我就会在晚上看一部,如痴如醉,如梦如仙!
近日里,被法国风情万种的演员苏菲·玛索Sophie Marceau迷住,连续看了她的一系列电影。
玛索被誉为『法兰西的玫瑰』,更是法国男人心目中『永远的挚爱』;虽然是纯正的法国人,但是她清纯端庄的美貌中却折射着东方女子的淑丽,那双清澈忧郁的褐色眼睛更是令人倾倒。
她十四岁出道,几十年来塑造了许许多多令人难忘的银幕角色;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是安娜·卡列尼娜。
法国演员苏菲·玛索 Sophie Marceau 
电影『安娜·卡列尼娜』的海报
托尔斯泰的名著『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 被多次改拍成电影,每个版本各有千秋,但是我却独钟玛索版,因为她完美地诠释了安娜这个悲剧人物,她的高贵典雅,她对爱情的強烈向往,她在追爱过程中的纠结矛盾、热烈投入以及最后的幻灭。
这出悲剧像一幅画轴缓缓展开,使观众的心随之起伏跌宕,随之哭泣伤怀。
苏菲·玛索在电影『安娜·卡列尼娜』中
爱情幻灭了,她万念俱灰,站在火车站的月台上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那是一个唯美的特写,秀美的脸上布满了无以征服的痛苦和忧伤,梨花一枝,惹人心碎……
托尔斯泰 Tolstoy(1828-1910) 
与剧情和演技相映成辉的是音乐,该电影主要场景的背景音乐都是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悲怆』,熟悉的音乐一下又抓住了我的心。
这部交响曲与这部电影情景交融,欢乐的快板中洋溢着安娜在爱情中的欢愉;悲情的柔板则应和着安娜惨烈的毁灭。 
『悲怆交响曲』为剧情铺垫映衬,推波助澜,最后,在高潮中戛然而止,把人们的悲情推向了极致。
 柴可夫斯基 Tchaikovsky(1840-1893)  
在观看这部电影时,托尔斯泰和柴可夫斯基两人在我的潜意识里重叠,感觉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因为他们的作品中都散发着属于俄罗斯的忧伤……
柴可夫斯基和托尔斯泰  
这些日子我每天清早出门疯走时,正巧在听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先后听了第四交响曲,里米尼的弗兰切斯卡,1812序曲,小提琴协奏曲,悲怆交响曲,第一钢琴协奏曲,钢琴套曲『四季』等,当然绝对不会错过的是选自『第一弦乐四重奏』第二乐章的『如歌的行板』。
这首取自俄罗斯民歌的曲子沉郁凄迷,空寂哀婉,听着惹人心伤。
1876年为了欢迎大文豪托尔斯泰的造访,莫斯科音乐学院特地举行了一场向他致意的音乐会。
两位俄罗斯的国魂比邻而坐,听到这首曲子时,托翁泪流满面,因为这近乎叹息呜咽的旋律触及了他的灵魂,而这两个相通的灵魂中都浸透了俄罗斯的忧伤。
三十多年前,在上海的一个寂廖的黄昏里,这首曲子第一次扑进我的心里,那种震撼的感觉至今还在血液中流动。那凄婉忧伤的旋律直直地勾魂!在此后的漫长岁月中,我听了无数次,每次都感动依旧。

柴可夫斯基的钢琴套曲『四季』中有12首,描绘了一年中不同季节的场景,每首都以一首小诗的意境为蓝本。一月『在壁炉边』依照的是普希金的诗: 
在那宁静安逸的角落,
已经笼罩着朦胧的夜色。
壁炉里的微火即将熄灭,
蜡烛的微光还在摇曳闪烁。
像火苗一样跳跃着的轻快音乐渐渐被迟缓低沉的情绪掠夺,苍凉的夜色笼罩大地,壁炉中的微火不敌。
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普希金的诗,俄罗斯的忧伤在其中交融弥漫,感人至深。
普希金Alexander Pushkin(1799-1837)被被视为俄罗斯最伟大的诗人和现代文学的奠基者,他的诗里也时常飘忽着忧伤,比如这首: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着什么 
                          查良铮译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着什么?
它将死去,像溅在遥远的岸上;
那海浪的凄凉的声音,
像是夜晚的森林的回响。
在这留作纪念的册页上,
它留下的是死沉沉的痕迹,
就仿佛墓碑上的一些花纹,
记载着人们所不懂的言语。
它说些什么?早就遗忘了
在新鲜的骚扰和激动里,
对你的心灵,它不能显示
一种纯洁的、柔情的回忆。
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
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
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
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十多年前,在圣彼得堡,当我流连在涅瓦河边时,幻觉中仿佛看到普希金的身影在秋风中的岸边踯躅,一头卷发被风吹乱,风衣在风中像远航的风帆;他迎风而行,吟诵着『在孤独而凄凉之日,你会忧郁地念出我的姓名;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涅瓦河Neva River
涅瓦河Neva River
涅瓦河Neva River
在距离圣彼得堡25公里的普希金村,越过叶卡婕琳娜宫周围的汹涌人潮,静静地伫立在黑色的普希金雕塑前;他坐在长凳上,风衣敞开,右手撑首,目光深邃忧伤,反射到我心里的还是悠悠的俄罗斯的忧伤,对他而言,忧伤比欢乐更接近缪斯。
普希金村里的普希金塑像
普希金村里的普希金塑像 
我历来喜欢观画,特别钟情法国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的作品,梵高是我永远的最爱。
顺着这条线索,当我想到俄罗斯绘画时,最先撞进视野的是著名的风景画家列维坦Isaac Levitan(1860-1900),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的画中散发着抒情的、梦幻的忧伤。
列维坦的画以风景为主,他创立了所谓的『情感风景』(The landscape of mood),大自然中的一景一物已不再是单纯的景象,而是作为传达内心情感的载体;这与后印象派的意念一脉相承,只是他的风景画比较写实,而以梵高、高更和塞尚为代表的后印象派的作品则在具象和抽象间游移变幻。
永恒的安息 Eternal Rest
这是列维坦最著名的一幅画。那天傍晚,当他登高下望时忍不住剧烈抽泣,大自然永恒的美与人类转瞬即逝的渺小使他极度伤感。在作画过程中,他请情人索菲亚连续弹奏贝多芬『英雄交响曲』中的葬礼进行曲,热泪充盈著作画的视线。
草垛Hay-making
喜欢这幅画是因为它使我联想到梵高画中丰收的麦田和草垛,还有乌鸦纷飞的麦田上的乱云。
这是列维坦去世当年的作品,明显地受到了稍早风靡一时的印象派画风的影响,极简的画面中勾勒出了深度,泼洒了他内心的躁动和悲情。
苏菲·玛索的电影,托尔斯泰的小说,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普希金的诗,列维坦的画,这些绚丽多姿的艺术形式中都流淌着属于俄罗斯的忧伤,深沉凄美,摄人魂魄!虽然我们的血液中没有俄罗斯的因子,但是我们的心却依然被深深地感动,因为这种忧伤的美丽属于全人类的灵魂……
(文章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作者介绍】陈均怡Jenny Chen,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外语系法语专业毕业,美国肯塔基大学法国文学硕士。曾任职于上海外贸职工大学,纽约市立图书馆,最后任教于纽约市立高中近30载。现已归隐书斋,安度时日。出版了散文和诗集十余种;为世界华文女作家协会终身会员。
文章首发微信公号“陌上美国”,版权由“陌上美国”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其他平台。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前文导读
令人惊艳的新墨西哥州
梵高的绝笔画『树根』
故宫秋-庚子故宫六百年
艺术的庇护所

SpaceX-NASA再出发!成功送4名宇航员飞向太空!

有一种意乱情迷,叫加勒比海岛
2020夏 疫情阴霾中的阿拉斯加阳光行
圆明园之秋
公民川普
色色的班夫,一见钟情
英国前首相自述“精英教育”的真相
陌上美国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欢迎扫码或者点击开头蓝字关注。如何联系我们?
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
Email:hiusnews@gmail.com
Telegram加群(下载app修改privacy设置;拷贝群地址用浏览器打开(微信打开无效);点击“join/进入”)
https://t.me/joinchat/AAAAAE-W0yNiS6DIlGHsKA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