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11月21日电(罗茜)由于第二次封禁,大学关闭,学生们不得不重新又经历网课。近日,法国高等商学院的学生们因普遍认为”云教学质量和高昂的学费不成正比“,而愈发表示不满,甚至发起请愿及签名,希望能”减免部分学费”。
自秋季开学以来,疫情持续加重,法国高等商学院(以下简称“高商”)的学生又要因为封禁而在家里远程学习,他们表示:这一年完全或几乎都是远程上课,从而无法获得学校最初许诺给他们的全部教学服务。
尤其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已经支付了一学年高昂的学费上。来自23所商学院的学生及家长,他们于11月10日发起了请愿及签名。迄今为止,已有超过2万个签名,最终目标是要求退还或减免“部分学费 ”。
一些参与签名的学生家长几乎抑制不住愤慨,表示上万的学费对比提供的服务实在是太多了。
“我只参加了几次学校的面对面会议,就向Skema(商学院)支付了1.5万欧元”


“不幸的是,在线教育的效率远远不如面对面的教育,并且不能证明应该收如此高的学费的理由”

“我女儿学校面对面的实际课程中有75%是诱人的,所以我们才成为摇钱树,将支付兑现不了的教学服务的费用。”



高昂的学费与学生今年享受到的教学资源不对等
法国高商的学费平均每年的金额在7,000到15,000欧元之间。根据专业网站MisterPrépa的一项调查,表明:高商的学费在过去十年中平均增加了75%以上。
而今年由于疫情而导致的特殊情况,学生们因网课而发现一系列问题加剧了,包括教学集中度问题、课程同化的问题、小组实践合作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让他们深刻感受到在网络上远程上课几乎体验不到学校应有的优质教学质量,无法使用包括在学费中的学校资源等,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已经支付了高额的学费,而今年几乎都是在家里完成学习。
比如马蒂尔德(Mathilde),她在一所管理学校为她的M1学习花费了13,000欧元,“一月份我得在厄瓜多尔完成我的伊拉斯谟计划(Erasmus—即欧盟成立的学生交换计划)了,现在学校关闭了,我也正在完成实习,并将在一月份以视频的方式”回到学校“,而我却连学校的基础设施都不能使用,像图书馆、团体工作室、无线网络、健身房等。”  她表示,视频课程不如实际现场教学有意义。

而一些学生认为主要问题是:自己文凭的性价比会有所降低。

例如Léane,她在私立学校就读于政治学院L2,她表示:“我支付了7,500欧元的学费,我肯定认为,这笔钱不仅是为了受良好的教育,还用于教室、社团等设施...但是,自10月以来我们就从学校离开了,而且肯定要等到一月份才能回去。” 根据这些论点,她要求得到“部分退款或在明年的学费上进行一定的减免”。
再例如像玛蒂尔德(Mathilde)一样,她说:“我想得到一部分补偿,因为我认为我的文凭价值以及性价比会有所降低。我选择一所商学院是为了能够通过一所著名合作大学去到国外深造。“ 她感到遗憾的是,她暂时不能在简历中写下在国外学习的经验了。
 退还及减免学费不可能成功实现 
蒙彼利埃商学院总干事布鲁诺·杜卡斯(Bruno Ducasse)对此感到失望:“在我们的”Grande Ecole项目“中的2500名学生里,我收到了大约二十份要求退还学费的请求。这些学生因为没有体验到真正的校园生活而且没有想象中的学生体验”。
就目前而言,高商的学生们不太可能成功实现退还学费的要求。
代表229个机构(工程师,管理,建筑,设计,政治研究所等)的大学校会议—Conférence des grandes écoles(CGE)
表示要拒绝这些请求,并解释说:“与人们可能认为的相反,远程课程的费用并不比面对面课程的费用低。网课的投入甚至会更贵,额外的费用甚至还没有转移到学费上”。 



  高商是非盈利机构  

布鲁诺·杜卡斯(Bruno Ducasse)证明了CGE上面这一个说法:“我们必须为我们的每个教室配备摄像头,以便能够在老师上课时拍摄他们的照片”。
CGE还重新说明了自己的经营模式:“与公立学校(大学和绝大多数工科学校)不同,商学院没有得到国家的拨款,所以资源必须创建自己的。因此,法国商学院需要支付一切费用,包括:建筑物,人员,技术,支持的服务,研究成本等 ”。

在解释退还部分学费的劣势时,他们说到:“如果我们减少学费,我们将不得不减少开支,否则我们的预算将不平衡”,“我们的这些私立学校是非营利机构,我们将所有利润再投资于为学生服务。而且我们收取的学费并不涵盖培训的实际费用”,
此外,几所学校还表示已经 伸出了援助之手,向困难最大的学生提供援助:“我们学校已发放10万欧元的基金,用于向他们提供奖学金”,因为除了正在学习勤工俭学并由家人支付学费的学生外,许多其他人还背负了助学贷款这些债务以支付他们在私立学校学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