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李寻欢
学功夫的人,想要成名,主要有两个途径。
一个是真打,上擂台,打比赛,经常赢;另一个是假打,拍影视,当明星,经常火。
真打,很少有纯中国功夫的,中国功夫的比赛主要是个人表演,比较接近于跳舞或者体操,所以在《叶问2》里,英国拳王龙卷风说功夫表演是在跳舞,这是有道理的。
假打,就是中国功夫最梦幻的去处。
因为它基本上是一种舞蹈,所以它很好看,艺术性很强,电影要的就是好看。
我曾在横店跟武行群演的“头儿”海镇交流,他带了一帮兄弟来演示,一位出身武当的小伙子,当面打了一套拳,那是原汁原味的,等他打完,海镇脱口而出:“太难看了!”
没错,首先要好看。所以电影里的功夫一定是假的,即便是李小龙,功夫也经过艺术修饰。
功夫既然是假的,其对应的威力自然也是假的。
太极大师闫芳
然而人们对功夫的想象和期待,主要就是来自影视。
功夫是杀人技,真正有用的功夫其实很简单,就像现代搏击那样,没几个“动作”。
我们看以前的军队操练,就是几个简单的刺杀动作,上去拼命,简单有效。赵登禹将军率领的大刀队,把鬼子杀得鬼哭狼嚎,肯定也没有什么“动作”。
“二十几个动作一口气打完”,见了对手不顶用,除非你是为了迷惑对方。
既能真打又能假打的很少,李小龙、周比利这样的人,寥寥可数。
但是现在,成名套路有了创新,这位创新者就是马保国,69岁的“武术家”。
马保国,他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
他从未真打,成名是因为被打假,唯一一次真打就被名不见经传的搏击运动员30秒内KO,打得晕厥过去,还打肿了眼睛。
丢了人,也代表“中国武林”丢了脸。也不能怪他,武术大师到处都是,如果都上擂台,肯定满地是脸。
被打假,却是假打的开始,这就很有意思。11月16日,在被B站鬼畜视频恶搞而走红之后,他宣布签约院线电影《少年功夫王》。
11月15日,马保国发文回应其视频遭各类恶搞剪辑(视频来源:澎湃视频)
不知道这部电影讲什么,但如果拍出来,可能是功夫片的一大突破,那就是,以前的功夫片都是告诉观众,功夫真的很能打,而这一部则告诉大家,功夫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挨打,而且还不是铁布衫,打了会痛,会晕过去,眼睛会肿起来,乌黑好长一段时间。
当然,这还是个猜测。万一马保国在里面饰演一个功夫骗子呢?万一这是一部揭底功夫的主题纪录片呢?如果都不是,那就只能摇头叹息:有些资本,和有些电影人,不是丢脸,他们从来就没想过要。
“打工那是不可能的”那位去做直播了,马保国去拍电影了,让人感觉,人类的嗅觉发生了某种基因突变造成的进化,有点像苍蝇。苍蝇会站在米饭之上,也会站在米饭经过人类胃肠处理之后的成品之上。
功夫修辞
无意讽刺中国功夫,但有意讽刺马保国这样的功夫大师。我也不怕他来揍我,我一天武艺都没学过,但也许一样打得过他。
大约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在街上看过一场“战斗”,两个年轻的小混混拿着棍子,把一名中年男子摁在墙上,打得头破血流。中年男子一下也没有还手,只是每挨一拳头就向围观群众喊道:“大家看着,是他们在打我,我没有动手啊。”
马保国“闪电五连鞭”
回到家里,我把看到的情况告诉了母亲,母亲表现得非常吃惊:“他不是很能打吗?”
是的,至少在十几年时间里,十里八乡都知道中年男子“很能打”,“七八个人近不了身”。此人据说自幼习武,年轻时开始混江湖,在街面上从未遇到过对手。自那以后,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了,他只是在喝酒吹牛的时候“能打”。
这和今天一些所谓“武术大师”们何其相似,一样都是嘴上能打。像“雷公太极”的创始人雷雷,不挨揍的时候,如何形容他的“年轻有为”都不为过,在技击能力在社会生活中已经不再必要的当代,他还能自创一门,成为一代“大师”。挨了揍之后,又说失败是因为自己“没敢用内力”,“用了会死人”。
雷公太极在与综合格斗MMA拳师的比赛中10秒就被KO
这是雷人太极。
比武失败并不可耻,但如果前面撒了太多的谎,失败后还不得不用更大的不可检验的谎言去继续揩屁股,至少是可笑的。如果他用了“内力”,唯一结果将是挨更长时间、更高烈度的暴揍,那时他恐怕会一边捡拾散落地上的牙齿,一边说自己“没敢用法术”,否则可千里之外取人头颅了。
中国百姓的智慧让他们可以总结出很多诸如“煮熟的鸭子只剩下嘴硬”这样的生活真理,但临事的时候一般都会忘得一干二净,很容易被蒙骗,尤其容易被“大师”“半仙”“神医”“首长”这种“岗位”蒙骗,这是包括“武术大师”在内的高人们得以“遍地英雄下夕烟”的社会条件。
盛行的骗术其实非常低劣,比如,但凡邪教,都是以“末日论”相恐吓,胁迫信众“破财消灾”,心甘情愿“不过了”,把所有的钱都交给“教会”;又比如“五行币”“激活国家宝藏”之类听上去都会让人笑出屎来的圈套,竟也屡试不爽。
雷公太极的笑话,并不是他一个人的笑话,人们感觉自己受骗,是因为本身对传统武术就有错误的认识。我们从武侠小说、功夫电影以及不断放大的酒桌牛皮中获得对武术的预期,事实上是自己早已先骗了自己。
传统武术在我们的认知世界里其实从没有客观存在过,而是一直以一种修辞的方式存在,这决定了它永远不会让我们满意。
功夫电影《一代宗师》

喜欢夸大传统,其实也是我们的一个重要传统。
正如翻开史书、小说,但凡大人物降生,都有奇异天象(一般情况下都少不了北极光的长时间盘桓),这是中国独有的一种修辞方式,如果对此太较真,有问题的就包括我们自己了。
这道理正如外国人往往以为中国人都会功夫,来了中国发现上当,但中国人不会对他负责,李小龙、李连杰和成龙也不应该对此负责,因为他是被自己所欺骗。盐放多了菜难吃,那不是盐有问题。
中国功夫是好的,它是从实战中来的。问题在于,今天没有实战环境——出手就放倒,真正的功夫只需要一个动作。正因为出手就放倒,它也不适合擂台,因为没有观赏性,至少没有观赏的可持续性。
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好的武术家,你可能永远见不到。
嘴脸问题
讽刺马保国也没意思,因为这是一种很安全的讽刺。然而马保国的表现,又确实让人除了讽刺,找不到别的话说。
他跟雷雷表现差不多,前者说自己秒倒是因为没敢用内力,马大师——敲出这个词才发现它长得很像“马大帅”,大忽悠本山叔的另一个角色——则说自己被偷袭,对方“年轻人不讲武德”“好自为之”。
是吗?那大可以再来一次啊。
而且视频天下可见,我反复看了几十次,看不出哪里偷袭。偷袭根本是不可能的,有一条红线,有一个裁判,裁判一挥手才能动手打。除非你看不见裁判挥手,以这种视力,走路都会掉进沙井、阴沟,人家根本不用动手。
马保国被搏击爱好者王庆民在30秒里3次KO
失败不可耻。如果我是马保国,被三拳两脚打翻之后,要做的首先是好好总结中国功夫在实践领域存在的问题,如果真的热爱它,那就要思考怎样改革。
《麦兜响当当》看过吗?太乙春花门掌门人,道长,他就是因为李小龙认为中国功夫大师们根本不能打,而与李小龙约战,因为香港还没有回归,两人只能在深圳河隔空对阵,你出招,我还招,颇有金庸小说的感觉。但道长打过之后幡然醒悟,如果真的对阵,自己早被李小龙踢死了,于是锐意改革,加强太极拳的实战设计。
你还不如动画片。
武德是什么?江湖规矩。规矩确实是不能偷袭,这从暗器一直是下三滥就看得出来。但对方确实没有偷袭,这是台上台下心知肚明的,非要找这种借口,还谈武德,隔着电脑显示器都觉得丢人。
马保国赛后发布了一段解释自己被KO的视频
武德,在比武上最重要的一点是,输赢都承认,政治道德也是如此,尊重规矩之下的结果,特朗普现在就面对这个问题。
所以,自己判断,马保国热爱中国功夫吗?
别说热爱了,饭勺不用来掏粪。
马保国的失败,是功夫迷信的溃败。本来它就是一个中性的事情,因为不信没害处,迷信也没害处,但他高调宣布签约一部功夫电影,那就不是中性了,是“德性”,“瞧那德性”的德性。
我不会功夫,但是喜欢功夫,连我都感到被冒犯,真正热爱功夫的人们,作何感想?
谈江湖规矩,呵呵。人们认知中的江湖规矩,是败了之后无脸见人,退隐江湖。虽然不必如此,但走向反面,败出一种荣耀来,这是哪门子江湖规矩。
有的人的长相,叫风采,叫姿容,一般人,叫容貌,叫长相,还有的人,只配叫嘴脸。
网友制作的马保国鬼畜视频

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的啦——请用台湾腔来读。人是受欲望支配的,而当下社会是一个欲望社会。
什么叫欲望社会呢?欲望是合理的,这是天性,欲望应该合理,这是社会约束。欲望社会就是欲望不但合理,无所谓合不合理,而且光荣,不管是用何种方式去满足。丢人也可以,能成名就行,关键是,这个社会还真的有一种商业机制去提供丢人成名之后的下一个逻辑环节——赚钱。
所以,你怪马保国有什么意义?
宋明理学在北宋一直侃侃而谈,各种玄乎劲,直到一位大儒当了高官,被发现在政治上几乎毫无作为,理学家们有的反思,有的骂娘。骂娘的说,他就不该去当官,丢咱们的脸。
今天,对于马保国,也许还有一些武术家们抱持后一种态度,这也是掩耳盗铃,是下一个悲剧以及中国武术总溃败的开端。
武术是什么
现在的人,动不动就自创一门,开山立派。
太极拳的起源,一说是张三丰,那就是元末明初,一说是陈王廷,那就晚一点,明末清初。
按晚一点的说法来看,太极拳至少存在了400年左右,在这400年里,只有两个主流流派,一个是陈氏太极,一个是杨氏太极,杨氏太极据说又与陈氏太极有渊源,这就是著名的“偷拳”故事。
杨氏太极要平正朴实一点,但跟陈氏太极也不是截然之判,这也足证两者的同源性。毕竟,都是太极拳,功法类似,怎么可能是不同的人在互不了解的情况下分别创生出来的呢?
网友用马保国的语录剪辑成了一首讽刺他的rap
那么,这就意味着,400年,太极拳最多只有两个流派。
好家伙,现在只要是个挨揍的,一挨揍你就发现他早已经开宗立派。雷公太极,浑元形意太极……暂时还没有丢人的我就不列举了,为人厚道。
开宗立派如果是这么容易的事情,那么挨揍容易,也就顺理成章。我再打个比方,这回不太厚道:以前媒体人,那是响当当的,因为媒体是机构,相当于门派,好了,现在自媒体的数量多得跟猪圈里的蚊子一样,于是群魔乱舞,开宗立派,在今天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了。
太极拳是玄门正宗,它的实战意义是不必怀疑的。但它只是一种工具,关键看人怎么用。怎么用的意思,不是说伦理约束,而是你本身学得怎么样。儒家哲学,董仲舒就学成大政治家,今天很多人就学成了成功学导师,心灵鸡汤霸主。
我虽不懂功夫,但懂逻辑。逻辑使用得当,可以解释一切问题。卑之无甚高论,武术,无非就是体能上的制胜之道,依赖三个要素,一是天生的体质,二是锻炼出来的速度,三是后天练就的力量。技巧是有的,但没有物的基础支持,技巧无从谈起,就像没有红军,谈何游击战术。
功夫电影《叶问》

中国功夫,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三个要素和技巧都不具备。
体质,不限。
速度,转变成“二十几个动作一口气打完”这种自慰。
力量,可能根本没有,因为没有相关训练,你看看现代搏击训练就明白了。
那就只剩下技巧,技巧者,熟能生巧。什么叫熟?就是经常实战。而现在,技巧变成自己设计一套东西来自我迷惑。比如,太极,一旦说较量,就是推手,两手一碰,开始你来我去,看谁最后跌倒。那都是你设计好的,往自己擅长的方向去比,就像碰到个结巴,你就跟他比绕口令一个道理。
实战可不跟你讲这个,上来就是一记左勾拳。
所以我认为,如果年轻时的施瓦辛格,以及现在的巨石强森,和雷雷、马保国比武,规定老外只能防守不能进攻,雷马也必败,他们不需要揍你,累都能把你累死,因为他们抗打,而你无力,何况他们还能防守。
马保国以前发布的太极视频
毛泽东主席说,战争的目的,就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是消灭敌人,而消灭敌人是最好的保存自己的方式。
功夫就是战争,但今天的中国功夫从来没闹明白过。现代搏击则一直以此为准绳,碰上它,你不挨揍,谁挨揍。
有没有发现,这些失败者个个都以借口的方式火了,而胜利者胜利后就彻底消失了。
这些个所谓“中国功夫”,最擅长的就是找借口。
最后说一句,期待《少年功夫王》,他又要火了。
    编辑 | 董可馨
排版 | 李倩钰
更多推荐
热文
围观
故事
商城
杂志
滑动查看更多
南风窗新媒体 出品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欢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简历:newmedia@nfcmag.com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2021年·愈日历』治愈上线
随心所·愈  点击购买
记得星标!点点在看让理性的声音传得更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