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谢小丹,原文标题:《去非洲“合法”做博彩,网易浮出水面》,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一年多前,刘文乐(化名)曾带着自己的团队去非洲考察棋牌和博彩,但他一直按兵不动。一年多过去,市场已经天翻地覆。
在网络博彩和棋牌类游戏在国内被严控时,中国人发现了非洲这片新大陆,在不少国家,比如肯尼亚和尼日利亚,只要你取得牌证,就可以合法经营线上博彩生意。
仅刘文乐所知,就有十几个中资团队在非洲做线上博彩业务,其中既有上市公司,也有小型团队,而网易的身影也浮现在非洲掘金者之列。
志象网获悉,在国内以狼人杀游戏出名的西安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云睿)已经开始涉足非洲线上博彩。该公司在非洲推出了博彩产品Bangbet,主要面向肯尼亚、尼日利亚和乌干达市场。通过当地手机号码,便可以注册账号,参与博彩游戏和体彩押注,最少仅仅需要20肯尼亚先令(约0.18美元)就可以进行一次投注。公开资料显示,网易旗下的雷火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火科技)是西安云睿的最大股东。
业内人士透露,中国企业在在非洲上线的博彩产品里,有的每月近千万美元流水。
一、“狼人杀”入局博彩
在非洲,一款名叫Bangbet的线上博彩产品悄悄面世,至今它还没有发布在谷歌应用商店中,只能通过官方网站等渠道下载安装包使用。
根据Bangbet的官方描述,在非洲,它主要面向乌干达、肯尼亚、尼日利亚三个国家。通过这款产品,不仅可以参与足球、篮球、网球、乒乓球和橄榄球博彩,同时还包含了多款博彩游戏。
根据简介,在肯尼亚,Bangbet为Rambo Resource LTD所有,取得了在肯尼亚经营博彩的合法牌照。据TechTrendKE显示,Rambo Resource LTD早于2016年便开始进军线上博彩,当年该公司发布了肯尼亚第一款线上博彩应用。通过移动支付,用户可以真金白银地在线博彩。
相关信息显示,Rambo Resource LTD同时还拥有乌干达的博彩经营牌照。不过,Bangbet进军的另外一个国家——尼日利亚,官方信息却显示,其为注册在该国家的公司Asen Football Venture International Limited所有,该公司取得了贝努埃州体育营销和彩票委员会的经营牌照。
不过,Bangbet背后浮现出了中国企业的影子。通过查询Bangbet在肯尼亚的域名可以发现,Bangbet在肯尼亚的官网注册人名为Zhu Wenjun,地址在中国北京。
而Bangbet在乌干达的域名则注册在Lucky Bus DMCC名下,注册地址在迪拜。
公开信息显示,Lucky Bus
(幸运巴士)
的主要负责人为Yongke Yin。
据志象网了解,Yongke Yin实际上正是以做狼人杀游戏闻名的阴永克

据企查查显示,2020年3月26日,阴永克名下还有幸运巴士(海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他持有90%的股权。幸运巴士在招聘网站的简介显示,该公司主要产品为线上小游戏,面向海外市场,是西安狼人杀公司旗下的海外项目。
简介中的西安狼人杀公司即西安云睿。志象网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实际上,西安云睿是以通过购买的方式获取了在上述国家经营博彩的牌照
在国内,西安云睿研发和运营了狼人杀手机游戏,并由网易代理发行的。企查查信息显示,西安云睿最大股东为网易旗下的网易雷火,持有30%股权。网易雷火是网易集团旗下负责游戏业务的公司。
巧合的是,企查查显示,阴永克持有约8%股权的南京神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便为一个名为朱文军的人所有,与Bangbet在肯尼亚的域名持有人同音。
此前,西安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曾通过Boss直聘招聘海外游戏运营一职,该招聘在能力要求中提到,应聘人士需完整参与至少一款在北美区域上线手游项目(casino类产品优先)。不过目前该岗位的招聘已经关闭。
一家名为湖南云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曾在看准网上招聘海外运营主管(非洲)一职,该招聘要求,熟悉海外体育竞猜常规运营方式以及海外休闲slots(注:老虎机)运营策略,了解非洲国家当地文化,特别是当地的体育竞猜类游戏,棋牌类游戏。不过,在公司介绍中,该招聘仍用了西安云睿的名义。
在Bangbet,赌资都是真金白银。Bangbet既包含了赌球玩法,各大足球、篮球、网球和橄榄球赛事都可以押注,国内的中超联赛和中国足球甲级联赛也可以投注。此外,该产品中还是囊括了多款赌场游戏。相关信息显示,最高可下注50万肯尼亚先令(约4573美元),最低仅仅需要20肯尼亚先令(约0.18美元)
张小蕾(化名)曾在非洲生活、工作多年,在她生活的圈子里,中国人在当地经营博彩产品的消息也会口口相传。据她所知,Bangbet的确来自中国,“有些在做线上支付的中国公司就会知道这些”。
志象网曾向网易公关部门和西安云睿求证,截至发稿时,尚未获回应。
二、20亿美元的香饽饽
虽然博彩在中国是禁区,但Bangbet在东非却是合法生意
在肯尼亚,只要获得监管机构博彩控制和许可委员会(BCLB)的牌照,便可以合法经营博彩。
当地政府估计,至少在肯尼亚,博彩业是个价值20亿美元的大生意,然而竞争这一市场份额的公司仅有约25家。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民调机构GeoPoll调查发现,撒哈拉以南非洲,超过一半的年轻人(17到35岁)尝试过博彩,博彩渗透率最高的是肯尼亚,这个数字高达76%。
该调查还发现,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中,肯尼亚千禧一代博彩的人数更多。他们也更敢于下注,平均每月花费50美元用于博彩,这些钱的大部分都押注在了足球赛事上。他们在博彩上花掉了大部分收入,当地一家大型啤酒厂的总经理甚至发现,博彩已经影响了酒精销量。
据the East African报道,尼日利亚民调机构Noi Polls去年的调查显示,18到40岁的年轻人中,博彩人数超过6千万,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他们每年在博彩上花掉了20亿美元,换句话说,每天赌掉0.78美元。在尼日利亚,有超过50个博彩网站。
经济政策研究中心针对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研究发现,在18至30岁年的男性乌干达人中,约有45%博彩,约占所有成年人中的四分之一。研究还发现,许多参加博彩的人将其作为谋生手段而非休闲活动。
非洲人“钟情”在线博彩也不过是近十年的事,智能手机的普及加速了这个过程。在GeoPoll调查过程中,96%的年轻人用手机下注。智能手机已经变成了他们口袋中的拉斯维加斯,通过智能手机,赌场和手机支付无缝衔接了起来。the African Exponent提出,非洲的在线博彩直接跳过了PC时代,进入移动端时代。
近两年,非洲的智能手机普及率正在飞速上升。根据GSMA数据显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8年智能机渗透率39%,GSMA预计到2025年智能机渗透率将提升至67%。非洲本土电商公司Jumia更为乐观,他们在今年3月递交的招股书中便预测到:预计到2022年,(非洲)智能手机的渗透率就可以达到73%。
非洲的人口红利也有目共睹。非洲目前拥有人口12.5亿,生育率在世界各大洲中排名首位。据联合国预计,到2050年,非洲将占全球人口增长的一半以上。同时非洲也是最年轻的大陆,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在2019年度的公开信中提到,非洲大陆的年龄中位数只有18岁。随着年轻人渐渐步入生育年龄,这也意味着,未来非洲会持续为世界贡献大量年轻人口。
三、 中国人来了
在非洲,由于博彩可以合法经营,当地人和来自欧美的资本都有涉足,来自国内的玩家也盯上了这块蛋糕。
今年8月18日,有匿名投资者甚至通过全景网向昆仑万维公开提问,是否考虑通过非洲国家获取合法网络博彩牌照获取长期现金流量。
实际上,早有中资进入了非洲大陆。刘文乐(化名)曾在非洲考察过这片市场。
“在那边做的人已经挺多的了。因为在尼日利亚、肯尼亚常驻的中国人口比印度还要多,非洲毕竟情况不太一样,在当地的法律环境下这个业务是合法的,肯定会有人去做的。”刘文乐说。
通常线上公开发行的产品可以查到第三方平台获取它们的相关数据,但在线博彩很少有第三方数据来源可供查询。据刘文乐了解,国内公司在非洲做的相关产品,整个平台每个月有将近千万美金流水。
刘文乐还补充,“将近千万仅仅是指流水,具体收入的话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了。”
从流水层面看,大部分主要来自足彩。“尼日利亚人大部分都非常喜欢足球,也喜欢到线上去博彩。博彩的流水可能占不了这么多。”
一款线上博彩产品也不会仅仅面向单一国家推出。“基本上肯尼亚在做的话,尼日利亚也会在做。“刘文乐说。
据张小蕾介绍,南非、肯尼亚、乌干达、尼日利亚、赞比亚等国家都是中国人去经营博彩比较集中的国家,除了线上的形式外,还有的中国人在非洲经营线下实体的赌场。
对于在线博彩的崛起,有的非洲国家已经开始纠结,一方面博彩为这些国家带来了巨额税收,另一方面又产生了博彩成瘾等社会问题。
乌干达自2011年至2018年依靠博彩业税收急速增长 / BBC
在乌干达,外资进入博彩业已经开始受到严加管控。乌干达总统Yoweri Museveni通过社交网络公开称,“禁止外资企业注册博彩牌照,现有执照到期后也不会再续签,这些外资企业所做的仅仅是从乌干达人身上赚钱然后运出这个国家。”

肯尼亚也在通过高额征税的方式管制博彩业。据海外媒体报道,肯尼亚曾通过对博彩收入征收35%的高额税款,此外还征收30%的公司税和将25%的投注额用于社会公益事业。在博彩公司威胁要退出该国之后,政府将博彩税降低到15%,之后又再次提高到20%。此外,当地还出台了限制广告宣传等其它限制措施。
但这类措施对中资进入非洲博彩业影响如何很难判断。据刘文乐了解,“乌干达的市场毕竟有限。听说肯尼亚已经开始收紧牌照,去年已经取缔了一些没有牌照的或者有牌照但经营不规范的。尼日利亚政策上还没有大的变化,只要按照它的流程来申请的话,还是可以拿到牌照。”
中方资本事实上也有办法规避这一问题。据刘文乐介绍,中方资本进入当地博彩业比较通行的做法是,在当地寻找合作伙伴合资,中资需要本地人解决注册、牌照申请等问题,也有当地拿到牌照的公司可能会通过转让的方式出售牌照。
(文中张小蕾、刘文乐均为化名)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谢小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tougao@huxiu.com
End
关注虎嗅视频号,发现世界新奇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