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Olina陪你的第1857天
第990章
Olina 

陪你一起在路上
2020年的疫情,教育行业是受到影响最大的之一,尤其对线下教育培训机构来说,学生无法上课,收入骤减近零,人员、租金等成本只出不进。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调研,超过九成的机构表示疫情对其影响巨大,经营状态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
大家都知道校外培训机构行业普遍采用学费预付,学生报名后,是先交费再上课。对于班组课来说,通常收取一学期(5个月)学费;对于一对一,甚至存在一次收取随后几年的费用。家长预交随后几年的补课费,一次交费二三十万的事情,行内并不少见。
先收学费,再分期交付,几乎不存在欠款和坏账,给培训机构现金流带来的好处是巨大的。预收取的学费是现金收入,然后通过每周上课一次次消化,逐步转换为营业收入,两者之间存在递延收入。一次收费,逐月支出成本,这个周期会在几个月内甚至跨年,因此只要持续经营,培训机构就会形成一个递延收入的沉淀资金池。如果扩张校区、业绩变好,现金收入持续增大,这个资金池就会变得更大。
从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利润来看,培训机构算不得暴利行业,甚至受政策、人员成本等波动,纯利润比较薄。之所以很多人投入这个行业,很大原因就是投入门槛低,现金流好,有沉淀资金可以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不怎么赚钱,光赚了个现金流水”。
对于激进的培训机构来说,当然不允许这么大资金沉淀,只吃存款利息,往往会挪作他用。比如前文说到的聚智堂就投资买楼,有的培训机构会投资开拓在线教育板块,有的会扩张新校或者增加营销。
事实上周围很多培训机构能快速扩张,动辄几十家校区,基本都是挪用递延收入的沉淀资金进行扩张,仅靠利润或初始投资,是很难实现。
假如一帆风顺,现金一直良性滚动那没问题,但这种经济杠杆潜藏巨大风险,比如买楼被骗、新校经营不理想、营销效果不佳,甚至教学质量下降,家长集体退费挤兑,还有像今年疫情这种不可抗因素,就会陷入生死存亡,造成之前预收的学费无法退还。
前不久,知名教育培训机构“优胜教育”被曝出全国各个校区停业,办公地点人去楼空,疑似跑路的消息。
回顾优胜事件:

2020年2月初,优胜教育个别校区的“裁员欠薪”在网络上引起小范围的媒体和员工关注,2月12日,优胜教育在疫情期间的“薪酬方案”被行业进一步热议。 
5月25日,上市公司*ST金洲(股票代码:000587)发布公告,拟不超5亿元收购“优胜教育”100%股权,这一度让优胜教育及师生看到希望。 
10月19日,优胜教育多地多家校区疑似破产跑路,众多家长和老师到总部维权,索要工资以及申请退费,优胜教育再次成为行业焦点。 
10月21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以直播的方式进行了沟通回应,表示:优胜犯了很多错误,对不起大家,但优胜没跑,陈昊没跑。 
10月30日,有传闻称好未来接盘优胜教育,但创始人陈昊回复《教培参考》消息不属实。另有教培行业从业者表示,之前还有传新东方接盘优胜的,但俞敏洪老师没答应。 
11月5日,创始人陈昊在优胜教育官方微信发布《一个近20年教育行业创业者的致歉信》,言语诚恳地写道,对不起信任优胜的学生们,对不起信任优胜的学生家长们,对不起并肩创业的同事、战友,对不起信任优胜的加盟商,对不起教育行业,对不起家人……
优胜教育主要针对6-18岁人群的个性化教育培训,通过直营+加盟的方式快速发展,自1999年创立至疫情前期,全国已有校区超千余家。
由于迅速规模化,而团队在加盟商筛选和监管品控方面有所欠缺,导致在疫情前公司就已出现因几家加盟校区因经营不善寻求总部支持的,甚至有加盟商直接关停“跑路”的问题。
陈昊表示,当时他及团队已经意识到,在现今规模下目前的运营模式是存在问题的。为了让关停校区学员继续上课,同时减小对品牌影响,总部承接了这些校区。当时陈昊及其核心团队对于问题的解决是十分自信的。
毕竟在公司创立至今已近20年,经历过各种坎坷,但也都坚持下来。在金融危机时,优胜教育出现资金紧张状况,为此裁员300人,却造成了500人的流失,但也算坚挺了下来。初次进行加盟化发展时,一城只设一个加盟校区,且同时建立了八所。由于经营过于分散化,导致管理成本加大,问题不断,最终失败收场,其后又经过不断摸索发展成为现今的模式。
然而疫情的冲击,远超出了陈昊及团队的预估,与过往坎坷不可同日而语。之前显露的运营问题还未完全解决,疫情这只黑天鹅来了,让矛盾更加凸显。尽管高管们自疫情就再未拿过工资,员工也采取分期支付的方式。
大年三十、初一,陈昊和团队们的工作和会议也未间断过,迅速完成了学员的全部线上化转移。而线上课程只有线下课程65%左右的定价,还是让资金链非常紧张,更多的加盟校区也出现更多的问题。
这期间许多大公司选择裁员等方式“保命”,包括新潮传媒、OYO酒店、途家、大搜车、DaDa等。
但这时陈昊及其核心团队却未做出这种选择,而且还陆续承接了80家加盟校区。究其原因,一是由于经融危机时的经历,让陈昊认为裁员将导致更大人才流失和动荡,二是其对形势仍然比较自信和乐观。“如果当时选择壮士断腕,直接关停或裁员,或许不会到沦落如此境地。”陈昊叹惜道。
11月5日,陈昊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信中频频致歉,并声称自己会“负责到底”。有意思的是,陈昊还“隔空喊话”马云、马化腾、刘强东等知名企业家,希望他们“救救优胜”。
陈昊说他“没有跑路”,他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优胜教育在疫情前后的沉沦和自救,并对一些争议做出了解释。当然,这只是他的自述。
站在商业的角度,陈昊和他的优胜教育是一个很好的样本。靠着聪明和勇气,陈昊在没有对外融资的背景下,用时17年,把优胜教育打造成了一个每年30多亿营收、拥有1200多个校区的教培巨头。但在疫情来临后,优胜教育不堪一击、迅速倒下,背后的原因,有资本储备不足、危机应对失策;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优胜教育在团队、管理、文化方面的先天不足;最根本的,则是陈昊作为一个草根企业家的个人局限。
以下为部分视频:
优胜教育曾在10月19日的线下家长代表沟通会上给出了一个“二次创业”的解决方案,希望家长额外给留守老师一部分课时费来维持继续上课,但未获家长同意。而在10月21日晚间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中,陈昊先是含泪讲述了疫情期间优胜教育经历资金链断裂的历程,又表示需要15天时间来改造公众号,以及在线上开通家长沟通专区解决问题,最后更怒斥了竞争对手恶意挤兑。
在直播开始快30分钟后,陈昊才开始讲述目前打算怎么做。他表示希望找到一些能复课的校址,并打算和老师恳谈,在保证老师有报酬的情况下进行复课。同时,陈昊呼吁投资人、加盟商低价收购优胜教育的一些校区。
此外,陈昊表示如果找不到线下复课的地方,争取线上复课,或者把剩余课时转到就近的同行机构里。“我们会尽量让家长损失降到最低。”
在员工欠薪方面,陈昊称接下来会帮员工推荐工作。“有的大型机构已经明确表示可以帮我们偿还部分欠薪,接收员工。如果实在没有地方接收的员工,只要我们活下来,我们会给出一个分期偿还欠薪的办法。”陈昊说道。
在整场直播过程中,几次出现没有声音的情况。在一次恢复声音后,陈昊对此解释,是因为突然有大量水军涌入,而这些水军来自恶意的竞争对手。随后,直播画风突变,陈昊怒斥竞争对手:“优胜如果倒下了,竞争对手你们不会好的,家长不是对优胜失去信任,而是对整个行业失去了信任,谁还会给你轻易交学费呢?所以害人之心不可有。”
一旁工作人员提醒陈昊控制情绪。几分钟后他表示,公众号需要帮助解决问题:“首先我需要15天的时间,现在需要改良优胜的公众号。”他还表示会开通家长的沟通专区,“不要再在线下排队了,线上进行更便利更快”。此外,陈昊也提及,会开通员工专区解决欠薪问题,以及合作伙伴专区解决加盟商问题。
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沟通会最终以“直播涌进来大量水军,过于卡顿”的理由结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直播结束时,直播间内有近7万人次观看,而在直播过程中还有不少人打赏,有的打赏金额达到100元。
在疫情因素冲击之下,优胜教育也经历了自救过程。
陈昊上一次公开露面,是在3月的一个线上沙龙上,针对外界“欠薪裁员、全员销售”,陈昊“回应了一切”。言语之外,透露出优胜教育正在积极采取自救。
针对外界描述的“裁员、降薪”,他表达了否认,认为“员工流转是正常的”,还表示优胜教育基层团队露出一些问题,“很多可能是毕业就拿着很高的薪水,没有经历过危机,比较娇气,动不动就吐槽。”他眼中的人性化管理“不是哄着员工干活”,而是“原则问题绝不妥协,关键性问题一起决策”。
因此,疫情期间,优胜教育对教师采取“全天候的监课来管理”,甚至把财务人员转为审计人员去做线上监课,帮助提升教学质量,而跟不上要求的员工就会被优化。对于能胜任的员工,陈昊表示疫情后会奖励。
但是,现在看来效果并不佳。
疫情是否是今天优胜教育生死局的罪魁祸首?
有业内人士表示,优胜教育走的是轻资产路子,通过输出品牌、管理和课程的加盟模式运营。原则上来说,这样的方式资金压力会比自营门店要小得多。
但是,突如其来的线下市场萎缩,让加盟商作鸟兽散。为了保品牌,7个月前,优胜教育开启了“背锅模式”,即对加盟商放弃的门店,由自己来背。
但是无奈抢占市场的高速度,加盟店太多,锅也就多,齐刷刷地一口一口地甩过来,轻资产的优胜教育在背了7个月之后,终于不堪重压。
这几天,优胜教育近乎处于停摆的状态,北京以外的其他城市虽然还在正常运营,但是也受到一些冲击。
对于越来越多的家长退费,陈昊一直在恳请消费者们理性面对,称任何一个教育机构都经不起这挤兑。
“我不想赖疫情,是我们对不住消费者,也希望消费者给我们一次改错的机会。”陈昊说道。
他也知道本次事件的影响很大,不是一句道歉能解决的,但是他仍然觉得,“只要优胜能改变甚至颠覆这个行业,家长在未来还是受益的。”
经历这次事件之后,陈昊想要将教育机构平台化、透明化,恢复到最早的状态,也就是中介机构,不要让教育机构变成一个企业。他表示,教育机构一旦变成一个企业,就是追名逐利,家长也多花钱。
“我们未来所有费用全公开透明,然后会成立家长委员会,请他们来审查监管我们的账务,并对教学提出意见。这样的话,就能实现良性循环。这样教育机构就变成一个微利的机构,能够能给社会做更多的贡献。”陈昊表示。
从毕业到现在一直从事于教育行业,陈昊自称不会干别的。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想在这个行业中爬起来。
这两年倒下去的教育机构不在少数,但和优胜相比体量还是小了很多。在不到半个小时的采访交流中,“对不起”“抱歉”“认错”这类词汇从陈昊口中出现了数十次。
“我还觉得特别对不起陪伴公司的员工,有好几个员工都住院了。我觉得我挺失败的,但是不管多难,认怂了的话,这辈子也就完蛋了,就得坚持,就得咬牙扛下去。”
对于同行,陈昊也有话要说。“现在很多人以为我们倒下了,认为把我们学生与老师吸收过去,他自己就能好起来,但其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我们出了事后,这个行业变得更艰难了,因为家长对整个行业的信任程度是降低的。”
陈昊表示,优胜今天要跪着赎罪,但是其他也未必能站直腰杆,因为很多机构都不合规。
现阶段,国内剩下的机构虽然熬过了疫情周期迎来复课,但是接下来还要面对漫长的复苏期。这个期限,陈昊认为或许将长达三年。至于优胜还需要多少时间,陈昊不敢保证,“我现在不敢说具体时间,只能保证我们会坚持努力。”
以下为致歉信全文:

据说点击下方 “在看”
能让运气变得更好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