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弗洛伊德事件5个月后,美国又开始暴乱了。
费城和平者们,在近日,白天为了被警察枪杀的黑人而正在抗议,到了黑夜,自己却又变成了暴徒。
洗劫商店,攻击警察,肆意纵火...几天之内将美国费城改造成了人间地狱。

又一起弗洛伊德?
整件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美国警察枪杀黑人”事件。
周一下午,一名神志不清的黑人男子走在费城的街头,所有的路人都避之不及,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四处乱砍,看起来精神有着很大的问题。
路人担心有问题,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警察接到电话后,火速地赶到了现场。
这名精神异常的黑人男子名叫沃尔特。
在警察赶到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除了沃尔特的母亲,没有一人敢靠近这个精神有问题的人。
因为担心沃尔特手中的刀会伤害到别人,母亲一度劝他放下武器,不要伤害别人。

可沃尔特并没有听取母亲的意见,反而拿着刀具向警察走过去。

警察以为沃尔特要做出什么偏激的行为,为了自保,直接朝着他的胸膛开了枪,而且一打就是14枪。
枪声停下的那一刻,沃尔特终于坚持不住了,胸口进了14颗子弹,尽管他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医院,最终还是不治而亡。
根据沃尔特母亲的说法,沃尔特在精神上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并且还有很强的暴躁症,那天的行为完全是因为发病后所做出的举动,况且沃尔特也没有伤及一人。
观看了这一场枪杀黑人全过程的路人也表示,沃尔特罪不至死,当时警察明明可以将子弹打到他的腿上,打在胸口就是想要毙命。
沃尔特的无辜死亡,引发了众多民众的不满。
当时有目击者拍下了沃尔特被警察枪杀的全过程,后来又被上传到网上,这段视频也火速的在网上传播开来。

视频的流传,也将费城“黑人的命也是命”游行推向了制高点。
当天晚上,为沃尔特发声的人自发地走在费城的街头上,他们高举标语,认为警察应该给沃尔特一个公道。
沃尔特的事件的确和弗洛伊德是那么的相似,完全可以用电击棒解决的事情,警察却选择用开枪不留活口的方式来解决。

也难怪费城会发生这一场暴乱。
沃尔特作为一个精神病患者,即使手里拿着凶器,但在他没有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罪不至死。

至于警察为何会选择击毙沃尔特?我们不得而知,到底是否真的存在种族歧视问题?
目前开枪的警察已经被调离岗位,警察局长也表示会跟进这个案件。
至于结果,这是我们所有人都想知道的答案。

永不缺席的“十月惊奇”
其实,美国大选年永远不会缺少“十月惊奇”,在“沃尔特事件”的前几天,也就是上周五,在华盛顿,另一起黑人因为警察的缘故也离世了。
这名不幸的黑人男子叫卡伦,今年20岁。

上周五,卡伦在华盛顿街头骑着小型踏板摩托车,因为没有佩戴安全头盔而违规,因此被路过的一辆警车追捕。

面对警察的追捕,卡伦不仅没有停车配合警察的追捕,反而为了逃脱警察,选择逆行逃跑。

这时候,很不巧的迎面开来一辆汽车,卡伦和汽车相撞,不慎重伤。
即使卡伦被送往医院很及时,可还是不治身亡...
卡伦离世后,他的家人把所有的罪责都归咎在警察身上,他们认为如果没有警察的追捕,卡伦就不会死亡。
因为美国种族歧视的问题矛盾很大,不少人认为卡伦的死亡是和弗洛伊德一样,进行的暴力执法。
于是,卡伦的家人和不少的民众聚集在华盛顿警局外面,进行抗议。

在卡伦家人的煽动下,警察局外面的形式变得紧张起来。

抗议的人将表达情绪的抗议直接演变成了暴乱。
这些人不仅敲碎了警察局的玻璃,还延续着一贯暴乱的作风——扔烟雾弹...
进行抗议的人目的是想为卡伦讨个说法,可采取以暴制暴的方式,他们和暴力执法的警察又有什么区别呢?
更何况,就这件事而言,是卡伦违反交通规则在先,那名警察只是履行了他的职责。
如果卡伦当时不强烈逃走,又怎么会有后来的惨剧发生呢?
卡伦虽然失去的是一条生命,可这根本算不上是警察的暴力执法。
一味地追求黑人命贵,因为卡伦是黑人,所以黑人团体就应该去警察局大闹?
美国黑人命贵的局面要何时才会结束?

美国“0元购”再次来临

在这次的暴乱中,以费城的情况最为严重。
在一片警民混乱的冲突中,不少人身上已经溅上了血迹,死伤无数人...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这次的暴乱中,的确是有一部分人为了种族问题发自内心的去参加抗议,他们这些人的目的是为了讨回受害者一个公道。

可还存在着趁火打劫这样一批人。

他们举着“黑人名贵”的大旗,开始了一场“正义的抢劫”。

一家大型的沃尔玛超市惨遭洗劫一空,上千名抢劫者蜂拥而至地闯进超市,他们竭尽所能去搬空超市,除了自带购物袋之外,甚至还有人开着货车来托运贵重物品。

没几个小时,沃尔玛恢复成了出厂设置,一无所有...
根据摄像头的记载,那些从超市出来的人满脸笑容,就像是参与了一场免费的大采购一样。
他们几乎人手一台大彩电,很多人还没等得及回家,就在现场拆箱,迫不及待的看看自己“0元购”的电视。
除了沃尔玛之外,还有很多商铺都遭遇了洗劫。

除了超市,鞋店、服装店、汽车店、奢侈品店,一个都没放过...
费城的街道上,抗议者像蝗虫一般,在满是狼藉的店铺随意挑选。

这些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拿白不拿,趁着这个免费的机会,赶紧囤货。
可资深的“老抗议者”们却深谙暴乱的门道,他们根本看不上超市和橱柜的东西,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地:ATM取款机。
这批人带着早就准备好的武器,熟练地将机器砸开,将里面的钱财收入囊中。

数百名化身暴徒的抗议者们,人之虽少,却效率十分之高,动作速度敏捷,毫不拖泥带水。
暴乱结束后,原本繁华的街道成为了一座垃圾城市。

暴乱者开开心心的抱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回家,可店主却只能无奈的守护自己一片狼藉的店铺。

据说这家商店,在5月份也遭到了暴乱抢劫,直到3个星期前,才开始重新进货开张。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又被洗劫第二次!
这些暴乱者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与暴力执法者又有什么区别?他们又有什么资格让自己高举正义的大旗?
在这场暴乱中,不少人展露了他们丑恶的本性,口口声声说要为死者讨回说法,可最后呢?受伤害的还不是只有那些被抢劫的商铺店主。
疯狂的世界,无知的暴民
除了美国,近期,欧洲各国也引发了暴乱。
第二波疫情的来袭,不得不让欧洲多国政府决定再次闭关锁国。
可魔幻的一幕再次发生,原本一座座文明的城市,被暴徒弄得满目疮痍。

在意大利都灵,暴徒涌上街头,向警察扔烟雾弹和玻璃瓶,并且还到处放火。
Gucci等一系列奢侈品的玻璃门窗被砸得稀巴烂,有些暴徒直接从模特身上把衣扒下来,抢了就跑。

各大商铺橱窗的玻璃碎了一地,让人触目惊心。

隔壁的米兰,抗议者高喊“自由、自由、自由”,然后投掷了一枚又一枚的汽油弹。
大火之下的时尚之都,瞬间化为一座暴乱之城。
意大利的首都罗马,早在一周前就已经被暴乱者攻占沦陷。
在文明起源城市罗马的街头,暴乱者肆意狂舞,文明的气息已然全无。

意大利只是欧洲暴乱最多的一个国家,除此之外还有西班牙。
数百人聚集在巴塞罗那,他们高举“去他妈的新冠肺炎主义”的标语,还点燃了路边数个垃圾桶,用来反抗封城。
在第二波疫情到来的时候,应该是所有人一起共同抗疫的关键时刻,可是却变成了暴徒的狂欢...

这样的场面实在很可悲!
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这次暴乱时间都很仓促,参与规模也不如“弗洛伊德事件”庞大,可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暴乱者做足了准备,甚至可以说,他们一直都在等待这场暴乱的发生。
这些人的目的不是为了伸张正义,而是利用这个暴乱的机会打家劫舍,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

在这群人的心里,他们渴望的就是一场“黑人名贵”矛盾的出现,一旦出现,他们的机会就会到来。
简而言之,他们就是为自己偷东西找了一个借口,抢劫和抗议没有任何联系。
看着那些所谓的“和平抗议者”拼命摧毁城市的嘴脸,真让人恶心。

高喊“自由”的人获得的只是暂时的自由,而且还是建立在牺牲无辜的人身上的自由。
暴乱者拿着抢回来的东西,理所应当地在使用,那些被抢的无辜店主却被害惨了。

真正的抗议不需要抢劫,更不会打着“种族平等”的口号去犯罪!
同城抱团、吃喝玩乐、搞学习、找对象、搞事情!

留学生地区群限定开放!24小时哔哔,添加小助手,你来就发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