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加拿大一直在为民主党重新执政可能性做准备。杜鲁多本周与驻美国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和全国13名加拿大总领事进行了交谈。长期担任加拿大外交官的博姆(Peter Boehm)认为,拜登过去是副总统,未来若是总统,对要和他打交道的加拿大来说并不陌生。
新冠肺炎加拿大疫情实时数据
截止时间:2020年10月28日 14:15

拜登(Joe Biden)赢得美国大选的机率很大,这让渥太华开始另一手准备,迎接美国总统换人换党的新时代。而拜登和加拿大的联系很深,专家认为这对加美关系有帮助。
2016年12月时任副总统的拜登访问加拿大,当时在总理杜鲁多和原住民领袖等人会面,他说:“加拿大和美国之间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复杂和最重要的伙伴关系之一。我们在各个方面都息息相关,包括劳工、经济和环境。”
拜登熟悉加拿大,不仅因为政治上的缘故,还因为他的第一任妻子的家人来自加拿大,可惜第一任妻子与年幼的女儿在1972年的一宗交通事故中身亡,但生前他们一家人经常来加拿大。
因此4年前拜登在加拿大的国宴上说:“美国和加拿大像家人,至少,这是绝大多数美国人对加拿大和加拿大人的感觉,我希望加拿大人也对我们有同样感觉。”后来他甚至透露自己的儿子曾说长大后想当皇家骑警。
拜登这次选择的副总统搭档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很有加拿大渊源,哈里斯在满地可读过书,她的母亲曾是麦基尔大学教授。
观察人士说,和谐将至少取代过去四年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不和。特朗普总统在与美国最大贸易伙伴打交道时部署了关税,侮辱和威胁。
前特鲁多外交政策顾问、现任渥太华大学公共与国际事务研究院教授罗兰·巴利斯(Roland Paris)说:“在许多政策领域,未来若拜登主政,将更亲近加拿大。这会和过去4年特朗普领导下与加拿大进行关税贸易战,甚至出言侮辱威胁非常不一样。”
但巴利斯提醒:“拜登奉行民族主义经济议程,渥太华必须引起关注。”
这场疫情让各国政府都专注于在经济复苏上,杜鲁多去年大选的主张中提到:“更好地重建加拿大。”拜登也说:“使美国更美好。”
拜登4,000亿美元复苏计划中包括“购买美国货”采购措施,并承诺吸引新的投资,并使制造供应链返回美国。他还将撤销加拿大高度关注的基石输油管扩建项目(Keystone XL)。尽管拜登在参议院任职36年,包括两次担任强大的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但他从未表现出解决软木问题的意愿,而这是加美之间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双边贸易争端。
所有这些都对贸易伙伴关系构成了威胁,即使不是特朗普政府下直接的关税冲击,但依然需要渥太华保持警惕。
传统上,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更倾向于保护主义,因为他们与劳工运动有着紧密的联系,政治基础高度集中在美国城市。
巴利斯说,在拜登执政下,杜鲁多政府必须更灵活地保护加拿大的利益,尤其是如果民主党也获得参议院的控制权。
加拿大一直在为民主党重新执政可能性做准备。杜鲁多本周与驻美国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和全国13名加拿大总领事进行了交谈。长期担任加拿大外交官的博姆(Peter Boehm)认为,拜登过去是副总统,未来若是总统,对要和他打交道的加拿大来说并不陌生。
杜鲁多政府对于美国大选保持沉默,一切静待最后结果。
多大教授分析美国大选 谁当总统有利加拿大经济?
美国大选即将在十一月三日举行,大选结果对全球影响深远,对加拿大也不无例外。星岛记者专访了精通加美贸易关系的多伦多大学经济系教授区美诗,分析本次大选对加拿大经济的影响。
问: 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上场讲求“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拜登上场有可能会取消输油管,对加拿大的经济都有冲击。其实哪一位候选人上台,对加拿大的经济更有好处?
答:我想谁上场都会先着重美国本土的经济,都会先增加美国的就业机会,务求令经济复苏。任何人上场都对我们有影响。特朗普上场,会讲求“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在贸易上有不稳定因素,但在输油管的立场上则颇明确,他是赞成输油管的,这就对亚省有很大的好处,因为他们需要输油管,将原油更容易更方便运到美国及其他世界各地去。
而拜登则是反对输油管的,对亚省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拜登和我们在贸易谈判上,可能会“有计倾”(比较容易说话),因为他之前也支持北美自由贸易。这样就会少了北美自由贸易这个不明朗因素。特朗普就不同了,他签了新的美墨加协议,也可以不算数,就好像八月美国就曾考虑对加拿大的一些铝产品重新征收关税。
两个人上场对我们都是各有好处和坏处,对不同省份都有不同的影响。特朗普上场当然对亚省会好一点,拜登上场对亚省不是好消息,但对其他省份会有好处,我们是否受惠,就取决于我们住在哪一个省份。
问: 对安省来说,哪一个上场对我们有好处?
答: 这要分开来看。特朗普上场,如果注重“美国优先”,对我们的制造业怎样也有影响;拜登上场不太讲求美国优先,较容易谈判自由贸易,但他在政纲上, 对环保,气候变化都有政策,如果我们碳排放较重的工业不能符合要求,那就对我们的制造业有影响。不过他也愿意投放大量金钱去应付气候变化,而最近我们的联邦和省政府,也愿意协助汽车制造业转营生产电动汽车,这对我们是一件好事。
问: 拜登会给美国公司税务回扣(tax credit),对其制造业有利,这是否变相影响我们的制造业?
答: 两个候选人其实都追求美国优先,但表达出来有点不一样。拜登会给美国公司税务回扣,好像看来对我们的制造业,以至外商投资都有影响。但拜登亦想将企业税增加至28%,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的企业税和美国的企业税相差又不是那么差了,可以消减了这个冲击。
在制造业税务方面的政策,主要会影响安省和魁省。如果真的增加至28%,也可能令投资者觉得来加拿大投资也是差别不大的事。
问: 你认为哪一个候选人对加国的影响会大一点?
答: 我认为有关企业税的影响会大一点,如果你看美加经济是一体的话,许多美国产品可能都运来加拿大加工,所以美国制造的“content”(含量)是有斟酌的,怎样才算是美国“content”呢?怎样才能取得税务回扣呢?但企业税却是全国性的,你赚美国人的钱,就要付美国企业税,无论你是哪一种行业。企业税的影响层面会是大一点。
问: 疫情之下,人人重视重振经济。有人认为加拿大经济倚重美国,你认为哪一位当总统能先振兴美国经济?
谁上场都要先振兴美国经济,但二人防疫的方法是差天共地了,所有一切都取决美国怎样控制疫情。我们两国现在有货物流动,但很少人的流动。如果他们能尽快控制疫情,我们就可以通关,对加拿大好一点,我们的经济也会更容易复苏,这取决于他们用什么方法解决疫情。
通关可以令人流往来多一点,美国不单是经济伙伴,在旅游业上我们亦倚赖美国,美国游客是很重要的。如果人流能够开通的话,旅游业、航空业、服务行业、酒店业亦会受惠,旅游业对我们很重要,在尼亚加拉区就可以见到。此外,商业旅行也可以恢复,商务旅客不只是买机票,他们也在本地消费,有多重作用。服务和零售业都会受惠。美国和加拿大的经济环环紧扣,不可能只靠一个环节补充其他方面的损失。
来源:星岛
更多文章推荐
广告
广告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电邮:canadanewstoday01@gmail.com
小编微信ID:CanadaTodayMedia
今日加拿大严谨负责的新媒体
微信号:今日加拿大
英文ID:CanadaNewsToday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加入关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