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独家授权 转载请联系报社

市教育总监日前与皇后区家长资讯委员会对话时表示,市教育局正在权衡如何加快实施「今年以及未来教育项目」进度,暗示计划取消资优班(Gift and Talented)考试;华裔家长对此表示,他们早料到市教育局的决定,担忧市教育局日后再借口疫情,进一步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与筛选学校的录取制度,称将发起更多示威,甚至诉诸法律,维护学生利益。
卡兰扎(Richard Carranza)21日晚与皇后区家长资讯委员会对话时表示,市教育局正在权衡如何加快实施今年以及未来教育项目进度;他表示,疫情打乱了出勤率与成绩评定机制,影响竞争性教育项目录取,「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改革,我们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卡兰扎参加户外教学的活动。(记者牟兰/摄影)
针对资优班,卡兰扎表示,远程教育能扩大接受优质教育资源学生的人群,而资优班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为部分学生提供教育,但数字教育却打破这个屏障,「远程教学意味着更多学生可以接受优质的教育,不仅仅局限在一个教室中」。
资优班、筛选学校以及特殊高中入学考试,是卡兰扎上任后致力的三大教育改革项目,但引起包括华裔在内的多数家长不满;疫情发生后,原定于11月6日与7日举办的SHSAT考试被延后,卡兰扎曾承诺10月中旬公布今年的考试方案,但直至23日市教育局并未公布任何信息。
华裔家长、第29选区市议员参选人臧东慧表示,华裔家长早已料到卡兰扎会借口疫情,企图取消资优班、特殊高中入学考试与筛选学校的录取制度;他说,纽约市有上万名学生已为这些考试准备了一年甚至多年,希望通过一个公平的制度获得教学资源。
臧东慧批评卡兰扎不解决教育资源分配不公的现状,借由疫情以一刀切的方式取消已存在多年的教育制度;他称,华裔家长将继续为下一代子女维权,阻止政府相关不公的改革。
保SHSAT、资源班和筛选学校人士市府前示威,遭反对者呛声场面失控。(记者金春香/摄影)
市议员霍顿(Robert Holden)在推特上抨击了卡兰扎的决定,他说,这将让许多有天赋且勤奋的学生,错失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的机会,并直言「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与卡兰扎屡屡让学生失望」。
23日逾百名学生、家长及民选官员聚集在曼哈顿市府前示威,要求教育局尽快公布新学年评分标准、出台资优班考试和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信息;同一时间数十名反对SHSAT、要求取消筛选学校的抗议者也聚集在同一地点,双方爆发争执,场面一度失控。
保SHSAT、资源班和筛选学校人士市府前示威,遭反对者呛声场面失控,左边两名学生反对筛选学校,右边二人支持。(记者金春香/摄影)
捍卫特殊高中的示威团体要求市府和教育局保证全体学生继续获得高质量教学,并以此为基础来制定相关政策,「将教育放在第一位,而非政治」,当支持SHSAT的州众议员白彼得(Peter Abbate)讲话后,反SHSAT群众突然高举横幅闯入集会中心,双方爆发争执,场面一度失控。
在僵持中,两边阵营继续进行抗议讲话,州参议员郭纳德(Andrew Gounardes)表示,看到这一混乱场面十分难过,这都是市长和教育总监利用政治,导致教育议题成为各族裔之间的矛盾和导火索,「政治问题会有赢有输,但教育问题关乎每一名学生,不应该谈论输赢,而应该提高所有学校的教学水平、增加资源。」
保SHSAT、资源班和筛选学校人士市府前示威,遭反对者呛声场面失控。(记者金春香/摄影)
集会示威组织单位「纽约市加强课程和教育家长领导」(PlaceNYC)共同创办人朱雅婷表示,市长和教育总监应该继续提高和扩大资优班项目,让更多学生拥有入读优秀初高中的学术准备,保留及扩大SHSAT,并设立更多注重STEM课程的高中。
该组织另一共同创办人刘明伦指出,今年全市学生在学习道路上遭遇的种种问题和波折,虽然一定程度是受到疫情影响,但归根结柢,是因为教育局从未提前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做好准备;相反,市长和教育总监经常在最后一分钟改变政策,让广大家长和学生一直对公校政策蒙在鼓中,根本无法良好掌控学习节奏。
纽约同源会主席黄友兴更直言,各公校学生的学习成绩有巨大差别,直接说明教育局问题严重,反对者说SHSAT等考试是在制造问题,「但实际上,这些考试是在告诉教育局,纽约市公校存在多少问题,哪些学校需要资源重整!取消考试,只会隐藏问题,之后随着时间发展这些问题会愈发严重。」
保SHSAT、资源班和筛选学校人士市府前示威,遭反对者呛声场面失控。(记者金春香/摄影)
他并指出,学校重开已有一段时间,但仍有很多学校没有分配到充分的资源,缺少护士和学生顾问,甚至缺少教师,纽约市需要真正致力于保证学生获得优质教育而努力的政策制定者。
曾当过11年教师、教过两年资优班的州众议员寇顿(William Colton)表示,当时班上学生大多是非洲裔,学习能力远超过年级标准水平,特殊高中缺乏多元化的问题不在于SHSAT,而是公校系统缺少资优班,教育资源不足,无法提供这些项目,才是真正的歧视。
保SHSAT、资源班和筛选学校人士市府前示威,遭反对者呛声场面失控,黑衣女士为反对者站在话筒前试图阻挡抗议进行。(记者金春香/摄影)
该集会的反对者组成「Teens Take Charge」在现场进行抗议,要求取消筛选学校,指出在排名前30的筛选学校中,27所学校的学生都是白人和亚裔为主,且这30所学校都没有在招生过程中将学生家庭收入情况考量在内,这样只会进一步加剧公校种族隔离。
·END·
世界北美通
美国心 ‧ 世界情
微信号:世界北美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