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天输掉100万澳元!随着维州“赌博危害宣传周”的到来,华人社区的赌博问题引起了关注,澳洲广播公司就此采访了几个华人,分享了他们的故事。
与此同时,该州赌博和酒类监管厅长Melissa Horne周三宣布为移民和难民社区提供新的赌博危害预防和咨询服务。
澳洲墨尔本的华人Paul(没有透露姓氏)从小就接触到了牌和麻将,他的父母会在饭后整理餐桌,摆上麻将。
“我小时候和我亲戚家的孩子们一起玩,赌5分或者1毛钱,因为想赢别人的钱,所以就花了更多的时间在上面。”
长大后,Paul想赢的欲望也随之增强。他20多岁的时候,曾在10天内赌输了100万澳元。
“在那之后,我并没有戒赌,而是继续。”
他补充说,除非没钱了,否则他每天都在赌博。
后来,他走到母亲和哥哥的卧室里找钱,从借钱开始“拿钱”。
30多岁的时候,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然后被介绍去了父亲朋友开的戒赌帮助中心。
后来,在咨询人员和社区支持小组的帮助下,Paul不仅成功地克服了自己的赌瘾,还一直自愿帮助其他澳洲华人战胜赌瘾。
“我以前的想法是,不愿为了没回报的事情花时间。但我发现,做志愿者有回报,只是说不是金钱上的回报。”
“我发现这是我变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为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和他人分享我的经验,让别人明白,聊聊这些问题其实没什么关系。”
“我讨厌这种生活”
赌博危害到的不仅仅是赌徒,也会伤害家人的生活,Joey Li就是其中一个。
Li一家原本已经攒够了买房的钱,但因为父亲欠下了赌债,这笔钱被拿去还债。
Li在六年级的时候知道了父亲有赌瘾,她13岁的时候,家里经常会接到催债电话,而Li每次一听到电话响,就拿起枕头捂住自己的头。
“赌博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一系列的危害,我讨厌这样的生活。”
疫情期间线上赌博活跃
Paul和Li的故事并不罕见,澳洲人每年在赌博上面的损失高达240亿澳元,人均损失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
疫情发生以来,很多赌场都被关闭,但与此相对应的是网上赌博的增加,澳洲赌博研究中心(AGRC)的一项新的研究显示,6月和7月,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注册新的博彩账户。
网络赌徒们花的钱越来越多,18岁至34岁的男性每月网络赌博中位数从687澳元增加到1075澳元。
Mandy Zhang是一个为澳洲多元文化社区提供支持和服务的社区组织的财务顾问。
她说,华人社区有很多人网络赌博成瘾,最近有一名赌徒刚输掉2万澳元,就又借了5万澳元去赌。
“用赌博来缓解孤独感”
在中国,除了澳门和香港,赌博是非法的,但人们仍然可以在家打麻将。
尽管打麻将在技术上来说是非法的,但香港公共行政学院的问题赌博专家Edward Kwan说,流行的观点是,麻将是一种“社交赌博”。
他说,一些刚移民到澳洲的人没有办法戒掉打麻将的习惯。
“他们一开始是为了好玩、社交,但更深层次上来说,他们通过这个来缓解孤独感。”
维州负责任赌博基金会2014年的一份报告称,移民的压力、社会孤立、语言障碍、缺乏教育或就业是一些移民转向赌博的原因。
Mandy Zhang的同事Grace He表示,包括中国和越南在内的亚洲移民由于“生活上的巨大变化”,出现赌博问题的风险更高。
她说,因为羞辱感,很多移民不敢寻求帮助。
责任编辑/转载:猫叔徐超

猫本在线传媒成立于2011年,是最贴近墨尔本华人的传媒平台,每天带来综合的当地生活资讯,包括实时新闻、生活信息、吃喝玩乐、活动介绍。广告合作加微信:xuchaomh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