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共3192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55秒
齐齐哈尔市有一位女老板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录下了130多段的语音通话,录音当中的主角只有一个,内容也是反反复复只为了求证一件事。最初的录音,她可能没有太多的目的性,但后来她发现录音里竟然隐藏着一个惊人的骗局。
齐齐哈尔市某超市业主 魏红(化名)
(记者:最开始你录音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你拿那么多钱,你不考虑考虑嘛,万一他要是不是正规的,就可以有个证据。
魏红在齐齐哈尔市梅里斯区开了一间日杂小超市,她手机里录有130段通话录音,主角都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姓马,魏红备注为马哥。最初在2018年的时候,马哥和一帮爱钓鱼的朋友总光顾她的超市。
齐齐哈尔市某超市业主 魏红(化名)
(问)在哪儿上班,说在纪检委上班,都抽好烟,他不在这儿买烟,都抽中华烟,最次的是大云。
魏红一直有块心病,就是儿子的工作还没落实,心中理想的岗位都需要进行招录考试,听说马哥有身份有地拉,为此她咨询了马哥。过了几天,马哥主动打电话给她,说他有办工作的门路。
电话录音由警方提供
  • 魏红:我另外还得拿点儿保险钱,还是什么钱呢?
  • 马某:不是保险钱,他那个是啥呢,得提前运作一年,按理头一年上班,按你去年上班,乱码七糟你给拿过来15000,还给拿15000。
  • 魏红:还得拿10000多呢。
齐齐哈尔市某超市业主 魏红(化名)
他说这个(工作)不是说涉及到考试的,15万块钱内部就是找一个什么领导,行内不需要考核的。
魏红决定试试,从2018年1月给马哥拿第一笔钱开始,她就留了个心眼,录了音,还拍了照片。
齐齐哈尔市某超市业主 魏红(化名)
市里龙沙小学那块,他要求我们在那块给他钱,我们上那儿去了,去了以后他没看到别人,就看到我和我儿子俩了,完了别人就在旁边,直接给他拍的照片。
近半年的时间,马哥陆续以各种理由,今天要点钱,明天要点钱,还包括一套制服费3000块,总共拿走了魏红153000元。
电话录音由警方提供
  • 魏红:马哥那17000我给他打过去了。
  • 马哥:我告诉他,我告诉他。
  • 魏红:一共加一起是130000是不是?
  • 马哥:对对对,我就告诉你人事局那边完事了。
  • 魏红:那现在咋能查着了啊,关键是。
  • 马哥:我知道,就完事了,因为啥,权限责任在我这块呢,我就知道了。
马哥先是保证说,2018年过完春节就能上班,然而快到当年五一了,还没有消息,再问马哥,马哥推拖说孩子的毕业证可能出了问题。
电话录音由警方提供
  • 魏红:今天周四,明天周五又一周了,整个毕业证没这么长时间吧。
  • 马哥:就差他那个毕业证,就是这个茬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 魏红:我感觉有点儿不把握呢。
  • 马哥:我跟你说啥事都没有,放心吧,就我说退一万步来讲,整不明白,钱一分不差如数给我拿回来。
齐齐哈尔市某超市业主 魏红(化名)
后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他怎么老拖拖,今天这事明天那事,我说你也别说这事那事,我说这事我就不办了。
电话录音由警方提供
  • 马哥:三、四天再给你整过去五万,这个月底之前全给你。
  • 魏红:三、四天准不准成啊?
  • 马哥:那有啥不准成的。
魏红越来越心里没底,每一次通话她都悄悄按下录音键,慢慢攒了100多段录音。后来看魏红追得紧,马哥退回了五万块钱,剩下的10万多拖过了2019年,又拖到了2020年,以至于魏红对马哥的身份开始怀疑,她找到和马哥经常在一起的朋友打听。
齐齐哈尔市某超市业主 魏红(化名)
我问他你看没看到他身份证,他说没有啊,我说你们不坐车吗,他说我们没坐车啊,我们打车去的,我这一听好像还是有点儿不对劲,因为啥坐车必须要身份证嘛,他都没见过他身份证,我说你住旅店呢,他说住旅店就找一般的小旅店。
2020年年初,有隔壁乡镇的陌生人找到魏红,来要马哥的手机号,目的也是为了找马哥要账,俩人一对,发现都上当了。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梅里斯分局华丰派出所
民警 杨宇鹏
我们经过前期初步地了解和调查,齐齐哈尔市纪检委确实没有叫马某的这个人,然后通过户籍人口信息,查马某这个名字,通过报案人的辨认,也没有发现叫马某这个人,然后初步认定是假的,不是他真实姓名。
这样看,这个马哥八成就是骗子,那么他到底是谁呢?这个马哥十分狡猾,前前后后他用过十多个手机号码。就在民警着手开始查找马哥的时候,关于马哥借钱的故事也越来越多。
药店经营者 刘某
轮椅就在地上卖的,完了说他妈病重了,拿个轮椅,干要也不给(钱),在我家店长手里拿的,到最后也没给,他妈有病还骗我儿子10支蛋白,送去了。
刘老板经营的药店离魏红的超市,距离不到100米,要不是同时都在找马哥,两家几乎没什么来往,在魏红报案以后,派出所民警开始走访调查,结果越调查发现马哥欠的钱越多,除了那个轮椅,马哥租的一套房子也是刘老板垫的钱。
药店经营者 刘某
他租的那家房户,说你给垫上7500块钱,回家我就给你,完了等到租房子那家自己的协议整好了,到这儿我就给签上字,我就给他拿7500块钱。
其实刘老板不直接认识马哥,是她的丈夫先认识的马哥,之后马哥有事没事总来药店吃饭,就混熟了。由于马哥每次借钱都没有欠条或借条,刘老板就把马哥借的钱一笔笔地记下来。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梅里斯分局华丰派出所
民警 杨宇鹏
被害人只能提供,他当时使用过的电话号,这些电话号我们统计一下,前前后后大概是十余个电话号,但这些电话的机主信息都不一样,也都不是犯罪嫌疑人。
受害人都描述,马哥身高一米八左右,肤色较黑,腰有点弯。民警在公安系统中筛查出几百个符合年龄段和体貌特征的人,究竟哪一个是马哥呢?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梅里斯分局华丰派出所
民警 杨宇鹏
超市女老板在给嫌疑人送钱的时候,拍下了一张照片,排除去几百个人,最后剩下几十余人,然后这几十余人,一一让被害人去辨认,这样最终确定嫌疑人,真实身份叫马某某。
马哥确定为齐齐哈尔市铁锋区人,50多岁,真名马某军,无业,曾有两次违法犯罪前科,在齐齐哈尔有三四处落脚点,却从来不固定在哪个房子住。今年10月16日,民警在马哥的几处落脚点布控,重点是他位于铁锋区的住宅。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梅里斯分局华丰派出所
民警 吴潇
跟前的邻居都说,没有见过这个人,因为他这个住所,是他长期居住的,很早就居住的,我们感觉(住在这里)的概率也非常大,我们决定在这儿进行蹲守。

马某军在被抓获之前,一直处于躲债的状态,因为欠的钱太多,他几乎不敢回家。
  • 民警:一直拿那事骗钱,骗钱都自己花了,对不对?
  • 犯罪嫌疑人 马某军:后来啥呢我也寻思啥呢。后来我寻思啥呢,等过段时间我能给她,我不寻思这个事嘛,能给她嘛。
  • 民警:给啥啊,手机号(换了)人都找不着。
  • 犯罪嫌疑人 马某军:你听,后来我给他返回去五万嘛。
马某军对办案民警说,躲债的日子很不好受,每天只能靠骗钱过日子。
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梅里斯分局华丰派出所
民警 杨宇鹏
每顿吃饭之前,都给他儿子发微信,要吃饭钱,10块、20块,他儿子就给他转钱,(记者:那他骗的那些钱呢?)都是日常生活开销挥霍了。
办案民警对他也是哭笑不得,他对谁都没有真话,包括对他儿子也经常撒谎,变着法的要钱。所以,通过这起案件,民警也提示广大市民,办事、找工作都要通过正规途径,不要相信任何人所说的捷径,那都是不可靠的。碰到别人借钱,能不借就不借,一旦借了,一定要留下相关证据,比如借条、欠条,或者像这位业主那样,录音录像,留作证据。
更多新闻夜航精彩内容,
扫描二维码,
下载极光新闻App,
与我们互动评论,
看直播,看视频,
更有海量精彩内容等着您!

扫描二维码下载极光新闻,主菜单中找到“极光号”️→查看全部极光号️→省级️→媒体️→新闻夜航️→点击关注
向北方 看极光
有困难 夜航帮
重点推荐
版权归新闻夜航所有,如需引用请联系我们
图片来源:黑龙江广播电视台
《新闻夜航》热线:0451-82898289
商务合作:18646368811
记   者:刘   畅
编   辑:黄夏博
主   编:何博洋、于   鹏
审   核:刘   兵
统   筹:董   姝、李健宏
监   制:王   成
喜欢就分享点👍加在看文章更好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