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在双十一之前,快递公司正在联合“绞杀”极兔速递。
作者 | 刘琳
仅仅 7 个月,极兔速递便成了快递公司们的“眼中钉”。
22 日,根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消息,韵达、申通、圆通近日已经联手封杀极兔速递,理由是后者没办法自建网点,长期对其他快递公司“蹭网”搭便车,造成后者的许多网点秩序混乱,服务标准不一。
根据韵达在内网发布的《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内容,封杀手段是禁止加盟公司代理极兔的业务,并退回所有已流入转运环节的极兔快件。
申通的封杀通知则更为强硬,如果网点公司不听话,不执行封杀要求,一经核实,罚款 5000-20000 元,情况严重的作清退处理。
手段不可谓不狠。
赶在双十一前,一场物流领域的硝烟已经燃起。
1
一只来自东南亚的“兔子”
那么,极兔速递究竟什么来头?
公开资料显示,极兔速递于 2015 年 8 月在印尼成立,其创始人李杰是 OPPO 印尼的创始人、前 CEO,而 OPPO 幕后大佬段永平不仅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还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私交颇深。
这样微妙的人际联系,外界难免不去猜想。
而极兔的发展速度也让行业震惊。在东南亚,短短两年时间便拿下了印尼快递界的霸主地位。成立不到 5 年,极兔已成为东南亚快递行业龙头。
2019 年 9 月,极兔速递开始打上了中国市场的主意。
今年 3 月,极兔正式杀入中国市场。但从极兔进入中国市场开始,快递公司们就已经感受了威胁。
据悉,在运作初期,不少原本经营通达系快递的加盟商对极兔就产生了兴趣。而极兔快递与通达系一样以电商快递业务为主,在 4 月已经接入了除阿里、京东外的 11 家主流电商平台。
5 月,极兔快递传出全网业务量突破 100 万件的消息,7 月日单量又增长至 500 万。
和拼多多相似,极兔快递抢占市场的手段也是“烧钱”,且据传新一轮融资已在筹备当中,规模达百亿元。
除此之外,补贴终端、打价格战是极兔迅速抢占市场的重要方式。据了解,以跨省快递单价计算,极兔的价格普遍比通达系最低价还要低 2 到 3 元。
也正因此,在业务同质化的情况下,极兔的低价策略无疑使通达系倍感压力,被视作“搅局者”的极兔难免遭到抵制与封杀。
2
极兔再遭封杀,通达系打的什么主意?
疫情后恢复最快的行业中快递行业算是其中一个。
根据国家邮政局的数据,3 月份快递业务量完成 59.8 亿件,同比增长 23%;快递业务收入 669.1 亿元,同比增长12.3%。而整个一季度,快递业务量和业务收入分别为 125.3 亿件和 1534 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 和下降 0.6%。
但短短半年时间,极兔快递已覆盖国内超 90% 的区域。目前,极兔已与拼多多、当当网、苏宁易购、微店、OPPO、VIVO、抖音、快手等在内的 16 家电商平台达成合作。
从今年 7 月的快递日均业务量看,韵达、圆通、申通分别为 4200 万票、3500 万票、2600 万票。极兔的日均业务量尚不足以动摇“通达系”的行业地位,但其业务量增长之迅猛,明显已经摆出了一副搅局的架势。
由于明显的竞争关系,擦枪走火不可避免。
所以,这已经不是极兔速递第一次被同行盯上了。

今年 7 月,圆通总部下发了一封通知,内容显示圆通禁止全国网点以任何形式代理极兔业务,终端不得为极兔提供代收代派服务;若发现公司包件包含极兔快件,取证上报后原单退回,不接收任何申诉。
9月,申通快递也发出通告,要求其下属加盟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加盟极兔快递,也不得代理极兔快递的业务。
很明显,极兔速递已经碍眼了。

而此次,通达系们联手封杀极兔速递,在业内也属罕见。
那么,为什么通达系要封杀极兔速递呢。
一方面,与通达系自身的处境相关。
据公开数据,2019 年,中国快递市场规模达7497.8 亿元,快递业务量超过 600亿件,且未来五年仍将保持 20% 的行业增速,大约每年递增约 100 亿件。 

显然,这是一块大蛋糕。
截止今年二季度,中通凭借市占率 21.5% 位居快递行业第一;韵达、圆通以及申通市占率分别为16.61%、14.57%及10.38%。
但现在入局快递这块蛋糕的人越来越多,而极兔快递仅仅 7 个月时间就已经覆盖了国内超 90% 的区域,这速度不可谓不快。
除此之外,通达系们还面临着更多挑战。
挑战首先来自老对手顺丰。2019 年 5 月,顺丰推出了针对电商件的“特惠专配”低价快递业务,此后又进一步降低价格,对于 3000 票以上客户的价格甚至降至 4~5 元/票,接近靠低价抢夺市场的“通达系”的定价水平。
同年 11 月,顺丰还通过联手唯品会获得了后者全年超 5 亿的订单增量。
顺丰这一做法的直接结果就是讲市场的价格秩序打乱了。
今年上半年,顺丰、中通、韵达、圆通和百世的单票收入均有超过 20% 的降幅,其中韵达和圆通的单票收入降幅甚至达到了 28% 和 25%。
第二个挑战则是来自于电商巨头自建物流,而这一手段带来的直接影响是物流行业的市场份额会减少。
今年 7 月底,京东宣布封杀申通就是一个信号。
另一方面,通达系们封杀极兔速递的原因是其与拼多多有关。
如前文中所述,极兔速递的创始人李杰是 OPPO 印尼的创始人、前任 CEO。而 OPPO 是由步步高集团拆分而来,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亦师亦友,同时还是拼多多天使投资人之一,这难免不让人猜测极兔速递和拼多多之间的微妙关系。

反观市场上物流的分配问题:阿里手握菜鸟、绑定通达系,京东有京东物流支撑,只有拼多多落了单。
而根据拼多多的财报,其 2019 年订单包裹达 197 亿,日均包裹有 5400 万个,同比上升 77%。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猜测,于情于理极兔快递也会站在拼多多一边。而增长迅猛的极兔快递无疑能帮助其在京东、阿里巴巴的地盘外开辟一条新的物流通路。
所以,通达系向加盟商封杀极兔的同时,很有可能也向上给阿里施压:对于阿里来说,因为一个极兔,得罪自己家的通达系,显然是没有必要的。
所以,对于极兔来说,只能孤军奋战,一个打一群:而在疯狂烧钱下,极兔能撑多久,完全取决于背后输血的资金能支撑多久。如果资金链断裂,那么,也只能前功尽弃。
不过,在当下极兔被通达系封杀的背景下,未来会怎样,又有谁知道呢?
参考来源:
【1】https://www.toutiao.com/a6886336412203876872/
【2】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6858554
【3】https://www.huxiu.com/article/350479.html
【4】https://www.huxiu.com/article/375081.html
往期推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