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年龄这个数字背后所代表的意义,我们多少有些怀疑。
看看周围差不多年纪的朋友,都有各自不同的状态,可世俗的观念又常常告诉我们,在这个年龄有一些应该开始或者已经完成的事情。
或许你也自认为不是一个毫无理由的叛逆者,但又因为自己在一些方面所谓的“落后”偶尔感到困惑。
今年有一部关于“三十岁”的电视剧很火,叫《三十而已》。除了当中的人物,三十岁的女性、男性还可以是怎样的?面临哪些困境?又有哪些被社会捶打后的成长和领悟?
本期看理想电台邀请了视频部的同事碧君,她在《My Way》专栏的第一期就出现过,当时聊要不要生孩子;另一位嘉宾小熙是碧君在中国传媒大学的本科同学,毕业后一直在某大厂担任视频节目制片人,前阵子离职休息了两个月,最近刚入职了新公司。
三个同龄人都处于自己不同的阶段和状态,于是一起聊了聊关于结婚、熬夜、工作的那些事儿。
 《老友记》S7
📼
看理想电台 vol.156
(文章有大量删减,完整版请听音频)
1.
关于结婚
颠颠: 这几天查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是联合国最新的定义,24岁之后已经不是青年了。
如果这么说,我们都是中年人了。但我常常会觉得,最起码是我周围这一圈,大家都还挺青春活力的。
小熙: 中年不一定不好的,你想,中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颠颠: 但大家说到中年就会想到,是指上有老、下有小,是吧?比如说像碧君这种生了孩子的。
碧君: 是我。
颠颠: 现在我看你状态好像还不错。你现在对30岁这种状态满意吗?
碧君: 我觉得还好,最近非常大的一个喜事就是我上个礼拜断奶了。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哺乳期妈妈,还要上班那种。
之前我就流窜在看理想各个办公室里,还在道长(梁文道)的办公室里吸过奶。
颠颠: 今年的工作上你觉得有没有什么影响?
碧君: 对我来说,可能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尽量在家庭和工作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我希望能够兼顾到家庭,希望有更多的时间给到孩子,见证他的每一次成长,也希望能够不放弃自己的事业。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下我爸我妈,专程来北京帮我带了很久孩子。
颠颠: 碧君其实一直特别稳,从恋爱到有孩子。不过刚刚听小熙聊,好像今年其实对你来说变化挺大的。
小熙: 对。我的工作上有了些变动,也是时隔很多年谈了恋爱。
颠颠: 说到这一点,有一种论调说,女生年龄越大,“议价能力”越弱,我其实很讨厌这种说法。
小熙: 对,就是在婚恋市场上越来越不值钱。但这话只能女孩自己说。
颠颠: 所以看到你目前的状态,我觉得还挺不可思议的,你怎么样去感受这种状态?毕竟现在这个年龄谈恋爱,很多都是奔着结婚去的,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
小熙: 我觉得我一直都是这样,我好像没有体验过那种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其他的事情的那种阶段。
我倒也不是考虑结婚、经济等等这些,只是我更在意精神层面的东西,因为我觉得如果无法在精神上有交流,就没办法朝夕相处。
所以可能我单身这么长时间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对这件事情有点吹毛求疵,我觉得如果不能很好地交流的话,就干脆不要开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个很纯粹的理由,我遇到了一个我可以交流的人,其他的事情就变得不是特别重要了。
当然肯定会有家里人说你这个年纪谈恋爱,是要找个合适的人结婚去了。我并不抗拒这件事,但是“合适”这个词对我来讲,我是有点PTSD的。我特别不喜欢别人说“你们很合适”。
碧君: 因为明明是说出这个词的人在定义“合适”。
小熙: 在这个过程中,女生很容易陷入被选择的位置上,虽然我们很不乐意。
颠颠: 好像是这样的。
碧君: 我前两天才跟一个同龄的朋友聊天,她也是差不多新开始了一段恋情。她就说,如果我要找一个合适的人开始一段婚姻的话,我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这么多年过来了,如果要有那个所谓“合适”的人,我可能早就嫁了,我现在就是要找一个对的人。
小熙: 我发现如果仅仅是“合适”的话,我自己很难进入一个特别好的状态。如果我没有办法把我最好的状态呈现给你,那对你也不公平。你选择合适的我,我选择合适的你,这个事对我们俩都不公平。
颠颠: 碧君现在和桑老师(碧君的丈夫)过得如何?
碧君: 唉,的确是单亲式育儿,因为他经常出差。
我理解他是为了肩负起生活的重担,这没有办法。就是一句特别俗的话,我要搬砖,就不能抱你;我要是放下砖抱你的话,我就没法养你。
我们确实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看起来好像是有车、有房、有娃,但是要还房贷,养娃,投入还是很多的。
但我们俩从谈恋爱到现在,大概有七年的时间了,这么久过来也有一种默契,就是对彼此的信任,相信我们能支撑着彼此一起来把生活走下去。
桑老师也是很稳的一个人。我其实是比较顺其自然,随遇而安,在我的人生规划里并没有说,几岁结婚几岁生娃,然后走向一个什么样稳定的状态。但是因为跟他谈恋爱,他有这样的规划,所以我就跟他一起走上了这条路。
我现在过下来,觉得整个过程其实还是挺幸福的。因为他会去操心一些比较现实的事儿,我就不需要想。他也会给我很大的一个支持,让我可以尽量地去选择我想要的生活。
他有他的理性,但我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他的真诚。如果只有理性和这套标准的话,我可能也不会吃这一套。
2.
关于熬夜
颠颠: 在这个状态、这个年龄,或者说近期有没有失眠的时候?除了给孩子喂奶。
碧君: 我的睡眠一直都是碎片式的,从生完孩子之后一个晚上起夜三四次喂奶,到现在虽然儿子断奶了,但是他可能晚上还是会醒,就要起来哄哄他。
小熙: 所以你不是自己失眠,而是不得不醒来。
碧君: 对,被迫要醒过来,其实从怀孕的时候就开始,因为肚子越来越大,压迫膀胱,就会频繁起夜,以及腰部受力会很重,会睡不好。
颠颠: 是生理性的。
碧君: 大概有两年的时间睡眠都很不好。但如果真的说主动失眠可能还是因为工作,当有一些重大的项目或重要的节点,我晚上脑子就一直在过要对接的事。
颠颠: 所以这些焦虑可能还是更多来自于工作。
那么小熙呢?你也是更多因为职场而焦虑吗?
小熙: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睡眠很差,确实睡不着觉。因为我之前的工作是做综艺节目,它是没有规律的。
最极限的一段时间,我白天录完了真人秀,下午到晚上又录舞台,舞台要彩排、连排、实时的舞台的录制,录完了之后可能要去审上一期的片子,第二天早上又要去录衍生节目,录完之后要去定下一场的服装、下一场的妆容,第二天早上起来又一大早开始化妆。经常连续六、七十个小时不睡觉,昼夜各种颠倒。
这样的一种状态下,很难维持一个正常的睡眠节奏。当然我在做这些事情时,我也是非常乐在其中的,本身它很有趣、很有挑战,也会发生非常多有意思的事情,综艺确实是我喜欢做的事。
这个工作本身并不会让我觉得焦虑,但是身体确实没有办法一直维持这样的强度。所以我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睡眠障碍,得吃安眠药才能睡觉。后来辞职前休假,认真地调整了作息,人才恢复正常,也不脱发了。
颠颠: 之前有一期电台里还聊到我们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太拼了,然后导致身体出现的种种问题。
小熙: 身体的问题造成了我没有办法去承担那么高强度的工作,这件事情本身也很令人难受,因为这是我喜欢的事,结果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件事很痛苦,是一个恶性循环,越痛苦就越承担不了,越承担不了就越痛苦。所以干脆快刀斩乱麻,换一份工作。
碧君: 身体状况的改变觉得会跟年龄有关吗?
小熙: 应该也还是有关系的,二十出头的时候熬夜,不觉得有什么,最近一两年熬夜就是天天喝高丽参,喝完之后精神几个小时,一会儿又不行了。
很多时候我都是靠一种精神力量去支撑工作熬夜,因为我真的很喜欢做综艺,我会一直撑着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上面,等它一结束后整个人就垮了。
颠颠: 做传媒这一行太辛苦了,尤其是视频节目。
小熙: 而且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并不是说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辛苦,也不太可能有人说我硬要做这个,但是又不熬夜,这样一定会被淘汰。像我就因为身体撑不住,所以被淘汰了。
颠颠: 我们音频部好多员工都是95后了,然后前几天我听她们说,上周末好像出去玩通宵了,周五晚上一直玩到周六,周六白天小憩一下,然后又继续玩到周日。
我第一反应就是,怎么不叫我?
碧君: 后来一想,你也玩不动吧?
小熙: 去了就回不来了。
颠颠: 对,你看人家就觉得我们是老年人了。
碧君: 我们可能心理上还觉得自己是年轻人那一挂,但实际上人家根本就不认。
颠颠: 是的,我当时有一点点失落,但是也认了。我现在和朋友去酒吧喝酒,喝到凌晨两点就真不行了。
3.
关于变化
颠颠: 其实本来平时工作忙,也不太有时间想年龄的事情,但之前和一些同龄的同学聊过后,还是对年龄这件事儿有点感触了。你们会觉得这个数字是一道坎吗?
碧君: 我倒没有,我是六月生日,现在已经满三十周岁了,但这个年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心理上的冲击,也许是因为我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四舍五入,真的到三十之后心里反而很平淡。
颠颠: 佛系了。
碧君: 这也跟我自己在三十岁到来之前,进入了母亲这个角色有关。我可能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了,所以没有觉得三十岁有什么额外的负担或意义。
因为当妈妈生孩子这件事情,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我怀胎十月,我就开始有一个心理铺垫,慢慢地进入这个角色,到生完之后被带孩子的琐事填满时间,甚至填满脑子,所以我也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个事情。
颠颠: 说到三十岁,好像没有办法不聊聊《三十而已》。作为视频从业人员,你看了《三十而已》是什么感受?
小熙: 我会觉得这个剧前半段还挺好的,到了后面可能不得不全部退回到更大众化的一些价值观里来。
到了后期,的确有很多观众诟病这部剧太标签化女性。虽然我也没有在剧里看到我自己,但某种程度上,《三十而已》将我们每个人的观点融在一起的时候,投射出来的价值观就是如此。也许你潜意识中也会认为大部分的30岁的人都是电视剧呈现的那些样子。
碧君: 它作为一个大众影视作品,还是需要去贴一些标签,来代表一类人。
小熙: 其实从这个维度上来说,我觉得它还是有一些积极的价值。至少它让我意识到标签的存在,也让我提醒自己不要去标签化身边的人,包括比我年轻的男朋友。不要去认为一个24岁的男孩就应该是某个样子的,或者说我这个年纪就应该是什么样。
碧君: 不是有一句话叫“到什么年龄干什么事”吗?我其实不太同意这句话,我想改成“到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儿”,因为我觉得不应该以年龄来划分。
年龄是一个太单一的标准,而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这个时候、这个阶段是你自己来决定的,它是因人而异的。
有的人可能22岁大学毕业就觉得自己准备好走上职场了,那你就可以去参加工作。有的人可能会选择继续深造读研,那就到30岁才会走上职场。这些个人选择都是没问题的。
像我,可能走了世俗定义里最稳定的一条路,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谈恋爱到二十七岁结婚,二十八岁怀孕,二十九岁生孩子,三十岁我的孩子已经一岁了。但并不代表我就觉得所有人都应该这么走,你自己觉得到那个时候了,就做那样的选择,不用被年龄给禁锢住。
小熙: 其实数字这个概念对我来讲还挺重要的,因为我会去做五年规划。但是这个规划仅仅是对我现阶段能做的事的一些计划,是我追求的生活仪式感,而不是说我一定要把这个数字作为一个标签。
这件事情给我减轻了很多压力,因为我只是在做给自己看,而不是在证明给外界。
颠颠: 碧君,你觉得你相比二十岁时有了什么变化?
碧君: 其实之前跟同事们聊天,大家也会聊中年危机什么的,好像大家都有。也许我还在孕傻,就好像比较迟钝,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这种危机感。
记得有同事问过,说你会担心自己被落下吗?我说那被谁落下呢?好像也没有,我觉得还好,能够接受自己现在的状态。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成熟”的段子,第一阶段是接受父母是个普通人,第二阶段是接受自己是普通人,第三阶段是接受孩子是普通人。
我现在已经到第三个阶段了,虽然我儿子只有一岁,我觉得他未来也就是个普通人,但我觉得这没问题。
小熙:去接受普通人也可以很幸福这件事情,不再去追求所谓的想象中的大众认为的成功,而是认可幸福本身也是一种成功。
🍷看理想电台「年华」特约专栏🍷
「My Way」
从个体真实情况切入,一起探讨那些现实又令人忧心的问题,同时呈现因不同思考和选择所经历的不同人生状态。2020年1月起在看理想电台每月更新1期,共12期。由看理想与怡园酒庄联合出品。
扫描上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收听看理想电台
音频制作:颠颠

内容编辑:林蓝
配图:《老友记》S7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xingyj@vistopia.com.cn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