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随着太原一男子当街虐猫的惨案发生,立法禁止虐待动物的话题越来越热。
南方都市报在呼吁:
南方日报在呼吁:

央视也在呼吁:

点开这些新闻的评论,大多数人都表示支持,支持的理由很多是说小动物的生命也是命或者说如果不管他们虐待小动物,将来他们就会虐待人。

事实上,因为虐猫虐狗被高校退学的案例之前也有不少。
很多网友觉得退学还不够,至少应该判刑才对。

立法禁止虐待动物,似乎势在必行。
02
然而这样一条法律,其实可行性并不高。
首先最需要理清的一点是,这里被保护的动物,到底是什么?
因为生物学定义上,不但我们常吃的牛、羊、猪、鸡都是动物。而我们每天每夜对这些动物做的事情,一点不比那些变态虐猫虐狗来得温柔。
比如牛。
新西兰是全球公认最好的奶源供应地,然后他们那有个动物保护组织,跟踪偷拍了他们那养牛业养牛的全过程。

比如刚出生的奶牛,是不允许和妈妈待在一起的,它们母的会被养起来,公的就直接搭上列车,去远方被人类吃了。
有超过200万只小牛,在不到4天的时候就进了屠宰场。

妈妈追也追不上。
该死就死吧。

当然这还算好的,毕竟这些牛牛还能到草原上,散散步,还都是散养的牛,而在美国更工业化的养牛场里,多的是从出生到死亡,可能都没出过工厂的肉牛们。

活着的时候被虐待,死了就这样被拖走。

猫猫是可爱,但是牛牛不可爱吗?
还有猪呢?
别忘了你们现在还在用着猪猪的表情呢。

事实上,猪也是很聪明的一种动物。
但是却几千只几千只,终生挤在狭小的养猪场里,不见天日。
被逼着吃了睡,睡了吃,还要被阉了长肉,等肥了就被送去屠宰场,变成各种猪肉制品。
这都不是最惨的,最惨的应该是鸡。
自然界中小鸡出生的第一天是在母亲温暖的羽翼下渡过的,而在食品工业中,他们的第一天却犹如恶梦一般。成千上万只小鸡被投入冷冰冰的机器中,将它们和蛋壳分离。

它们只是机械作业流水线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整个过程中没有呵护或关怀,感受不到丝毫对自己生命的尊重。在恶劣的条件下,不是所有的小鸡都能在传输过程中存活下来,工作人员会将那些虚弱无力、有生理缺陷、较晚被孵出的小鸡筛选出来,扔进垃圾袋中。
比如下面这个工作人员,就在把一个长不大的小鸡的头扯下来。

被淘汰的小鸡的生命可能不到一小时,它们会和它们的蛋壳一起,倒入运输箱里,等待它们是成为垃圾的命运。
而存活下来的小鸡,其实生命也长不到哪里去。
因为它们是专门育种出来的肉鸡,所以它们会在养鸡场,以非自然的速度生长,基本可以等同于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让一个人类婴儿,长成奥尼尔那样的壮汉。
如果有的小鸡,受不了这样的成长速度,等待它们的,也只有残忍的死亡。而受得了的,基本也会在40天大的时候被送去屠宰场,然后变成我们现在吃的鸡腿,鸡翅,参鸡汤,老母鸡汤,小鸡炖蘑菇或是其它一切鸡肉制品。
从出生到死亡,一共40天,从来见不到太阳,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
是不是比每天你们救助的流浪猫、流浪狗惨多了?
而全世界每年被这样杀死的小鸡,超过600亿只。
如果都用爱猫爱狗人士那样的写法,把人类的情感带入到动物中去写,那每种动物的生命都显得极其悲惨,最终导向的就只有素食主义一条道路。
但你真的要让一个人类这辈子都不吃肉,那可真是比喊两句口号,发起一些运动难多了。
毕竟我们花了这么多年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创造了这么多武器,科技,文化,凭什么要求我们吃素呢?
况且素食主义者,又考虑过植物的感受吗?
树第一个不服:“我每天生产的氧气可以供四个人类呼吸,难道不应该保护我吗?”
“为什么你们还在用木头做房子,做家具?”
除了树以外,各种瓜果蔬菜全都不服,毕竟它们在地球上这么多年,把地球改造的如此适合人类居住,凭什么要被人类吃呢?
就算纯吃素,那么不论粮食还是蔬菜抑或是水果,那样没有施化肥、撒农药?施化肥和撒农药肯定会对地里的昆虫以及天上的飞鸟、蛾造成损害,甚至直接杀死这些昆虫和小动物,哦,对了,还有土里的微生物,要不要把他们的权利一起保护了?
也许有人真的这么想,但可行性几乎为0。
所以我说,立法禁止虐待动物,保护的主体难以界定。
同时,对于动物,究竟什么算是虐待行为,也很难说清楚。
就拿猫狗为例。
萨摩耶在家里不听话,有一次吓到小孩了,我用拖鞋抽它,算不算虐待罪?
哈士奇智商比较低,在家里老咬沙发、地毯,所以我一天24小时把它关在笼子里算不算虐待罪?

还有,猫不绝育,发情了就猛抓猛挠,乱尿乱叫,我又养不起更多猫了,所以我把它带到宠物医院给绝育了。

不经猫的同意,就把它绝育了,算不算虐待罪?

即使再多人论证,说给猫绝育其实是对猫好。猫绝育了寿命会更长、而且猫的性生活并没有快感。但不经猫的同意就给我家猫绝育,我依然做不到问心无愧。
在做动物保护的公益广告的时候,一个惯用的手法就是把动物和人类的角色换过来,

让人感受到我们对动物都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

什么如果人类也在台子上被剥皮,什么如果人类也被取胆的公益广告。
如果你也像动物保护者一样,用这种方法把自己的情感代入到即将被绝育的猫狗身上,就会体会到这其中的残忍了:
一天你醒来,发现躺在病床上,医生告诉你你已经被绝育了,这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你绝对会觉得这是虐待。
然而猫不绝育、某些蠢狗在家不关笼子里,很多人就养不了了。
因此,我们也很难判定,到底什么是“虐待”。
如果有人看了上面这些,觉得自己吃的每一口肉,替动物做的每一个决定都罪孽深重,那也大可不必。
这件事的答案,应该是少把自己的情感代入到动物身上,也少用众生平等自欺欺人了——你连人人平等都不相信,还信什么众生平等。
03
立法禁止虐待动物,既难以界定保护动物的主体,也难以界定“虐待”的行为。
所以我说它可行性不高。

事实上,这条法律的主体,最终肯定不是落在保护动物上。
而应该落在人身上。
我们最终保护的,不是某几种特定的宠物,而是人民群众的感情。
是不让人民群众因为大街上看到公开虐猫产生心理阴影。

是不让我们在网上看到那些虐猫虐狗的视频而感到不适感到恐惧。
那我们应该立法的,是禁止“在不相关的公共场所故意伤害动物”,以及禁止传播“故意伤害动物”的视频、音频。

用知乎@刑法小陈的话来说:


对于前者,可以通过既有的寻衅滋事罪及治安处罚应对,对于后者,可以将这类媒体文件列为法律意义上的违禁品,并将相应的制作、传播行为列入治安处罚及刑法的管制范围。
如果这样,可行性就大多了。

04
事实上,我们无论保护动物还是保护环境,只有最后落在保护自己身上,逻辑才容易自洽。
动物保护分为挺多种,比如野生动物保护,动物权利保护,动物福利保护和宠物保护。
现在争议比较大的是动物权利保护和宠物保护。
动物权利保护就是上面说的,用人的权利和感受,代入到动物当中,然后进行反对的行为。诸如此类。
而宠物保护说到底,就是保护我们日常看起来比较萌的动物,比如说猫,狗比较萌,和人类亲近,所以要保护它们,而蛇,鼠比较丑,和人类不亲近,所以就不保护它们。
其实无论是动物权利保护还是宠物保护,都是一些人通过“我保护了动物”这一行为带来的道德高地,带来快感的行为。
这种行为如果平时自娱自乐当然没问题,比如你好好照顾自己的宠物,对自己的小老鼠和孩子一视同仁,甚至你拍下来,发网上让人点赞,都没问题,这是你的权力。
但偏偏他们会强行向他人推广这一价值观,侵犯他人合法权利。
比较极端的比如因为人类不会希望自己被关起来做实验,所以闯入实验室放走实验小鼠啦,攻击进行动物实验的科学家啦。
还有比如说人肯定也不希望被剃毛,用来做毛毯,所以反对羊毛围巾的啦。
还有类似违法上高速,拦下肉狗车,造成交通隐患啦。
或者跑到狗肉节上大闹,不让人合法吃狗啦。
道德是其实本质就是一些人自我洗脑的结果,但他们偏偏要把这种道德强加到根本不相信这种话语体系的人身上,这也是这两种动保比较有争议的地方。
而比较没有争议的野生动物保护,则大方的承认,他们保护野生动物是为了维护生态的多样性。而现在这种生态就是人类看着最爽的,那么多物种和基因留存下来以后也好研究阿。
而且这种保护是一种比较专业的行为,不但要保护一些动物,有时候为了维护这种生态环境的稳定还要杀死一些动物,比如
由于人类的到来引进了山羊,这些山羊啃噬草皮和树木根、茎,破坏了当地的植被,那么为了保护岛上的加拉帕格斯陆龟,就需要捕杀这些山羊;同样的道理,在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由于上个世纪初猎人捕杀了所有的狼,导致公园内的马鹿种群不受控增长,对园区内的植被造成了破坏,所以80年代又重新引进了狼,平衡这个生态系统。在这两个故事中,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山羊和黄石公园的马鹿作为野生动物,并没有被保护,反而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为地伤害了,但从整个生态系统来看,是利大于弊的。
像什么在景区放生剧毒眼镜蛇。
什么把外来物种放生到本地的生态环境里,最后导致本地物种大批量灭绝。
甚至催生上游放生,下游捕捞的行为,就是典型智商欠费了。
就算用你们的话语体系来说,救一个生物一条命总归是好事,但有时候你救了一个生物一条命,它反而会害更多的生物,这时候又该怎么算呢?
是的,动物保护属于环保,而环保,一直以来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
最后一定是能反哺人类自身,而不是自己感动自己的行为,才能得到支持。
其实类似的看似环保,实则作秀的迷思还有很多。
比如有的环保人士说塑料袋有1,2,3,4种不好,提倡大家多用纸袋,原因是纸袋比塑料袋更好降解。
这是事实,但其实造纸造成的污染却远比生产塑料来得高,而且有关塑料降解的问题这些年一直在研究并有了进展,但造纸造成的污染却始终是个难题。
比如所谓的“地球关灯一小时”,其浪费掉的电力,对电网造成的负担远远超过这一小时节约的电力,虽然有形式上的宣传作用,但一个本质上有作秀嫌疑的活动造成的宣传又真诚到哪去呢。
更别说还有不少人关了灯说要减排以后,点上了碳排放量更高的蜡烛....
实在不知道说啥好...
所以格罗斯在他的著作《高级迷信:学术左派及其关于科学的争论》里说道:
正如地理学家马丁·刘易斯(MartinLewis)在《绿色幻觉》中所写的那样:“很大一部分的生态 激进主义者坚决相信:人类的社会和生态问题只有靠重返原始的生活方式来解决。
认为“原始”人类与仁慈的“自然”亲密地携手并进是个错误的看法。这就像把“原始”人类看做从来不剥取头皮、使役奴隶以及用活人祭祀,是毫无攻击性的和平主义者一样荒谬,就像把上述三种恶行都当做是弗朗西斯·培根的发明一样可笑。荒唐的是,这种错误念头已经长期进入了西方文化所虚构的神话之中,这当然是受到了蒙田、狄德罗和卢梭等人的影响。
从环保的角度看,激进环境主义者如此喜爱的“天然”纤维和纺织物,其成本远远高于合成的替代物。另外,号召“重返土地’’的环保主义者渴望逃离高人口密度的城市生活,然而,城市生活恰恰是减轻人类对野生生物区和濒危生物区造成压力的最佳方式,增加了这种压力的反倒是那些垦荒者。不幸的是,那些被想象激怒的人很难接受这些常识,理性和科学看起来非常不合他们的胃口。
环保其实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环保的,其实一点都不环保。我们做的某些环保行为,其实经不起逻辑的推敲和定量的分析,只是感动了自己。而一些口口声声喊着环保的人,也并非不了解这点,他们只是把环保作为一种武器,攻击自己的商业敌人,攻击自己的政敌,或者攻击其他国家。
一个事实是,我们人类进行现代生活的所有行为,都或多或少会对环境造成影响,从汽车到空调,从外卖到快递,从计算机网络到电力,全都如此。
但这依然不能否认外卖,快递,空调,电力,网络都是非常伟大的发明,给我们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不能因噎废食。
另一个事实是,环保是为了让人类更好的生存,让环境维持在我们适合生存的状态下,“保护地球”只是我们最初提出来用以美化我们环保行为的一个概念,结果这个概念却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不少人,让他们真的以为环保是为了“保护地球”。
这本末倒置了,环保当然也是人类自私的行为之一。
因为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了,温度比现在高十几度的时候也有,比现在冷几十度的时候也有,地球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上会多几块塑料或者少几块塑料,生物大灭绝的时候地球也活得好好的,根本轮不到我们保护。
比如说节约用石油是为了以后我们还用得起石油,节约用水是为了让我们以后不必一万美金一杯水,我们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我们人类自己,不需要用其他话语去掩饰,地球根本不在乎。

-END-
对了,文章最后,提一下我们的视频号。
长话短说,我们现在做了两个视频号,分别是“雷斯林”和“雷叔说事”。
在“雷叔说事”里,你能看到我们对世界的一些看法,以及我们公众号文章的视频化演绎。
都是一分钟左右的视频,既表达了我想表达的东西,看起来又比较轻松,很适合大家不想读文字的时候随便刷刷。
另一个视频号叫“雷斯林”。
在这个号里,我会像发朋友圈一样,分享一些日常的生活,一些好吃的好玩的。
总之,生活中让我感动的种种瞬间,我都会记录在“雷斯林”这个视频号里。
希望你们喜欢,也希望对你们有用。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回复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