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
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10月17日,巴黎的一名初中历史老师惨遭斩首,他曾在阐述言论自由的概念时展示过穆罕默德的漫画,这被视为其死亡的直接原因,凶手将老师的行为视为对伊斯兰教的亵渎,因而将其杀害,目前凶手已被警察击毙。
此事发生后,法国举国震惊,整个政界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齐声谴责,法国总统马克龙更是亲自赶往现场。法国政界普遍认为,这是对言论自由巨大的伤害,是对法兰西世俗主义原则赤裸裸的挑衅。这次袭击再次将伊斯兰恐怖主义推上了台面,欧洲必须认识到,伊斯兰恐怖主义是他们未来最大的风险,这是一场中世纪原则和现代原则的冲突,整个世界都不能有一丝退让。
一、法国举国震怒,无论左右皆强烈谴责
伊斯兰恐怖主义,是欧洲面临的老问题了,2015年,因为查理周刊刊登了嘲讽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因而遭到伊斯兰恐怖分子的突然袭击,当时恐怖分子冲入查理周刊的工作室,一口气杀死了12人,当时法国举国震惊并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恐怖主义游行。

今天,查理周刊遭遇的劫难再次上演,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这名教师并不是有意侮辱穆斯林,他是在讲到查理周刊事件时选择展出相关的漫画来向学生解释言论自由的重要性,他在展示漫画前还提前请穆斯林学生出去,以防他们感到不适。他也许知道在伊斯兰教中,任何对于先知的描绘都是亵渎,但他不能因为犯忌就忽略非伊斯兰学生的需要。
(在伊斯兰教中任何对于先知的图像描绘都是不允许的,当年查理周刊就被认为是亵渎)
一位穆斯林家长卡瓦迪说他的儿子认为老师的行为是对的,他是在保护穆斯林孩子而不是侮辱他们。但很多家长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质疑学校的行为,认为这名老师犯了错误。而其中最为激进的,就是凶手这样的人,他选择用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最终让老师身首异处。
此事一出,法国举国震惊,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对凶手进行最强烈的谴责。法国教育部长米歇尔表示:卑鄙的杀害一名教师是对共和国的攻击。我悼念他,慰问他的家人,面对残忍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必须团结一致、绝不退缩。
法国极右翼领袖勒庞表示:伊斯兰在向我们宣战,一名老师在课堂上展示穆罕默德漫画就被斩首,我们还是在法国吗,难道要承受如此行径吗?我们要武力将他们驱逐出境。

法国人民运动联盟议员埃里克表示:对于伊斯兰,我们要停止后退,这是一场战争任何权宜之计都不会奏效,我们必须团结起来。
法国左翼政党社会党议员瓦劳表示:共和国的核心聚焦在校园自由的教学中,我们要维护自由平等博爱,一个都不能少。

极左政党不屈的法兰西领袖梅朗雄表示:凶手犯下了无耻的罪行,刺客把自己封为上帝,他玷污了宗教信仰,他让我们清醒的看到,我们身边还有如此败类。该党另一个议员高尔比尔写道:恐怖至极,世俗主义属于每个生活在共和国的人,我们要和宗教恐怖主义做斗争,自称代表上帝的疯子们无法瓦解我们。
和查理周刊事件一样,法国左右派再一次达成了一致,无论是右派的马克龙、勒庞,还是左派的梅朗雄等人,都对事件进行了激烈的谴责,法国已经达成共识对伊斯兰恐怖主义进行治理。

(法国从左翼到右翼都感到震怒)
二、这是一场中世纪和现代的冲突,世界必须清醒
我们必须意识到,伊斯兰恐怖主义不是简单的文明的冲突,而是中世纪和现代的冲突,他们虽然生活在现代,但脑子还在中世纪,只有在中世纪,才是教法高于宪法,唯一真理高于世俗主义、言论自由。无论是查理周刊还是此次事件,都显现出穆斯林有教法高于宪法的倾向,他们虽然身在法国,但脑子里依然信奉沙利亚法,对于法国自身的法律全无敬意。

法国乃至于大部分现代国家,都有言论自由的原则,世俗主义和言论自由是现代国家的立足基础,在法国,天主教教皇甚至耶稣都可以被调侃,天主教徒当然会因调侃而不舒服,但他们早已接受现代法律的观念,他们会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用火刑柱私下处置异己的做法早已绝迹。
(基督教里即使是比较激进的福音派也是通过世俗法律解决问题)
即使在对言论部分进行限制的威权国家,公民也不会因为仅仅在言论上反对领导人或执政党就被斩首,威权国家也需要按照世俗的法律进行判决。这种视所有不信者为异教徒及欲杀之而后快的观念是赤裸裸的恐怖主义。穆斯林对于老师不满,完全可以和平示威或者合法上诉,如果你实在不能接受这个国家的法律完全可以离开,既然你成为了一个国家的公民就应该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断没有喧宾夺主,将教法凌驾于当地宪法之上的道理。
欧洲人必须意识到,穆斯林问题不是美国的种族冲突可比,美国黑人已经完全现代化,他们的问题只是贫困问题,美国的拉丁裔部分信仰天主教,部分信仰社会主义,而拉美本就是多元化的地区,拉丁裔早就习惯了多元社会和现代法律。相比之下,一些穆斯林的思想还停留在中世纪,中东大部分国家都未完成现代化,这种经济、政治上的巨大差距让他们无法理解现代国家的原则。穆斯林的融入困难,实际上是中世纪的文化难以和现代原则兼容,伊斯兰教需要自我的革新,正如中世纪的基督教一样。
事实证明教条的多元化政策是失败的,并不是所有的文化都可以和平共处,言论自由的原则不应包括对反言论自由暴行的包容,这不是不同政治观念和亚文化的冲突,而是现代世俗主义、言论自由和中世纪宗教至上、独一真理的冲突,这种冲突是难以调和的,必须予以纠正。法国上下需要达成共识对这一问题进行彻底的解决。

同时,世界也应该意识到,伊斯兰恐怖主义是现代世界共同的威胁,西方和中国需要彼此理解,共同应对这场危机。西方世界需要对中国的初衷予以理解,双方应共同探讨出可行的方案。伊斯兰世界也需要积极的反对恐怖主义,探索出一条适合伊斯兰国家的现代化之路。
只有现代化才能摆脱愚昧和贫困,摆脱宗教之上,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2020美国大选、时政分析和民主转型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