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星标
收藏我,第1时间看好文

美国总统大选再爆“十月惊奇”。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的电子邮件被曝光,牵出了拜登父子的腐败内幕。对此,川普(特郎普)总统批评拜登是“彻底腐败的政客”。

川普总统10月15日接受福克斯商业网采访时说,“整个事情都是疯狂的。乔·拜登是个腐败的政客。我已经说了很久了。”
你只要看看亨特的服务器就知道了。“我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找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这真是不可思议。”
川普称,亨特之前没有工作,什么都没有,他的父亲当上副总统后,亨特开始每年赚取数百万、数百万的美元。拜登也分得了一些。
同时川普要求公开所有邮件和通话记录,让全美国人一探究竟!
10月14日,《纽约邮报》爆料了亨特和乌克兰一家能源公司顾问之间的电子邮件。
邮件显示,2015年4月17日,乌克兰布利斯马(Burisma)能源控股公司的顾问瓦基姆·波扎尔斯基(Vadym Pozharskyi)感谢亨特“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会见了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
一年后,拜登向乌克兰政府施压,要求解雇一名调查这家乌克兰公司的检察官。
邮件还显示,拜登利用时任副总统身份的父亲,向乌克兰政府施压,在该国谋职、求利等。
10月15日,该媒体接着爆出更多内幕。电子邮件显示,亨特通过与“对我和我的家人感兴趣”的公司赚钱,包括中国最大的私营能源公司华信。
相关报导发表后,左媒几乎清一色选择了沉默。推特和脸书则大肆删帖封号,连《纽约邮报》编辑的账号,白宫发言人麦克纳尼的账号也都被冻结。
彭博社是第一家对此进行报导的左派媒体,但在拜登阵营发声明否认后,彭博社马上修改了报导,并渲染拜登的声明。
川普总统和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发帖强烈谴责推特和脸书钳制言论自由的审查行为,并催促尽快废除230法案,好让大众可以有权起诉这些社媒巨头。
霍利说,《纽约邮报》的文章引用了一些证据,这些证据将直接反驳乔·拜登的说法,即他从未与他儿子谈论过儿子的海外商业交易。
这些电子邮件是从一台电脑中恢复得到的。2019年4月,特拉华州一家电脑维修店店主收到三台需要维修的电脑,因为一直没有人取回,他不得不处理。没想到其中一台被水破坏的Macbook Pro电脑硬盘里,居然藏有大量亨特的秘密。
这台电脑已被联邦调查局(FBI)扣押。店主在交出电脑之前对其中的内容做了备份,并将电脑交给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朱利安尼本周与《邮报》做了分享。
朱利安尼透露,接下来还将有更重量级的内幕爆出,涉及到“巨额金钱腐败”。

艾米·巴雷特法官在

参议院听证会上的精彩陈词

格雷厄姆参议员,费恩斯坦参议员,以及委员会的各位成员:
我很荣幸,很荣幸能在你们面前发言。我感谢总统把这项重大的责任交给我,以及他和第一夫人在整个过程中对我的家人所表现出的宽宏大量。感谢杨议员(Sen. Todd Young)在我参加第七届理事会的听证会上介绍我,我也感谢布劳恩(Braun)参议员的支持。
虽然她不能通过卫星和我们在一起,但我也很感激前圣母大学法学院院长奥哈拉。她在近20年前聘请我为教授,从那时起她就是我的导师、同事和朋友。我感谢这个委员会的成员和你们在参议院的其他同事们。自从我被提名后,他们会抽出时间与我见面。能见到你们是我的荣幸。
正如我在被提名为大法官时所说,我已经习惯了和“九人小组”——我的家人在一起。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而我也很自豪能成为我的后盾。
我和我的丈夫杰西(Jesse)已经结婚21年了。他一直是一个无私的、奇妙的伙伴,每一步都是如此。我问我妹妹,你为什么认为婚姻很难?我们总是这样说。我认为这很容易。她看着我说,也许你应该问杰西是否同意。他同意了。我决定不听她的建议,因为我知道我的爱情比我应得的幸运多了。
我们是7个可爱孩子的父母。最年长的女儿艾玛(Emma)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她可能会跟随父母从事法律工作。接下来是来自海地的薇薇安(Vivian,巴雷特法官婚前姓名叫Amy Vivian Coney)。
当薇薇安来的时候,她很虚弱,我们都说她可能永远不会说话或正常走路,但现在她和我们健身房的男运动员一样,都能举重若轻,我可以告诉你她说话没有问题。珍(Jane)是16岁,似乎有一个数学基因。约翰(John)有着幸福快乐的态度,这是他的标志性特征。利亚姆(Liam)很强壮、聪明、善良,而且它仍然喜欢和爸爸妈妈一起看电影。
10岁的朱莉娅特(Juliet)正在通过撰写多篇散文和短篇小说来实现她成为一名作家的目标,其中一篇她最近提交了出版。我们最小的孩子,本杰明(Benjemin),在家里和朋友们在一起。本杰明是“唐宝宝”,是全家人的一致宠儿。当他看到有孩子在后面时,就会喊我们的名字。
我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在这里。有的在监视室,有的在这个听证室,有的就在附近。我的孩子们是我最老最亲的朋友。我们经历了生命中最艰难的阶段,我很感激他们现在和我在一起。
我的父母在新奥尔良的家里看着我。我父亲是个律师,母亲是个老师,这也解释了我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法律教授。——为什么我成为了一名法学教授。我的父母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树立了一个服务、原则、信仰和爱的生活。
我记得曾经准备过一个与男孩对抗的拼写比赛,以此来提高我的信心。我爸爸说,任何男孩可以做的事情,女孩可以做得更好。我走在胜利之路上。
我在新奥尔良的高中也得到了类似的鼓励。当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认为女生比男生能力差。大一的时候,我修了一门文学课,里面全是高年级的英语专业学生。
当我做第一次演讲《谁来赴蒂芬妮的早餐》时,我担心自己会失败,但我的老师花时间和我谈话,让我对自己的表现充满信心。她成了我的导师。当我拿到英文学位毕业时,她把特鲁曼·卡波特(Truman Capote)的作品集作为礼物送给我。
我考虑研究生阶段学习英语,我决定对破译法规的文字倾注比对小说更多的激情。我所服务的法官——劳伦斯·西尔伯曼(Laurence Silverman)给了我在法律界的第一份工作。在我的第七次庭审中,他一直在我身边。他允诺我(从事法律工作)的投资,他现在就在他的客厅里给我打气。
我也是斯卡利亚大法官的秘书。和许多法学专业的学生一样,我在见到大法官之前就觉得自己好像认识他,因为我读过他的许多色彩丰富、易于理解的观点。
比起他的文章风格,我更喜欢的是斯卡利亚大法官的论述内容,他的论述塑造了我。他的司法哲学是直截了当的。法官必须按照法律的规定执行,而不是按照他的意愿执行。
尽管有时这种做法意味着导致他不喜欢的结果,但正如他在其最知名的意见中所说,这就是所谓的“我们有一个法律的政府,而不是人的政府”。斯卡利亚大法官,不仅仅是法律。他对他的家人尽心尽力,对自己的信仰坚定不移,不怕批评。当我开始自己的法律生涯时,我决心保持这种观点。
在我们的行业中,有一种倾向,就是将法律程序视为全身心的投入,而忽略了其他的一切,但这使我们的生活变得平淡而不充实。我作为一名律师和教授,努力工作。我对我的客户,我的学生,对我自己都有责任。
但我绝不会让法律定义我的身份,也不会让法律挤占我的余生。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法院的规则。法院有责任遵守法律规则,这对我们的自由社会至关重要,但法院不是为了纠正我们公共生活中的所有错误。
政府的政策决定和价值判断必须由政治部门作出,由人民选举产生并对人民负责。公众不应期望法院这样做,而法院也不应当尝试这样做。这就是我作为第七巡回法庭法官一直努力遵循的方针。
在每一个案件中,我都仔细考虑了当事人提出的论点,与法庭上的同事讨论了这些问题,并尽我最大的努力去达到——尽我最大的努力去达到法律所要求的结果,而不是我的偏好。
我试图保持这样的意识:虽然我的法庭每年裁决数千起案件,但每起案件对涉案的诉讼人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毕竟,案件不像法规,法规通常以作者的名字命名,案件则是为当事人命名的,他们在现实世界中会有所得和有所失。
当我写下解决案件的意见时,我从输家的角度阅读每一个字——输家的角度,我问自己,如果我的孩子在我真正反对的一方,我会作何感想。这是我在每一个案件中为自己设定的标准,也是我在任何法庭上担任法官时都会遵循的标准。
当总统给我这个提名时,我深感荣幸,但这并不是我考虑过的职位,我在接受提名前仔细考虑过。确认程序和在法庭上服务的工作,如果被确认,需要做出牺牲,特别是对我的家人。我选择接受提名,是因为我深信最高法院的统治和在我们国家的地位。
我相信不同背景的美国人都应该有一个独立的最高法院,来解释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我相信我可以通过扮演这个角色为我的国家服务。我怀着对要求我承担的责任的谦逊态度和对在我之前的人的感激之情来到本委员会。
当桑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成为第一位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女性时,我才9岁。她在法庭上的任期内一直是优雅和端庄的典范。当我21岁,刚刚开始我的职业生涯的时候,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Ginsburg)就坐在这个位置上。她告诉委员会,我的遭遇只能发生在美国。我已被提名填补金斯堡大法官的位置,但没人能取代她的位置。我将永远感激她所走过的道路和她的人生。
如果成功的话,能与首席大法官和七位副大法官并肩作战,将是我一生的荣幸。我敬佩他们。我可能会给法官席带来一些新的观点。我将是第一位作为有学龄儿童的母亲在法庭上任职的人。
我知道我将成为35年来第一个来自第七大区的议员,这将使杨和布劳姆议员感到高兴。我将是唯一一个没有上过哈佛大学或耶鲁大学的大法官,但我相信诺丁汉大学能守住自己的阵地。我甚至可以教他们一两个关于足球的东西。
最后,主席先生,我想感谢来自各行各业的美国人,他们给我发来了支持的信息。我相信祷告的力量,听到这么多人为我祷告,我很高兴。我期待着在未来的日子里回答委员会的问题。
如果我有幸被任命为法官,我保证作为最高法院的副法官,我会忠实和尽职尽责地履行我对美国人民的责任。
谢谢你们!

8
8
8
8
8
8
点击查看:手脚鼓硬包一碰就疼? 涂一下, 鸡眼肉刺不见了! 连疣瘊都好了!
8
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