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米粒妈 (公众号米粒妈频道)
10月12日,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
原定的剑桥5级报名,就是大家一直在说的KET、PET英语考级,一大早,由于网站技术原因,推迟到13号10点才能报名。
无数坐在电脑前掐着秒表的老母亲,脖子又被抻得生疼。
第二天10点,北京的名额秒没,系统上又是什么都刷不出来了,问我,也没有办法。

这几天,身边全是问考级的,已考过娃,妈妈的脸上,随意中藏不住小狡黠;连报名都没抢到的妈妈,眼神疲惫又涣散。
当妈后,人生处处都是“名利场”。
别说这剑桥5级考级了,就说这几年我带着米粒踢球,都踢出一场大戏了。
拿宇宙的中心海淀来说,它不仅学习第一,足球也是。
数年前,在北京市的某次比赛中,海淀某高中和房山某高中比赛 ,比分47:0。
在海淀,足球好的孩子越来越受欢迎:
米粒前俱乐部有个孩子,很有策略,专心做守门员,多年来他一直训练和“深耕”这个位置,不久前,人大附、101都来争着签这个孩子!
还一个高年级的娃,老跟着精英班各种踢比赛,北大附都来人看了好几趟,估计也差不多了。
以及,有个中关村三小的小孩,成绩中等,精英班的主力前锋,足球一直偏弱的首师附看样子有意向了。
对了,其中还有个“天才选手”,被西城足球名校“回民中学”提前“带”走,敢跟海淀六小强抢人,是因为人家下一步准备送进国家青少队了。
......
所以,不仅海淀,北京名校们的足球“江湖”也渐渐自成一派。
堪比豪门狗血剧,米粒在其中也是“沉浮”了好几年。
第一趟,
连打酱油都“算”不上
4岁时,米粒就开始练球了
第一个兴趣班,纯属是为了“照顾”他爸。
米粒爸一周得踢一次球,虽只是个中年养生球队,他还是希望能在自己常去的球场边上,给米粒找个兴趣班。
这样,既能让儿子一睹老爹的“球技“对足球和父亲都心之向往。踢完后,两人还能一起裹着臭汗,换上拖鞋相伴回家,非常美好。
踏遍方圆几里,只有一家半公益性质的少儿足球俱乐部,费用奇低,每周六上午8点训练。
好几个月过去了,米粒爸脑海中期待的画面却一次也没出现过。
因为米粒的训练时间太早,米粒爸中年养生足球队队员们压根来不了,起不来的、没吃早餐的.......
来4个人都费劲,球场的费用都凑不齐。

更让米粒爸扎心的是,米粒一个班的孩子也不“多“,就40个吧
每队20人,训练前清点人数、分出红蓝队穿上各队小背心的时间,要花掉半个小时。
至于训练,就是一个大三的体育生,带着满场跑,绕球跑、绕三角棋跑、绕小圈圈跑,最后30分钟,再由红蓝队全上场,实际踢一场对抗赛。
这时,场上就无比热闹了,有喝水的、有抢球的、有扯背心的、还有哭的,就是没踢球的。
俱乐部差不多有一半的孩子,来自同一个幼儿园,米粒作为“非本园“的孩子,或多或少会吃点闷亏,他自己也不高兴,不愿去了。
我也是有抱怨的好的睡个懒觉不香吗?!看一群小不点打“群架”,我可太闲了,不去了。

当年的小米粒
于是,我跟米粒爸开始琢磨要不然换个俱乐部吧。
反正都是玩,找个人少些的,也玩得开心些。
多方打听,在“米粒爸”球友的推荐下,我们选定了国XXX少年足球俱乐部,北京老牌的正规训练班。
送米粒去这个俱乐部后,我跟米粒爸才发现,对于足球兴趣班,我俩天真又没见识。
拜对“码头”后,
在大球场等待被挑选
这几年,足球班真的太火了,各大少年俱乐部“风云际会”,全是隐藏的“高手”,之前我们连“边”都没摸到。
米粒的这个足球俱乐部,属于同类中的佼佼者。
报名前我跟米粒爸懵懵懂懂,直到去了球场,才深觉到这是另一番天地!
这个俱乐部一共有好几个球场,一个超级大的,能容纳上百人;还有几个小球场,隐在报名室的拐角处。
报名时,我故意多看了几眼小球场,发现里面的孩子不多,个个跟小黑塔一样,训练有素的样子,一旁,有个身材壮硕的教练正在大声呵斥,全是各种术语。
气氛一下就到位了!
当时我也没多想,只是感觉:专业了,我的米粒。

小球场
交完钱后,我们被直接带到了大球场,教练是个非洲人,看起来还挺好玩的。
一节课下来,虽然也是各种跑,但是教练开始教颠球了。
米粒爸也显得有点激动了:终于找到组织了。
没多久,等摸清了俱乐部后,我俩才发现,啥呀!咱们想得到组织的“认可”,还早着呢。

米粒目前所在的大球场有2个班在训练:D班和C班,教练以非洲教练为主。
我们之前看到小球场是:BA班,教练以国内退役的专业运动员为主。
从班级“代号”和教练已经看得出来,训练班的水平,以及在俱乐部的“地位”还是泾渭分明的。
“上升”的路径也很明晰:D班、C班都是大班授课,主要为B班输送苗子,B班又为A班备选苗子。
挑选“苗子”的过程,更妙。
在D班训练几节课后,非洲教练发现动作能做到位,看起来很机灵的孩子,就会将他“选派”到人稍微少一点的C班。
在C班,结束训练前的30分钟,教练会安排1对1的对抗赛,或者5人制的对抗赛。

每到此时,关键的时刻就来临了。
中国的教练们,或者俱乐部的校长,有时会单独,有时会成群结队地,拿着一个文件夹,从小球场处远远地走过来。
他们会在C班间来回溜达,时不常拿笔在文件上写写画画。
他们或在场外指导一下,然后默默离开。或有目标地定眼一直盯着某个孩子看。
然后,手指缓缓地指向那个孩子,让非洲教练单独把孩子叫到身边。
热血喷张时刻,就在下一秒。
“内敛“点的教练会让孩子跑到家长群找父母过去一趟;
“直接”点的教练(比如校长大哥)会站在孩子旁边,对着场外的家长群中气十足地喊道:XXX的家长,你过来一下。
站在场外的所有家长,对这种极富仪式感的行为,都无比好奇又充满莫名的期待。

谈完后,被点名的家长,会绽放着一脸灿烂,快步跑回家长群:孩子被选到B班了,下次就直接去那边的小球场训练,以后平时都得加一节课,但不加钱。
身边的爸爸,大多会露出早就发现了的样子:“我看你家孩子就行,这个速度、过人,都比其他孩子有球感。”
妈妈们则思考得更周全:“加了课不加钱,还是很人性化的,跟你之前报的班没冲突、有时间就行。”
然后,爸爸妈妈们会异口同声问一个问题:去了B班会怎么样?
进B班、去小球场
备战训练,踢比赛 
是的,去了B班会怎么样?
米粒也是苦等了一年后,才迎接来标准答案。
原本在C班一直无忧无虑的米粒,有天,由于同年龄段的A班和B班的小球场被临赛占用了,这群孩子来到了大球场。
A班的孩子一开踢,几乎C班和D班训练场内的爹地们都被吸引过去了。
米粒妈对足球真心是个大外行,无情的是,我都能看出来孩子和孩子之间还是有差距的,五味杂陈,内心起波澜了。
别看孩子不大,好会踢!这过人、这脚法、这速度、这配合、这力量,又进球了。
看热闹都好看。
在我和米粒爸为A班“倾倒”时,米粒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们身边,看着我和他爸如痴如醉的表情,他悠悠地问了一句:
妈,为什么他们的球服上有名字?”
“什么名字?”


“球服的背面上,有每个人的名字。”

我定睛一看,还真的有!C、D两班的球服就没有。
于是,我壮胆挪到A班教练的身边上问了下名字的事。
对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A班、B班周末主要打比赛,正式的比赛时衣服就会有名字。“

原来如此!
“浪荡”在D班和C班这么久,米粒从来参加过任何比赛。
而,B班和A班的“真相”就是:他们是为比赛而生的。
后来,进入其中后,我才发现他们踢球也不仅仅只是为了锻炼(这个稍后再细说)
我回来告诉米粒球服上有名字的缘故后,他居然掷地有声地说:

“我想要球服上有名字!我要进B班。”
不清楚,这孩子是纯粹从审美角度觉得衣服上有名字很酷?还是说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内在很鸡娃。
总之,他的这个决定,太主动、太可爱了。

痛下决定后,米粒每次去训练场,都会趴在A班和B班的小球场的门边看一会小儿,馋人家有名字的球服,也觉得踢球是件要用功的事。
这故事一下子就励志了!
由于米粒总在小区花园自己练颠球、自己对着墙来回踢。
训练散场了,也一个人练习。
终于,在6月进行完俱乐部的全员体能测试后的一个周末,我听到了某位教,中气十足的喊话:米粒的家长,过来一下。

奔向教练的这10秒,心情好得不像话,阳光中咋还有股香香的味道?!
等我和米粒爸坚定地表示会服从俱乐部的训练时间后,如愿地,我们带着米粒去校长室定做了一件背面写着他名字的球服。
进B班,去到小球场,米粒将和伙伴们一起“备战”训练。
2个月后,他也将穿着这件新球服,去参加8月的北京百队杯,一场真正的比赛。
米粒终于“上车了”,

妈妈也进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特别热血,特别燃。
然而,更令人兴奋的是,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个小球场,就是潘多拉的魔盒好不啦!
首先,加了课,还没多花钱,只交了衣服的钱。
其次,训练的人数由30人+,直接变成12人。
教练是X俱乐部的退役球员,根据米粒能跑的优势,安排了右边锋的位置,有的放矢进行训练。
(听到这个,米粒爸激动了,告诉我这可是梅西最擅长的位置。)
所以,B班和A班也被称为精英班,这一切,突然让我有种上车了的幸福感,想哭。

比赛前,教练都会做战术指导
最后,因为俱乐部是为x安输送种子球员的,国家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各大牛校也有些深度的合作。
无数传奇的故事,在这里上演,口口相传。
入选国家青少队的这种罕见的“苗子”就不说了。
在这里,米粒爸看到过好几位国家队或者国X队的现役球员,从他身边经过。
也会看到国内某位退役知名球员带着自家孩子,在A班或者B班踢球,球员本人会在场边指导。

但,比起这些我也不太认识的人 ,我更想认识他们!
没穿本俱乐部的教练服、在校长同行下,拿着文件夹过来的那群教练们。
一旦看到他们,家长们都会拉长了脖子行注目礼,传言四起:
别是某牛校来选人了?!
基本上去问教练,他们都会统一口径:不知道。找校长闲聊时,也是答非所问,刚问点关键的,他就已经走远了,真是“老狐狸”~
消息打探不出来,每周末的比赛就很有“嚼头”了。
除了跟各大小俱乐部的切磋赛、各种名企冠名赛外,有时还会和牛小的校队踢友谊赛。
无形中,又多了一个和牛校“互动”的机会。
于是,A班的故事格外多。
有个主力小将,来自中关村一小,成绩也不错,人大附来人看过了,估计八九不离十了。
同样是个小主力先锋,踢到了学校校队的队长,某年百队杯的最佳射手,不说别的,六小强肯定稳了。
.......
米粒爸当年发朋友圈
可以说,只要能踢进A班,只要学校有校队,基本上,孩子妥妥入校队。
假如,这个孩子本身还在海淀,成绩再给力点,去六小强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成绩稍弱一丢丢,球踢得再牛点,搞不好也是八一中学,起码比同成绩段的孩子,有优势多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场面的米粒妈,有些不淡定了,妈呀~这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肾上腺素一直在飙升。
比起C班那个大球场,小球场真的热闹了许多、“丰满”了许多。
身处其中,我以为米粒就会这样一直顺利地进入A班,等待时机,开启另一个开关。
米粒进A班无望,
在B班艰难前行
可是,半年后,米粒却越来越颓了。
米粒身体偏瘦力量不够;技巧也不拔尖,唯一让他出色的是,跑起来的速度非常快。
后来我也才知道,为什么在体能测试后不久他就能进入B班,就是因跑的速度非常靠前,甚至超越了不少A班的孩子,他的右边锋也是因这项优势而定。
但我也看的到,赛场上,他在瞬间跟上球后,很容易丢球或者运球给队友失败。
在每个周末的比赛中,他大多是个替补队员,坐在场边,最多踢小半场。
每周的训练,A班也一定来“虐一虐”B班来,10比3的大比分,时有发生。
教练在场上的苛责声越来越大,家长们在场外的指责声也声声高。
小球场内,仿佛在滚动播放着一种声音:不赢、不进球,你在这里呆着干嘛?!
我每次看着米粒安静地、红着脸坐在场下,说不心疼是假的。
但当时,我想得最多的:还是希望借此来锻炼下米粒的意志力。
足球就是对抗的竞赛,强者胜、受欢迎、被表扬;弱者败、被忽略,被指责。遇强才会更强!
这都是人生的常态,没人能越过。
米粒爸也同意,说希望儿子是个挥着臭汗的真汉子。
于是,我们一直陪着米粒在B班艰难前行。
疫情后,米粒离开B班
换了新的俱乐部,一切归于平静
一场疫情,让孩子整整半年没有踢球。
恢复正常训练后,送米粒去球场时,他问我:
“妈妈,也许我今年还是进不了A班;也许,今年的百队杯,我依然是个替补。
妈妈,我好像没有那么喜欢踢球了。不是太辛苦,而是我觉得有点对不起球服上名字了。
听完这句话,我鼻头一酸,瞬间要飙泪。
我不算个过分鸡娃妈,但我不允许孩子轻易认输。
我问他:那你喜欢踢球吗?
米粒想了下,坚定地说,要!
我脱口而出:那你要不要换个俱乐部?
说完后,居然有种和自己和解的感觉,特别痛快。

从之前俱乐部退队前,最后一场训练时,有个在B班同样替补位置的孩子妈妈 ,跟我说:她也终于可以说放弃了。
天赋一般的孩子,在太强的俱乐部太熬了
大概几个月前,我给米粒在家门口,换了一个快乐为主的足球俱乐部。
除了训练费用多了一倍还多外,没啥毛病
刚进新俱乐部第一周,米粒就被选进了精英班。

虽说是快乐为主,但在北京的诸多比赛中,这家俱乐部也有过不俗的成绩。
更让米粒爸开心的是,这个俱乐部还有个
爸爸足球队。
时间、地点都不用协调,孩子们训练时,爸爸们就可以在旁边踢比赛。
无心插柳,米粒爸几年前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在新的俱乐部,身边的妈妈们,也从来没听过有牛校来挑选的事。
听我说在之前俱乐部的经历,都跟听书一样,听得津津有味,然后去做别的。
尤其跟强队踢了几场友谊赛后,大家通过踢球进去名校,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从“名利场”风暴区出来
有两点至深的感悟
这几年,算下来米粒一共辗转过3家足球俱乐部,有些话,留到最后,还是想说。

1、足球还是“吃”天赋的,但机会也是实打实的。
如果你真发现孩子天赋过人,对这项运动足够热爱,那就不必过分追求“快乐锻炼”,不要在小的机构消磨时间。
强烈建议直接送到“正规军”的足球俱乐部去试一试,们的上升通道比清晰,可以给孩子多开一扇门。
天才少年,基本上很快会从D班到A班,一路欢歌笑语:我来了,我去A班了,我去六小强校队了,甚至会被俱乐部签下来,送进市队。

即使,不走职业路线,专业线也很“香”。
现在很多牛小、初中都有自己的足球校队,米粒前俱乐部的A班中 ,有不少孩子本身就是牛校校队的在成绩之外,当是给孩子再多个“机会”,多条路。
2018年,教育部也正式发文了:全国校园足球夏令营总营各组别最佳阵容,将被认定为国家一级运动员;省级校园足球夏令营各组别最佳阵容,将被认定为国家二级运动员。
足球特长生,通过踢球进名校也不是开玩笑的。

2、如果孩子天赋不太够,在太强的俱乐部跟米粒一样痛苦,那就去“快乐足球“,别较劲。
足球做为对抗运动,有输赢,一点也不“佛”,本身就没有绝对的快乐。对更多孩子而言,上场去真正的比赛、去争抢,带来快感,才是足球的快乐。
总是在场外替补的孩子,自信心非常容易受挫,时至今日,我认为快乐还是简单点,没有必要人为的去制造些挫折,得真正享受足球。
去另一个俱乐部做主力也挺好,未来还长。
回想这一路。
最初,我跟米粒爸是怀揣着多么“单纯”的想法,觉得米粒能开心地锻炼好身体就满足了。
机遇巧合地进入B班后,在超“鸡血”的环境中耳濡目染,逐步就不淡定。
有段时间,我真的有点疯,就像突然抓住了一根向上攀爬的“幸运藤”一样,拼命向上,都不记得为啥要让孩子练球,也看不见孩子因天赋不足时的吃力。
其实自己也挺痛苦的。
这天,终于舍得松手了,才发现还是初心值得歌颂,简单就好。
对米粒而言,足球能让他快乐、幸福,就该感恩了。
为人父母,终将接受孩子是平凡的大多数,但我们绝不接受他们平庸、不努力,已足够!
最后的最后,米粒妈也由衷地希望,每个孩子都能爱上某项运动~把剑桥考级、奥数之外的生活,过得再有趣些!
觉得这篇长文,是你喜欢看的,请点个【在看】,我再继续写!此外,你家娃有啥兴趣班的经历,也可以加我的个人微信mlm735来聊聊。
每年到这个时节就特别尴尬,衣服不够穿、护肤品不合适...各种问题都来了
贴心米粒妈上线~从上到下都给你们安排得明明白白:英国🇬🇧取暖器意大利🇮🇹奢品同厂100%羊绒衫美国🇺🇸奢品同厂同款针织裙LV同厂小黑裤鳄鱼兔毛鞋,还有法国🇫🇷制造玻尿酸精华,这次买一送一
赶紧去看看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