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文:Schnappi

来源:纽约邮报、gothamist、纽约时报
编译:Schnappi、Deng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妻子奇莱恩·麦克雷(Chirlane McCray)正式宣布不参加布鲁克林区长竞选,结束了几个月来的猜测。纽约第一夫人于周四(10月15日)晚在NY1上宣布了她的决定。
8月,第一夫人麦克雷在市长简报会上。
白思豪声誉下滑,麦克雷正式宣布退出布鲁克林区长竞选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麦克雷在周四接受采访时说:“我曾长期认真考虑竞选布鲁克林区长。”
麦克雷表示,她将在白思豪剩余的市长任期到2021年期间帮助纽约人从新冠暴发中恢复过来,“我的首要任务是完成这件事,新冠疫情及民生问题就是我现在所关注的一切。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市民们因为疫情受尽折磨。”
当被问及未来是否会考虑竞选公职时,她说道:“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
麦克雷参观位于布鲁克林的PS 130。
目前一同竞选布鲁克林区长一职的候选人还包括市议员罗伯特·科纳基(Robert Cornegy)和安东尼奥·雷诺索(Antonio Reynoso)以及乔安·西蒙(Joann Simon)。布鲁克林区长的初选将于明年6月举行。
在采访中,麦克雷还被问及,明年年底市政厅任期结束后,她的丈夫是否会再次竞选公职,她表示,这得由白思豪自己来决定下一步要做些什么。
今年,纽约市被反对歧视的抗议活动笼罩、受到新冠病毒的沉重打击、枪击案和凶杀案激增、巨大的财政收入短缺以及学校企业的关闭——让白思豪陷入了困境,所有的这些都在巩固他在选民中的不受欢迎程度。

相关阅读:

长期以来,白思豪一直称麦克雷为自己最亲密的顾问,并将她列为政府的正式领导角色。麦克雷在她丈夫的政府中发挥了极具影响力的作用,但这是一条崎岖的道路。
耗资12.5亿美元的“ThriveNYC”
麦克雷发起的、市政府耗资12.5亿美元的“纽约市繁荣”心理健康项目(NYC Thrive mental health program,简称ThriveNYC),被批评为一个金钱坑,未能帮助那些在街上游荡的最严重的精神病患者。
麦克雷运营的精神健康热线在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接到的电话激增17%,但仍未能实现将人们与服务真正联系起来的年度目标。该项目的自杀预防、咨询和其他服务提供的"支持性连接”数量从2019年起下降了超过1.2万,当时纽约市还没有发生公共卫生危机。
本月初,四名无家可归的男子在唐人街被发现被人殴打致死,另有一人在曼哈顿下城的可怕暴行中受重伤。市议员乔·博雷利(Joe Borelli)说,这种暴行“突出了白思豪政府的两个失败:没有从总体上解决无家可归问题,也没有通过ThriveNYC解决精神疾病问题。
批评人士呼吁对ThriveNYC进行全面改革,因为这个耗资巨大的项目缺乏指标、缺乏透明度,而且无法帮助严重的精神疾病患者。同时,纽约市审计长斯金格(Scott Stringer)也将其列入了今年的年度可疑支出 "观察名单"。
备受争议的“She Built NYC”
麦克雷还负责监督“女性造就纽约”(She Built NYC)项目,该项目旨在用雕像来纪念女性先驱,资金来自纳税人约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00万元)。
“She Built NYC”项目始于去年夏天,当时麦克雷为了平衡纽约名人雕像的男女比例,开始征求公众的意见——1800多条建议源源不断地涌来,其中有320名女性被提名。
尽管圣母弗朗西斯·卡布里尼(Frances Cabrini,19世纪80年代末,她在州北部创建了一所孤儿院,在华盛顿高地创建了一所女子学校,并为有需要的人创建了67个组织)获得了最多的支持,却被麦克雷排除在首批需要修建纪念碑的女性名单之外。
卡布里尼半身像坐落在一个大理石基座上,她和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在一只纸船上航行。三人组代表了移民的希望和面对逆境的勇气。
"作为一名非洲裔美国女性,我没有看到任何人在媒体或流行文化中代表我,尽管女性做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贡献,"她告诉NBC,"竖立女性雕像是纠正这一历史记录的简单方法。"
麦克雷控制的团体拒绝授予这位备受尊敬的天主教姐妹雕像,而选择了更多的有色人种女性,她们包括街头异装癖行动革命者的联合创始人、自称“变装皇后”的LGBTQ活动人士等,且没有一个是在投票中产生的。麦克雷因此遭到了严厉的批评。
"整个过程都是一个骗局,"哈里特·塞尼( Harriet Senie)说,他在权衡民意调查结果的小组中任职,并向麦克雷建议应该尊重群体的意见而不是个人。
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随后出面平息了意大利裔美国天主教徒群体的强烈反对,为卡布里尼设立了一座雕像。哥伦布日当天,州长在曼哈顿下城为新的卡布里尼雕像揭幕。
“‘She Built NYC’活动建立在政府 ‘不符合历史做法’的基础上,石溪大学的艺术史教授米歇尔·博格特(Michele Bogart)说,“一百年后,谁能说我们今天的态度不会受到责备呢?
“Defund the Police” 的幕后推手
麦克雷还与副市长菲尔·汤普森(Phil Thompson)共同领导着市政厅的种族公正与和解委员会(Racial Inclusion and Equity task force)。
今年早些时候,白思豪将纽约警察局的资金转移到青年和社会服务项目上,据称这也是他妻子的“功劳”。
在市政厅的一次简报会上,当问及在有争议的预算问题上突然改变立场是否是因为麦克雷时,白思豪丝毫没有犹豫:"答案是肯定的。"在拒绝活动家及其市议会盟友削减城市警察资金(Defund the Police)的呼吁后,白思豪公开承诺将纽约警察局60亿美元的预算中的部分金额转移到 "青年倡议和社会服务"。
麦克雷表示:"毫无疑问,将更多资金转移到青年和社会服务上是很重要的。"
麦克雷在布鲁克林为乔治·弗洛伊德举行的追悼会上发表讲话。
白思豪经常承认,在重大决策上他会征询麦克雷的意见。在2017年丈夫连任后,麦克雷首次暗示了自己的政治抱负。她告诉《时尚》杂志,“我认为所有女性都应该考虑竞选公职。”
布鲁克林区长候选人安东尼奥·雷诺索议员 "感到震惊",称市长无视数周来针对警察暴力的大规模抗议和组织活动,无视他眼下纽约警察成员骇人听闻的暴力程度,"只有在有利于妻子的政治前途时,才会决定考虑重新分配警察资金"。
这是“白思豪时代”结束的开始
对许多人来说,麦克雷退出竞选的消息就像是纽约白思豪时代结束的开始。
这场大流行损害了市长的政治资本。据几位熟悉谈话内容的人说,市长和麦克雷最近一直在就她的候选人身份给劳工和教会领袖们打电话,但反应并不乐观。
"她的成功前景与市长所做的工作息息相关,"议员雷诺索说,“在某种程度上,这次选举是对市长的一次全民公投。”
最近,新冠大流行削弱了白思豪与布鲁克林传统派犹太社区的联系,这是他最长久、最牢固的联盟之一。白思豪在担任议员时曾代表这个社区。该社区的一些成员批评白思豪和州长科莫挑出他们的社区,关闭学校和企业。

相关阅读:

纽约开学:七问白思豪


“现在市长与保守派犹太教社区的关系处于他担任公职以来的最低点,"纽约市犹太贫困问题城市委员会(Metropolitan Council on Jewish Poverty)的首席执行官格林菲尔德((David G. Greenfield))说,"我不会说这是他的政府的结束,但这是结束的开始。"
今日疫情日报见第3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