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Schnappi

来源:纽约每日新闻
编译:江南

今年的纽约市马拉松比赛今日(10月17日)开跑,照例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参与。与往年不同的是,这一次跑者们将在地球的各个角落跑出自己的路线,成为今年线上比赛的一部分。
熬过这场全球流行病不是一场短跑——没有人比马拉松选手更清楚这一点。一年一度的纽约马拉松和纽约的许多其他活动一样,因为新冠病毒而被取消。
但纽约路跑俱乐部的组织者并没有被拦住脚步,而是想出了一个线上马拉松的主意:跑者可以从任何地方上路,通过GPS跟踪他们的行程,并将他们的成绩上传给马拉松裁判。
因为赛道不是官方的,所以时间也不会是官方的——但对那些疲惫不堪的路跑者来说并非如此,他们为今年的虚拟赛事进行了和往年一样的努力训练。
 “我为什么要跑?因为我每年秋天都会跑。”职业治疗师劳伦·罗伯逊(Lauren Robertson)说,自1993年以来,他几乎每年都会参加纽约市的马拉松比赛。
66岁的罗伯逊通常和她的披萨跑团伙伴们一起跑步,他们曾经一起训练,每周相约吃一次披萨。自3月初以来,疫情导致的封锁使他们无法聚在一起,但他们计划在跑完个人马拉松并在中央公园的终点线相聚后改变这一切。
“我们通常每周在一起跑两次,”家住华盛顿高地的罗伯逊说,她将沿着哈德逊河跑她的线路。“当我们完成马拉松比赛时,我们将第一次面对面见到彼此。我们的配速不尽相同,这意味着我们都会有不同的起跑时间。”
从周六开始,这次线上马拉松的参与者将在11月1日之前跑完他们的马拉松,这是现在被取消的活动的原定日期。
“这种方式让跑步社区中的每个人联接在一起,”纽约路跑者发言人劳拉·保卢斯(Laura Paulus)说,“我们在不同的地点一起跑步。有些人会在罗马跑,有些人会在夏威夷跑。”
前马拉松冠军梅布·凯夫莱齐吉(Meb Keflezighi )将从他位于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家中为慈善事业而跑,与他的好友、前网球职业选手詹姆斯·布雷克( James Blake)分头跑完26.2英里。
现年45岁的凯夫莱齐吉是唯一一位赢得纽约马拉松、波士顿马拉松和奥运奖牌的跑者,他说他会想念围观人群,但不会想念城市里的坡地。
“纽约有非常棒的围观人群,”凯夫莱齐吉说。“这是很让人来电的。在这一点上,今年这次将很不一样。没有围观人群在那里观看比赛、来支持你。现在我只是为了健康和精神力量而跑。在流行病和社会纷争的情况下,有时你需要一种压力缓解剂。”
2017年11月5日,在纽约举行的纽约马拉松比赛中,美国选手凯夫莱齐吉接近终点线。
而罗伯逊则另有自己的动力。4月,她被冠状病毒袭击,尽管身体状况很好,但疾病还是给她带来了伤害。
“我平躺了三个星期,”罗伯逊说。“我的新冠并发症不是呼吸系统的,而是心脏方面的。我现在的健康状况完全正常,没有任何永久性的心脏损伤。但这让我最大程度地意识到了这种疾病的严重性。我原本是非常健康的,却也曾被它打倒了。”
今日疫情日报见第3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