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需转载请在公众号《纽约时间》(ID:NYandBeyond)后台留言获得许可,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作者署名,违者必究。

我们不站队任何政党,
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我们只在乎事实。
Facts Matter.

编辑:江南

文:纽约华人资讯网主笔 詹涓
周三,《纽约邮报》刊发了一篇报道,再次暗示拜登父子与乌克兰能源公司有不当关系。由于证据链并不充分,一些媒体开始追踪这条新闻中涉及的人士和具体邮件内容。目前来看,事件存在大量疑点。

《纽约邮报》说了什么?
先整理一下《纽约邮报》说的这个故事。

2019年4月,一个人将三台MacBook Pro丢给特拉华州的一家电脑维修店,声称它们被水泡了,需要数据恢复服务。维修店的老板“无法确定客户是亨特·拜登”,但笔记本电脑上有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已故长子博·拜登的基金会贴纸。
数据是恢复了,但不知为何店家无法联系到客户。修理店随后显然检查了这些数据,发现笔记本电脑上有许多电子邮件,其中包括许多有关亨特·拜登与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的交易,此外还有亨特·拜登的私密视频。
2019年12月,特拉华州联邦调查局(FBI)查抄了其中一台笔记本电脑和硬盘。维修店老板又复制了一份硬盘,交给川普的盟友鲁迪·朱利安尼。朱利安尼通过川普前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与《纽约邮报》分享了这些数据。《纽约邮报》于10月14日发表了这篇报道,并提供了两封邮件的图片,邮件称亨特·拜登安排他供职的一家乌克兰能源公司的一名高管与时任副总统的父亲会面。
在文章发表后,拜登的竞选团队在周三下午对《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表示,他们翻查拜登的日程表后可以确认,没有安排这样的会议。
拜登2015年时的外交政策顾问迈克尔·卡彭特(MichaelCarpenter)说:“副总统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所有会议,我都全程参与。副总统从未见过这个家伙。事实上,在《纽约邮报》报道之前,我从未听说过此人。”
当被要求核实这封邮件是否属实时,亨特·拜登的律师乔治·梅西雷斯(GeorgeMesires)告诉《华盛顿邮报》:“我们不知道邮件的来源,当然也不能相信鲁迪·朱利安尼向《纽约邮报》提供的任何信息,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所谓的会面从未发生过。”
这个故事有很多问题,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在于引爆的时间点和笔记本电脑移动的轨迹——对于严肃媒体来说,这是一个足够让人警惕的信号。
于是,周三下午,包括《每日野兽》(The Daily Beast)记者在内的一群记者采访了电脑维修店的店主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John Paul Mac Isaac)。
疑点1:店主说法前后不一
约翰·保罗·麦克·艾萨克住在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周三他接受了多家媒体近一小时的采访(采访录音可点击此处:https://soundcloud.com/rptrbnd/mac-shop-10-14-cm)。
麦克·艾萨克说,由于身体原因(他是法定盲人),他并不能看清是谁丢下了笔记本电脑,但他相信这是亨特·拜登的,因为笔记本上有一张与博·拜登基金会有关的贴纸。奇怪的是,尽管店主说他无法看清来者,但在于2019年4月12日开列的收据上,列明了亨特·拜登的名字、电话与邮件地址。
他说,亨特·拜登实际上留下了三台需要修理的笔记本电脑,他把需要修这么多硬件归结为拜登的儿子“有钱”。据信是亨特·拜登的人丢下了电脑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在记者问他是否曾尝试电话联系亨特·拜登时,他回答说:“无可奉告。”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对于电脑是如何交给执法部门一事,麦克·艾萨克始终没有给出一致的说法。他也不能确切指出笔记本电脑到达他的电脑修理店和从那里消失的时间。
他时而说,他在查看了笔记本电脑中的文件后主动联系了执法部门,时而又说,实际上是联邦调查局主动联系了他。有一会儿,麦克·艾萨克声称他给FBI的某个人发了关于那台笔记本电脑的电子邮件。又有一会儿,他声称巴尔的摩办公室的一名特工在他向FBI报告了该设备的存在后联系了他。
在FBI据信于2019年12月查抄了其中一台电脑后,他说,不久之后,他们给自己打电话,要求他从技术上协助他们查看受损硬盘上的文件。
麦克·艾萨克自己也承认,鉴于FBI有自己的技术人员,这个请求让他觉得有点奇怪。
麦克·艾萨克表示,他对个人安全感到恐慌,出于自保,在向FBI提交电脑之前,他复制了硬盘,理由是他相信塞思·里奇(Seth Rich)的论点——这个阴谋论认为,一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工作人员并不是像警方声称的那样是在一场抢劫案中意外被谋杀的,而是被克林顿的盟友所杀害,因为他泄露了委员会的电子邮件。
“他们可能知道我有复本,因为我一直明确表示不想被谋杀,”他说,“所以我要复制。”
麦克·艾萨克拒绝回答有关他是否在笔记本电脑被送走之前或在邮报发表该文之前,是否与鲁迪·朱利安尼有过联系的具体问题。当被问及他与朱利安尼的关系时,他回答说:“当你感到害怕而又不知道自己身处的水深时,你就会想找个救生员。”
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接着说:“啊,该死。”
记者们问:这么说来,鲁迪是你的救生员?
“无可奉告,”他回答。
麦克·艾萨克自始至终都显得很紧张。他好几次说,他担心自己和他所爱的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他还表示,弹劾川普总统是一个“骗局”。社交媒体上的帖子显示,麦克·艾萨克是川普的狂热支持者,并在2016年大选中投了他的票。
疑点2:这件事不符合维修店的正常操作
电脑维修专家表示,这个故事没有太大意义,首先,维修店老板居然不知道到底是谁寄存了电脑维修,这让人难以置信。
“事件链中存在很多漏洞,从维修店的角度来看,这些漏洞是不合理的,”维修协会的执行董事盖伊-戈登-拜恩(Gay Gordon-Byrn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科技媒体Vice。“在现实世界中,电脑维修店一定需要知道客户的名字,要不然怎么收钱呢?设备不会像一个弃婴一样在晚上被丢在修道院的台阶上。”
第二,如果客户丢下电脑就跑,而且再也不回来,电脑维修业正常的操作也不是翻查硬盘当中的数据。
“从道德和实际操作来讲,你不应该碰这些数据,”DIY电子维修公司iFixit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凯尔·维恩斯(Kyle Wiens)说。“清空笔记本,卖掉它,继续你的生活。对于无主设备来说,店主基本上都是做的。”
第三,从收费来说,费用也相当不合理。根据《纽约邮报》登出的收据,这家店收了三台水损笔记本,总共只收了85美元费用。而通常修复Macbook、数据恢复的价格可以参见下图。

维恩斯说,通常情况下,对于水损维修来说,没有理由对硬盘进行彻底的搜索。鉴于这次维修只花了85美元,维恩斯怀疑维修人员需要做的就是打开笔记本电脑,把它擦干,检查它是否被腐蚀,然后再把它组装起来。维修人员可能需要启动笔记本电脑,并快速访问硬盘驱动器,只是为了确保设备再次工作,但翻阅客户的电子邮件和图片,远远超出了必要的范围。
疑点3:这件事也不符合亨特·拜登的行事逻辑
亨特·拜登2018年已经搬去了洛杉矶定居,是什么又促使他在2019年4月,将三台电脑送到了特拉华州一个似乎随机找到的电脑店维修呢?
把一台带有自己吸食可卡因视频的笔记本电脑交给维修店来维修,把一个没有加密、上面有机密数据的设备交给第三方,这似乎不是一个正常思维的人能做得出来的事情,更不用说是身后有诸多后勤保障人员的副总统之子了。即使真的送修,认为亨特或他的助理或其他任何人不会回来拿起笔记本电脑或支付服务费用的想法也是有点荒唐的。
笔记本电脑本身没有加密的,这也很荒谬。从笔记本电脑的序列号来看,这是一台2017年的MacBookPro,可能运行的是Mojave。运行Lion或更高版本的Mac电脑都可以轻松启用内置加密功能。对于任何人来说,提供一台文件没有密码或保护的笔记本电脑进行维修是不寻常的,更不用说像亨特·拜登这样的人了——多年来,人们一直在努力寻找与他在乌克兰工作有关的马脚。
疑点4:外接硬盘日期
现在关于此事件,《纽约邮报》报道中有几个关键时间点:2019年4月12日,据说是亨特·拜登的人送修了三台水泡电脑。
12月,FBI获取了当中一台电脑和硬盘,FBI还提供了下列收据,列明了查抄的笔记本电脑和外接硬盘的序列号。

根据西部数据的网站称,这个硬盘的3年保修期将于2022年4月18日到期。也就是说,它是在2019年4月18日生产的。这晚于传说中亨特·拜登送修电脑的时间。所以可以肯定,这个硬盘不属于亨特。
那么硬盘属于谁,会不会是店家买来用于恢复水损电脑内存数据的呢?
多名技术专家解释说,外接硬盘的明确目的就是为了拷贝数据,它不能恢复损坏的固态存储,比如水损MacBook中的硬盘。所以只剩下一个可能:送修电脑可以启动,内部硬盘可以使用,而修理店在拿到电脑几周后,花80刀买了2TB的Mac版MyPassport,只是为了复制原电脑上的数据。而数据一旦复制到外接硬盘,就很容易被更改/伪造。
疑点5:邮件内容
修理店在2019年4月收到电脑,花了比所收到的维修费还高的费用买了个外接硬盘帮客户备份后,根据元数据显示,在约6个月后,2019年9月28日和10月10日,有人访问了Mail程序,并从旧电子邮件中生成了PDF文件。这就是《纽约邮报》新闻中使用的其中一封邮件。
元数据显示,邮件PDF文件是在2019年9月28日和10月10日生成的。
而另一封邮件,《纽约邮报》则以图像文件,而不是PDF文件形式显示,缺乏标题信息和元数据,这使得人们更加难以分析和验证文件。对于这封邮件中描述的会面,拜登竞选团队已经否认。至于为什么在复制了邮件整整一年后才踢爆,目前朱利安尼并未予以回应。
邮报提供的仅有的两封电子邮件,发信人同人不同名。图片来自纽约邮报,红色文字和标注系后期添加,以方便比对。
在《纽约邮报》提供的两封电子邮件,发信人是同一个人,但名字拼写不同。一个名为Vadim,一个是Vadym。这是一个相当常见的俄国男性名,前者是俄罗斯的拼法,后者是乌克兰的拼法。在这封不小心把自己名字写错成“Vadim”的邮件里,发信人还拼错了自己公司,也就是Burisma的名称,但到了最后又改成以“Vadym”落款。
而在“乌克兰人”Vadym发的邮件中,同样存在着乌克兰语和俄语混用的问题。可以看到,“邮件自iPhone发送”这个iPhone自动生成的签名档使用的是俄语“отправленос”,而不是乌克兰语“Відправлено з”。
邮报提供的其中一封图片格式电子邮件。图片来自纽约邮报,红色文字和标注系后期添加,以方便阅读。
再看邮件字体。与右上角的“VP”图标相比,左边的文字部分清晰度极高。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经过进一步检查,确实如此。经过放大,文件中的文字依然清晰,然而“VP”图标却变得非常像素化(见下图)。
这是电子邮件改动的标志。Gmail的图标没有理由和同一文档的文字分辨率不同,除非图标或文字是经过了PS修改编辑的。
更有趣的是,仔细看“VP”图标,你还会发现它的右侧是平的,周围有一团非常浅的灰色,与文档的背景不匹配。灰色的背景与圆圈突然变平的地方完全一致。这证明有人用编辑工具把这个低像素的图标剪了出来,然后粘贴到高像素的新文档上。
可以用自己的邮件客户端做下试验,在Gmail和Outlook客户端里,图标都是完美的圆圈,没有不同的背景,并且图像的分辨率与文本的分辨率完全匹配。
俄罗斯干预?
亨特·拜登的海外商业交易,包括他与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的关系,一直是去年共和党人强烈关注的话题。参议院共和党人从去年到今年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反复调查,于今年9月23日发布了一份87页的报告,总结称没有证据表明前副总统拜登在儿子的商业交易上有不当行为,调查人员采访的所有10名证人均作证说,拜登和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因为他的儿子而改变过美国的政策,调查就此告结。
即使是在《纽约邮报》周三发表的系列文章里,还有一篇报道引用了一份亨特撰写的备忘录,当中显示,亨特告诉他的商业伙伴,“[乔·拜登]会说什么,做什么,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亨特还表示,他的乌克兰生意伙伴“需要明确知道,我们不会也不能直接干预国内政策制定者”——换句话说,他不会也没法利用他对爸爸的影响力。
《纽约邮报》的报道也忽略了一些关键细节,包括朱利安尼承认与克里姆林宫盟友安德里·德尔卡奇(AndriyDerkach)有密切合作。德尔卡奇因散布虚假信息以影响2020年大选而受到美国财政部的制裁。报告中没有提到,这家受到质疑的天然气公司最近受到了俄罗斯政府支持的黑客团队的攻击,该黑客团队曾在2016年攻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它没有提到情报机构最近评估认为,俄罗斯仍在试图影响美国总统选举,使川普从中受益。
《纽约时报》在今年1月报道称,Burisma公司遭到了一个俄罗斯黑客团队的攻击,这个团队恰恰正是是2016年攻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两个黑客组织之一。上个月,美国情报分析人士联系了几位了解Burisma黑客事件的人士,以获取更多信息,因为他们发现有传言称,被盗的Burisma电子邮件将以“10月惊奇”的形式泄露出去。
熟悉事件的人士对《纽约时报》,他们的主要担忧是Burisma的材料将与伪造的材料掺杂在一起泄露,以试图伤害拜登的候选人形象,在选前制造混乱——俄罗斯黑客在2017年法国大选前曾经玩过这一招,将真实的电子邮件与伪造的电子邮件搅和在一起放出去。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安嫩贝格学院驻校安全专家马克·安宾德(Marc Ambinder)指出,这一连串事件具有俄罗斯提供虚假信息行动的所有特征。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网络和虚假信息专家托马斯·里德(ThomasRid)也在推特上发布了详细的分析,并敦促人们负责任地对待这个故事。“这个故事非常可疑,尤其是在政治活动的背景下看待。它有创意,匿名,产生似是而非的可信度。这正是伪造行家会做的那一套虚假信息。”


往期:
今日疫情日报见第4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