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文:Schnappi


来源:纽约时报、1010WINS
编译:Schnappi、Deng

导读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周四(10月15日)表示,他已经“习惯了来自奥尔巴尼(Albany)的威胁”。一天前,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威胁称,如果地方政府未能在“红色区域”强制关闭和保持社会距离,他将停止向这些地方政府提供资金,也不会向那些热点地区拒绝关闭的学校提供资金。长和市长同为民主党人,多年来却一直不和,他们不愿密切合作已成为纽约疫情期间的一个重要问题。
白思豪和科莫在3月份的新闻发布会上 。
白思豪回应科莫威胁:
我已经习惯了
科莫周三表示,包括纽约市在内的一些地区的官员将收到来自州的通知,警告他们必须执行公共卫生规则,否则将面临资金削减,州长办公室也会给红区的学校写信,告诉它们如果继续开放,将不会得到资助。
在周四的例行记者会上,当市长被问及这一威胁时,白思豪说,他正在“努力阻止”布鲁克林和皇后区集群地区造成的“第二波全面暴发”。市长说:
“我已经习惯了华盛顿和奥尔巴尼的威胁。我已经听过很多了。当我听到这些话时,我能够理解。”
“在这方面,我们有工作要做。我们的任务是保护纽约人。这就是我每天关注的事情。我的工作是阻止第二波疫情,不是关注威胁。这是各级政府应该一起讨论的问题,而不是玩文字游戏。”
白思豪说,纽约市在未来两年将面临90亿美元的赤字,“最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就是夺走一个正在遭受如此之多苦难的地方的资源。所以最后,我认为立法机构会同意,重点应该是解决问题,阻止第二波疫情,帮助这个城市复苏。”
在白思豪的情况通报几分钟后,科莫与记者举行了电话会议,进一步阐述了他对地方政府缺乏执法的批评。
纽约州长说:“我想跟当地政府说清楚,并不是因为他们在过去几周没有执行规定,有些地方已经数月没有执行规定了。这对一些社区来说是一个冲击。我觉得这是无法解释的。
但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白思豪赞扬了成千上万的城市工作人员在新冠高危社区所做的努力,他说,“在地方层面上,很多人正在进行着非凡的努力。谢天谢地,你确实看到了趋向平和的疫情现状,那是因为我们的确做了很多艰苦的工作。
市长说,自9月30日以来,这些集群已经进行了超过1.7万次检测,其中有32个新的检测点,18个在红色区域,由于在一些地区的全面限制即将进入第二周,纽约市在新冠集群的测试结果出现了“停滞”。他强调,基层在外联、执法和检测方面的努力“正在产生影响”。
在执法方面,这位市长表示,周三在这些红色区域进行了1700次检查,发出了25张传票;过去两周,警方共进行了逾1.8万次检查,发放了288张传票,其中包括11张罚金总计超1.5万美元的传票。
新措施下的“双城记”:
线的一边在营业,另一边关闭

在皇后区的一家小型购物中心雷戈中心(Rego Center),在疫情早期很常见的手写标语再次开始出现:“我们关门了!”
位于皇后区雷戈中心的一家关闭的商店,它位于一个“红色”区域。
但在不远处的皇后区中心(Queens Center),购物者提着沉重的购物袋,在这座四层的购物中心里忙碌地穿梭。用餐者在一楼的Shake Shack里就餐。
讽刺的是,这两个购物商城是地图上一条线的两侧。
周四,在皇后区埃尔姆赫斯特(Elmhurst)的皇后区购物中心。
在短短几天时间里,纽约市的命运发生了惊人的逆转。10月的第一天,餐馆刚刚重新开放了室内餐厅,地铁客流量达到了自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水平,市长白思豪也为面授公立学校开放而欢呼。
但现在,纽约市进入了一个不稳定的阶段,城市和州的领导人试图在大流行期间为这座城市做一些新奇的规划:允许一些社区重新开业,同时命令另一些社区关闭企业和学校。
公共卫生专家说,没有其他州尝试过如此精细的方法来应对不断上升的病例:将城市社区、邮政编码、某些情况下甚至街道都包括在内,用三种颜色区分并实施不同的限制。地图把街道和城市街区一分为二,让很多市民感到了困惑和分裂。
市长发言人比尔·尼德哈特(Bill Neidhardt)显然也被弄糊涂了,他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青蛙克米特(Kermit)徒劳地试图破解地图的视频。
三色地图还在城市街区和公园的中间设置了边界。一些规则类似于过去的限制,另一些则是全新的。餐馆和其他企业都在考虑他们是应该继续营业还是关门;家长们对孩子的学校也有同样的疑问。
纽约城市大学约翰·杰伊学院的经济学副教授梅森在推特上写道:“我住在橙色区边缘,当地的学校简直不知道明天是开门还是关门。”
在皇后区的森林小丘(Forest Hills),该地区的病例一直在上升,家长们抗议一所公立学校即将关闭,而在附近的科罗娜(Corona),学生们亲自去学校上课,每天早上安静地以六英尺的间隔排队。
“我希望我在一个街区之外,”60岁的乔治·拉基茨斯(George Rakitzis)说,他坐在银匙餐厅(Silver Spoon)的一个隔间里,这家餐厅位于皇后区中心和雷戈中心之间。
他已经为室内用餐做好了准备——召回更多的员工、在桌子之间设立好了塑料屏障,但却被迫停止了室内用餐,因为他的餐厅处于一个麻烦地带。
他指着自己打印出来的州交通限制指南地图,上面显示他的餐厅的位置是“橙色”边缘的一个点,“橙色”是第二危险区域。
纽约市目前正处于悬崖边上,两种未来在不同的街区预演。如果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病例涨势能够得到控制,市场信心可能会恢复,重新开业也会继续。如果不能,关闭的范围可能会更广泛。
科莫白思豪不和,
导致纽约再次陷入一场混乱
本月早些时候,市长出人意料地宣布,他打算关闭布鲁克林和皇后区部分地区的学校和非必要企业。在这些拥有大量保守派犹太教徒的社,新冠病例在激增。白思豪称,他需要得到州政府的批准。
不到24小时,科莫就进行了反击。
他叫停了市长关闭非必要企业的计划,称其不精确和不完整,并加快了学校的关闭。第二天,州长公布了自己的计划:再次分阶段实施封锁,配有彩色编码的地图,并向白思豪喊话:
如果你太无能或政治上太害怕而不敢执行,那么法律就不会起作用。
州长和市长都是民主党人,多年来一直不和,他们不愿密切合作已成为疫情期间的一个重要问题。
对于纽约的政治观察家来说,州长的行为并不令人意外。在过去的七年里,科莫一次又一次地推翻了白思豪的主张,他认为自己更有能力,而且在宪法上是正确的:城市毕竟是州的产物,而且,正如科莫经常提醒人们的那样,州长的地位高于市长。
但这种对控制城市事务的偏好带来了一系列新的问题:科莫的新限制引发了愤怒的抗议和联邦诉讼。抗议者在布鲁克林波洛公园附近的街道上示威了两个晚上,点火、烧口罩,并袭击了一名当地记者。

相关阅读:

著名的保守派犹太教团体美国阿古达斯以色列协会(Agudath Israel of America)和罗马天主教布鲁克林教区分别向布鲁克林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声称他们的第一修正案权利受到了侵犯。两名法官后来分别维持了科莫的新限制。
白思豪承认,他在没有事先通知科莫的情况下宣布新的计划,是为了向州长公开施压,要求其迅速采取行动。
“我们希望政府以非常公开的方式知道,我们相信什么能让我们控制局面,”这位市长上周说。“在过去的7个多月里,我学到的是,一旦我们得出需要什么的结论,就应该公开,这是非常重要的。”
白思豪的初步计划要求关闭9个按邮政编码界定地区的学校和非必要企业。一名熟悉该市规划过程的城市官员表示,市长没有使用更具体的边界,部分原因是担心这会给保守派犹太社区带来污名。此外,邮政编码通常也被认为更容易让人们理解,涵盖范围也更广。市长还援引一项法院命令,避免对犹太教堂的出席人数进行限制
这一疏忽——以及白思豪单方面决定宣布计划——令科莫的团队感到震惊和困惑。州长的预算主管、冠状病毒工作小组成员罗伯特·穆希卡(Robert Mujica)说,不限制大规模集会,公然违背了“世界各地”公共卫生官员的建议。
穆希卡说,州政府官员在看到集群发展的同时,也在制定一项计划,他们借鉴了英国、法国和日本以及加州等州的例子,加州在县级层面对重新开业进行监管。“你知道这是社交聚会,是大型活动,”穆希卡说。“你得马上停止。
穆希卡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州政府官员对邮政编码的使用表示质疑,因为技术可以确定每一个新感染的位置。“我们可以做得更精确,所以让我们来做吧,”他说。
市政府官员则担心,州长的行动是否会疏远和阻止这些社区的合作。
病毒热点地区学校的关闭激怒了许多家长,尤其是那些没有再次暴发病毒的学校。
公共卫生专家发出警告:

把一个社区隔离起来是不可能的
公共卫生专家对数据驱动的“热点”领域得到关注感到鼓舞,但也警告说,整个纽约市仍然很容易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流行病资源和应对行动主任欧文·雷德勒(Irwin Redlener)博士表示:
“它们仍然是拥挤的大都市的一部分。要把一个社区隔离起来是不可能的。”
市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文(Mark Levine),也已经开始敦促停止甚至取消全市重新开放:我不记得政府官员上次是什么时候让人们尽可能在家工作的。但这应该是我们目前要传达的信息。

延伸阅读:
今日疫情日报见第4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