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文共 2131 字,阅读时长约 6 分钟
· 本文来源:财经外研社(ID: Fintel)

【亚当斯密经济学推荐:斯蒂格利茨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26 岁被耶鲁大学聘为经济学教授,37 岁获得了美国经济学会两年一度的克拉克奖,59 岁获得 2001 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1995 年成为克林顿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1997 年出任世界银行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他和诺奖得主克鲁格曼都是特朗普政策的尖锐批评者】
正如暴君尼禄在罗马城快要被大火焚毁时不忘弹琴那样,在加州山火肆虐导致民众流离失所、超过 20 万美国人被新冠病毒夺去生命时,特朗普仍然好整以暇地在自家的高尔夫球场上挥杆,如今,他自己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同尼禄一样,特朗普注定会因为他的冷血、无情、甚至疯狂的政治人格留在世人的记忆中
不久之前,全球大多数人还只是通过特朗普在晚间新闻的连篇谎话以及社交媒体上的只言片语,从侧面体会一下美国民众的煎熬。但 9 月底一场 90 分钟的活动却让全球数千万人直接领教了美国政坛的奇葩。在这场被冠以“总统辩论”的活动中,特朗普对于自己毫无总统风度的言谈举止丝毫不加掩饰。过去四年中,整个世界都目睹他把谎话说到极致。据《华盛顿邮报》统计,截至今年 7 月中,特朗普说过的假话和谎话多达 2 万多条。如果辩论的一方毫无信誉可言,甚至不把辩论放在心上,这场辩论还有什么意义?
被问到《纽约时报》近期有关他在 2016 年和 2017 年仅纳税 750 美元、之前多年未缴纳一分税款的报道时,特朗普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便信口开河地宣称自己缴纳的税款高达“数百万”。他这么做显然是想快点转移话题,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这番话。
更让人不安的是,他拒绝声讨白人至上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团体,对于这些团体,他的建议是“稍安勿躁”。加上他拒绝承诺大选后权力的和平移交、处心积虑地干扰选举的合法程序,特朗普在选前的所作所为已越来越直接威胁到美国的民主。
早在孩童时期,我就学习过美国宪政制度的优越:无论是司法独立,还是三权分立的权力制衡体系。虽然在宣称“人人生而平等”(除了妇女和有色人种)时显得虚伪,美国的国父们还是开创了一套伟大的政治制度。上世纪 90 年代在我担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期间,我们曾在世界各国宣讲良好的治理和良好的制度带来的种种益处,每到这个时候,美国通常都会被作为典范提及。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去。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同僚的所作所为给美国的未来蒙上了阴影。这一切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美国的民主体制和宪政秩序是多么脆弱。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但只有遵循良好的政治传统,才能确保优良的体制发挥应有的作用。如果传统可以通融,传统将会变得脆弱。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决定自己的任期不超过两届,这个传统被一直延续,只在富兰克林·罗斯福任上被打破了一次。在那之后,宪法修正案就将这一传统作为法律永久固定下来。
过去四年中,特朗普及其共和党同僚对传统的破坏达到了新的高度。除了让自己名誉扫地,他们的所作所为也践踏了他们本应捍卫的制度和规则。2016 年作为总统候选人期间,特朗普就拒绝公开自己的报税记录。甫一上任,他便解除了多位监察长的工作;将利益冲突的原则抛在脑后,利用手中的权力中饱私囊;干涉独立科学家和重要机构的工作;压制选民;为诋毁政治对手而不惜抹黑外国政府
美国人有太多理由怀疑美国的民主能否长久。最令国父们担心的,莫过于蛊惑人心之徒从内部瓦解美国的民主制度。这也是国父们为何要建立起“选举团”这样的间接民主代表基础和“三权分立”这样的强大权力制衡体系。但距离建国已经过去了 233 年,民主政治基础不再坚不可摧,共和党人、尤其是他们在参议院的代表,已经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阻止一个反复无常的危险人物向美国宪政和竞选程序公开发起挑战。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除了要遏制已经失控的新冠疫情、解决日益加剧的贫富差距和气候变化危机,我们还面临拯救美国民主的紧迫任务。既然共和党人已经将就职时的誓言抛在了脑后,就该以法律来取代规则和传统。以法律取代并不容易,因为当规则得到遵守时,它们往往比法律更可取,更容易适应未来的情况。在美国这样一个动辄诉诸法律的社会,总有一些人愿意违背法律的精神,打着恪守法律的旗号去规避法律。
当一方不再按规则行事时,就需要引入强有力的防范机制。在这方面,2019 年的《为了人民》法案已经给我们指明了方向,该法案已在去年年初被众议院采纳,为扩大选举权、限制以党派划分选区、加强道德治理、限制政治捐款作用制定了日程。与此同时,共和党人也知道了自己在重大政治议题上越来越不得民心,无论是加强枪支管制、提高最低工资、加强对环境和金融体系的监管、还是扩大医疗保险和提高学前教育资金、减低大学入学门槛,以及加强对政治捐款用途的限制,等等。
民意已决,这将共和党置于尴尬境地:他们做不到一面去追求自己不得人心的政纲,一面去支持坦诚、透明和民主的国家治理。这也是他们为何会公开挑战美国的民主、剥夺选民的权力、将司法和行政体系政治化,并试图通过按党派划分选区这样的伎俩将其统治永久固定下去。
既然已经知道共和党决意与魔鬼为伍,我们就没理由指望共和党人会支持对民主的保护以及民主的复兴。留给美国人的唯一选择,就是在下个月的总统和国会选举中支持民主党取得全胜。美国的民主命系一线,如果民主不能成功,成功的就将是美国的敌人。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