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新约客

来源:WABC;Twitter

编译:新约客

纽约当地电视台WABC的亚裔美国人记者金车凡(CeFaan Kim)在布鲁克林新冠疫情高发区采访时,一名不戴口罩的极端保守派犹太男子上前对他进行了种族污辱,说:“过来,Chinky(中国佬),让我给你一点新冠病毒”。
事发当时,金车凡正在进行新闻录制,讲述布鲁克林已被划定为“红色”区域内的一所犹太学校,违反纽约州新冠限制命令继续开放。
金站在位于51街的Bais Yaakov D'Chassidei Gur犹太学校门口,说看到一些登上校车的孩子没有戴口罩,这所学校违反了州市的相关限制规定。在镜头外,金说:“你可以看到社区成员的行为充满敌意。有一个没有戴口罩的人威胁我们,然后对我发出种族主义的污言秽语。”
 这名男子对着金说:“你知道,我刚刚得了新冠病毒。过来,Chinky,过来,让我给你一点新冠病毒。
金在推特上记录了这次不愉快的经历。他写道:“那个叫了我七次‘chinky’的人自称是哈西德(Hasidic Judaism,犹太教正统派的一支,是组成现代犹太教极端正统派的一部分,以其宗教和社会保守主义以及社会隔离而闻名。译者注)犹太人。他唠唠叨叨地说着他对中国人的感受。”
什么是Chinky
这是对华裔或亚裔的一种侮辱性称呼,它由chink衍生而来,还有Chinkie,Chinki等。
Chink在英语中的原义是“狭小的缝隙”,因此,对它最直接的解释是:讽刺亚裔眼睛小。
此外对亚裔歧视的说法还有:“Jap”(Japanese缩写,在二战时期成为侮辱性质的词,用以歧视日本人。)、“Gook”(歧视韩国人时用语。)、“ChingChong”(最早使用这个词的人认为这是亚裔都会说的唯一的词。)
使用这些称呼的人并不会对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进行区分,他们用这些词汇无差别歧视亚洲人。
更可悲的是在场的第二位居民在金问他是否容忍这种言论时,他的回答是,“这是个自由的国家,我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金在推特中“郑重声明”:“我是一名在美国出生长大、为美国效力的美国人。”金说,他是“韩裔”。
根据WABC的简历,金在费城出生长大,毕业于纽约大学,曾是美国陆军预备役中士。
社交媒体用户纷纷表示对他的支持。旧金山ABC电视台的记者同行克里斯滕·施(Kristen Sze)留言道:“我很遗憾在你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当那些饱尝偏见和仇恨之苦的人转过来又把它们用来反对别人时,真是太悲哀了。”她在留言后面加上了#停止仇恨(#StopTheHate)的话题标签。
另一位推特用户辛迪·达里森(Cindy Darrison)表示,她也是布鲁克林正统派犹太人社区的一员。她写道:“我有一个领养的华人女儿,她也在Bais Yaakov上学。我很抱歉你经历了这些,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今年我们经历了反华人和反犹太人的偏见,这很丑陋。那个人100%错了,他不代表我们。”
@MargieYoz称这个事件 “可耻”。“我是犹太人,这样的行为对犹太教的教导来说是一种尴尬。”

延伸阅读:
在新冠疫情下的美国
我们遭遇的攻击


一个中学生匿名说,有人针对他和他的朋友们,叫“中国病毒”,靠近他们时还捂着嘴假装咳嗽。

在回家路上,达拉斯一名14岁的学生被一群高中男生尾随,他们冲着他假装咳嗽,大喊:“Ching chong(对华人的辱称,相当于骂黑人‘黑鬼’,译者注)! 你有中国病毒!”
在社交媒体上,一名17岁的少年被人说他们 “体内塞满了‘他妈的蝙蝠’,他们应该自杀,因为他们是‘肮脏的他妈的吃狗肉的人’”
在买菜时,一名18岁的年轻人被称为“Chink(对华裔的贬称)”,要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
今日疫情日报见第6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