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在知乎看到关于婚姻生活的回答,我总会格外留意答主的婚龄。
能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写上几千字经验,炫耀自己的婚姻如何甜蜜恩爱的,一般婚龄都不超过3年。
像我们这些婚姻里的老油条们,慈祥豁达地一笑,都是千年的狐狸,跟咱玩什么聊斋啊!
树木希林活着的时候给年轻人留下了一句箴言:
趁着年轻一定要赶紧结婚!否则等你分得清事物好坏的时候,就不会再想结婚了!
对,老人家说得太对了。
我和我先生,18岁相知,24、5岁脑子一热就结婚了,一年后又有了孩子,典型的无知者无畏。
换做30岁雍容睿智看透红尘的我,还真没有这股愣逼的勇气。
“情感的好处,就是让我们误入歧途”,这是王尔德后来才告诉我的。
婚姻的贼船易上难下,渡过了3年高危,熬过了7年之痒,又走过了第一个10年,婚姻越来越稳定,也越来越无聊了。
无聊到什么程度?
就像一个十年如一日记录观察动物的饲养员,对方的屁股微微抬起2度,你就知道它要放屁了。
舒坦的日子过久了,就得制造点困难来共同面对一下。
有人选择了二胎,我们选择了自找苦吃。
家里的两米大床睡腻了,时不时跑去荒郊野外睡一睡,倒也蛮有意思的。
别瞎想,老夫老妻不搞黄色,我们就是单纯的换个地方睡觉。
之前的旅行里,我们睡过房车、帆船、树屋、森林木屋,但随着阈值的提高,这些能有水有电的空间已经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了。
从去年开始,我们经常去露营。
第一次露营,老公就设置了一个地狱难度。
车开到美加边境,换上私人的汽艇,汽艇也走不通的地方,再自己扛着独木舟徒步+划船,折腾了整整一天,来到一个孤岛上。
四面环水,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没有厕所,没法洗澡,连饮用水都得叼着生存吸管趴湖里喝。
一家三口挤在一个4平米不到的帐篷里,每天不到晚上8点,就已经鼾声四起。
老公多年的睡眠焦虑也不见了踪影,再睁眼,是被一群野鹌鹑在帐篷上蹦醒的。
尽管有时候会担心帐篷漏雨,也会担心有狼出没,但这些杂念只会在午夜梦回时一闪而过,天要下雨,狼要吃人,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随遇而安吧。
尽管第一次露营的艰苦程度给我们留下了心理阴影,但生活中这种迷人的陌生感,也容易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痛。
今年一到了适合露营的季节,老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一次我们升级了装备,两顶帐篷,宽宽敞敞。
艰苦的睡袋、充气枕也换成了舒服的被子床单,又用保温箱带了满满一箱牛排大虾鸡翅水果可乐。
听说现在国内流行连家里的床架床垫咖啡机羊皮地毯都拖过去的“精致露营”,我们虽然达不到这种逼格,但中年人也要对自己好一点。
这天晚上,我们吃完了烤羊肉,美滋滋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两点,忽然听见帐篷外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我和老公瞬间就从梦中惊醒了,互相紧张地看了一眼。
第一直觉:“有熊。”
因为这个公园里有提示,每个营地都带一个木或铁制的熊箱,晚上需要把食物全部锁进熊箱里,避免熊寻味前来骚扰。
但我们大意了,因为想着食物装在保温箱里,应该是没问题的。
咣当,我听见可乐罐子从桌上掉到地上,又咚地一声,是保温箱的盖子被打开扔到地上的声音。
这么大力气,肯定不会是老鼠。
黑沉沉的夜里,我们不敢动,不敢打开营灯,不敢拉开帐篷拉链,甚至都不敢喘大气,生怕像探险家星野道夫一样,成为绝唱。
但最大的问题是,孩子睡在另一顶帐篷。
父母保护后代的本能和面对未知危险的恐惧,此刻在我们心头缠斗。
我小声地喊着好几声,妮莫,妮莫?
孩子对帐篷外发生的一切,完全无知无觉,正呼呼大睡。
老公终于攒起了远古雄性的勇气,大喝一声:蛤!
响动停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没有脚步过来。
我们又壮着胆子点亮了营灯,过了一会,四周安静了下来。
后半夜没敢睡死,有了“同生共死”的气氛,我们的爱情又升温了。
天刚刚亮,我们就赶紧出帐篷检查。
保温箱确实被打开了,食物和矿泉水瓶上,全都是脏兮兮的泥脚印。
看脚印大小,并不是熊。
第二天晚上,我们乖乖把食物锁进熊箱,正准备睡,忽然头灯晃到了树林灌木后面,出现了四只亮莹莹反着银光的动物眼睛。
追过去一看,两只小浣熊夹着尾巴正四处逃窜。
和白天的脚印大小对上了,谜底终于揭晓,以这俩小浣熊熟练地开箱技巧来看,绝不是两位老手了。
这几天枫叶季,我们又去露营了。
上一次露营吃了点新苦头,睡到半夜,户外用的蛋巢床垫竟然漏气了!!
本豌豆公主,睡在漏气的蛋巢上,如同义士在钉床上受刑,腰腿屁股全身上下硌得生疼,每秒钟都在辗转反侧。
那几天,我和老公不得不半夜每隔三小时就爬起来给床垫打气,气得我露营一结束就把蛋巢给剪了。
所以这次露营我们再次升级了装备,换了个厚厚的充气床。
特别厚!
反复测试,绝对不漏!
但是吧,老天总想给老夫老妻制造一点新困难。
半夜气温竟然陡降到0度!
新床垫倒是不漏,就是凉,配上0度的气温,那就是刺骨的凉。
那夜,我俩感觉躺在冰天雪地的寒冰床之上,如同打算用肉体给甄嬛降温的果郡王,从后脑勺凉到脚后跟。
老公像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一样,紧紧地抱着我,整夜一秒都不曾松开,热恋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黏糊。
我尽管快要无法呼吸,但我不挣扎,紧紧地贴着他的胸口,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暖。
这一切突如其来的甜蜜,都是因为——
真!的!太!冷!了!
第二天,吃尽了露营的苦的我俩,痛定思痛,今晚帐篷是不能睡了。
老公想了想说,他看过很多自驾游记,别人去西藏新疆,半夜都是睡车里。
车后座放倒,双人床垫刚好能塞进去。
唯一的问题就是,充气床垫,非常地厚……特别地厚……
后备厢高度加厚床垫,车顶的空间就很窄了。
我躺上去试了几秒,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全景天窗的大玻璃就在脸部正上方,人躺在里面,忽然睁眼看到外面的世界,那感觉,就特么是水晶棺的视角,实在让人心里发毛。
我说,不行不行,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
老公说,我不用试了,这星空全景大床,躺里面多浪漫!
当晚,篝火燃尽后,我们摸着黑睡进了车里,虽然空间有点挤,但眼一闭,也能凑合,果然不冷了。
早上7点,我正在梦里和刘昊然吃火锅,突然被一阵哈哈哈哈哈的笑声吵醒。
扭过头去,老公正一个人笑得浑身抽搐。
神经病啊!我毛肚才刚刚涮了三下!
我怒目而视,你笑啥!
他一边笑出嗷嗷的猪叫,一边指了指上方玻璃:
哈哈哈哈哈,你昨天说这是伟人视角,我发现实在太形象了!哈哈哈哈
呵呵,刚才小猴子的笑话,还真TMD好好笑啊!
外面,太阳懒懒地从湖那头升起。
油润温暖的光泽,洒在秋叶和帐篷上。
孩子不用催,已经乖乖坐在小板凳上开始刷牙了。
出了门,离开了熟悉的家,睡在陌生的天地里,老公还是原来的老公,孩子还是原来的孩子,但又有点不一样了。
老舍在《离婚》中写过:
生命也许就是这样,多一分经验便少一分幻想,以实际的愉快平衡实际的痛苦。
现代人白头到老的门槛,比古人高多了。
古人一般40岁就挂了,而现代人的婚姻动辄就要维持半个世纪之久,说50年里都相看两不厌,那是假话。
就像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航行,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久了,来点斜风细雨也挺好的。
在外吃过苦头的夫妻,回家心态都不一样了,第二天晚上,我俩并排躺在家里熟悉的、柔软的、温暖的两米大床上,心里充满了感动,哎,回家真幸福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