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Schnappi

来源:纽约时报、纽约邮报、NPR
编译:Schnappi、新约客、文婉秋

01
纽约市新冠住院人数
达7月8日以来最高
周一(10月12日),纽约市有442名病人因新冠肺炎住院,是7月8日以来的最高水平,纽约市日平均病例数已突破500例,并在几个月来首次稳步上升。而全州住院人数也达到了7月1日以来的最高水平(878人)。
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在与记者举行的电话会议上说,增加的数据来自红色区域,那里目前的阳性率为3.7%,低于周六的5.74%。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已经翻了一倍多。
上周,纽约市和哈德逊中部地区的几个社区实施了新的限制措施,这是几个月来对一些地区实施的最严厉的新规定,以帮助遏制病毒在阳性率飙升地区的传播。卫生官员曾警告说,自五个行政区摆脱封锁以来,集群地区对纽约市来之不易的进展构成了最严重的威胁。
“这是我们第一次不得不应对全面复苏的危险,”纽约市长白思豪周一晚上说道,“我们可以控制这个问题。这确实需要一套不同于我们以前使用过的措施。”他星期一表示,一些迹象表明这是朝着正确的方向采取的行动,本周可能是“让我们回到正确道路上”的关键。
新规定将从上周四在纽约市实施之日起至少持续14天。它们可能在更长的一段时间内有效,这取决于阳性率的趋势。不遵守规定将被处以重罚。纽约市说,自上周五以来,执法人员已经发出了几十张传票,并开出了至少17.2万美元的罚款。
尽管这些病毒集群已经让纽约人感到了数月来从未有过的不安,但全州和全市的感染率仍然很低。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扣除20个热点地区邮政区号,全州平均阳性率在0.84% - 1.02%之间,而全州和纽约市的7天滚动平均阳性率为1.1%。
和纽约一样,新泽西州近几天的日病例总数和住院人数都是几个月来最高的。康涅狄格也面临着自6月以来最高的住院率。
02
纽约市医护人员报告
新冠呼叫量上升
纽约市医护人员说,他们正在治疗的新冠病毒重病患者数量增加,唤起了他们对春天纽约疫情高峰期令人不安的回忆。
一名被分配到位于布鲁克林东纽约的FDNY(纽约消防局)紧急医疗服务的护理人员称:“我们看到更多的年轻人抱怨发烧和咳嗽,呼吸困难。
这名医护人员说,最近急诊扫描仪上报告了一起确诊的新冠病例心脏骤停死亡事件——这在三四月疫情高峰期是时有发生。
“因发烧和咳嗽而打电话来的病人要年轻得多——20多岁和30多岁,”这位要求匿名的医护人员说。
这位医护人员强调,新冠病例的再次出现并不完全归于传统派犹太社区,她说,她曾在她的服务区运送过疑似感染新冠的黑人和拉美裔。“有些人聚在一起不戴口罩。他们没有实行社交距离。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把它传播开来。”
她负责治疗并将患者送往国王县(Kings County),纽约州立大学下州分校(SUNY Downstate),布鲁克代尔(Brookdale)和金斯堡犹太医院(Kingsborough Jewish hospital)。
代表医护人员和急救技术人员的EMS地方2507工会负责人奥伦·巴兹雷(Oren Barzilay)也表示,“布鲁克林的一些工作人员又开始接到有人发烧或咳嗽的电话。
同时市卫生局上周证实,观察到 “全市范围内因新冠类疾病到急诊科就诊的人数略有增加”。
邮报查阅数据发现,全市公立和私立医院的新冠病毒患者数量从9月第一周的平均23人增加到10月第一周的30人。
而西奈山医院系统(Mt. Sinai Hospital System)的一位发言人也表示,他们“最近在曼哈顿、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医院里,新冠病毒患者有少量但明显的增加”。其位于米德伍德(Midwood)的医院被认为是感染率上升的热点地区。
“到目前为止,这种增加被隔离在与市州公开确定的那些区域相关的小集群中。我们正在与纽约州市卫生部门以及当选的领导人密切合作,跟踪、治疗和监测这一情况。

相关阅读:

位于布鲁克林自治市公园(Borough Park)感染集群区的迈蒙尼德医院(Maimonides hospital)的一位发言人也表示,“新冠病毒患者的数量有所增加。”
自治市公园是感染率最高的街区“红区”之一,州市当局下令关闭了学校和非必要的企业,并限制餐馆提供外卖。
不过,FDNY发言人表示,尽管一些街区的新冠感染率上升,但其全市的911医疗呼叫量已经下降了几个月。
发言人弗兰克·德怀尔(Frank Dwyer)说,周日,FDNY-EMS共接到3403个电话。在疫情之前,EMS(急救中心)处理约4000-4100个医疗紧急呼叫。而在3月30日的疫情高峰期,EMS处理了6500个医疗电话。
03
美国证实二次感染病例
症状比第一次更严重
与此同时,内华达州的科学家证实,今年早些时候,一名25岁的年轻人两次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这是再感染病例在美国的第一例确诊病例,也是全球第五例确诊的再感染病例。
即使以前感染了病毒,这些病例强调了保持社交距离和戴口罩的重要性,这些病例提出了有关人类免疫系统如何对病毒作出反应的问题。
根据周一(10月12日)发表在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的案例研究,内华达州患者的第二次感染发生在相隔约六周之后。病人最初在 4 月检测出新冠病毒的阳性,并出现了包括咳嗽和恶心的症状。他在5月份恢复并检测新冠病毒呈阴性。
但在5月底,他去了一家紧急护理中心,症状包括发烧、咳嗽和头晕。6月初,他的检测结果再次呈阳性,最后住进了医院。
该研究的作者写道:“第二次感染在症状上比第一次更严重。”该患者在新冠肺炎的第二次发作中幸存下来。厄瓜多尔的一名患者在第二次感染新冠病毒时也出现了更严重的情况。
科学家们不确定这种情况的可能原因。理论上,如果人再次接触到相同的病毒,身体的免疫系统在第一次感染后应该会产生抗体,帮助其更有效地对抗病毒。
今年7月,内华达州一名医护人员为一名患者检测冠状病毒。
没有参与内华达州的研究的耶鲁大学免疫生物学教授岩崎明子(Akiko Iwasaki)解释说:“一个人第二次可能会感染的原因有很多。”例如,“他们可能第二次暴露在更多更高水平的病毒环境中。或从第一次感染获得的的免疫反应可能使疾病恶化,而不是好转。”
但是,她强调,“这都是推测”,因为关于再感染机制的作用,科学家们仍然只有很少的信息。
最大的悬而未决的问题之一是可能有多大程度的再感染可能。很难确认一个人被感染两次的病例。科学家必须要有第一次和第二次感染的鼻拭子,才能比较两种病毒样本的基因组。
只有最先进的医院和实验室设施才有设备和人员进行基因组测序和分析结果。因此,大多数再感染病例很可能从未被发现。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免疫学教授丹尼·阿尔特曼(Danny Altmann)说,似乎有大约90%的人经历过“一次明确的、有症状的感染”,他们的抗体可以抵御另一次感染,“也许可以维持一年左右”。
他在给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当然,这就剩下10%的人”没有足够的抗体来抵御第二次感染“他们和外面的任何人都有差不多相同的风险,因此,再感染的数量虽然不多,但也很可观。”
新研究的作者还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即人们被多次感染的病例可能会对冠状病毒疫苗的功效产生影响,因为一些暴露于病毒的人可能没有具备足够的免疫反应来保护自己免受第二次感染。
但岩崎说,这种情况对未来疫苗的效果没有影响。她解释说,病毒可以部署蛋白质来阻碍免疫反应,而疫苗则没有这些蛋白质。她说:“疫苗的好处是,它可以诱导更好的免疫力,比自然接触病毒的免疫力持久得多。
今日疫情日报见第3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