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REAL ESTATE
吓人
【 乐家网(canadamls)江礼且综述
在加拿大七月及八月最新一轮的新冠疫情高峰里,年轻患者占据了一大部分,骇人的疫情数据和年轻患者早前松散的防疫状态,随后也引来高级卫生官及部分政府官员的严厉警告。暂撇开病毒来到北美变异一说,回看自疫情发生以来,不乏有人轻视这种病毒,认为即使染病也不至于完全被夺去健康或性命;尤其当看见疫情数字稍有控制下来,就更对个人防疫掉以轻心,甚至无惧增加社交接触,殊不知自己的行为不仅给医疗系统和社区疫情的控制增添了压力,更有可能不同程度地伤害到自己身体,比如,因染上新冠而毁掉耳朵听力,像哈雷尔和利亚姆一样。
在今年7月的某一天,梅雷迪思·哈雷尔(Meredith Harrell)如往常一样,从她的后院走进房子里,突然,她的右耳里毫无预警地响了起来。
她意识到,除了耳朵里奇怪的声音,她居然什么也听不到了。
哈雷尔说:“就像是拔动了开关一样。”
当时,哈雷尔听力忽然丧失,她本人一下就懵了,完全不知所以,加上当时医疗资源比较紧张,直到一星期后,她接受了新冠肺炎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
梅雷迪斯•哈雷尔(Meredith Harrell)和她的儿子梅森(Mason),他们一家都被检测出新冠肺炎呈阳性。(图源:CTV News)

哈雷尔的耳朵区域之前从未感到不适,一位专门研究听力的医生向哈雷尔解释说,新冠肺炎病毒很可能就是她失聪的罪魁祸首。

新冠病毒攻击内耳
大家可能都已经熟知,麻疹、腮腺炎病毒和脑膜炎等可以导致突然的听力丧失,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应该将新冠肺炎病毒添加到会导致听力损伤的病毒之列。
美国大型综合医疗集团约翰·霍普金斯医疗(JohnsHopkins Medicine)的耳鼻咽喉科副教授马修·斯图尔特(Matthew Stewart)说:“我们越来越多地听到,大家将听力受损作为其感染新冠后症状的一部分。”
虽然没有统计数据显示,人类因感染新冠病毒而造成听力损伤的情况有多普遍,但一些小型研究指出了这两者之间的关联。
英格兰曼彻斯特大学的一个研究团队,在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八周后询问他们是否经历了任何听力上的变化或耳鸣症状,这项发表在国际听力学杂志(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ology)的研究表明,138名的患者研究对象里有13%的人表示经历过。
医生不能百分百肯定地说新冠病毒会侵蚀内耳,而且对内耳进行活检可以说是很危险的,因为可能会损坏里面的组织。

在尸体中耳发现新冠病毒
于是,斯图尔特和他的同事们对三名死于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的尸体进行了检查,看是否能在死者的内耳找到该病毒。
在三具尸体中的两具上,斯图尔特他们果然在其中耳以及耳后头骨上的乳突骨发现了新冠病毒。随后,该研究发表在了“JAMA耳鼻喉科学-头颈外科研究网络”(JAMA Otolaryngology -- Head and Neck Surgery)上。
斯图尔特说:
“虽然已经知道一些其他病毒会导致突然的听力丧失,但就我个人观点而言,(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使情况变得更糟。”

图源:CTV News
他说,原因是我们已经知道新冠病毒会引起人体其他部位的血凝块,他认为这情况可能发生在内耳的“极小血管”中。
授权合作该项研究的听力学家凯文·蒙罗(Kevin Munro)说,他认为这一推论(斯图尔特的观点)是有道理的。
他说:“内耳的毛细血管是人体中最小的毛细血管,因此用不着太多(血块)就能堵住它。”
蒙罗和他在曼彻斯特大学的团队正在计划对新冠病毒和听力损失进行更大型的研究。
在那之前,他们不确定为什么某些感染患者会出现听力下降而其他患者则没有。

大量使用固醇激素药物 vs 部分帮助恢复听力
23岁学生患者利亚姆在感染新冠后失去了左耳70-80%的听力,蒙罗和斯图尔特说,在治疗中使用了高剂量的口服类固醇激素药物,对他有比较明显的帮助。
利亚姆(Liam)于今年6月染上了新冠,并发烧和头痛数周,使得当时的他疲惫不堪。而在病情开始好转后,利亚姆突然失聪并且耳内出现了严重的耳鸣声。
经过一轮使用类固醇激素的治疗后,病患利亚姆说他现在可以听到除了特别高的音调以外的所有声音;但耳鸣声一直持续着,他说医生也告诉他,这声音可能永远不会消失。
利亚姆说:“这真是令我很恐惧。”他要求记者不要公开自己的姓氏以保护隐私。
对于42岁的哈雷尔其听力问题,很不幸,类固醇药物不起作用。哈雷尔说,医生告诉她,让她失聪的右耳恢复听力是不太可能了,并表示会很快为她配助听器,而且那只耳朵的耳鸣也可能不会停止。

在室外也感染!

哈雷尔回想她是如何感染新冠的,她说那是在6月下旬,一个朋友去看望她,虽然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室外度过。
不料几天后,那个朋友就给哈雷尔打电话,说他曾接触过新冠病毒感染者。
哈雷尔说,她的丈夫和孩子也进行了病毒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她的丈夫胸闷了好几天,9岁和10岁的孩子没有任何症状。
她说:“(感染新冠后)我确实没有生起病来,但我直接出现了染疫后的后果。我希望人们知道(感染新冠)这不是开玩笑的。”
这些鲜活的例子就在眼前,不管之前有关新冠变异的说法证实得如何,人们对这新病毒除了防御,目前都没有上市的疫苗或特效药能予以对抗,而我们如果连防御都不上心,那就和酒后驾驶一样,是故意而为之地不珍惜生命了,对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责任编辑:郭星
出品:
好房网Funhouses
微信ID:Canadamls
一键分享:加拿大地产权威咨询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