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许可,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作者署名,违者必究。

编辑:SUN
来源:时代周刊
编译:SUN、江南

【编者按】在将于10月19日出版的《时代周刊》杂志封面上,白宫被描绘成了一个可怕的新冠病毒热点。在这副插画中,所谓的“人民之家”的烟囱喷出的是密密麻麻的病毒颗粒,并形成了红色病毒云团,遮盖了黑色的天空,甚至几乎把《时代周刊》杂志的名字都淹没了。它强调着这个建筑物就是新冠病毒的超级传播者。过去一周,川普总统和十几位白宫的工作人员被确诊新冠病毒感染。但白宫拒绝追踪联系者。
《时代周刊》杂志社昨天发布了这期震撼人心的封面,并发推文暗指川普为零号病人。
时代周刊新封面:零号病人及白宫新冠暴发
本期封面文章中,《时代周刊》杂志的莫莉·鲍尔(Molly Ball)写道,川普自身的自我意识(如果您愿意理解为他的个人品牌形象)是如何将他的新冠应对方案变成国家危机和人民的健康危机的。文章全文翻译如下。
文章原标题:《唐纳德·川普的确诊正迫使他面对他个人的——和政治上的——脆弱》
总统说服医生服从他的意愿,让他凯旋归来似的站在白宫阳台上。他在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学中心时,他要求他们放他出去,医疗建议被置之不理。唐纳德·川普撕下了口罩,似乎喘了一口气,但他不会停止传达他自己的信息。
“不要让它统治你;别让它占据了你的生活,”他咬着每个字说。没有人会认为这个病毒已经击败了他。
他的支持者为他的回归而陶醉。一名国会议员认为,川普已经击败了病毒,就像他击败了关于通俄的调查和民主党的弹劾一样。他的新闻秘书——当天早些时候宣布了她自己的新冠阳性结果——称赞他有能力“坚强地站在阳台上!”一名参议员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段经过篡改的视频,显示川普在一场摔跤比赛中,用新冠病毒球殴打一名男子的头部。共和党人理解川普喜欢被称赞的方式;即使面临生死攸关的危机,他们也感到他想要的不是同情或怜悯之词,而是被告知他能搞得定。很快,就可以从一家不附属于白宫礼品店预订一枚100美元的“ Trump Defeats COVID”纪念币。
“ Trump Defeats COVID”纪念币
尚不清楚川普是否已经像他声称的那样,从新冠疾病中康复。他的医生提供了很少的信息,并回避了有关他可能感染病毒多长时间的问题。医学专家质疑他的仓促出院,并指出他已经接受了通常用于重症病例的药物和治疗方案。两名白宫官员称,川普不情愿地去医院,然后就在推特上宣布他将会出院,以强行解决这一问题。前共和党参议员兼国防部长查克·黑格尔(Chuck Hagel)说:“人们仰望总统以寻求答案,而他为他们提供了使他们生命面临危险的虚假信息。”
一个痴迷于力量和统治力的总统永远不会表现为一个生病、脆弱的老人,一个像我们其他人一样由肉体做成的凡人变成灰烬。 最近几周,唐纳德·J·川普(Donald J. Trump)在嘲笑健康预防措施的同时,还欺负了国会,他的政治对手和民主本身,实际上是在大胆地感染这种病毒。他会牺牲周围的人,整个国家甚至可能牺牲自己的健康,而这一切并不需要显得虚弱。
当总统打喷嚏的时候,美国就感冒了当总统得了新冠肺炎时,美国也必须考虑其脆弱性。他的病就是我们的病。川普,就像新冠一样,已经扰乱了我们的国家认同感,影响将持续到11月3日之后。过去这四年来对我们做了什么?恢复将需要什么?我们会因软弱而谦卑,还是在危险的否认状态下陷入困境?
一件事很清楚,总统站在那儿:川普做出了选择。“他像美国版墨索里尼一样在阳台上喘着气,”白宫前传讯总监安东尼·斯卡塔姆奇(AnthonyScaramucci)说。让失败者去计较口罩和病毒载量吧。他会站得直直的,成为最终赢家。他不会自己拯救自己。
对于一个看不到障碍的人来说,很多事情都是可能的;这是强人的诉求,这也是川普的作法,从人们记得川普时他就是这样。在选举前夕,面对公众反对,其他总统可能会犹豫是否要通过参议院提名最高法院候选人。最高法院的确认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许多共和党人此前辩称选民应该在选举年就此类问题发表意见。参议院也仍需围绕提振受新冠破坏的经济立法来辩论。川普,直接忽视这些疑问。
9月26日星期六,联邦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就已被公开提名,而这是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Ginsburg)的遗体被置于国会大厦的圆形大厅中的第二天。在阳光普照的白宫玫瑰园中,有100多名几乎没戴口罩的客人在紧挨着的折叠椅上坐下来之前互相拥抱和交谈。之后,他们又聚集在室内接待处。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这就是白宫的情况。承认或接受这个病毒是一个可以引发嘲讽的弱点。川普看到助手戴着口罩时做了鬼脸;他的现任和前任助手告诉《时代》周刊,他会说他听不见或听不懂戴口罩官员的话。国家安全副顾问马特·博廷格(Matt Pottinger)告诉同事,他戴口罩是为了保护有呼吸道疾病的家庭成员时,被告知这会“吓到别人”,他在总统身边应该停止这样做。
9月29日,川普前往克利夫兰参加第一次大选辩论,在南草坪停留,在欢呼雀跃的支持者们前举起拳头向他致意。在辩论场所中坐了90分钟后,川普一家和政府的几位成员违反了礼堂的规定取下了口罩,并拒绝了试图为他们提供新口罩的工作人员。候选人本来应该接受新冠测试,但尚不清楚川普是否有做。
辩论是一团糟:川普如此无礼地阻碍和中断,导致辩论陷入混乱。川普被邀请谴责白人至上主义组织,但他反而告诉他们“待命”。他拒绝承诺接受选举结果,坚持邮寄选票会导致结果被“操纵”。他嘲笑乔·拜登戴着口罩,并指责民主党只是举行一些小型的、保持社交距离的活动,“因为没人会露面”。拜登和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都被总统的侵略感所困惑。但这就是重点。
第二天,川普前往明尼苏达州举行集会和室内募捐活动。他长期的助手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感到不适,在回家的路上与其他乘客坐在空军一号上。川普毫不畏惧,第二天就去了他的新泽西州高尔夫俱乐部参加一场没人戴口罩、部分室内的筹款活动。“大流行的尽头已经到来,”他在慈善宴会上的致辞中说。那天晚上,彭博新闻社透露,希克斯的新冠测试呈阳性。
尽管直到后来都没有人承认,但是到那时川普已经进行了快速的冠状病毒测试,快速测试可以在15分钟内返回结果,测试结果呈阳性。那天晚上,当他等待更可靠的PCR测试结果时,他致电了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的Fox新闻,却对最初的阳性结果一言不发。10月2日星期五凌晨1点之前,川普在推特上宣布了他和第一夫人的确诊。
川普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到测试阳性的结果。玫瑰园活动的十几位客人宣布他们感染了新冠病毒,其中包括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川普的知己凯利琳·康威(Kellyanne Conway)和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以及白宫新闻办公室的三名成员。到10月6日,确诊人数增加,包括另一位参议员、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白宫顾问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川普竞选经理比尔·斯蒂芬(Bill Stepien)和海岸警卫队海军上将,他参加了纪念军人家庭的白宫招待会。
川普突然染病,并在宣布确诊的同一天被空运到医院。他的医师西恩·康利(SeanConley)说,他“绝对不需要”输氧。上周末,白宫发布了川普试图摆出精神奕奕专注于工作的样子的照片和视频,而他接受的治疗通常是针对重症新冠病例和医学试验对象的。白宫拒绝透露川普最后一次检测阴性的时间,并且没有充分追踪他的接触者,也没有与总统所到之处的当地公共卫生官员合作。康利对川普的状况作了模糊的乐观描述。美国人民可能希望知道他们的总统是否病重,但这一需求不得不让位于川普对表演他的刀枪不入的执念。
一直以来,总统都在为自己的政治生存而战,在这方面也一样,尽管他提出了抗议,但情况不容乐观。在上一次政治竞选活动中,他在民意测验中稳步落后于拜登,且差距似乎正在扩大。川普自上任以来一直不受欢迎,但经过他的新冠确诊和随之而来的混乱,才使他的政党陷入了政治危险。共和党说客利亚姆·多诺万(Liam Donovan)说:“即使民意测验很不好看,他对许多人来说也还是不可战胜的。现在,他们开始意识到没有更多时间来扭转局面了。”
两年多以来,“永不川普”的共和党工作人员莎拉·朗威尔(Sarah Longwell)一直与摇摆州的妇女进行焦点小组讨论,这些妇女在2016年投票支持川普,但认为他总统任期内的工作很糟糕。她们中有蓝领也有白领,有年老的也有年轻的;大多数人居住在保守社区。朗威尔说,自从新冠疫情袭来以来,其中许多妇女已经不再为川普辩护。他的霸道举止或许引起了铁杆粉丝的共鸣,但是他拒绝承诺和平移交权力,以及在辩论中和网上的举止和表现,将这些女性推向了反对方。
朗威尔说,推特上的自由派女性经常将川普比作虐妻的前夫,但这些女性“不认为他的行为具有威胁性,而只是认为这很愚蠢”。在川普被确诊后的几天里,全国民意调查显示,拜登将领先优势扩大到两位数(百分比),而导致这个结果的就是选民性别上的差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川普在男性选民中领先2个百分点,但在女性中落后34个。
现在,与白宫疫情有关的新冠病例比过去一周新西兰全国报告的还要多。玫瑰园的演说可能会产生相反的效果。根据康奈尔大学和哈佛大学的一项独立研究,川普本人是有关选举和新冠疫情的虚假信息的唯一的最大来源。他是我们国家的超级传播者:关于虚假信息、关于恐惧和分裂、以及彻底的消耗殆尽。
但是对川普而言,科学只是另一种有偏见的“深州”谎言,是另一位被霸凌至屈服的失败者。他本可以做负责任的事情,但他推崇的是气力。现在为川普的总统任期写墓志铭还为时过早,但是有一天我们回顾时,可能会将其视为他的终极弱点。

截至发稿前,美国已有超过768万人感染新冠病毒,超过21.3万美国人因此死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