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琴剑霜月
01
大明正德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深秋的京城已有了些许寒气,四处飘飞的枯黄落叶,更为巍峨的紫禁城增添了肃杀之感。可就在这天,原本与市井小民绝缘的宫城,却迎来了个特别的“客人”,他衣衫破旧,满脸落魄,却对着东安门的卫士趾高气扬地喧哗:“我是当今圣上的外公,圣上的生母是我女儿郑金莲!如今国母被幽禁多年,请圣上主持公道!”
皇上的外公?就这倒霉模样?皇宫禁卫当然不信,可又不敢怠慢,便向内通报。闻听此事的武宗朱厚照登时大怒:放了你,居然还敢回来?给我拿下,立即斩首!
估计您看出些门道了:敢情这位爷还不是第一次来皇宫了——事实上,这个叫郑旺的平头百姓在先帝孝宗时,便因此事进过皇宫。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敢自称皇帝外公的家伙,为何孝宗没杀他,武宗却一定要将他置之死地呢?
02
要说这郑旺,本是北京武成卫一个没有正式入伍的军户子弟。明朝建立之初,太祖朱元璋仿效隋唐的府兵制,建立卫所制度。中央的五军都督府管辖各省的都指挥使司,都指挥使司则管辖若干个卫、所,本质上是一种寓兵于农,守屯结合的建军制度。明初战争频繁,重视军人;到了宪宗、孝宗在位时,天下承平日久,武力不再那么重要,军人地位也就江河日下。这郑旺,便是个没什么正经生计的破落军户。
郑旺生了个女儿郑金莲,长到了十二岁,出落得有几分姿色。为了改善生计,郑旺将女儿卖给了东宁伯,后来又辗转进了皇宫为婢女。听闻女儿进了宫,郑旺使了些银钱,托人联络了一位叫刘山的太监,希望能和女儿通个话儿。刘山收了好处,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了郑金莲,说明了情况。这郑姑娘倒是个孝顺女儿,没忘了父亲过着穷日子,便托刘山捎些衣服、布匹之类的物品,算是给老爹改善生活。
宫女接济父母,这本是人之常情。可郑旺实在是没见过什么世面,拿到了宫里的衣物,便觉得自己是紫禁城的人,四处跟人炫耀。要是只炫耀一些衣服杂物也就罢了,偏偏这天,太监刘山跟郑旺说起,郑金莲得了皇上宠幸,即将临盆产子。须知圣上至今膝下无子,郑金莲若能生下皇子,八成便能立为太子,郑旺自然就是国丈了。
平地一声雷,破落军户摇身变成国丈?这是郑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他却俨然以皇亲国戚自居,到处和人宣扬此事。街坊四邻信也好,不信也罢,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郑皇亲”。
03
弘治四年,孝宗长子朱厚照降生,也就是后来的明武宗。可事情并未像郑旺想的那样,穿金戴银,八抬大轿将他迎进宫去。宫中消息说得明明白白:朱厚照乃孝宗张皇后所生,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子。
宫外的郑旺富贵梦碎,宫内有关皇子身世也是谣言四起。
众所周知,明孝宗朱佑樘可谓明朝皇帝、乃至中国历代皇帝中丈夫的典范。举凡帝王,总有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就算皇帝每天召见不同的宫娥,一辈子也未必能把这禁中的女子看遍。可孝宗却笃行一夫一妻制,仅爱张皇后一个。两人每日同起同卧,吟诗作赋,谈古论今,相敬如宾,造就了一段千古佳话。当然,也有人认为,这张皇后实际上是个妒妇。孝宗不纳其他后妃,实际上是慑于妻子的威严。但无论如何,孝宗专宠张氏一人,是不争的事实。
专宠妻子一人,对于老百姓来说没什么,可是对真龙天子却是影响国祚的大事。张氏自成化二十三年被立为太子妃,此后晋位皇后,数载之中,一无所出,急坏了朝中的一众官员。诸臣纷纷上书,要求孝宗广纳妃嫔,为皇室开枝散叶。恰在此时,原本毫无孕兆的张皇后,忽然诞下龙子,有关皇子乃是皇后抱养的流言便不可遏止地散播开来。
04
皇子为郑氏宫女所生的流言,孝宗皇帝并非没有听过,但他起初并未放在心上。加之后来张皇后接连生下一子一女,虽然均不幸夭折,但至少说明了皇后并非没有生育能力。光阴荏苒,到了弘治十七年,孝宗的身体每况愈下。有言官上书:“有关太子身世的谣言,至今仍流传于街头巷尾间,倘若置之不理,或许会对太子继位造成隐患”。孝宗也自知命不久矣,便派东厂将刘山、郑旺等人逮捕,并亲自审问。
妖言惑众,其罪当诛,冒充皇上的岳父,就算万剐凌迟也不为过。可御审的结果却是:太监刘山被处死,郑旺仅被关入大牢,而郑金莲则送入浣衣局做苦工。这样的处理,令那些好事者更加坚信:太子的生母一定是郑金莲。
这些好事者中就包括时任刑部尚书、太子太保的闵珪。
弘治十八年,孝宗龙驭宾天,太子朱厚照即位,改元正德。新帝即位,大赦天下,闵珪自作主张,将郑旺从大狱中放了出来。
原本是千刀万剐的罪过,好不容易逃出生天,按说您就消停消停,安度晚年呗,这郑旺偏不。他坚定地认为,那个坐在龙椅上的少年,是自己的亲外孙。哪有外孙坐天下,却让姥爷挨饿受冻的道理?正德二年,他又带着一个叫王玺的同乡来到紫禁城,声称皇帝生母被幽禁宫中,要求面君,这便是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这一次,命运没有再眷顾郑旺。他再次身陷囹圄,先是被判斩首,最后又受凌迟之戮,魂归西天。
05
那么,武宗的生母究竟是不是郑金莲呢?我们从武宗和张皇后之间的关系,可以发现一些疑点。
首先,两人虽说是母子,可在明武宗实录中,却找不到一星半点母慈子孝的记载。有关张皇后,或者说张太后的记录中,大量篇幅都是她如何利用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为族里的兄弟子侄谋取地位权力。即便是后来武宗重病卧床,张皇后也从未前去探视皇儿——如果真是亲生母子,关系又何至如此恶劣呢?
其次,我们都知道武宗不住皇宫,而是在西苑建造豹房居住。有人认为,这豹房是武宗方便游宴享乐所建;也有人认为,这是武宗以豹房为自己的政治总部,从内阁手中夺权。但如果从亲子关系出发,这会不会是武宗为了避开那个根本不是自己生母的太后,而作出的无奈之举呢?
武宗在位期间,明王朝最重要的一场战争,乃是镇压宁王朱宸濠的谋反。坐镇江西的朱宸濠,豢养亡命之徒,强夺官民,劫掠商贾,企图北上谋夺皇位。而就在宁王起兵的檄文中便有一句:“上以莒灭鄫,太祖皇帝不血食。”这其中有个典故:春秋之时,鄫国国君去世,让外孙即位,而这外孙乃是莒国女子所生。朱宸濠此语,意在挑明当今圣上不仅不是张皇后所生,甚至不是孝宗亲子,而是个外姓之人!太祖皇帝的血脉至此断绝!当然,为了证明自己起兵的合法性,宁王的檄文中必然存在着夸大事实的成分。可如果武宗的身世板上钉钉,不容置疑,身为皇室子弟的宁王又安能在檄文上以此收买人心呢?
郑旺妖言案,成为了武宗皇朝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也成了后人难解的千古谜团。事实上,即便郑旺真的是武宗的外祖父,武宗出于稳固皇位的需要,也绝不可能与这个来自民间的亲人相认。天子之心,并非常人可以揣度,郑旺一场富贵梦,其实不过是愚蠢而又可怜的梦幻泡影罢了。
策划:鱼羊史记  监制:鱼公子
撰文:琴剑霜月  制作:吃硬盘吧、发达蚊
推荐阅读
本作品版权归「鱼羊史记」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欢迎转发朋友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