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江南
来源:Politico
编译:魏谷子

川普在拉美裔中取得了一些进展,民调显示,他获得的黑人支持率也比2016年略高。可按下葫芦起了瓢,如今他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让他入主白宫的人口结构——白人选民。在以白人为主的关键摇摆州,这个群体对川普的支持率似乎正在下滑。

在明尼苏达州,川普和拜登之间的竞争在最近几周有所收紧,上周五(9月18日),两位候选人都在那里进行了竞选演说。CBS新闻/YouGov上周的一项调查显示,川普在白人选民中落后拜登2个百分点,而在2016年他在这里可是领先7个百分点。即使在非大学学历的白人选民中——川普的基本盘——川普在该州对拜登的领先幅度,也远没有达到他对希拉里的优势。
在威斯康星州也是同样的故事,根据ABC/华盛顿邮报的一项民调,川普四年前以领先16个百分点赢得该州非大学教育的白人女性支持,但现在正以9个百分点的劣势落后。在宾夕法尼亚州,根据NBC/马里斯特民调,拜登目前在白人选民中已与川普拉平。
2016年,根据出口民调,白人选民在这三个州的投票率均超过80%。马里斯特学院(Marist College)民意研究所总监李·米林戈夫说:“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转变,拜登在白人中的收获,超过了在非白人中的滑落……就白人选民而言,这次的情况非常不同,至少现在是这样。”
对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继任者的关注,可能会对川普有所帮助,提醒那些已经疏远川普的选民,他们在2016年最关心的是什么。四年前,五分之一的选民(其中很多是白人社会保守派)表示,最高法院的任命是他们投票的最重要因素。
但川普今年处于不利地位。相对而言,还没有下定决心的选民已经所剩无几了。民主党人也对最高法院高度重视。两年前中期选举的前一个月,当时布雷特·卡瓦诺的大法官提名被确认,但这并没有阻止民主党在选举中压倒川普和共和党。
川普的白人支持率的下降,以及白人选民对11月大选结果的重要性,在川普最近几天发出的信息中表现得最为明显。上周,他呼吁成立一个委员会,以促进“爱国主义教育”。
川普还驳斥了“种族批判理论”(注:critical race theory。部分有色人种学者对美国社会价值观、体制和生活方式的反思,其批判核心是白人中心主义。);同时还批评了《纽约时报杂志》的1619项目(注:该报记者发起的项目,旨在通过叙述奴隶制的后果以及黑人对美国的贡献,将其作为民族叙事中心,重塑美国历史。1619年,首只运奴船载着20多个黑奴抵达北美。)。
在威斯康星州莫西尼市的一次集会上,川普还向卡马拉·哈里斯开火,后者是第一个主要政党的有色人种女性副总统提名人,他感叹哈里斯 “通过后门”成为总统的可能性(注:指因为拜登可能老迈而得利)。
上周五,川普在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发布了一则电视广告,抨击拜登支持增加接纳难民,包括“世界上最不稳定、最脆弱、最危险的地区”的难民。然后,在明尼苏达州伯米吉市一群白人占压倒多数的支持者面前,川普嘲笑了明尼苏达州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汉·奥马尔,奥马尔是国会首位索马里裔美国人,是一名前难民,川普并说拜登会“把明尼苏达州变成难民营”。
然后川普称赞明尼苏达人有“优良的基因”。
但川普的言论似乎并没有像他在2016年那样引起美国白人的共鸣。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那一年,白人在全国范围内投了近四分之三的选票,而川普以约1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这些选民。四年后,拜登已经撕开了这一优势,不过程度如何还不确定。
晨间咨询(Morning Consult)的最新民调显示,川普目前在全国白人潜在选民中,仅以5个百分点的优势领先拜登。NBC和华尔街日报上周日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川普在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领先9个百分点,而PBS新闻一小时(News shour)、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和马里斯特上周五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拜登和川普在白人选民中基本持平。
在这个范围内的任何数字,对川普都是一个问题。这也是拜登尽管在有色人种选民中表现不佳,但在全国范围内仍然领先的主要原因。
前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埃德·伦德尔说,“郊区的白人几乎已经不再支持川普了”。许多工人阶级白人对拜登的反感程度远低于对希拉里,后者是一个更加两极分化的候选人,其支持率低于拜登。
伦德尔说:如果川普以四五个百分点的差距输掉宾夕法尼亚州,那么郊区和工人阶级白人就是其中的原因。
川普对白人选民的吸引,在一些州比其他州做得更好。在北卡罗来纳州,他吸引的非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数量,与他在2016年的水平差不多。但在其他州,包括一些拥有大量有色人种的州,他在白人选民中表现不佳。蒙茅斯大学的一项民调显示,在佛罗里达州,川普以56%对39%的优势在白人选民中领先于拜登。但这远低于他在2016年32个百分点的领先。在亚利桑那州,他在2016年白人选民中14个百分点的优势也被削弱。
川普是否会受到白人选民的支持,或者他是否会赢得有色人种的支持,并不总是很清楚。即便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当郊区居民对川普望而却步、民主党人重掌众议院时,共和党人在全国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也高出约10个百分点。
但事实证明,对冠状病毒造成的伤害及经济破坏,白人选民并没有免疫,自春季以来,冠状病毒一直拖累着川普的连任竞选。尤其是,这场大流行似乎伤害了川普与老年人的关系,包括关心自己退休账户和健康的老年白人选民。
爱荷华州资深民主党策略师杰夫·林克说,“我认为,正在远离川普的是这些年长的白人选民”。林克研究了从2012年奥巴马转向2016年川普的选民。“上了年纪的人就会问,这家伙他XX在干什么”?
今年早些时候,川普似乎有机会夺回白人的支持。在明尼阿波里斯的乔治·弗洛伊德死后——以及随后全国各地的抗议活动——川普转向了一场法律与秩序运动,对郊区白人公开呼吁。但这一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取得成效,大量民调显示,动荡对改善川普的前景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而2016年激发许多白人选民投票的问题,比如因川普承诺在美墨边境建墙而被放大的移民问题,现在几乎完全不受关注了。在川普成功竞选总统期间,13%的选民将移民问题列为国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上个月,在盖洛普关于国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的调查中,移民问题仅占2%。
北卡罗来纳州前共和党州长帕特-麦克罗里表示,他对川普竞选团队没有更多地向移民问题倾斜感到“非常惊讶”,尤其是针对拜登过去关于非法移民医保的言论。
但是,由于冠状病毒和数月的国内动乱困扰着选民,“选举中的两个变数可能是暴力和病毒:两个V(注:指violence和virus)。两党都在这两个问题上抛出广告和邮件。麦克罗里说,拜登和川普之间“似乎确实有一点交叉摇摆”,拜登讨好工人阶级白人,而川普“实际上试图争取黑人和拉美裔的选票”。
上周,拜登出现在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市的一个市政厅论坛,这个城市的白人超过80%,拜登在这里出生和度过童年。拜登用他的“斯克兰顿血统”和工人阶级套近乎,他说他已经习惯了人们的嘲笑,那些人“看着我们,认为我们是傻瓜,看着我们,认为我们不是——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拜登还拿他的特拉华州立大学学历做文章,以引起家乡工人阶级父老的共鸣,他称谁说当总统就得是常青藤毕业的。
来自明尼苏达州德卢斯市的民主党邮件策略师扎克·威廉姆斯说,川普不仅在基于公共安全的诉求上,没占到什么便宜,另外的问题是,白人选民“仍然真正关心钱袋子,那是驱动他们投票的根本问题”。威廉姆斯认为,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是第一批离开川普的人,现在川普“也开始赶走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
在川普的连任算盘中,核心期望一直是,他在2020年能比2016年吸引更多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选民,从日益缩小的选民基础上榨取更多的选票。川普竞选团队的战场州策略总监尼克·特雷纳表示:“绝大多数民调都对民主党人进行了过度抽样,并且依赖于过时的抽样公式。”
但特雷纳承认,川普“在某些选民那里有改善数字的空间,包括郊区妇女和在2016年不喜欢他和希拉里的第三方选民”。然而,他说:“我们知道,在选前对这些选民关心的问题进行持续的攻击,会伤害拜登,却有利于川普总统。”
即使与四年前相比,结果是在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中的优势有所缩小,川普也几乎肯定会赢得这一群体。如果他有办法让这个群体的支持率增加,他就能在几个以白人为主的州把选情转向对他有利。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估计,在川普仍有可能拿下的几个关键摇摆州,有数十万未登记的未上过大学的白人。
争夺这些选民的斗争上周五在明尼苏达州上演,川普和拜登没有出现在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郊区,而是出现在该州文化上更为保守的北部地区。那里和该州一些白人数量位于美国前列的县的共和党人说,他们没有看到川普的支持率有任何下降,他们中的许多人怀疑民调仍然没有充分反映川普的支持率。
威斯康星州门县(Door County)的共和党主席斯蒂芬妮·索切克表示,她在本县看到的川普标牌,比2016年还要多。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县当地共和党代理主席杰克·布里尔说:“萨拉索塔县的基本盘一如既往地强大。”
明尼苏达州德卢斯是川普竞选团队非常关注的目标,该市民主党前市长加里·多蒂承认,总统可能因为“他展示自己的方式”而失去了一些白人女性的支持,“他有时粗鲁无礼,我不喜欢那种作风”。但他也说,“我认为有一群沉默的人”支持川普,并将给他投票。
事实上,多蒂已经转向了川普。他说:“那些不愿和我谈论政治的人……在听说我支持川普之后,会过来说,嘿,我也支持他。”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