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头条号今晚听历史
1907年,时年61岁的两广总督张人骏,正在经历一场艰苦的谈判。他的对手,是日本驻广州领事濑川浅之。
提起张人骏,可能读者不太熟悉,但他有位堂侄女却是尽人皆知的大才女——张爱玲。这二位都是唐山丰润张家走出来的名人。
张人骏此次和日本人谈判的主题是:南海东沙岛的主权归属。
为什么中国的岛,要和日本人来谈主权?这就不得不先回顾一下当时南海面临的严峻国际环境。
列强觊觎
从明朝直到19世纪末期的数百年,南海海域始终风平浪静。但随着殖民者浮海而来,中国南海也进入了多事之秋。
1866年,英国船主Tizard首先在中国南海非法勘测。此后,列强们纷至沓来,对南海虎视眈眈。按照时间顺序,依次有英国、德国、法国和日本四国,对中国南海进行过不法活动。
这个阶段中,英、德、法的危害较轻,他们分别进行了勘测、非法命名岛屿等活动。其中又以法国野心较大,试图在南海建造灯塔(未能得逞)。
在早期觊觎南海的四国中,真正采取了行动的,是日本。
1902 年, 日本人西泽吉次首次窜入东沙岛, 窃取磷肥到台湾出售。1907 年,西泽吉次再次纠集120 人, 乘“四国丸”来到东沙岛,将岛上中国的“坟百余座用铁器掘开, 取出各骸骨” , “进行焚化, 推入水中” , 他还在岛上悬挂日本膏药旗, 竖立木牌, 声称占据了“无主地” 。
竭力护卫
当时的晚清政府,虽然积弱,但仍对日本人采取了力所能及的反制措施:
一、设立行政机构进行管理
1902年, 就在日本在南海采取行动的同时,两广总督张人骏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前往东、西沙群岛巡视勘察, “并饬海防总办刘冠雄, 在该岛东沙岛设立旗台, 派水师驻守。
1907年,张人骏委派候补知府蔡康前往接收东沙岛;1909 年张人骏设立了“筹办西沙岛事务办” , 统筹经营西沙岛一切事务。
1910 年7 月, 清政府设立了“管理东沙岛委员会” , 负责管理东沙岛事务, 并颁发官印一颗,同时增派驻守东沙岛人员。
二、武装巡逻, 军事部署
在与清政府与日方交涉时, 两广总督张人骏就请求调派南洋水师军舰,巡视了东沙群岛。
1909年5月, 张人骏再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广东补用道李哲浚、署赤溪副将吴敬荣等巡视西沙群岛, 对该群岛进行深入调查,中国海军伏波、琛航、广金三艘军舰于6月5日到达西沙群岛。
这三艘老旧的军舰,却完成了载入史册的历史使命,这是中国首次符合近代国际法的宣示主权行动。
率领军舰出巡的将领中,不乏北洋水师的前任将领,比如前“广乙”号管带林国祥。
虽然北洋舰队战败,但这些爱国将领仍然为中国海防在尽心尽力。
三艘中国军舰每到一处,皆勒石命名、鸣炮升旗, 重申中国主权。尤为重要的是,随船的测绘委员和海军测绘学堂学生绘制了西沙群岛总图和西沙各岛的分图,以官方地图的形式,进一步确立了中国的主权。
晚清政府的这些举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正是因为中国政府采取了以上行动,才使得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了西沙群岛为中国领土。
伏波号
三、搜集历史资料,标识历史主权
1907年,两广总督张人骏与日本交涉东沙岛时, 他提前搜集了许多有关东沙群岛属于中国的历史文献和图籍, 如《大清天下中华名省府州县厅地理全图》、王之春的《国朝柔远记》等,以及英国出版的一些地图。
上述地图“是作为清朝官方的地图命名的” , 具有相应的法律和行政效力, 在国际法上显示了南海诸岛属于我国的法理依据。
当张人骏将历史文献和图籍摆在日本领事面前时, 日本领事哑口无言。在铁证面前,濑川浅之只能承认东沙岛是中国领土。1909年11月,日本人彻底退出东沙岛。
除了对历史资料的搜集整理,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清政府在对西沙群岛勘查过程中, 不但绘制了西沙群岛总图和各岛的分图, 还对部分岛礁重新命名, 这在南海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
这次的岛礁命名, 很多经北洋政府、民国政府时期, 延续至今。
现实意义
中国政府武力巡逻、设立行政管辖区、官方出版地图、政府命名岛屿这一系列的动作,成功运用国际法维护了国家利益。不仅在当时,而且今天依旧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
晚清之际, 虽然国运颓败, 但运用国际法维护国家的海洋权益已是发展的趋势。以两广总督张人骏为代表的清朝官员,通过艰苦的实地勘查和多次走访, 获得大量的历史和现实证据,有效地维护了我国海洋领土主权。
尤其重要的是,这一切措施, 都符合近代国际法准则。因此,它不仅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而且在目前的外交斗争中也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些行动向世界表明,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不仅古代属于中国,近代也属于中国。
正是在这些法理基础上,继任的中国政府才能够更为有效地维护中国的利益。
1946年11-12月,中国海军抵达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勘测、树碑,举行接收和升旗仪式;随后中国出版了6幅南海诸岛图,首次用11段未定国界线勾勒了中国在南海的利益范围,这就是著名的“南海断续线”。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出版的地图在同一位置上也标上这条断续线。1953年改为9段断续线,至此,涉及南海的“九段线”的法律地位已经明确。
参考文献:《晚清政府的海洋主张与对南海权益的维护》、《尺度政治视角下南海冲突分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