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期轮值毒叔 
■诸葛奇谭·谭飞

以下为采访节选,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在今天文章开始前,想请大家花3秒帮忙做一件事:
1、点击顶部蓝字“四味毒叔”
2、进到公众号主页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
3、设为星标
感谢您的支持!
把每一部电影当作最后一部来拍
谭飞:欢迎唐季礼导演来到《四味毒叔》,因为我跟你上次是在飞机上,咱正好是邻座,就讲了讲《急先锋》的一些情况,我记得唐导那时候也给我看了预告片,我看了之后就觉得蛮精彩,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这个对话。那么先问问,因为您是武行出身,只不过转型做了动作指导,后来又成为编剧、导演、制片人,那么这么多重身份应该是挺难驾驭的,你是怎么做到把这一件件事都处理得这么好的?
唐季礼:其实一开始入行我是想当动作演员,因为我崇拜李小龙,我学功夫习武也是因为他。我刚入行的时候很年轻,19岁,武功身手还是不错的,做替身做的比较多。可是想当演员,或者想当英雄,我的年龄还不到,所以我一直在做这个替身,可是做这行受伤很多,肩膀断了,两边缝针,肋骨裂掉,摔到背,脚也经常受伤,经常坐轮椅,那我就发现如果这样做下去,我一直都在做人家幕后的英雄,我替人摔死别人都不知道是我。因为我没念过电影学院,我不是学院派出身的。但我有兴趣,我就从最低层做起,场记、副导演、制片、编剧,武术指导,每一个过程我学习到的东西,都是非常珍贵的,它帮助了我走上另外一个台阶。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了自己什么地方不足,再去把这不足的地方给补足了,那你就有能力走上去,今年是我从业40周年了。
谭飞:看着保养得真好,一点看不出来年龄。
唐季礼:谢谢,今年是我六十周岁,也是我跟成龙合作的30周年。对我来讲,每一部戏在我的心目中都觉得可能是我人生的最后一部戏,因为如果我没把这部戏拍好,如果我让投资方亏本或者让观众失望,这可能就是我最后一部电影了,所以每一部电影我都非常谨慎。
与成龙合作30年,创新永无止境
谭飞:这个戏是你跟成龙30年合作的一个纪念电影。因为人生能有几个30年?这个意义真是蛮巨大,讲讲你们俩这30年合作的一个意义。
唐季礼:这很幸运,在我30岁那年,嘉禾(嘉禾娱乐事业有限公司)找到我,给了我机会拍《超级警察》(警察故事系列3)。我是成龙大哥的影迷,他当时拿了最佳导演、最佳电影、最佳武术指导,也是最大的动作明星。他能让我这么一个年轻的导演、年轻的武术指导来拍,把这个重任交给我,我是非常感激的。那我除了感激成龙,也非常感激我们的老板何冠昌先生,是他给予了我这样的一个机会。那一起下来我跟成龙的合作是非常有默契的,每一部戏都在不同地区破记录。
谭飞:是,成绩都挺好。
唐季礼:对,我们两个合作没有一部戏是没破记录的,我们都喜欢挑战。而且我们很喜欢当年默片时代的动作明星,像卓别林、巴斯特·基顿等等,他们的电影里面没有对白,可是充满感情。
谭飞:就靠动作、表情。
唐季礼:对,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和成龙,我们两个有很多共通之处。
谭飞:而且你们俩都有家国情怀,是不是感觉对这个中华民族的文化是很深爱的?
唐季礼:我11岁看李小龙,像《精武门》《猛龙过江》《龙争虎斗》,一下子就非常振奋,他们把我们的民族气概打了出来,把我们报国那种责任感打了出来,就是中国人必须要自强不息,必须要拼搏。虽然我们处于很恶劣的环境,但我们要找出一条生路。当时我们拍《红番区》就600万美元,我实际上能用上制作的就400万美元左右,我们还要去纽约、去温哥华拍摄。当时我们买的车、撞的车都是真样,去到温哥华的车场看,这边有废玻璃,这边有车身,那边是废的车门,最后拼凑而成,用来冲大场面。
谭飞:就土法炼钢。
唐季礼:对,当时我们没这个钱,可是难道我们没有钱,我们就要输给好莱坞吗?我就想到用商业电影的手法,注入我们的主流价值观,注入我们优秀的文化传统,我们能不能用我们的特点,比如我们中国人的功夫,中国人的武德,中国人的侠义精神,放到我们的商业电影里面。我就觉得其实我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是西方人能接受的,只不过是我们要找到一个怎么样的故事?用什么的方式来去传播我们中国人的故事?
谭飞:我相信你的理念跟成龙大哥肯定是一拍即合,我觉得在你们的合作中有很多动作戏就有一个特点,幽默、搞笑,也不一定说话,但是你就会觉得忍俊不禁,甚至很多人看到成龙的动作就会笑,所以说这是不是你和成龙大哥的一个默契,通过这种独特的方式传播我们中国的功夫,中国的文化?
唐季礼:动作就是国际语言,所以我们是通过将中国功夫融入主流商业电影中这个方法来锻炼我们自己,因为我们之前的本土市场太小,不像现在。现在的打法就不一样,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是一个电影大国,我们是全球第二大本土市场,我们已经可以承担差不多接近一亿美元的成本和制作,所以我们就有能力去在工业化这个过程中做一些更优秀,质量更高的作品。对于中国电影未来的发展,我是持非常乐观的心态的。我觉得到2035年中国成为世界电影强国,这不是一个梦,我觉得是一定能实现的。
谭飞:您跟成龙大哥合作那么久,如果说问您印象最深的一点,你觉得是什么?
唐季礼:最深的一点就是永远都要创新。
谭飞:就对创新的追求无止境。
唐季礼:对,每一部戏都一定要创新。我跟他合作这么多部戏,每一部戏我要说服他拍,基本上我都要拿出四五场原创的动作,还有新的故事题材。你看我跟他合作的《警察故事4》他是演警察嘛,那部戏之后,我再跟他合作就是《神话》了,因为他没演过古代将军,他也没拍过穿越的故事,他也没真正拍过爱情故事。其实《神话》是一个爱情的故事,我加了一些动作戏,一些商业元素,但核心是一个爱情故事。
谭飞:是,再到《功夫瑜伽》又有新意了。
唐季礼:是,再到我拍《急先锋》,就是因为这个题材我们两个没拍过。另外我还可以用一些新的高科技的武器,一些新的演员,比如说杨洋,杨洋其实跟成龙大哥等于是双男一的概念。我希望把杨洋打造成中国的Tom Cruise,因为我希望动作演员要很帅,要穿着西装和礼服,就像《007》里的邦德一样。我觉得杨洋有这个外形条件,可是他不是一个动作演员,所以我只能通过不断在拍摄中训练他,他条件很好,因为他是舞蹈出身的,所以他的基础比较好。像另外一位演员母其弥雅(《急先锋》饰弥雅),她也是练瑜伽出身的。我记得原来在1986年的时候,我就是这样训练杨紫琼的,所以后来在国际上的华裔女打星,90年代的杨紫琼、Maggie Q,一个能打,一个性感。那我就觉得中国应该出一个又性感又能打的,可是这个你去哪里找呢?你必须培养,所以拍完《功夫瑜伽》,母其弥雅是我训练了三年的演员,这其中她要潜水、打斗,甚至是飞车,为中国培养出这样一个演员,也是我跟成龙的一份责任感。我们总不能把这么好的经验给浪费掉,我希望我们能用我们的经验和影响力,能够不断地推出更多年轻的动作演员,因为中国电影想走出去,核心还是演员嘛。
谭飞:是,还得是人才。
唐季礼:对,你没有人才,你没有演员,你有好的故事也没用,人家也不去看的。 
争做中国电影的“急先锋”
谭飞:我们再回到《急先锋》这个片名,“先锋”大家都知道,就是带着大家往前走的人,那这个“急”字怎么理解呢?
唐季礼:其实《急先锋》这名字是我改的,“急先锋”的概念就是每一个行业都有它行业的“急先锋”,就是敢第一次吃螃蟹的人,冲到前面去的人。另外这个概念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我们中国的安保在国际、在全球范围内是要冲到前面的。
谭飞:中国的国际安保团队要成为世界的领先。
唐季礼:对,而且要很急,因为这是我们的刚需,如果我们不加快我们自己的力量,那我们就赶不上别人,所以我觉得“急先锋”这三个字,也代表了我跟成龙大哥,希望我们能做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急先锋”。
谭飞:其实你也在讲一种职业精神和职业态度,而且是提倡和推崇这种态度。
唐季礼:是的。我觉得我们中国电影应该是要勇敢去创新,勇敢去面对一些困难,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动力跟力量。
谭飞:而且我还听说这个戏里面做了许多升级,挑战了一切不可能。你给大家介绍一下,这部电影里有哪些不可能的挑战呢? 
唐季礼:我们安排了袭击航母的戏份。 
谭飞:袭击航母好像在中国电影中还没有出现过。
唐季礼:从来没有过,而且还有袭击集装箱导弹的片段。但是这些袭击不是我们中国先发起的,我们是去帮助他,我们去拯救他,为了和平。另外还拍了单兵飞行器,它是现在各国在紧密发展过程中都在争取的一个新的,属于未来的作战平台,你看淘宝现在都有了300多万一台的那个飞行器。另外我们还有监控的“小蜜蜂”,还有飞车。你看弥雅开着一个加长礼车,可以倒着飞,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包括这次我们在瀑布的部分,它实际上是一个在急流瀑布水中的“速度与激情”。
一张电影票,环游世界
谭飞:就《急先锋》呈现了很多视觉奇观,是吧?呈现了很多关于力量、速度和美感的一些比较新鲜的元素,你觉得这对当代观众来说会比较有感,是吧?
唐季礼:对,因为现在的观众要求很高,你看这几年中,每年我们有几十万的海外留学生回国,再加上我们现在互联网也非常成熟,观众能看到很多来自全世界不同国家的文艺作品,他们的鉴赏水平都非常高。而且我们的电影下线以后,4周以后就上网络平台了,现在的年轻人又要打游戏,又要刷朋友圈,还要忙事业,他可能就不会去电影院看,而是会等一等。
谭飞:对,他们可能会半个月后在家里看,电影已经不是刚需了。
唐季礼:所以这样的话,对中国电影来说,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就是,中国电影如何拍出大电影的感觉。我觉得我们应该拍很多漂亮的景色,让正在合家欢的无论哪一家来到我的电影里,都可以走进世界,跟着我的主角成龙、杨洋去环游世界。
谭飞:用眼睛环游世界。
唐季礼:跟随银幕场景变化去环游世界,你可以看到很多不同地方的文化,就像去旅游一样。
谭飞:实际上我听出了导演的野心,你就希望那些在家里过节的人,去一趟电影院就可以出国,就可以览遍这个五洲风情是吧? 
唐季礼:其实这是最高的性价比。
谭飞:希望观众觉得买了这张票特别值?
唐季礼:是的,因为每一部电影观众喜不喜欢真的就是见仁见智,有一些人喜欢动作片,有一些人不喜欢,有一些人喜欢喜剧,有一些人喜欢惊悚片,那你很难去满足所有人。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秉承的一个必须的准则就是让观众值回票价,我很用心地去拍每一部戏,观众看完离场后不会骂,说你骗钱对吧?因为我自己也有同感,有很多电影,有时候我进去可能看个10分钟、15分钟,我真的起来就走了,看不下去。所以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让观众站起来,希望能达到全程无尿点的那种感觉,这个是一个我创作的很重要的因素。我的老板何先生以前教过我一个秘诀,他说,一个电影要破记录很重要,要让观众有重看欲。在《急先锋》里,其实就是一场戏接着一场,很欢快的,但在动作戏与文戏之间,它在连接上还是有一个讲究的,这样才能让你看得很舒服。
急先锋的全“新”形象
谭飞:对,我想插一句,你为什么会想到做安保题材?因为这个题材在中国的类型片中也很少见,甚至可以说是第一部,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个角度?
唐季礼:因为我以前在香港拍《警察故事3》的时候,香港的警察不给你封路,开枪没有license,爆炸也没有license,都是偷偷的,开完枪就跑,都没有批文的,无法正常的像现在一样去好莱坞拍摄。所以因为条件有限,我就把香港的警察故事从香港写到内地,去马来西亚、去泰国拍,去了一些新鲜的地方。那这次我一样是讲中国人的故事,可是我把故事的场景放在全球,这个其实也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我利用全世界作为我故事的背景,去讲述一个中国英雄的故事。
谭飞:而且这样做可能巧妙地规避了一些我们本土的一些障碍,然后又同时展现了中国人现在在全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
唐季礼:对,因为我了解到的就是,全球最大的国际安保公司在英国伦敦,然后这些国家安保公司80%的工作都是来自于美国的,而美国在安保公司的规定是,你接我美国的生意就不能接中国的生意。但我们中国这几年的“一带一路”非常成功,全球有150多个国家支持我们,我们海外的从业人员就有100多万,那他们都需要保护,所以我们必须要自己建立我们自己的安保公司。所以过去这5年,中国在全球都有安保公司,虽然这目前还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但它是我们中国在海外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保障。
谭飞:因为必须要保护我们在国外的一些产业和他们的员工。
唐季礼:对,你看我们有一些项目在非洲,125个工作人员就有128个保安。
谭飞:1:1的。
唐季礼:对,保安比员工还要多。因为在某一些地区,我们会为全世界很多其他国家建设基础建设嘛,而且很多是一些争议地区,荒芜的地区。我们中国人很能吃苦,去为人家开荒,但是我们中国人也需要有保障。所以我觉得这个题材它可以保护名人,歌星、财阀、科学家、大使,也可以保护那些待展览的艺术品,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一个背景和题材可以让我做一个系列片出来。
谭飞:对。
唐季礼:我可以在日后成立一个《急先锋》的系列,我可以拍1、2、3、4、5、6、7,就像我从小最爱的《007》。
谭飞:这么一个系列,可能既有时代意义,同时又有延续性。可能就跟我们现在的《唐探》系列,或者说像《吹哨人》可能有异曲同工之妙,就反映了中国文化或者说中国人在海外的生活方式、生活现状。
谭飞:我们再问问演员阵容,刚才你也讲了杨洋跟母其弥雅,那么还有一个新演员加入,就是艾伦。但是艾伦好像在我们印象中是个搞喜剧的,那他跟这部电影搭配得怎么样?
唐季礼:我喜欢艾伦是因为我看了他的《羞羞的铁拳》,他演那个拳击手,可是打得实在太烂了,他没演出那个感觉。
谭飞:而且他那个肌肉也不对,都是松的。
唐季礼:那个还真是一个搞笑片,它里面的戏剧性很好,故事讲得很好,表演也很好。我很喜欢他的表演,艾伦的演技非常细腻,但我觉得这个喜剧演员演动作片还是有难度的。我跟他谈的时候,我说,这是动作片,他其实有点犹豫的。我说,你不用担心,动作我来教你,只要你肯学。他问我,我这个年龄还行吗?我说,行,只要你肯学,成龙大哥这个年龄了他也还在学,每一部戏我都有新的东西让他去学。最后我让他演了一个暖男,他比杨洋成熟,所以是他的队长。杨洋非常帅气、利索,又非常勇敢,是不要命的那种性格。他(艾伦)是比较顾全大局的,责任心非常强,就算有小孩都可以不要命,可能这次拯救人质他是没有把握的,但是他都一定要去把他的战友带回来。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暖男,所以这部戏我不是用他来搞笑的,因为我不喜欢搞笑,我喜欢的是自然的幽默。
谭飞:要高级一点的搞笑。
唐季礼:对,我比较喜欢看到观众自然而然地笑,但我这部电影的核心还是以激烈的动作场面为主的,所以我并没有让艾伦特意去搞笑。
谭飞:除了艾伦,很多人还是非常关注杨洋的演技,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流量明星嘛,原来也是个小鲜肉。那么最近一两年他变得英武了很多,越来越阳刚了。你怎么看这次杨洋整个的表演?
唐季礼:首先在外形方面,一来我就让他剪了寸头,这样他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感觉了。我再训练他武打,跟他一起健身。
谭飞:而且好像你还特别爱改造一些长得帅的男生,给他们做很阳刚的造型。
唐季礼:对,因为我要建立一个中国英雄的形象,那我相信杨洋的影迷这次一定会很开心的,因为你会见到一个全新的杨洋。而且这部电影我觉得对杨洋来讲,也是一个从文艺片、爱情片的演员,踏入一个国际大片的动作男主角的这样一个位置上,那我觉得这个对他极为重要。而且拍一部我觉得是不够的,因为这部戏我跟他拍完以后,我发现他的进步非常大,当然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那这个我需要继续训练他。
谭飞:也就是说你还是要跟他继续合作下去。
唐季礼:对,一定会合作的。艾伦、母其弥雅也非常好,包括两个我的新徒弟,杨建平,还有王延龙,两个都是世界搏击冠军,还有周斌,他是一个体院的武术,这些都是我要训练的新人,我希望慢慢让这些人成长,让观众看到更多新人的新面孔。
谭飞:好,谢谢唐季礼导演。
唐季礼:谢谢!
往期
回顾
【演员】
【导演】
【编剧】
【制片人】
【企业家】

【歌手】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