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看来,磐霖给LP交的成绩单足以让他们自豪:基金整体IRR水平超30%的,4年DPI超120%。 
来源 | 磐霖资本
不断的进化,突破舒适区,这是一家在创投圈子里声名鹊起的VC机构成立十年来的坚持所在。 
对于VC而言,和优秀的创业者并肩同行,彼此成就,方为正道。“投资科学家中的企业家,成就企业家中的创新者,这是我们投资的着眼点之一。”磐霖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李宇辉说,而要验证一家VC的进化与专业,时间是最好的答案。数据看来,磐霖给LP交的成绩单足以让他们自豪:基金整体IRR水平超30%的,4年DPI超120%。 
刚刚,磐霖新一期的科创旗舰基金顺利募集完成,规模10亿,出资方涵盖多个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化母基金、上市公司以及产业资本、优秀企业家,磐霖前期投资人大部分继续加码追加投资。这是磐霖经历了过去十年沉淀,最终打造的一支旗舰基金,聚焦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及高端医疗器械的进口替代和消费供给端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企业级服务及智能硬件两大领域。
“未来十年,希望磐霖可以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VC之一”,李宇辉说,这只是表象,真正的意义在于通过成就科技创新型企业,去助力国家科技转型、产业升级,并为LP创造更多的回报。
10亿科创旗舰基金正式成立
这支规模达10亿的科创旗舰基金,是磐霖成立到现在规模最大的一支VC基金。
“从成立至今,我们的团队经历了整个投资周期的锤炼,我们VC的打法已经慢慢成熟了,业绩上也得到了体现,这是LP们信任磐霖的主要原因。”李宇辉说道。
回顾磐霖的成长历史,可以说是一条典型的VC进化之路。
2009年10月30日,伴随着创业板开市钟声敲响,人民币基金市场被迅速点燃,全民PE时代到来。2010年2月,磐霖资本正式成立。
最初三年的投资给刚起步的磐霖开了个好头——投出17个项目,共计收获8个A股IPO。
而资本市场风云变幻,对于参与者们而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2013年A股IPO退出收紧的大环境下,中后端消费和医疗领域的优质项目极度稀缺,更无法控制的是,供需失衡之下估值水涨船高。
“随着经验的积累以及投资认知体系的健全,我们在外部大环境的推动下,在2013年时,就开始坚定投资阶段逐渐前移的思路”当时,李宇辉跟创始团队开玩笑说,“中后期投资需要超大的资金盘子,我们再怎么做,都无法和头部的PE机构竞争,他们动辄百亿甚至千亿的规模,这是我们拼不过的。” 
合伙人们整夜开会,多次讨论。2014年初,磐霖毅然做出了转型决定——从PE全面进入VC。这是让李宇辉至今想来,仍觉得非常自豪的一个决定。
这场转型最终被证明是一次成功的战略调整,在不断的进化演变中,这家年轻的VC在锤炼中成长壮大,也在风云变幻的股权投资市场里持续进化。
在经历了团队的重新梳理、募投管退多重体系的二次打磨之后,磐霖给了LP们一个还不错的回报:基金整体IRR超30%,4年DPI超120%。
事实上,VC投资带来的成就感和回报都是惊人的。除了资产的增值之外,李宇辉觉得,做VC的最大乐趣就是可以跟着创始人,跟着企业一起成长。
“磐霖也是一家创业企业,很多事情我们是感同身受的。”李宇辉说。
搭建护城河,
早早卡位医疗健康+TO B
如果说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是一家企业的护城河,那么对于一家VC而言,一套成熟的投资框架体系就是它的“护城河”。
成功的商业模式一定是建立在庞大的社会需求之上的。“懂需求”,是磐霖对整个团队从投资经理到合伙人的一致要求,也是他们早早就能“卡位”医疗健康+TO B两大投资领域的原因。
医疗是磐霖从成立之初就选定的一条核心投资赛道。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对于重大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需求日渐旺盛,国内针对新药和高端医疗器械的研发创新行业方兴未艾。
“医疗的需求也是一种消费升级,只有新药研发和高端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可以解决这一问题,而在这些企业背后则需要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的驱动。”李宇辉表示,这是很久之前磐霖就想清楚的一件事情。
不可忽视的是,医疗行业本身风险巨大,早期项目尤甚。从PE到VC的转型过程中,在调研早期项目时,对医疗技术的判断成为至关重要的环节。为此,磐霖快速搭建了一支可以打硬仗的团队。
这支团队的画风跟传统意义上的创投团队有些不同,他们在当时还不是典型的医疗投资人,而是一批拥有医学或生物遗传学背景的专业人士,其中有些人是医生,有些人是医疗企业的创业者。
这样一支风格迥异的团队战绩颇丰:磐霖已通过旗下两只专业医疗基金陆续投出近20个医疗类项目,在针对肿瘤、心血管病、代谢性疾病等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和高端医疗器械领域形成了系列化布局,所投项目包括凯普生物(300639)、康泰生物(300601)、盛诺基、瑞博生物、Apollomics、ABM、亲合力、劲方医药、金仕生物、安泰康成等明星企业。
而随着TO C投资领域的互联网红利渐渐消逝,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VC机构开始竞逐TO B这条冷僻赛道。作为最早“卡位”TO B领域的VC之一,磐霖早在2015年就非常有前瞻性地看到了C端个性化需求倒逼B端智能化升级衍生的巨大投资潜力,就投资了屏芯科技这样一个磐霖在VC领域开创性的项目。
这和李宇辉的工科出身不无关系。大学毕业以后,李宇辉在一家国有制造业企业工作了三年,从事技术开发的工作,这段工作经历让他对工厂尤其是运作体系甚至车间里的产线十分熟悉。对其个人最深层的影响是,让他对技术有一种天然的推崇和兴趣。但仅有技术就行了么?
需求,前期基于年轻人群消费升级的投资使得磐霖具备了更敏锐的嗅觉,“C端与B端是紧密相关的,C端个性化消费以及对科技感的追求,倒逼B端升级整个设计生产体系,同时近几年宏观经济的下行也使得他们面临巨大的降本增效的压力。”李宇辉说,“B端的需求需要提供SaaS或智能硬件服务的企业级服务公司来满足,所以TO B成为一种VC最近追逐的热点。”
磐霖投资的第一个TO B项目就打了一个开门红。2015年,磐霖寻找到了屏芯科技,这是一家自主研发餐厅云ERP系统,致力于全面提高餐饮运作管理效率的科技企业。在磐霖A轮领投了屏芯科技三个月后,美团点评也在B轮进行了战略性投资,并在八个月后收购了屏芯科技。
此后五年间,在TO B领域,磐霖投出了润雅信息、易买工品、共轨之家、因士科技、图漾科技、锱云科技、瑞云冷链等20多家公司,超过四分之三的投资在A轮及以前轮次进入,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已经获得了多轮的融资。
回顾过去,通过十年的积累,磐霖建立了一套成熟的投资框架——围绕“科技创新引领消费升级”的主题,聚焦商业模式的应用价值,在消费供给端智能化改造和医疗健康两大领域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
“狙击”科学家中的企业家,
成就企业家中的创新者
纵横不出方圆,万变不离其宗。过往十年无论是投创新药还是投TO B ,磐霖始终坚持精品投资的核心理念。
与选赛道相比,李宇辉更强调选择标的,“好的项目是稀缺的,我们以主题式的打法能延伸得更广”。
对于李宇辉而言,优秀的投资人如同一位技术精湛的狙击手。“狙击手可以很好的诠释我们的投资风格。”在媒体对磐霖的描述中,这是李宇辉非常喜欢的一个评价。
提前卡位,凝神静气,瞄准一个目标,扣动扳机,一击即中,不浪费一颗子弹。果断高效,狙击手的这种特质和投资人选择标的的能力一脉相承,虽然是两种不同职业,但考验的都是人的眼光、心理素质和实操能力。
投资就是投人,和优秀的创业者们并肩作战,是所有投资人的梦想。磐霖的投资目标非常精准——科学家中的企业家,企业家中的创新者,这也是李宇辉心中优秀创业者们的共同画像。
“对于医疗创始人,他们大多年龄在45岁以上,博士研发身份,具备海归背景,有相对较强的学术地位和组织能力足以聚集研发人才,还具备较强的产品引进的商务能力和融资能力。而对于消费TMT创始人,他们大多年龄在35-40岁,具备十年以上大企业的管理、生产运营经验,对行业痛点理解深刻,不论是做研发、生产还是销售,对技术有一定的偏好,有成长为优秀企业家的潜质”,李宇辉剖析到。
在李宇辉眼中,瑞博生物的创始人梁子才是其中翘楚。现任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的梁子才是一位地地道道的科学家。梁子才曾在瑞典参与创立过3家公司,一家专注DNA芯片,一家主攻反义核酸技术,一家开发小干扰核酸(siRNA)技术。2007年,他在苏州再次创业成立了瑞博生物,专注于基于小核酸干扰技术的新药研发。
2015年,磐霖A轮投资瑞博生物之时,小核酸药物领域尚处于蛰伏期,在全球范围内还未成药,这一领域并不是资本追逐的风口。但是磐霖认为当时的瑞博生物在关键技术上具有明显优势,其中包括将RNA干扰技术药物准确靶向到病变部位并发挥作用、拥有的生物平台化技术可以在未来有效开发系列化产品。
此后,磐霖对瑞博生物的投资不断加码。2017年B轮追加,2019年11月C1轮再次领投。对于优秀项目,集中投资是磐霖一贯的风格。
“遇到好的投资标的要敢于下重仓,在项目早期做好判断从而提前卡位,并在后期随着企业的发展不断追加投资,这样的标的才能够为投资人带来超额回报。”李宇辉说。
瑞博生物成为李宇辉引以为傲的项目之一。作为中国小核酸技术和小核酸制药的主要开拓者,瑞博生物目前已有1个产品进入临床三期、2个品种进入临床二期试验阶段,另有多个品种即将申报IND。
子弹充足,
要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 VC之一
天翻地覆的2020年,磐霖更忙了。
春节刚过,李宇辉到公司开工的前两天,就集中参加了11场会议,跟投资企业就疫情影响和应对措施进行充分沟通。
如今,2020年过去大半,对VC们而言,这一年可以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
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融资规模均有所降温,但得益于资本市场改革,国内企业上市通道进一步拓宽,被投企业IPO数量同比上升约87%。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LP的有力支持至关重要。“磐霖的LP有些跟了我们十年了,每期基金都追加投资,而且不断有新的LP加入进来。”李宇辉表示。
回顾过去十年,李宇辉说他最自信的就是磐霖的业绩,“给LP们交了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单”。
如今的磐霖弹药充足。在募资难的行业困境之中,磐霖科创旗舰基金刚刚顺利募集完成, 2019年,磐霖还发起设立了一只美元基金。
十年时间,磐霖VC的打法日趋成熟,认知不断提升,在创投3.0的时代,“我们现在是典型的小而美,希望迅速成长,变得越来越强大。”
为了提升狙击手的命中率,有两个工作是磐霖一直在推进的:加强投研能力,挖掘主题赛道内更多的投资机会;完善组织建设,提升机构运营管理水平。
作为一个感性和理性相结合的投资人,李宇辉十分看重团队整体协作能力。这些年来,磐霖倾向于引入特定产业技术背景人才,帮助懂技术的人提升投资能力,让具备商科背景的人学习理解人工智能。
“希望下个10年,磐霖在中国一线VC的队伍中,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品牌之一,这是我们的目标。”李宇辉表示。
在投资这条道路上,这家年轻的VC走得愈加坚定。李宇辉明白,只有修炼内功,大浪淘沙之下,磐霖才能成为走得最远的一批VC。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