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29篇文章
回想日裔在二战中的经历,如果美中关系恶化,首当其冲被影响的将会是身在美国的华裔,不论你的身份背景和经济阶层怎样都难以幸免。如何应对?唯有团结。

正文共:4208字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撰文:月塘
民谣二人组“黄珍珠”:《给我们自己的歌》
新冠疫情之初,针对华裔的歧视案件大幅上升,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在四月为此写过一篇文章,呼吁大家参与社区、服务美国,其中提到二战时的日裔美国人积极参战的例子。
文章在日裔中引起强烈反弹,显然日裔美国人在二战中的心路历程远不是以报效国家来彰显忠诚那么简单,他们的家人被关押监禁,他们的财产被巧取豪夺,他们承受了身心双重的痛楚和煎熬。
我突然意识到,从杨安泽到我自己,也一定还有许许多多华裔对其他亚裔美国人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我期望能有机会更多地去学习和理解他们在美国的经历。
美国公共电视台(PBS)恰好在今年五月推出了五集大型纪录片《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s),我怀着极大的热忱观看了影片,然后欣然参与了纪录片的翻译工作,期望能够让更多的华裔有机会了解亚裔美国人的历史,增进相互的理解,并促成长远的团结与协作。
很幸运的是我参与翻译的是第四集:《崛起的一代》(Generation Rising)。这一集里讲述了四块主要内容:菲律宾农工运动;加州学生为争取创立族裔研究课程的大罢课;越战中的亚裔美国人;以及战后越南移民在美国的作为。
除越战本身之外,我从前对这四块内容几乎是一无所知的。参与翻译这一集的过程促使我阅读了更多的相关内容,切实填补了我在亚裔美国人历史认知中的空白。在此我来分享一下我的主要心得:
领导力与话语权 
1965至1970年发生在加州德拉诺的葡萄大罢工(Delano Grape Strike)是美国农工运动的革命性里程碑。虽然这次罢工是以拉里·伊特隆(Larry Itliong)为领袖的菲律宾裔农工率先发起的,而且菲律宾裔农工在参与者中占了大多数,但人们说起这次罢工,首先想到的却是一周后加入的墨西哥裔农工和他们的领导人塞萨尔·查韦斯( Cesar Chavez)。

菲律宾裔农工领袖拉里和墨西哥裔农工领袖塞萨尔。(图片来源:https://www.sfchronicle.com)
从我收集的信息看来,造成这种印象的原因主要有两方面:
1)拉里14岁时从菲律宾来到美国,只有六年级的教育程度,尽管他是一位作风强悍、经验丰富的工会运动领导人,但他口才不佳,于是充满领袖气质的塞萨尔成为这次大罢工的发言人,在各种正式场合和高光时刻成为葡萄大罢工的代表人物。
2)萨塞尔的强势和此后的宣传也在不断强化他的领导角色,其中以《塞萨尔·查韦斯》(Cesar Chavez)为名的一部2014年的电影尤为突出。这部电影不但将拉里领导的菲律宾裔农工在葡萄大罢工的贡献一笔带过,而且把其他墨西哥裔领导人的作用也几乎抹去,成为萨塞尔造神运动的一个高峰。
德拉诺的葡萄大罢工在某种意义上被视为西海岸有色族裔的民权运动,塞萨尔于是成为墨西哥裔民权运动的标志性人物,其分量如同马丁·路德·金博士在黑人民权运动中的作用。
而亚裔美国人特别是华裔美国人至今仍缺乏一位标志性的维权运动领袖。领袖的名义本身并不重要,但是否有内外公认的强有力的领导者会直接影响各种行动的号召力和谈判的砝码,甚至会影响外界对华裔的整体素质和领导力的评价,直接关系到华裔在学术、政界、商界等各个领域的全面提升。
虽然我们并非要以另一场造神运动来标榜亚裔领袖,但是亚裔至少要不局限于埋头苦干、“光练不说”的状态:我们不但要在各种活动中展现领导力、争取话语权,更要在媒体和宣传层面发出自己的声音、树立自己的地位。
《亚裔美国人》对菲律宾农工运动的讲述就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客观呈现了拉里在葡萄大罢工中的领导作用。期望将来会有更多的人致力于把亚裔历史展示到主流媒体和语境中。
而近年来各种华裔组织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年轻一代的领导力,也让人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比如: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 (APAPA),United Chinese Americans(UCA),Asian Pacific American Institute for Congressional Studies (APAICS) 和OCA - Asian Pacific American Advocates (OCA)都有不同形式的青少年领导力培养项目。
不论执政理念是否相同,只要不是极端偏激的诉求,大家都应该鼓励扶持,一起为年轻一代的成长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亚裔美国人成为美国制度的设计者和各级政府的领导者。
亚裔内部与外部的团结协作 
仍以葡萄大罢工为切入点:为什么之前的农工运动不能获得胜利?那是因为农场主利用菲律宾裔农工和墨西哥裔农工来相互压制对方:如果一方罢工就雇请另外一方。只有当两方农工团结起来,成立了共同的工会形成合力,争取农工权益的斗争才取得了胜利。

团结的重要性在加州的有色族裔学生大罢课中得到了更充分的体现。受到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成果的激励,旧金山州立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少数族裔学生开始要求在高等教育中真实体现各族裔的历史和对美国的贡献,但这一诉求并未得到校方的落实。
第三世界解放阵线大罢课。(图片来源:https://news.lib.berkeley.edu/TWLF-50)
华裔、日裔、菲律宾裔等亚裔学生加入到非裔、拉丁裔、印第安以及进步白人学生的行列,成立了第三世界解放阵线(Third Word Liberation Front),自1968年底进行了持续五个月的罢课抗争。这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校园罢课,虽然校方从一开始就动用警力进行镇压,并逮捕关押了参与的学生,罢课最终成功迫使校方设立了族裔研究学院。亚裔的历史第一次成为美国历史的一部分,亚裔不再是一群辛勤劳作的隐形人。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亚裔美国人”运动在全美风起云涌,而这一称谓本身就是在共同奋斗的过程中诞生的:我们不仅仅是分散的华裔、日裔、菲律宾裔......我们开始有了共同的身份和更强大的力量。然而“黄色力量”(Yellow Power)的运动并未取得和非裔同等分量的成绩。究其原因,我们仍可以从今天的亚裔构成中找到答案。
亚裔美国人是一个包括诸多原生国、民族、政治和文化背景的复杂群体,一些原生国还有过战争交恶的惨痛经历。哪怕华裔内部也有铁路华工等老移民后代、东南亚华人移民、港台移民、大陆知识阶层移民、投资移民、直至非法移民。表面看来,这个群体有着差异分明的诉求。
但如果六十年代的亚裔美国人因为共同的被歧视和漠视的历史走到一起,特别是和民权运动的主力非裔美国人走到一起,今天我们更有必要重温历史,厘清我们的核心利益。
新一轮“冷战”已经拉开帷幕,这一次不再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大阵营,而是中美两国的直接交锋。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对华立场上高度一致,不论2020年的总统选举结果如何,两国关系在未来将会有相当时期的持续紧张。
回想日裔在二战中的经历,如果中美关系恶化,首当其冲被影响的将会是身在美国的华裔,不论你的身份背景和经济阶层怎样都难以幸免。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引发的对华裔歧视案的上升就是明证。
下面是我亲身感受的另一个例子。
最近,俄亥俄众议院发言人Larry Householder 因为第一能源(FirstEnergy)向其控制的政治组织捐款6千万美元而被起诉敲诈,引起全国侧目。而在2019年,濒临破产的核电公司第一能源曾斥巨资做广告,阻止试图推翻州议院通过的13亿美元补贴方案的全民公投。
广告的最大卖点是宣扬“中国政府正在悄然入侵美国的电力网络”,与阴暗低沉的嗓音相配的画面是中国官员和铺天盖地的红旗。然而,所有指控的脆弱依据是:其竞争对手的贷款方有中国工商银行。
其实工商银行只是给竞争对手贷款的十家银行之一,更荒谬的是:第一能源本身也在工商银行贷款1.6亿美元。然而这并不妨碍支持第一能源的团体大张旗鼓地散播恐惧和排外的不实信息,而且非常有效地得到了选民的认同,成功阻止了全民公投的努力。
大国竞争中互相角力是正常的行为,但不负责任地散布恐惧和仇华的谣言很容易造成对当地华裔的负面影响,和最近的新冠病毒被称为“中国病毒”有同样的恶果。
值得欣慰的是辛辛那提市的13个社团组织向发布不实广告的团体以及各大媒体发出了公开信谴责他们的做法,其中一位倡导者就是日裔美国公民联盟(Japanese American Citizens League)的辛辛那提支部主席Kazuya Sato先生。
大打“中国牌”拉仇恨的例子会越来越多。华裔目前占美国人口不到2%,我们必须为应对这个共同的挑战走到一起,致力于中美两国的持续和平发展,而且我们必须团结更多的盟友。越是有过被歧视和压迫的惨痛经历的人群,越能理解和支持对歧视和不公的抗争。这应该可以解释为什么犹太裔在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中和非裔坚定地走在一起。
中美关系恢复之后来到美国的部分新移民大致是从2016年的挺梁运动开始高调参政,另一件高调参与的事是告哈佛招生歧视的诉讼案。两件事情可以说都是和华裔利益相关。但如果华裔想要团结更多的盟友,我们必须像陈果仁案中的非裔和上述第一能源事件中的日裔一样,反对对任何族裔的歧视,支持对所有不公的抗争。(《美国2000万人口的亚太裔,下一步该怎么走?🔗
结 语
美国的伟大之处在于她的兼收并蓄,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以自己的方式贡献美国,同时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书写美国的历史。

华裔走过的曲折历程正在一路充实美国梦的内涵:我们的起点是被剥削的苦力,甚至被蓄意排斥;但我们也在成为科学家、艺术家、律师、企业家、直至总统候选人。华裔的丰富构成就像整个国家的故事一样色彩斑斓。
我们是华裔,我们也是自豪的美国人。这里是我们选择的家园,我们在此生息奋斗。我们的努力会把美国变成一个更加自由平等的美好家园。
最后让我以在这部纪录片中惊喜发现的一个六十年代民谣二人组 “黄珍珠(Yellow Pearl)” 的歌来做结:
“我们是流动农工的孩子, 我们是集中营被关押者的后代。我们是铁路工人的儿女,先辈们在美国大地留下印记……
为我们自己唱一首歌吧,我们有什么好顾虑的呢?为我们自己唱一首歌吧,我们有权利选择......” ——《给我们自己的歌》(A Song For Ourselves)
美国公共电视台
纪录片《亚裔美国人》中文字幕版
扫码观看
网址
https://ucausa.org/AsAm/
撰文:月塘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