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人物》杂志发表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一时间刷爆朋友圈。文章提到,随着中国外卖平台的后台算法逐渐精进,外卖骑手却一时间陷入了“快速”“准时”的数据怪圈中,也引发了多起安全事故,“外卖骑手,已成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不仅是外卖行业,大数据、智能算法已经全面入侵我们的日常生活。特别是疫情爆发以来,为了减少接触,数据系统的应用达到了巅峰。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许多人和系统互相“戏弄”的场景。比如在英国,随着新冠病毒检测系统的推行,出现了民众利用系统漏洞的情况。
英国政府围绕 “测试与追踪”(test and trace)原则,推出了一系列的防疫措施,然而政府的新冠检测能力堪忧,目前不堪重负,此前NHS检测和追踪部门的负责人还向英国民众道歉,因为民众要么无法获得检测机会,要么被告知要驾车前往数百英里外的检测中心——很多关于有症状的人试图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预约检测,却被告知要到英国一个完全不搭边的地方去做,远在600英里之外(约966公里)。
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利用系统漏洞获得检测机会的现象。
英国政府在伦敦当地特维克纳姆体育场建立了一个检测中心,但住在那附近的人预约检测时却没有被分配到这个中心。这个时候,特维克纳姆体育场病毒检测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公众,他们可以假装住在阿伯丁(苏格兰的主要城市之一,距离这个体育场约400英里,即约644公里),然后就可以插队,得到检测机会。
具体操作是,在系统预约的时候,输入阿伯丁的邮政编码,假装自己的在阿伯丁,这样就可以预约在体育馆做检测。
而那些老实填写自己地址的居民,却只能预约到数百英里之外的一个检测中心。
现任英国卫生大臣马特·汉考克呼吁公众不要为了接受本地检测而通过改变邮编的方式来“玩弄体制”,但他无法解释这种做法为什么有效。
他说:“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采取负责任的方式,应该告知民众政府有能力进行大规模的检测,目前从系统数据上看,人们从居住地到预约的检测点,平均行驶的距离是5.8英里(约9.3公里),人们应该认真对待这个问题,而不是玩弄系统。”
民主党卫生事务发言人穆尼拉·威尔逊也在议会上提出了这个问题,并要求政府向议员们披露检测系统的问题。她说她的选民“被告知,如果他们将阿伯丁邮政编码输入系统,他们就可以在特威肯纳姆进行检测”。
而推特上,英国民众表示,他们是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这个漏洞的。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特威克纳姆的居民可以通过自称居住在苏格兰的方式来预约考试,但似乎这个漏洞已经被堵住了。
现在在政府的检测门户网站上输入阿伯丁邮政编码,无法进行预约。
威尔逊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几位选民联系我,告诉我这是他们被要求做的事情。人们被建议在预约时使用阿伯丁邮编,然后会得到一个二维码,这个二维码能让他们在特威肯汉姆接受检测。”
“为了进行检测,你必须用这种方式欺骗系统,这是非常可笑的。很明显,它需要被修复,无论是电脑故障还是检测中心的容量问题。”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系统上,还是出在人民身上。”

原文标题:Testing farce as MP reveals people can jump the queue by pretending they live in Aberdeen
原文地址:
https://www.telegraph.co.uk/politics/2020/09/15/testing-farce-mp-reveals-people-can-jump-queue-pretending-live/
原文作者:Tony Diver
译者:mecho
来源 |  译言(ID:yeeyancom
作者 |  译言赞赏编辑 | 鱼丸汤圆
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早读课立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