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日,最高法院声明表示,金斯伯格于华盛顿的住所离世,家人陪伴在旁。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形容,美国失去了一位具历史地位的法学家而数年来都与金斯伯格不太亲密的特朗普总统也在她去世后称赞她:是了不起的女性,走过了了不起的一生
金斯伯格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在最高法院任职的女性,也是一位倡导妇女权利的先驱。《纽约时报》评论称,身高只有1.5米左右,体重不足45公斤的金斯伯格外表娇小,体内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金斯伯格1933年出身于纽约布碌仑的一个普通犹太工人阶级家庭,她毕生致力提倡性别平等。1993年,金斯伯格获时任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迄今已经27年,是最高法院内目前年纪最长的大法官。那么,她究竟拥有怎样“了不起”的一生呢?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18日逝世,享年87岁。(图片来源:美联社)
饱受性别歧视的瘦弱女子
据微信公号“中美法律评论”指出,87岁的鲁思·巴德·金斯伯格,曾经仅仅因为是个女人就不能进图书馆学习,即使当上了哈佛法学院校刊编辑,即使是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优秀学生,即使有哈佛法学院院长的力荐,也没有律师事务所愿意雇佣她……她为此奋斗了一生,最终成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之一,并且切实的通过法律改变了美国女性的地位。
北京《三联生活周刊》报道,金斯伯格出身犹太家庭。上世纪50年代,她考入了康奈尔大学。在那个时候,有一个戏谑之语: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姑娘早点嫁出去,就把她送入康奈尔,因为那里男女生的比例是1/4。如果一个女孩在康奈尔还没有找到人生伴侣的话,金斯伯格在纪录片里开玩笑说,“那她真是无可救药了”。高中毕业的前夜,久患病的母亲去世了,鲁斯从小和母亲的关系非常紧密,母亲的一句话让她记了一辈子:做一个淑女,但要独立。
在康奈尔读大一时,她“从未有过一次重复的约会”。在这里她也邂逅了自己一生挚爱、未来的丈夫马丁·金斯伯格。老年的马丁后来在一次演讲中说,几次约会下来,他觉得“鲁斯不仅美丽,还非常聪明”。
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从康奈尔毕业后,她结婚了。马丁随后征召入伍,她跟随去俄克拉荷马州居住两年。马丁退役后,夫妇二人一起考入哈佛大学法学院。在哈佛期间,金斯伯格仍然成绩优秀。她是《哈佛法律评论》的编辑。在哈佛,或美国任何一所大学的法学院,只有最出色的学生们才能担任这类期刊的编辑,这一传统延续到了今天。
从哈佛转学至哥伦比亚法学院后,金斯伯格同样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哈佛和哥伦比亚的男性校友们大都在律师事务所找到了很好的工作,但成绩优异的金斯伯格却没有被录用。有同学找到负责招聘的事务所负责人,推荐她,那人却回答说:“但是,我们事务所从未招收过女性律师啊⋯⋯”
当时美国的女权运动已经很热烈,要求平权的女性活动家、演讲家不时出现,但金斯伯格却很早意识到自己不是那样轰轰烈烈的人,她所擅长的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法律——对长久以来形成的不平等现状,一步一步做出立法上的改变。
年轻时的金斯伯格夫妇。(图片来源:美联社)
她拿起法律武器并为妇女平权奋斗了一生
在金斯伯格的职业生涯中,一个比较重要的案件是1973年的“Frontiero V Richardson案”。金斯伯格毕业后虽没能进入律师事务所,但她为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的帕尔米耶里(Edmund L.Palmieri)法官做了两年法律秘书。随后,她将职业生涯转向学术,进入高校担任教职。她在社会活动中也很活跃。在罗格斯(Rutgers)大学,她参加为新泽西州学校教师争取产假的斗争。
1970年,她参与创办了美国第一本专注于女性权利的法律杂志《女权法律报道》。随后,她与人一起创立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成为律师后,在这个联盟的框架下,金斯伯格和同事们关注着进入最高法院的女性权利案件。如遇到此类案件,她们一般都会想办法接手过来,以期造成更大的影响。“Frontiero V Richardson案”就是被她们挑中的案件。
莎伦·弗朗蒂罗是一名空军少尉,大学毕业后结了婚,然后加入了空军。很快她就发现,其他已婚男同事都有房屋补助,自己却没有。她到薪酬部门询问,工作人员却表现出很吃惊,认为女性没有房屋补助是很正常的事,且空军愿意招她进来,她就应该觉得庆幸了。
在莎伦案中,金斯伯格的当庭陈述十分精彩:“对性别的区别对待,含有不平等的评价体系。现在的一些传统观念,将女性在职场受到的不公,美化为‘保护女性’⋯⋯”纪录片中,金斯伯格受访回忆,当时这个案子的法官、工作人员等大都是男性,但在她的法庭陈述开始后,没有一个人打断她。金斯伯格用翔实的资料和精准的语言,为当庭法官们讲述了女性长久以来受到的歧视。
1996年,一名高中女生想报考弗吉尼亚军事学院(VMI),却被告知VMI从来不招收女性。这是美国最后一个只招收男生的公立学校。案子最终上诉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们以七比一的投票认定,VMI以性别为招生条件,违反了平等法案的第14修正案。自此,VMI不得不开始招收女性生源。金斯伯格是参加投票的大法官之一,案件的最终判决也是由金斯伯格撰写,这在当时是破例。
美国最高院的多数意见(majority opinion)通常由最资深的大法官撰写,而当时金斯伯格作为大法官的资历位居倒数第二。但当时的大法官奥康纳,也是美国最高院第一位女性大法官,直接让金斯伯格撰写了这个最终判决,这是因为此案中援引的第14修正案,正是来自金斯伯格当年胜诉的一起案件——里德诉里德案,美国最高法院由此第一次将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推及到妇女权益保障。不可忽视的是,多年来金斯伯格在女性平权领域一直有着出色成绩,在成为大法官之前,她在美国最高法院辩护的6宗争取女性权利的案件,有5件获胜。
对VMI的判决一出,很多人也曾质疑在这样一个多年来以招收男性为传统的军事院校,规定以后招收女性,是否会毁了这个学校?金斯伯格当时就回答:多年后,你们看看这些女生做出的成绩,会感到由衷的自豪。
2006年,美国第一位女性大法官奥康纳退休,金斯伯格成为最高法院唯一的女大法官。在这之后一系列关于女性权益受损的诉讼案中,她开始更加坚定地输出立场。
2007年,一起堕胎案让她公开宣讲,女性应该拥有选择堕胎的权利。一个月之后,一起男女薪酬不平等案件让她再次站了出来,要求国会废除最高法院做出的判决,这一罕见的出格举动为她赢得了美国女性的普遍好感。奥巴马上任后,签署的第一份法案便是《莉莉·莱德贝特公平薪资赔付法》,让金斯伯格的声望继续提升。
而真正令金斯伯格成为“网红”的,是2014年的“Burwell v.Hobby Lobby”(Burwell诉Hobby Lobby公司)案。一家拥有宗教信仰的私人公司以违反《恢复宗教自由法案》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为由,起诉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中心,反对强制适用《可负担健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说这一法案要求公司为员工提供的20种避孕措施保险中,有4种与其宗教信仰不符。最终,最高法院却以五比四的投票结果,支持了私人公司的诉求。
金斯伯格随后发表了自己长达35页的“异议”。她指出,“在这份令人吃惊的涵盖范围极广的判决中,法院认为只要商业企业,包括公司、合伙和个人企业在内,认为法律与其虔诚的宗教信仰不符,就能规避该法律(税法除外)”,则“恐怕本院已经冒险踏入雷区”。
这份异议迅速传遍网络,受到追捧,甚至有人将其异议写成了一首歌。此后,金斯伯格的每一次“异议”,都能在网上掀起一轮风潮。
1993年,大法官的位置有了空缺,马丁为了老婆四处拉票,联系了所有认识的人。当时的总统克林顿见了金斯伯格十分钟后,就确定了她为提名的人选。最终她以96票对3票的优势,被任命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图为1993年8月10日,大法官·金斯伯格在顿白宫东厅举行的仪式上宣读首席大法官威廉·伦奎斯特(右)的法庭宣誓。金斯堡的丈夫马丁拿着圣经,克林顿在左边看着。(图片来源:美联社)
丈夫遗书:至死未停对她的爱慕
可惜岁月无情。据微信公号“中美法律评论”报道,2010年,他们结婚56年的时候,马丁又一次患病,离她而去,留下最后一封情书,告白说从相识那天起,从未停止过对她的欣赏和爱慕。
2015年,她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最高法院大法官里只有她入选。
2018年,她的人生故事被改编成了电影《性别为本》。
但很多人知道20年来,金斯伯格一直在和癌症作斗争:1999年通过手术治愈结肠癌,2009年治愈胰腺癌,2018年通过手术摘除左肺两个恶性结节,2019年8月再次治愈胰腺癌,2020年7月胰腺癌复发。
长期以来,她一直坚持健身,举哑铃、做俯卧撑。她深知如果她不在了,大法官中就没有一位她这样的女性了。
据NPR消息,就在去世前几天,金斯伯格曾对孙女克拉拉·斯佩拉说:“我最热切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前,我不会被取代。”
金斯伯格也是一位善良的法官。据中央社报道,去年10月23日,捍卫妇女权利的金斯伯格以“人权和性别平等终生开拓者”身份获颁100万美元奖金,但她却把奖金全数捐出了。
她用她瘦小的身躯,以一己之力为美国女性的地位做着不懈的努力。用她的方式守护着美国女性,守护着世界。让更多的女性走向独立和自由。她追求的那句名言是:我们所争取的不是特权,我们所要求的仅仅是让男人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拿开。
《三联生活周刊》这样写道:80多岁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被当成了很酷的标志,印在马克杯、T-shirt、刺青上。她被戏称为“Notorious R.B.G”,由爱戴她的年轻一代根据著名饶舌歌手绰号“The Notorious B.I.G.”化来,以此命名的轻博客让她在年轻人群体里得到了更广泛传播。她被P成各种漫画、电影形象,并受到诸多致敬式cos(装扮类角色扮演)。2018年,她的同名纪录片掀起大范围的讨论,让人进一步了解了这个“全球网红”。这个在自己领域做到极致、走到极致的女性,用她的一生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榜样,就像希拉里为她发的悼文里所写,“再也不会有像她那样的人了”。
1993年7月20日,当时的参议员乔·拜登与最高法提名法官金斯伯格交谈。(图片来源:美联社)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距离美国大选只有不到6周的时间,金斯伯格的离世势必将引发一场继任人选的激烈政治斗争。金斯伯格过世后,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奇·麦康奈尔已表示,邀请特朗普总统迅速提名一位继任大法官。有消息人士向ABC透露,预计特朗普将在未来几天提出一名候选人,填补金斯伯格的席位。消息人士称潜在候选人名单很短,包括至少一名女性。有两名消息人士称,美国巡回法院法官埃米·科尼·巴雷特被视为最有力竞争者。来源侨报网
重磅!Tiktok和微信在美下架!不能下载更新+转账支付!川普禁令生效前, 腾讯将办公版微信改名为Wecom!
满屋蟑螂老鼠, 门窗不能开!纽约公校卫生情况堪忧!没老师给学生上课 教师爆卡多索高中现况
纽约DMV再扩大服务 驾照学习许可、车辆登记都可上网办
美国这个医生竟被拍到边溜滑板边替患者拔牙,滥用麻醉骗医疗补助,最后判了12年.....
这些日本当下最红的甜美系女模都美得不简单...连宁静也因为ta翻身!

别忘了点击“在看”,可给小编加鸡腿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