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感谢周教授惠赐此文!我是历史迷,记得十多年前,中国流行一部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由国家电视台热播,体现了中国在腾飞阶段的社会政治心理变化。它向国人刻画了九个大国按时间线先后次序的崛起故事,暗示人们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华民族是继起的一个新兴大国,大国迭代兴起,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趋势和时代规律。
十几年后,现在又流行一个新词,“修昔底德陷阱”,潜台词是,中美必有一战,历史上还未有过两个冉冉上升的大国建设性共处的先例。大国关系博弈,考验政治家和精英阶层的智慧。在旧秩序之下,德国的崛起挑战大英帝国霸权,这是两次世界大战的根源;英国衰落,美国崛起,同文同种,和平交棒,更由二战摧毁旧世界,缔造出战后新秩序,以联合国为核心的世界政治秩序、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核心的世界经贸秩序,全球受益至今。目前这一切都在动摇,在晃动,在双雄争锋中被撕裂……
当年看《大国崛起》,我并不赞成背后的历史观念和叙事方式,它基本还是运用教科书上唯物史观解释大国崛起现象,并预言斗争的成败,霸权的兴衰,大国的兴替。事实上,持类似分析框架的专家都是错误的,最典型的是美苏冷战。不仅是苏联学者,大部分西方学者从30年代直到80年代还在孜孜不倦的论证举国体制的优越性,从经济数据推断苏联模式的必胜趋势。突然,它轰然一声就猝然倒地了,连美国都目瞪口呆。这一点,诺奖学者诺斯有本学术专著《西方世界的兴起》,从制度变迁角度,解释了资本主义在西方兴起的原因和内在动力。大国崛起的真正奥秘,不是物质资源或者表面的硬实力,也不是一场战争或一个伟人,而是内在的制度基因。是否演化出一套尊重人、保护人、激发人的社会制度,方构成国家竞争力、创造力、影响力的不竭源泉。
今天,中美两大国之间的竞争,本质上乃是制度的竞赛,哪个国家的制度更有优越性,更能释放国民的活力,更能为人类创造新价值,谁就会赢得未来的制霸权。
洛华兄此文,从西班牙帝国“内循环”的角度,再次印证了我的史观。
曾几何时,西班牙是一个强大的世界霸权。


她不仅拥有庞大的舰队和广袤的殖民地,她还因在欧洲大陆捍卫天主教正统而拥有某种道义上的制高点。这个帝国有足够的黄金、内需、军事和经济实力来实现国内大循环。而她最终却在工业文明和科技竞赛中输给了后起之秀的英国,这是为什么呢?
给历史找原因总是充满了乐趣,就像自己动手写侦探小说一样。我的祖父是历史学家,他曾经对我说,“考古学家是我的敌人”。因为“他们不断挖出新东西来告诉我一些新发现,而对于历史学家来说,我知道的越多就越糊涂”。因此,我不声称我找到了西班牙帝国内循环失败的真实原因或者揭开了历史真相,我诚实地披露,当我从以下角度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困惑消失了。
我把西班牙和英国之间的竞争简化成糖和黄金的竞争,这是我从人类学名著《甜与权力》中获得的灵感,也是我最近出版的新书《市场本质》讨论的核心问题之一。
西班牙人从美洲殖民地运回了大量的黄金和白银,他们掌管美洲大陆的时候,英国的工业革命还没有起步,甚至还没有萌芽。英国当时仅仅掌握了加勒比海的几个岛屿殖民地,用于种植甘蔗并轧糖。
为什么仅仅一个世纪以后,西班牙人的耀眼黄金抵不过英国的甜蜜蔗糖?这就是货币史上最大的黄金迷雾。黄金巩固了西班牙原有的等级社会,蔗糖则开启了英国的工业革命进程。关键在于:英国中下层人民获得了更大的自由,参与到国家的工业化进程中来,这才是一部盛衰史的分水岭。
英国社会从上到下对蔗糖有着痴迷的爱好,这种爱好被西班牙人认为是一种堕落和上瘾。因此,西班牙人毫不在意英国蔗糖业的海外扩张,西班牙人继续致力于搜刮殖民地的金银贵金属,甚至西班牙国内因黄金流入过多而产生通货膨胀也在所不惜。
在西班牙人对黄金上瘾的同一时期,英国人对糖的热爱使得他们追逐更大的种植园,更高效的轧糖机,更安全的海上运输,更广阔的蔗糖消费市场,更便利的蔗糖分销渠道。由此推动了英国的工业革命、基础设施和海军建设。归根结底,需要解放更多的人民,让底层人民成为糖的消费者才使得这一切有利可图。英国底层人民可以享受蔗糖这件事推动了英国的工业革命,英国人民获得了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大的自由推动了英国实现“国内大循环”。
曾几何时,加过糖的茶是贵族的礼仪,如今,普通英国人民也可以享受加过糖的茶了!他们为了这种爱好,愿意付出更多的劳动,而蔗糖反过来又使得劳动人民的食物工业化(快餐化)了,由此又节约了更多的时间,把更多的劳动力从家庭和厨房中解放出来,参与到工业化的生产中,赚取工资,然后买糖吃(文献显示,英国工业革命早期,普通人一家的开支中的三分之一是购买蔗糖)。糖使得咖啡和红茶从上流社会的奢侈品变成了普通人的生活必需品。你可以说这是糖的大众化,你也可以说这是英国社会的扁平化,英国政治的民主化,英国底层人民的自由化,总之,这是一个深刻的进步。
在瓦特发明蒸汽机之前,蔗糖业就已经催生了飞轮、轴承和锅炉,这一切都是为了轧糖效率而发明的机器,并最终为工业革命的到来做好了准备。那么,怎么才能让蔗糖业有利可图,并吸引大量工业设备的投资,并鼓励聪明人去研发新机器设备呢?关键在于让整个产业链的人,从蔗糖园种植业主,到轧糖厂的投资人,到运输粗糖回英国的船主,到制造轧糖机器的工程师,所有这些人都相信卖出更多的糖才是他们唯一的生机,不要害怕更低的价格,他们有能力提高效率降低蔗糖价格去满足更多的底层人民的需求。英国工业革命到来之前100年间,技术进步和规模生产使得蔗糖价格跌到了原始价格的1.25%。解放底层人民才能让所有人看到希望,不仅仅是要解放他们的胃,更要释放他们的创造力,提升他们的社会地位。曾几何时,吃糖是英国贵族用来炫耀的工具,100年以后,糖已经席卷了整个英国各个阶层的人们。投资人看到了有更多的英国人开始吃糖,他们就能够放心地去投资种植园,安心去投资轧糖机器,满心欢喜和期待地建造更大的船队。整个国家蓬勃向上的需求给未来科技进步的投资开出了最可靠的支票。
当德国的甜菜业兴起带来更便宜的糖时,英国的海外蔗糖业主希望政府对德国糖征收更高的关税以保护他们的甘蔗园。但是,英国政府拒绝了,他们意识到,实现国内大循环的基础是让人民得实惠,并保持开放和竞争,这才有英国的崛起和西班牙的沉沦。
国家的财富不在于耀眼的黄金,而在于自由的人民。
我在《货币起源》里面就说过,货币无锚,锚在人心。黄金和白银只能巩固现有的等级社会,关键是要鼓励底层社会的人积极上进,更努力工作,赚取更多工钱,改善自己的生活,一旦有了大量的底层人民的参与,工业革命就有了机械化大规模生产的市场条件。否则的话,你生产出来的东西根本没有人买。
遥想当年,西班牙帝国也曾是四海涟漪,大地欢腾,总之是一派盛世景象。但是,西班牙帝国当时的统治者根本不考虑如何解放民众,反而建立宗教裁判所来加强对民众的思想控制,以期达到所谓的“社会稳定”的目的。现在看起来,英国战胜西班牙的过程,表面上是糖战胜黄金的过程,实际上是自由社会战胜等级社会的过程。我不想形而上学地套用蔗糖和黄金的竞争。但是,蔗糖和黄金的关系,总让我想起了不断跌价的芯片和不断涨价的房子之间的关系。你感觉呢?
建议您看一下我的新书《市场本质》,其中对这个问题有详细的讨论。全书的结尾采用了《浮士德》歌剧的一段唱词,“愿自由的人民生活在自由的土地上”。人民越是自由,他们就越是会创造更大的生产力,形成更大的需求,也就吸引了更大的投资,促进了更好的科技进步。浮士德的这段歌词又总让我想起孟子的一句话,“民皆欲耕王者之田”。
如果一个国家不考虑保护人民,解放人民,让人民享受更大的自由,而是把人民当奴隶,整天给人挑毛病,让每个人每一天都战战兢兢地活在监控探头下,整天跪在地上磕头谢恩,那么,这片土地上即便现在堆满了牛奶、蜂蜜、黄金和外汇,它也不可能实现经济内循环,一切眼前的繁荣转眼就会成为云烟——没有人会哀叹西班牙无敌舰队沉没时的水花,人们只会忙着向新的胜利者献花。

感谢阅读“毛有话说”,释老毛的微信号,以往文章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希望它能增加您的知识和财富。如有点滴收获,请扫下面二维码;或者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查看公众号”关注即可;也可搜索微信号:mao-talk。知识改变命运,投资实现自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