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上方↑↑↑蓝字一键免费关注!
今年8月,山西省在对五个县城有关地、富、资成份历史私房处理的请示报告,批复的一个文件里,明确又提起了成分论,把过去属于地主、富农、资本家的房子,已经在上世纪80年代返还给他们后代,发给了房产证的,又认为当时是错误执行的,现在要退回去再划为公房,要他们定期交出房产证,有的已经采取了强制执行。山西重提成分论、重把私房划为公房,吓坏了全国几亿私房主,产生了很大、很不好的影响,使他们对私房的前景发生动摇,各地市场房价加快下行。
山西省文件是针对太原、大同、阳泉、长治、榆次5个城市的,认为:在上世纪50年代凡属于地主、富农、资本家的私房,当时出租给一些政府机关、单位、工厂的,80年代退回给了这些人的后代,是错误的,不符合50年代“农村社会主义改造”政策的,现在要予以纠正;凡出租房屋一百平米以上的,其它城镇凡出租房屋六十平米以上的,即收归国有,收回房产证。其他县城也按这个文件精神执行。
在2020年8月,按此文件精神,山西平遥私人门面房已有210多户收归国有,30多家祖产被封锁。平遥有业主表示,7月3日收到了平遥县政府签发的《关于撤销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的决定》,还没有满文件规定的15天,当地法院就开始执行了,强制把旅店、客栈的客人赶走,把私房贴上封条、用锁锁死。
改开前的几十年,在中国人人都是有成分的,每个人户籍上有“家庭出身”、“个人成分”两栏,都与成分有关。那种成分观念根本讲不通,是按50年代的时候,你的个人成分是学生,以后不管你活到多久,你的个人成分还是学生;你的爷爷、父亲是什么成分,你一辈子、还有你的后代都是什么成分;你的家庭出身是地主、富农、资本家,你和你的子孙后代的家庭出身就永远是地主、富农、资本家;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填成分表格,能不能参军、上学、就业、入党入团等、都与成分有逃不脱的干系。到了文革前后,又有了“四类分子”、“黑五类”的成分,都是地、富、反、坏、右(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
改开年代否定了极左的阶级成分论。现在山西重新提出了50年代的成分论。山西现在地主、富农、资本家的房子,已经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了,就是当时的政策是讲成分的,现在过了几十年了,这种成分论早被否定了,应该将错就错了,或者纠错了。山西还从历史的棺材里扒出成分的僵尸作为政策,旧观念继续当作新政策来执行,使广大房产主对现行政策的稳定性产生了动摇。
成分论曾经是非常革命的理论。旧观念认为无房产、财产、金钱的是无产阶级,反之就是资产阶级。人世间,有钱人与没钱人在不停转化,今天可能是没钱人,是无产阶级;可是一旦发了财,就变成资产阶级;忽然有一天资产阶级破产了,老板又变回无产阶级。今天是阶级兄弟,明天可能就变成了阶级敌人,后天又可能变回阶级兄弟。这样的以资产划分阶级成分非常荒唐。再说人的政治觉悟不是以资产多寡来决定的。
即便用法律定出一个财产界线,还有地区性差异。一百万元在乡下算是一个大富翁,可在城市却可能是一个穷光蛋。也就是说,有100万元的人在乡下是资产阶级,就是阶级敌人;假如跑到城市就变成了阶级兄弟。这种以财产划分阶级,不讲政治品德、思想品质、守法与否的观念,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
阶级斗争理论把人类分为两个对立的阶级,再把阶级分出不同的等级,叫成分,从雇农到地主分出七、八级成分,雇农,贫农,下中农,中农,富裕中农,富农,地主。雇农最穷,地主最富。富裕成为罪恶,贫穷成为德行。越富越可耻,越穷越光荣。新宪法否定了以财产划分阶级,否定了成分论,规定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改开年代以来,揭露出了许多历史的真相,一些有名的大地主所谓的残酷无情的剥削罪行,结果证明是被人污名化的。四川大地主刘文彩的水牢很出名,一个叫冷月英的贫农过去在斗刘文彩时说,她被刘文彩关在水牢里很长时间。后来经调查刘文彩家根本没有水牢。完全是冷月英造谣的。刘文彩旧社会在家乡四川大邑县用自己的3.5亿法币建了文彩中学,规定了子子孙孙不得在学校谋利,如果学校今后缺少资金还要自己投入新的资金。刘文彩还在家乡建了四条公路,老百姓的人与车可以免费通行。刘文彩做的善事现在许多干部是做不到的。
曾经长期被作为启发阶级觉悟的教材,后来又被收入全国中小学语文课本的《半夜鸡叫》的故事,过去家喻户晓,是一个叫高玉宝的解放军战士写的。他说,他在家乡给地主周扒皮当雇工,周扒皮家的公鸡很奇怪,天不亮就叫了,周扒皮就喊:“鸡都叫你,你们还不起来干活?”雇工们就得天不亮去地里干活。有一天,高玉宝半夜起来撒尿,发现周扒皮在鸡窝里学鸡叫,他一叫鸡就跟着叫了。高玉宝把这事告诉了雇工们,大家半夜埋伏在鸡窝里,把周扒皮当作偷鸡贼打了一顿。以后周扒皮再也不敢到鸡窝学鸡叫了,雇工们再也不用早早下地干活了。高玉宝成了军队有名的作家,后来被揭露“半夜鸡叫”是高玉宝为出名,编造的假故事。
现在,山西为什么又强调几十年前已经被否定的成分论?是不是山西经济不行了,国企、公家人没有钱了,打私有财产的主意,重新划分成分,划分私产,把私产变成公产?山西的行为让全国几亿私房主担忧自己私房的前途,会不会因成分论被共产。
山西这些古城的房子现在大多是开旅游客栈、旅店的,这些年古城旅游很火,每处房子都值几千万元,年收入几百万元,让一些地方官员、国企非常嫉妒。他们翻出历史的老账,又扒出成分论的腐朽观念,企图从私产共产为国产中分一杯羹。
自山西重提成分论,把一些私房变公房,全国房地产市场出现动荡不安。许家印的7折卖恒大房产,李嘉诚集团积极推销旗下在北京的商品房,一些城市房地产价格的雪崩,都与山西的成分论信号有关。
山西重提成分论后果严重,是文革结束后、在改开年代极左观念重出江湖的一个信号。为了让私营经济继续健康发展,为了今年全国经济不至于下降太多,应该纠正旧观念,纠正公吞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