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头条Vancouverheadline 编辑]
特朗普一直在等这个消息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亚瑟综述】当地时间9月18日星期五,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由于癌症复发不幸离世,终年87岁。
美联社报道截图
她的病情一度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因为她处在美国政治格局一个十分微妙的位置上。
美国的制度很特殊。你说它集权,肯定是不对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一样分权制衡
你说它民主,也不完全准确。美国最高法院非民选的大法官,凭借5个人的力量,就能否决国会法案、总统命令,决定美国人的日常生活。


有时候,甚至最高法院的一个法官,就能决定美国民众的人生。
美国最高法院。图源:美联社
美国最高法院有9个法官,每次判决结果取决于投票。
如果正反双方恰好各4个人,那么剩下的一位偏向哪一边,判决就会支持哪一边。相
应地,美国社会就得走向哪一边。


现在,美国最高法院9名法官中,保守派占5席,自由派占4席,前者占有微弱优势。
如果保守派中有一位,在某个审判中“倒戈”,结果就不会如共和党所愿。这就是说,自由派背后的民主党人,碰到最高法院标志性审判时,还不一定绝对落败。
美国最高法院9法官
但是如果有一个自由派大法官要“退出”呢?
特朗普肯定会提名增补有保守倾向的法官,使他旗下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数量达到6位。届时,
民主党人就彻底没戏了


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逝世的消息就是特朗普一直在翘首期盼的。

早在7月15日,金斯伯格由于细菌感染入院治疗一天。次日,最高法院发言人表示,金斯伯格入院接受了内窥镜检查,清理了植入体内的胆管支架,出院后在家休息。
金斯伯格癌症复发。图源:CBC
就在大家为大法官庆幸时,
7月18日金斯伯格又发表声明,说她的癌症已经复发,早在5月8日便开启了二度化疗。
闻听此言,很多美国人,尤其民主党人的心又悬了起来。


对于金斯伯格大法官来说,癌症始终像幽灵一样缠绕在她身边,20多年来阴魂不散。


1999年,
金斯伯格被确诊大肠癌
,经历多次化疗和放射线疗法,最终惊险过关。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从没有错过庭审的日子。
金斯伯格年轻时。图源:Google
十年后,大肠癌消失之际,金斯伯格又被查出胰腺癌。
好在,肿瘤尚处于早期阶段,经过手术,再度挺过一关。


金斯伯格得胰腺癌后,一位美国参议员,应该是持保守立场的共和党人,高兴地宣布她将在六个月后死亡。


“那位参议员,我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他现在已经死了。而我,还活得好好的,”金斯伯格后来表示。


2018年12月,金斯伯格又患上肺癌
,不得不切除左肺两处恶性肿瘤。
那次手术,是她上任二十几年第一次错过最高法院口头辩论。

手术前一个月,她还在办公室摔断三根肋骨。


转过年来,金斯伯格的胰腺出现局部癌性肿瘤,医生对其进行放射治疗,包括植入胆管支架。


这次,旧疾未去,又添新病,
肝部出现了癌症病灶
。金斯伯格在声明中说,她是在5月18日开始化疗的,化疗正在产生良好结果。


二十多年来,
从大肠癌至胰腺癌到肺癌再到肝癌,这位女大法官都经历了一个遍。
前几次,她都闯过去了,但是,毕竟年龄不饶人,
她已经87岁了。
美国政治天平倾斜。图源:Google
金斯伯格离世,对美国民主党人是致命一击
华盛顿大学Supreme Court Database统计了1946年至2018年任期间,美国最高法院保守和自由判决的占比。结果所示,其早期判决偏向自由,中期偏向保守,近年来进入两派不相上下的状态。


金斯伯格是最高法院坚定的自由派,也是民主党人的守护神。
如果她不幸退出最高法院,不仅让自由派失去一面旗帜,且会由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接替。


按照美国制度,
当最高法院法官出现空缺时,由现任总统提名、参议院投票通过后补足。
金斯伯格传记《异见时刻》。图源:Google
现任总统特朗普是共和党人,参议院也掌握在共和党人手中。
他们要获得机会,肯定力推保守派法官,而且不会受到任何阻力。


那样的话,美国最高法院两派对比将完全失衡。未来几年,甚至一二十年内,最高法院审判都会偏向保守,少数人权利将趋于收缩。


所以,
金斯伯格这一走,美国两院格局失衡,11月的大选乃至美国未来的走向,都将就此倾斜。

图源&信源:CBC、美联社
注:由于微信公众号出现新的排序机制,您可能阅读不到我们的推送。如担心无法收到最新的北美新闻或深度报道,可回到本号首页点击右上角,将公众号加星标,感谢诸位读者。
本文所有内容未经版权方许可,请勿转载。
资料来源:北美报告
编辑:亚瑟
责任编辑:林伯儒
平台:温哥华头条
微信ID:Vancouverheadline
我就知道你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