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大选只有四十五天时间,老是谈总统选举大家也腻了,今天就换换胃口来集中讨论(毒奶)一下今年的国会选举。
到了九月中旬这个时候,距离今年的大选日只剩下了不到五十天的时间。既然是美国的大选年,重头戏自然是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与此同时,今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也分走了大部分媒体和社会的关注焦点,一度让总统大选靠边站。埋藏在这两大巨头阴影之下,则是今年将和总统选举同期举行的参众两院改选。
虽然这年头,作为三权分立体系下与行政权化身总统平起平坐的国会,愈发因为自身的低效和退让有成为总统附庸的趋势,但毕竟国会的控制权还是对美国内政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的。尤其是对于迫切抓住多年难遇契机,准备凭借着潜在的把控白宫和参众两院大权独揽期,来推行一揽子改革和进步政策的民主党来说,国会选举的结果将决定他们的雄心壮志能否实现,会实现多少。
控制国会才能实现雄心壮志
在如今两党政治理念分歧巨大,美国政治高度极化的新常态下,想要推动全面长期的政策,白宫参众两院的控制权缺一不可。过去两年中,美国内政方面几乎一事无成,总统愈发依赖行政令和外交上独立自主权威的现实,就是这种极化格局下政府运转低效的最佳证据。
不过考虑到特朗普第二任期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政策主张和计划,国会选举对他唯一的影响就是是否还能继续“批发“式任命保守派法官。反倒是急于上台后恢复”旧制“,推动新政策的拜登,更需要一个配合工作的民主党国会。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民主党守住18年中期选举中夺回的众议院多数党地位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甚至还有很大几率增加席位。国会选举的最大悬念,还是要归属于参议院之上。共和党当下在参议院以53:47席保持的微弱优势地位,受到特朗普选情拖累和当前周期要保卫的席位数量过多等不利因素影响,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很有可能会六年来第一次交出参院的控制权。
相对来说,参院争夺是今年国会选举的大戏
不过,相比于毫无悬念的众院选情,参院的选情仍然处于难分高下的焦灼阶段。两党都还有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甚至不排除出现少见的席位平分,两党50:50的尴尬状况,需要最终的当选副总统来裁决多数党地位。综合近年的政治趋势和坊间智慧来看,参院最终的归属,恐怕还是要和总统大选的结果捆绑。也即是说,在拜登被看好赢得大选的当下,民主党也理应是被相对看好拿回参议院的一方。但选举还有五十天,一切还远未尘埃落定。
参院选举:背景
近年来,在极化的大背景之下,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结果开始出现趋同的大势。2016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每个州参议院选举的结果和总统大选的结果完全匹配,都是由同一政党的候选人取胜的异象。政治部落化的后果就是选民愈发不愿意“分割”自己的选票,投票成了站队,从头到尾跟着自己的党走。特朗普16年的爆冷胜出,实际上拯救了当年共和党本一度岌岌可危的参院多数,把几个危险的参议员一并拉过了终点线。
水晶球之预测
快进到四年后,共和党再度面临战线过长,要保卫的席位过多的问题。众所周知,参议员是六年任期,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今年加上两个补缺选举一共是34个州35场参院选举。其中,共和党需要守护23席,民主党则只有12席。单纯从数字上来看,共和党就面临着不小的麻烦。不过,近年来共和党在参议院愈发明显的结构性优势,为共和党的选情提供了缓冲空间。
自奥巴马09年上台以来政治极化的进程就迅速加速。奥巴马作为黑人的族裔属性,为本就在不断衰落的南方民主党提供了最后一击,彻底让南方和民主党这对老夫妻“脱钩”。本世纪初民主党还能在阿肯色和路易斯安那等南方州雄霸参议院席位,如今这些州已经和民主党几乎绝缘。同样,极化还加速了民主党在西部小州的没落。08年时民主党在南北达科他两州还能做到参院席位四占三,快进到十二年后,也同样是一个不剩。
阿肯色民主党人: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特朗普上台更是进一步加速了美国的大分裂,极化的进程又被大大推升。这一结果,导致了在当下的选举版图之中,民主党在参议院处于很大的结构性劣势。同样有两位参议员的小州,基本上以支持共和党红州为主,当这些红州不再愿意投给民主党参议员之后,民主党想要赢得参议院控制权就变成了一件十分困难,却并不是做不到的事情。
这里要强调的是,共和党在参议院的“结构性优势”并不是不可逆的,也并非是长期存在的。如果共和党的优势真的有这么大,那么过去的二十年中,他们就不会仅是把控参院十年时间了。各州的独立选举机制和不同传统以及每两年迥然不同的大环境都给参院选举带来不少的变数。
真那么容易的话龟相才只干了六年参院老大

事实上,共和党目前看似巨大的优势,主要还是当前美国处在一个政党选民联盟重组的过渡期。在这个过渡期下,民主党在已经丢失了残存的农业州和南方州势力的不利情况下,还没能等到西南部和阳光带几个州人口变迁带来的补偿和新红利。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政治的钟摆大概率还是要回归平衡。更何况,每次选举不同的大环境,对选举的结果走向的影响力始终还是要大于任何“结构性优势”。
参院格局:核心四州
具体落实到今年的参院选情之上,总体的格局非常明朗。共和党处于守势,但是大部分战斗是在对自己相对有利的地盘/州上展开。民主党虽然进攻机会多多,但能确保胜利的数量十分有限,很容易出现全局表现很好,最终却到处是精神胜利无缘多数党地位的尴尬情况。想要多赢,恐怕还得指望拜登在总统那边多赢点。
一般来说,今年参院选举有概率出现党派换手的席位,公认的只有那么十几个左右。其中,来自于深红州阿拉巴马的民主党籍参议员道格·琼斯被普遍认为是“活死人”,无法复刻他三年前特殊选举胜出时的惊天大冷。因此,共和党开局收获一席大概是板上钉钉之事。琼斯预料之中的失败,让民主党必须赢得至少四个共和党的席位,才能保证起码在参院人数上打平,有机会让副总统兼参院议长来决定参院控制权。
奇迹是不大可能多次上演的,RIP Doug
刚好,科罗拉多,亚利桑那,缅因,和北卡罗莱纳这四州,是民主党最好,也是希望最大的四个攻坚机会。这四州也是今年参院选举的核心所在。排在第一位的,是近十年迅速左转,从红州到摇摆州在一路杀进蓝州的科罗拉多。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里·加德纳靠着六年前中期选举反奥巴马潮上位,在参院保持了十分保守投票纪录的他,连任希望很低。除非奇迹发生,加德纳大概率会输给民主党候选人,前州长希肯卢珀,这是民主党翻转希望最大的一席,相当于和阿拉巴马兑子。
参院共和党倒霉四人组
紧接的是今年总统大选中至关重要的亚利桑那州,也是一个短期内迅速左转进入摇摆州队列的前红州。现任共和党籍参议员玛莎·马克萨利在18年刚刚输掉另一场参院选举之后被共和党籍州长挑选接替了麦凯恩离世空出的参院席位。今年再度面临选民的考验,马克萨利似乎并没有任何的长进,反而是她迅速向特朗普靠拢的举动,排斥了相当一部分麦凯恩的支持者。
自选举周期开始之后,马克萨利就长期在民调中落后于民主党候选人,前宇航员兼人类筹款精华马克·凯利。马克萨利近期的一系列蜜汁操作,比如建议选民绝食一天来省钱给她捐款等迷惑行为更是让她愈发回天乏术。即便是总统大选结果出现意外,亚利桑那大概率还是会继18年之后选出另一位民主党籍的参议员。
凯利:请叫我印钞机
缅因州则是民主党翻转共和党席位的另一个好机会。本来是共和党温和派硕果仅存元老,政治地位超然的苏珊·科林斯,自打投票支持了争议大法官人选卡瓦诺之后,支持率一路走跌。科林斯短短时间内从参议院最受欢迎的几位参议员队列中跌出,到如今已经和龟丞相肩并肩垫底。虽然特朗普16年在缅因取得了不小的进展,分走了第二国会选区一张选举人票,但缅因始终还是一个蓝州,拜登大概率将轻松在缅因取胜。
近期民调也证明了科林斯的危险处境,一直落后于民主党挑战者州议会议长萨拉·吉迪安。共和党内部仍对科林斯信心满满,认为这位元老的存活能力比外界想象的要高很多。只是,缅因州今年似乎有大幅回流民主党阵营的“不利趋势”,而科林斯温和派的名声在卡瓦诺事件后已经彻底崩塌,选民恐怕是很难再给她一个“最后一舞”的机会了。
担心之科林斯
核心四州中最后一位,是民主党夺回参院路上的最大考验。这里指的并不是赢得这场选举的相对难度,而是在于北卡的这一席争夺的实际意义。如果民主党赢下了北卡的参院席位,那么他们必然会取得参院的多数党地位。问题在于,北卡对于民主党来说依然是一个比较难赢的州。
北卡近十年的政治进程也是人口结构决定论最好的一个反例,在奥巴马08年险胜北卡之后,本被以为将缓步左转的北卡,实际上保持了相对右倾的摇摆州地位没有变动,没有跟随自己北部邻居弗吉尼亚的脚步。在总统大选层面,北卡也是核心六大摇摆州中,拜登领先优势最小,最难啃下的一根硬骨头。因此,想要赢得北卡的参院选举,民主党需要不少己方的有利因素都一一兑现。
北卡大概会是今年参院选举的临界点
近年参院总统选举结果的趋同,促使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蒂利斯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大统领在北卡的前程之上。但是蒂利斯先前在特朗普使用紧急状态建墙一事上的骑墙态度和自己打脸自己的神奇操作,让他在特朗普的铁盘群体中留下了“两面人”的负面形象。蒂利斯在大统领北卡竞选集会上被嘘,加上他在民调中长期比特朗普表现要差,都证明了蒂利斯存在着不少自己基本盘层面上的问题,这也给他的民主党挑战者卡尔·康宁汉提供了不小的机会。
两面人不好当啊
在北卡选举结果注定十分接近的情况下,任何基本盘层面的松动带来的打击都会是致命的。蒂利斯目前需要迅速想办法修补自己和基本盘之间的裂缝,同时期望着大统领能赢下北卡拉他过线。不过,蒂利斯很有可能将会是今年少有的比特朗普表现要差的几个参院共和党人之一,特朗普要是险胜北卡,可能还不足以保住蒂利斯的席位呢。总之,北卡的胜者,很可能将是决定参院最关键的第50票,这场选举,对于两党都是输不起的一场战斗。
参院格局:拓展区
阿拉巴马和核心四州之外,参院的竞争版图还包括了数个形势共和党稍微占优,但时刻需要担心马失前蹄的席位。蒙大拿,艾奥瓦是民主党最现实的第51席目标,堪萨斯,乔治亚的双份选举也是民主党需要争取的目标。与此同时,民主党还需要防备密歇根,避免自己阴沟翻船。
艾奥瓦目前是核心四州之外最接近于两党完全势均力敌的参院选举。本身被认为16年后退出摇摆州行列的艾奥瓦,因为贸易战,新冠疫情,以及特朗普在老年人群体中的疲软表现等多方面因素又被拉回了今年选举的战场之中。有限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基本和拜登在艾奥瓦打平,虽然坊间还是普遍认为特朗普更有可能取胜。
来辩论啊!
共和党籍参议员乔尼·恩斯特一度是共和党内少有的女性新星,6年前首次当选的她一度在华府炙手可热,现在她也是共和党参院领导层的一员。但今年选举开展以来,恩尼斯似乎失去了魔力,屡次和马克萨利一样自己给自己下绊子,目前竞选活动组织的十分糟糕,传递的信息也只局限于把自己和特朗普捆绑。恩尼斯的糟糕表现,反倒是让本被一直看衰的民主党候选人格林菲尔德追了上来,在部分民调中甚至支持率反超了恩尼斯。
由于民调数据相对缺失,我们很难真实的掌握到艾奥瓦的动向,但看得出,恩尼斯今年的竞选有些不在状态。只是,这场选举的结果大概率还是要跟随着全国选举的大势走,谁在总统层面赢艾奥瓦州,那位候选人所属的政党就大概率也能赢艾奥瓦的参院选举。
这种总统参院选举结果趋同的态势,也是为何民主党在坐拥超凡候选人的情况下,仍很难拿下蒙大拿州的参院席位。民主党领导层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劝动了蒙大拿州长史蒂夫·布洛克出马挑战共和党参议员史蒂夫·戴恩斯。毫无疑问,布洛克是唯一个能击败戴恩斯的民主党人,他的参选成功的把蒙大拿拉入了最激烈的几场参院选举队伍之中。
民粹风民主党人布洛克
蒙大拿虽然有着光荣长久的选民主党人做参议员传统,过去100年仅选出了3位共和党参议员(包括戴恩斯在内),但毕竟还是一个民主党1964年之后总统层面就赢过一次,2016年希拉里足足输了20个百分点的深红州。当然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籍参议员泰斯特成功以微弱优势连任,说明了带着民粹主义色彩的民主党人仍然在蒙大拿很有市场。只是守住参院席位和击败一位现任参议员毕竟是两码事,是两种不同的难度。
纵然布洛克作为现任州长,抗击疫情有利捞到了不少好的印象分,想要在特朗普大概率赢得蒙大拿州的情况下击败一位现任共和党籍参议员也绝非易事。不过这种高难度动作,布洛克倒也不是没做到过,12和16年他两次当选州长,都是顶着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大胜蒙大拿的不利格局,足以说明他有着赢得共和党选民的能力。
史蒂夫之战
布洛克和戴恩斯之间的”史蒂夫“之战,将会是检验选民是否还有多大意愿”分隔选票“(tickets plitting),候选人质量还能否战胜极化和党派政治得一个机会。综合来看,戴恩斯似乎要稍稍占优,不过蒙大拿好几个月没有靠谱民调出炉了,所以目前具体情况还是比较模糊的。
参院格局:外部区
走出了蒙大拿和艾奥瓦之后,剩下的几个州对于民主党开始,就是比较虚无缥缈的目标了。堪萨斯本来可能是民主党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但争议共和党候选人科巴赫最终输掉了初选,共和党最终推出的候选人罗杰·马歇尔缺乏科巴赫那样的巨大包袱和累赘。当然,马歇尔也同样存在自己的问题,迟迟未能和民主党候选人芭芭拉·鲍利尔甩开差距,算是给民主党人保留了一线不大的希望。
希望还有,就是不大
同时要举行两场选举的乔治亚州,也本该是民主党目标前列。然而民主党在乔治亚州随推出的候选人都远非理想,这严重拉低了他们爆冷取胜的机会。在乔治亚常规的那场选举中,代表民主党出战的是之前输掉了史上最贵众议院选举的琼·奥索夫,他对上的是共和党籍参议员大卫·普渡。奥索夫筹款能力相当强,但除了这个特点加上长得帅以外,实在是没啥特殊的优势。
不能信赖奥索夫这样的候选人呀
不过,乔治亚今年大选很可能结果十分接近,拜登不是没有机会在乔治亚州取得胜利,目前奥索夫和普渡在民调中的差距也并不巨大。普渡当然还是被看好的哪一方,但也不排除拜登取胜带着奥索夫过线这种局面出现。只是,乔治亚大概率只会扮演锦上添花的作用,民主党若是赢得了乔治亚的参院选举,那么他们早已夺回了参院的控制权。(任何一席对于参议院来说都很重要)
至于乔治亚州的另一场参院选举,说来话长,总之,这场规则特殊的补缺选举大概率将会由第二轮选举决定胜者。民主党一向在这种非大选日的第二轮选举中表现糟糕,主要是核心选民群体非裔和年轻人的投票率会大幅下滑,因此并不看好民主党在这场选举的机会。
Culture War is King!
密歇根是民主党需要提防的一环。相对来说密歇根民主党籍参议员加里·皮特斯选情十分稳固,一直平稳的领先自己的共和党挑战者。结合拜登大概率将在总统大选中收复密歇根,皮特斯的前景对于民主党来说还是十分乐观的。共和党并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少有的进攻机会,至于能有多大效果就是另一回事了。
和乔治亚类似,德克萨斯州参院选举也是一个民主党候选人招募环节搞砸的例子。卡斯特罗兄弟和18年给科鲁兹吓出一身冷汗的贝托·欧洛克都高挂免战牌,民主党只能推出一个并不怎么知名,筹款能力相当一般的前女飞行员海格尔来挑战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康宁。候选人环节不行,哪怕是拜登目前在德州和特朗普并驾齐驱,民主党也不大可能借他的东风来威胁到康宁。
一个人的命运啊!
另外一个大众视线之外有机会爆冷的,是阿拉斯加州的参院选举。远离美国本土的阿拉斯加一向有着比较怪的政治传统,所产生的政客大多也都是特立独行,个人风格鲜明的狠角色。阿拉斯加总统层面一直是稳固的红州,但在参院选举层面倒是竞争挺激烈。共和党参议员丹·苏利文六年前仅赢了当时在任的民主党参议员两个百分点,今年竞选连任也许会遇到一些麻烦,特别是在拜登阿拉斯加可能会表现不错的情况下。民主党推出的独立候选人阿尔·格罗斯也具备了必要的筹款能力来抓住潜在的爆冷机会。不过,一般正常人是不会把压在格罗斯和民主党这边的,毕竟阿拉斯加嘛。
爆冷还是很难的
最后,这两天比较有意思的是特朗普的亲密战友,南卡罗莱纳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拉汉姆选情出现了意外的麻烦,在民调中始终无法甩开民主党候选人詹姆·哈里森。格拉汉姆选情挣扎的原因,和蒂利斯可能类似,都是来源于共和党基层选民特别是特朗普铁杆支持者对他们的不信任。格拉汉姆对特朗普态度的大转弯,从16年大选前的大力质疑到当选后迅速“跪舔”的夸张行为,仍没能让他完全赢回MAGA群众的心。
格拉汉姆多年累积下来的移民问题上温和派立场,加上他长期未婚的现实,(被部分恐同人士怀疑为深柜而排斥)都加剧了共和党基层选民对他的不信任。即便是在特朗普亲自背书,亲自助选的双重加持之下,格拉汉姆在共和党初选中也表现不佳,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反对他。格拉汉姆近年迅速向特朗普靠拢的行为,同时又排斥了原先相当一部分支持他的温和派和民主党人,这加剧了他选举上面临的麻烦。
Lady G is in trouble

同时,哈里森也是南卡民主党多年以来最好的一位参院候选人,他黑人的族裔属性能够最大化南卡的黑人投票率,同时他也能靠着民主党全国范围选民和自由派对格拉汉姆的厌恶筹到巨额竞选资金。这一切都指向了南卡今年参院选举将会十分接近的局面。不过,对于哈里斯和其他一大批南方阳光州参选的民主党候选人来说,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突破相对狭窄的“天花板”/得票上限。
哈里斯的问题在于,能否突破48-49%的天花板
南方州普遍因为黑人选民数量可观的原因,民主党候选人的下限很高,基本在烂也能拿到40-42%的选票,平时表现稍微好点也能拿到45-46%这样。哈里森最大的问题,在于如何从民调中当前的48%突破到50%+1,由于南卡仍是一个红州,未决定选民最终大概率还是会回归到共和党和格兰汉姆阵营。如何克服这一先天劣势,才是哈里森和广大阳光带民主党人共同面临的挑战。
参院结论
总而言之,今年参院选举将会是比总统竞选还要激烈残酷的一系列肉搏战。两党都有自己的优劣势,共和党优在于先天结构性优势,劣则在于战线过长。民主党则相反,优在于进攻机会多多,劣则在于多线作战却无一优势明显,很容易捡了芝麻丢了瓜。
参院选举近年和总统选举结果趋同的大势,让总统大选在各个州的结果变成了参院选举的决定性因素。因此,目前在总统选举中稍微占有的拜登和民主党,应该是稍微被看好夺回参院控制权的一方。
相当现实的局面
但是,民主党和自由派也不能过度乐观,因为即便是民主党拿回参院多数,大概率也是50:50,51:49这样的极微弱优势。除非拜登真的在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很难想象民主党参议员人数能突破到53-55席这样,至于奥巴马上台初期短暂的民主党60席绝对多数更是不用指望。考虑到选举潜在的巨大波动性,这种脆弱的优势并不牢固,哪怕是真的兑现了,许多自由派指望的政策也很难通过参议院和国会。
众院简述
讲了这么长的参议院,还是得稍微谈一下众议院的情况。很多时候参议院在国会的作用被过分强调,主要是因为最近美国政坛出现了立法权严重卡壳,政策制定无比依赖行政和司法机关,而控制了参议院就相当于控制了人事权,因此参议院的地位相对众议院被抬高了不少。只是,如果想通过立法程序来推动长期政策变更和重大法案/经济计划,众议院的控制权还是必不可少的。传统上来说,众议院也是两院更加主导财权的一方,必然将在未来经济复苏是主打方向的美国政坛扮演重要角色。
众院现状
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一举净增40席众议院席位,夺回了阔别八年的多数党地位。当下,民主党以233:201的优势把控众议院。过去的两年中,由于民主党输掉了加州的一场特殊选举以及新泽西州众议员杰夫·范·德鲁的叛党,导致了民主党的优势从235席缩水了两席。共和党想要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需要净增17个席位。
从纸面上来看,他们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困难,民主党当前占据了31个特朗普16年所赢的选区,而共和党之占据了3个希拉里16年赢的选区。如果简单的赢回18年丢掉的失地,共和党似乎很轻松的就能回归主导地位。但是现实往往和理想中的状况是不一样的。
极化为王
北卡罗莱纳国会选区在法院的强推之下进行了部分去“杰利螨瑞”(Gerrymandering),共和党被迫吐出了两个席位给民主党,民主党因此保底有两个席位的净增。与此同时,特朗普治下的共和党仍在传统强势的富裕,教育程度高的城郊选区持续失血滑坡。过去两年的动态证明了,18年的众院选举的结果仍不是共和党的下限,许多共和党勉强守住的城郊选区再度面临落入民主党手里的风险。
除了稳稳收入囊中的北卡两个席位,民主党还被看好拿下18年惜败800票,今年在任共和党议员退休所空出来的德州西南边境的第23国会选区。位于亚特兰大城郊,教育水平和收入双高的乔治亚第7选区紧接其次,民主党候选人在两年前仅输不到500票的情况下卷土重来,在现任共和党议员主动退让跑路的情况下大概率将拿下这个席位。
TX-23和GA-7
与此同时,民主党还有大批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城郊选区可以进攻。从奥马哈的内布拉斯加第2国会选区,到凤凰城外的亚利桑那第6国会选区,再到圣路易斯郊外的密苏里第2国会选区,乃至印第安纳第5,俄亥俄第1等传统共和党选区都有可能会落入民主党手中。在德克萨斯州,共和党的麻烦就更大了,共和党10年精心策划的“杰利螨瑞”,面临着全面崩盘的情况。不仅民主党有希望夺回德州州议会下院的控制权,甚至连控制德州国会代表团多数的可能都不再是梦想。
共和党在德州面临的挑战,主要是人口结果和政治地理的先天问题。德州大概是所剩红州中,城市化程度最高的一个。近年大批涌入的外来人口本来就逐步推动德州的泛蓝进程,特朗普时代加速的城乡分化,城郊转投民主党阵营,对于德州共和党来说是一笔及其不划算的买卖。这一恶果很可能在今年的众院选举中集中暴露。
教育程度开始决定投票意向
“杰利螨瑞”的政治原理在于通过刻意扭曲选区边界来,有效分配己方阵营的选票来最大化本方席位总数。但问题在于,当己方在本州的选票总数下滑,那么通过分票来达成有效控制的行为就会变成了过度延伸自己的愚蠢行为,遭遇反噬是必然后果。德州共和党现在就是面临的这个问题,他们精心谋划的选区设计,依赖的是10-12年的选举结果和政党联盟。这一前提到2020年已经完全不复存在,共和党在城郊的意外加速式崩盘让德州可能会成为众院共和党的噩梦。
德州的变化令人震惊
已经基本输掉的德州第23选区不谈,共和党在达拉斯城郊的第24选区,休斯顿城郊的第22选区,和奥斯丁城郊的第21选区的形势都非常危险,不排除民主党拿下全部三个席位的可能。同时,共和党还需要担心德州第3,第6,第10,第25,第31等选区的安危,避免在这几个稍微占优的地盘阴沟翻船。
共和党:到处都是雷
德州第3选区近几天收到了外界的普遍关注,这个平均教育程度全美前列,罗姆尼12年足足赢了三十个点的选区,16年特朗普的优势就已经缩水到了十六个百分点。近期公布的几个民主党民调显示拜登甚至在这个选区领先特朗普两到三个百分点,而民主党的候选人也和共和党议员并驾齐驱。虽然民主党自己公布的民调真实度有待检验,但德州选区这种规模的左转显然说明了很大的问题。
民主党同时还有各类其他的摇摆选区可以争取,他们最大的优势在于钱包充实。民主党众议员屡屡在今年创下筹款记录,远远甩开了他们的共和党对手。即便是来自于偏红摇摆选区,位置比较危险的民主党议员,比如南卡第1国会选区的康宁汉,俄克拉荷马第5选区的霍恩,和新墨西哥第2选区的斯茅斯,他们也远远在筹款一项上甩开了共和党挑战者。
哪怕是最危险的民主党众议员,也不是完全没希望了
钱虽然并不一定能保证他们赢的连任,但资源上的优势加上大环境有利的因素,足以保证他们享有一定优势。当然,这不是说共和党就完全不会赢回一些他们18年失去的选区,一般每次浪潮选举后都会有一些回流的现象。不过目前如果要硬判断的话,民主党大概率会在众议院增加席位。民主党优势过于明显,共和党想要拿回众院的控制权估计得等到2022了。
总结

今年国会选举的基调很明显,民主党稳稳守住众院多数党地位,参院的控制权将是两党斗争的焦点。目前来看,民主党应该是稍微被看好的一方,但共和党还有不小的机会阻止换手局面出现。
随着总统大选和国会选举结果开始高度重合,最终,国会选举的走向还是要由总统大选的动态来决定和左右。
(近期是总统大选周期中的相对淡季,与其每天纠结于一两个民调引发过度解读,不如借538发布参院模型的机会聊聊国会选举,具体参院每个州的长篇大论之前已经写过,这次算是更新加总结吧。至于下一篇写啥,我也不知道,希望大家提提意见哈哈。)
约老师镇楼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精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