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楼市现象——
北方城市的房价,在不断失守。
从“房价跌回三年前”的石家庄,失守到“每平降5000”的天津,再失守到“套牢碧桂园”的济南……
中间还要不时涌现出“房价如葱”的东北三四线城市。
楼市里,北方城市在节节败退,南方城市却屡屡重拳出击。
去年是苏州房价神话,今年是深圳楼市妖股,杭州和成都的间歇性“万人摇”穿插其中……
其间,还有像东莞、常州和南通这种地级城市的房价,偷摸屡破新高。
北方城市失守的,不仅是楼市,还有经济。
提到北方城市,我们想到的绝大多数词语,都带有或多或少的负面。
失速的天津,失落的东北,数据掺水的内蒙,没有活力的山东,纯靠堆人的河南……
提到南方城市,我们想到的是——
隐性怪兽大魔都,科创高地大深圳,互联网圣地大杭州,风投名城大合肥……
上一个时代里的北方城市,全面败退。
然而,时代的残酷,超过我们的想象。
下一个时代里,北方城市即将面对第二次失守。
1
上一个时代里,有两大最主要的技术红利爆炸。
一个是,信息技术的红利;另一个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
而这两个红利,主要倾泻在了南方城市。
典型的代表就是,深圳和杭州。
过去五年的科创百强企业中,7成以上的企业都在南方城市。
这些企业,推动着南方城市,奋勇向前奔跑。
而下一个时代里,技术突破的方向,也已经被高层圈成明牌——
“新基建”。
所谓的新基建,主要就是5G、城际轨交、特高压、充电桩、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7大领域。
2020年的8万亿财政大池子中,新基建领域的投资将达到2-2.45万亿。
被鹰酱掐住脖子的我们,在稳定基层之外,拿出了3成精力——
用于技术突破,用于向上攀爬科技树。
当我们扒开新基建的外衣,看清楚新基建这2万亿花到了哪里时,我们会惊讶的发现——
这轮技术突破的重心,还是南方城市。
这一次,依旧是南方城市。
2
前面我们说,下一轮技术突破的重心在新基建的7大领域。
5G、城际轨交、特高压、充电桩、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和人工智能。
我们先来说,城际轨交将主要落地在哪里?
根据高层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
全国城际高铁和城际轨交的总投资,每年大约为8000亿。
其中,长三角城际轨交的投资规模,每年接近4000亿。
而珠三角的城际轨交投资规划,每年将达到1100亿。
也就是说,
全国的轨交投资规模中,一半以上都砸在了长三角和珠三角两大都市圈。
我们再来看,5G的钱都烧在了哪些城市?
目前,全国一共有300多家成规模的5G产业链企业。下面这张图,是这些企业的城市分布图——
排在前10的城市,是北京、广州、深圳、上海、武汉、福州、杭州、苏州、天津和中山。
前十的城市里,有8个都是南方城市。
在工信部的相关报告里,中国5G产业的总投资额在0.9-1.5万亿。以每年2000亿的速度,投放到2020-2025年。
1万亿以上的5G投资规模,8成将倾泻在南方城市的企业里。
我们接着来看,数据中心的钱都烧在了哪些城市?
目前,全国一共有200多家成规模的数据中心产业链企业。
比如,以施耐德为代表的硬件设备制造商,以世纪互娱为代表的的基础架构提供商,以华为和阿里为代表的的云计算服务商……
下面这张图,是这些相关企业的城市分布图——
前十的城市里,南方城市依旧占了8席。
中国数据中心产业的总投资额,大约为3000-3500亿。
南方城市里的企业,至少要烧掉2500亿。
我们继续来看,工业互联网的钱都烧在了哪些城市?
高层在全年工作部署会议中,讲了一句话:
工业互联网,是中国制造2025的基石。
中国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总投资规模,将接近1万亿。
目前,全国一共有600多家成规模的工业互联网产业链企业。
这些企业,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合肥、广州、杭州、深圳、重庆、天津和贵阳。
前十的城市里,南方城市占了8个。
1万亿的总投资规模,南方城市要吃掉接近9成。
我们接着来看,人工智能的钱都烧在了哪些城市?
根据高层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总投资规模将在1600亿左右。
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企业,比如奥比中光、寒武纪、商汤科技、大疆和科大讯飞等,除了北京之外,几乎全在南方城市。
又是南方,又是南方。
通过上面的简单梳理,我们很容易会发现——
虽说,每年我们用于技术突破的投资在2万亿以上。但真正有资格去烧这2万亿天量资金的,不超过15个城市。
说白了,就是:
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武汉、合肥、苏州、宁波、无锡。
除了北京之外,一水的南方城市。
承担中国下一轮技术突破的那些龙头企业,8成以上都在南方。
3
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现实——
南北方的经济失衡,不仅是当下失衡,未来会更加失衡。
技术突破这种东西,有两个非常典型的特征。
第一个特征是,沉没成本特别大。
所谓的沉没成本大,就是特别能烧钱。
烧了钱,不一定能成;但没烧钱,一定不能成。
面对八九成资本都在向南方城市倾斜的现状,我们真的很难有信心说:
北方城市,会逆袭。
第二个特征是,成了之后收益特别大。
最直接的收益就是,相关企业的彻底腾飞和崛起。
比如,移动互联网时代里的腾讯、阿里和华为。
间接受益就是,这些腾飞的企业会在他们所在的城市里,催生出一整条的产业链。
比如,阿里总部所在的杭州未来科技城,一大批的产业园和一大批的泛阿里企业,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阿里,形成所谓的阿里生态圈。
更大的收益,还在后面。
这些完成技术突破的企业,以及他们所带动的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将在他们所在的城市里,激发出蓬勃的产业活力和购买力。
而以上这些东西,基本与绝大多数的北方城市无关。
这着实是一件悲哀且无奈的事情。
4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看到了三件小事。
第一个是,业内发布了《2020年5G人才趋势观察》。
全国超半数的5G人才,在上海。
第二个是,华为与AI独角兽企业“第四范式”达成软硬件合作。
共同开发新一代企业级AI系统,解决产业AI的算力问题。
第三个是,东北某省会花了将近2700万,采购哈雷摩托和比亚乔摩托。
仅用于给交警当巡逻坐骑。
南方的同学们在努力研究AI和5G的时候,北方的同学们还在讨论哪辆摩托跑得快。
十年后的败退恶果,早在今日已经种下。
个中滋味,大家自行体会。

打赏

郑重提醒
因最近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推送规则改了,很多小伙伴反馈没有及时看到更新的文章,根据最新规则,建议如下:多点击阅读经济学人壹周刊不同文章,成为“常读”用户;或看完文章常点右下角的“在看”。
各位朋友,因一些不可抗力,经济学人壹周刊部分文章被强制性删除。现在想做好一个号,很容易触碰红线而被封号。为了不失联,请扫下方二维码关注备用号,有些不方便推送的内容会发在这个号上,篇篇精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