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搞笑诺奖如期而至!而且,今年果壳成为了搞笑诺贝尔奖中国区的独家合作伙伴,这也是搞笑诺贝尔奖首次与中国机构有正式官方合作~撒花花花花~
好了,我们来讲讲今年的颁奖。
美国东部时间9月17日,第30个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隆重登场。由于疫情的缘故,这次颁奖典礼并没有在经典的哈佛大学桑德斯剧院举行,而是开了一个盛大的视频会议(差不多那个意思)。
不过,颁奖典礼的经典流程还是不能少的,比如大家一起扔纸飞机,这次换成了播放大家扔纸飞机的视频。第一轮,扔!
一个发现:外国人似乎并不会对着纸飞机哈气
波士顿大学名牌教授贝尔科·格里森发表了30年如一日的搞笑诺贝尔奖欢迎致辞:
WELCOME,WELCOME!
每年的搞笑诺贝尔奖都有一个主题,比如前年的主题是“心”,去年的主题是“习惯”,今年的主题是……“虫子(bugs)”。为了跟主题契合,今年的奖杯也是虫子主题:获奖者会收到一份PDF文件,打印出来后按照说明粘起来,会得到一个“奖杯”,其中5面分别印有1种虫子,有跳蚤、蟑螂、计算机bug(好吧,也算)、诺如胃虫(也就是让人闹肚子的一种病毒),以及大众的甲壳虫轿车(行,你说了算),另外一面印的是粘贴指南。
除此之外,奖品还有一张手写奖状,以及一张真的10万亿津巴布韦元的仿制币
好,开奖。
声学奖:我们想听鳄鱼叫
第一个奖项是声学奖,获奖者是史蒂芬·瑞博(Stephan Reber)、西村武史(Takeshi Nishimura)、朱迪斯·佳尼斯(Judith Janisch)、马克·罗伯森(Mark Robertson)和特库姆塞·费奇(Tecumseh Fitch)。这帮人搞到了一只扬子鳄,并且把鳄鱼放在充满氦气和氧气的密封箱子里,引诱鳄鱼发出叫声
人吸入氦气后,发声腔里的空气共振频率变高,使得高频泛音被放大,声音听起来就显得又高又尖,跟唐老鸭似的。那鳄鱼吸入氦气后会变成唐老鳄吗?这个研究发现,会的。
就是这只鳄鱼(此时解说的研究者也吸了氦气,声音变得很好笑)
心理学奖:自恋的眉毛
今年的心理学纸奖杯被米兰达·杰克明(Miranda Giacomin)和尼克拉斯·鲁莱(Nicholas Rule)捧走,获奖理由是,他们发现通过观察眉毛能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自恋狂。简单来说,就是自恋的人会有更独特的眉毛,比如高高飞起的眉尾、棱角分明的眉形之类。
右下角的研究者,把自己眉毛贴住了,我们无从知晓他是不是自恋
和平奖:按了门铃就跑真刺激
在一段歌颂蟑螂的音乐剧后,我们迎来了和平奖的颁奖时刻。获得这一殊荣的是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他们指使自家的外交官在深更半夜去按对方的门铃,然后迅速跑掉。这种非暴力较劲手段确实是非常和平哈。
可惜的是,获奖者们今天不能去领奖,也可能是不想去吧。
那就一起听听蟑螂音乐剧吧
物理学奖:让蚯蚓蹦迪
由于研究高频率晃动下的蚯蚓会发生什么样的形变,伊万·马科斯莫夫(Ivan Maksymov)和安德烈·珀托斯基(Andriy Pototsky)拿走了今年的物理学奖。
他们先把活蚯蚓放在20%浓度的酒精里“麻醉”一下,然后把它们放在塑料板上,再通过一个音频放大器,对塑料板施加垂直方向的正弦波振动信号,让放置在上面的蚯蚓也随之振动起来
让人欣慰的是,实验结束后,研究者会给蚯蚓醒酒,然后把小虫子们送到蚯蚓养殖场度过余生。
莫慌,这是蚯蚓软糖(我喜欢这件衣服,上面写的“我爱猪油”)
经济学奖:吻的奥秘
拿走经济学奖的研究者有点多,不一一点名了啊。总之,他们认为,越是贫富差距大的地区,人们越喜欢接吻,原因可能是当地资源竞争激烈,为了维护长期稳定的伴侣关系,人们更倾向于多亲亲。
还有一点:口腔卫生与接吻质量息息相关。为了多接吻、多接好吻,大家一定要注意口腔卫生,早晚刷牙,饭后用牙线。
亲亲我的奖金
管理学奖:套娃杀手
又是一段称赞蟑螂的歌剧,在这之后就是中国人的“高光时刻”了。2020年度搞笑诺贝尔奖管理学奖,颁给了5位中国人。这5位老哥哥做了一件套娃谋杀未遂的行为艺术
老哥A收到杀人任务后,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务外包给老哥B;
老哥B收到杀人任务后,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务外包给老哥C;
老哥C收到杀人任务后,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务外包给老哥D;
老哥D收到杀人任务后,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务外包给老哥E。
最后没人被杀,但酬金从200万缩水到了10万。
跟和平奖一样,获奖者没法来领奖,因为他们还在牢里蹲着。
昆虫学奖:我只接受6条腿
摘得昆虫学奖桂冠的是理查德·维特(Richard Vetter),他发现那些终日与蟑螂、跳蚤、蝗虫为伴的昆虫学家,其实很怕蜘蛛
“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多了2条腿,事情就大不一样了。”维特说。
老先生,您头上的蜘蛛要掉了
医学奖:别吧唧嘴了!
医学奖得主是尼恩科·吴林科(Nienke Vulink)、达米阿尼·德尼斯(Damiaan Denys)和阿诺德·凡·龙(Arnoud Van Loon)。他们诊断出了长久以来被忽视的一种疾病——恐音症
患上这种疾病后,听到别人吃东西吧唧嘴的声音就会特别难受。治疗方案也是有的,研究者建议患者在听到这种声音后,想象自己走在湿哒哒的泥沼里,吧唧声来自于鞋子和泥巴的接触,这样一来就不会生气了
下面中间这位,你是故意在视频会议中大声吃苹果的吗
医学教育奖:“以身作则”
这个奖的得主们就很大牌了。他们分别是巴西、英国、印度、墨西哥、白俄罗斯、美国、土耳其、俄罗斯和土库曼斯坦的国家领导人。获奖理由:他们利用新冠疫情告诉了全世界,比起科学奖和医生,政客们会对人们的生老病死产生更直接的影响
该奖项得主并未参加颁奖典礼。
值得一说的是,这是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第二次得搞笑诺贝尔奖了。2013年,卢卡申科因规定在公共场所鼓掌非法而斩获搞笑诺贝尔奖和平奖,同时获奖的还有白俄罗斯警方,他们根据前面的规定逮捕了1名独臂男子。
材料科学奖:屎冰刀不好用
获得这个奖项的研究者也很多,他们群策群力,发现用冰冻大便做的刀子根本不好用
一割就融化了
随着格里森教授的告别演讲(全文:Goodbye. Goodbye.),第30个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圆满结束。
我们会在今天的推送中,陆续推出详细的研究解读,请一定要看,不看不行。另外,我们在明天上午10点,还有一场解读搞笑诺贝尔奖的直播,麻烦各位早点起来,在快手App中搜索“科学少女壳酱”或“快手科普”,给我们刷点飞机游艇(并不)。
果壳特约解读嘉宾:
Ent:伯克利大学博士、科学松鼠会成员
瘦驼:航空航天领域达人、科学松鼠会成员
加菲众:动静科技创始人
果壳特约主持人:
宋万博 :单立人喜剧签约演员 无聊斋主播
作者:李小葵
编辑:luna
 一个AI 
明年让我们回到桑德斯剧场吧!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