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残疾人搭把手,也别忙着踩一脚。/《一公升的眼泪追忆篇
面对残疾人,我们常常会自诩“正常人”,就像面对所有跟主流面目不同的群体时一样。
然而,人并不是总能站在大多数人那一边的。
上半年,我们曾经写过一篇《中国有八千多万残疾人,但我在街上总也见不到他们》,是想说对待残疾群体“不要总是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眼光,多一份尊重和理解”。
没想到,“廉价的同情”还不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姿态。在一些人眼里,残疾人甚至连“同情”都不配得到,留给他们的,是“指责”乃至“诅咒”。
“盲人就别出门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给你们(残疾人)体验的”
“残疾人就该被优胜劣汰”
当这些恶毒言论,就这样真实地出现在互联网上并获得无数认同的时候,你很难不眼前一黑,继而开始怀疑人生——
现在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在上网啊?
“残疾人,就别出门给社会添乱了”
这一切,还要从一位盲人网友的遭遇说起。
这位名叫“盲探-小龙蛋”的网友,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了自己坐电梯时遇到的不便,意外地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从视频来看,这部电梯既没有语音播报也没有盲文标识,导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去到了哪一层。
事实上,出行时处处不便,已经是国内残障人士的日常了。
所以他也只是苦笑着说一句“哎呀,太难了”,并表示“希望以后公共场所的电梯能够更加人性化一些”。
然而,就是这样一条日常生活的记录,让他被评论区的网友们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通。
有人语重心长地讲述“社会是为大众服务的,大众都是正常人,(公共设施)有就用,没有,也不是该为你准备的”的宇宙真理,试图让残障人士摆正自己的位置。
也有人像是刚在KTV嚎完一首《凡人歌》,那股看破人生的劲儿还没过去,张嘴就问你何时曾看见这世界为了少数人改变。
看到这你可能也挺纳闷,一部有语音提示的电梯,到底能碍着普通人什么事?这不,贴心的网友替你想到了。
在这位逻辑带师的眼里,“你只是坐不了电梯,我可是要被吵到了呢”。
还有热心网友,担心大家被博主迷惑了,及时向大家普及了“不是所有电梯都没有盲文”的重要知识。并对他发布视频的目的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专挑没有盲文的电梯来曝光呢?为什么不能去有盲文的电梯然后夸一夸“我们的电梯真是太好啦!”呢?
至于数落他是“你弱你有理”的巨婴、“眼盲了嘴还不会问”的笨蛋、“要我们普通人为盲人的便利承担社会成本”的自私鬼的,更是数不胜数,不一而足。
还有人发出了终极一问:你一个盲人,你出门干什么?
评论区的众生相,在集体无意识的催眠下显得无比正当。直到这条视频连同底下的评论被转发到微博上,习惯了政治正确叙事的人们才发现——
原来,还有这么多人是会带着恶意与偏见去看待残障人士的。
这些“精神上等人”,真把我看吐了
所有这些恶毒的言论里,最让人毛骨悚然的还是这一条——
“(养残疾人的)成本太高,还是优胜劣汰吧”。
如果你也觉得人分上等人和下等人,并认为下等人不该繁衍,甚至不该存在,那就很危险了,因为希特勒也是这么想的。
认同“优胜劣汰”说的,无非是默认自己是优胜者,而残疾人是劣质的,应该被淘汰的。
这种想法有多站不住脚呢?
首先,残疾人真的就“劣”吗?
相当一部分人会认为残疾人就是需要依靠别人的弱者,是家人及社会的累赘。但事实并非如此。
就拿前面提到的那位盲人博主来说,他是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的一名讲师,经常到各个互联网公司去做无障碍培训。
研究会有9位视障开发工程师,新周刊的@局外人视频 就曾经采访过其中两位——
视障编程师周富贵独立开发了一款视障综合辅助APP,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和他一样存在视力障碍的人。
视障工程师沈广荣则开发了一款适合盲人玩的枪战游戏,这样即使看不见,也能感受到“吃鸡”的乐趣。
人们似乎总觉得“残疾了”就等于“天塌了”,这只能说明,我们对于残障人士的真实生活,实在太缺乏了解了。
残疾人可以玩游戏,可以出门,也可以自己拍视频……只要公共设施与科技公司在设计之初考虑得足够充分,他们完全可以生活得跟平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说完残疾人,我们再来看那些叫嚣着“优胜劣汰”“你弱你有理”的人。
如果你足够熟悉如今的互联网环境,想必不难看出,这些人一开口就是老社达了。
“社达”并非“社交达人”,而是“社会达尔文主义”或“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
何为社会达尔文主义?
一般来说,社会达尔文主义是用生物进化论来解释社会的发展规律和人类之间的关系, 认为优胜劣汰现象存在于人类社会,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弱者注定灭亡。
此处需要插播一个冷知识:你无法通过假想、臆造或者干脆与上位者共情的方式,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也就是说,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并非就真的是强势的一方。
著名的问答平台知乎,就曾经见证过不少“社达”的翻车现场。
在“2019年为何经济不景气”的提问下,一名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不请自来。
目前,这名答主的账号已经被注销。
他秉承着“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的优良传统与严谨精神,先给提问者上了一课。
他指出“不是行业不景气,只是企业不争气”,并留下一句“天道酬勤,好自为之”的告诫,扬长而去。
说话时是2019年,转过年来到了今年4月,在“2020找工作为什么这么难”的提问下,这位答主更新了自己的现状。
本以为大学毕业可以继承家产的公司,由于疫情的原因破产。这让@卡卡 原本富裕的家境急转直下,在变卖家产后仍然欠债,甚至连继续学业都很困难。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如果他之前没有口出狂言的话。
同样地,另一位知乎答主的故事也很令人唏嘘。
高三时,他觉得自己很高级,长大了注定是做董事长、CEO的材料。
时隔五年,生活的捶打让他发现,找工作并没有想象中这样简单。
从这两位答主的遭遇,你能很清晰地看到他们从意气风发到垂头丧气的心路历程,但很少有人会为此感到惋惜。
一个人完全可以如此普通却又如此自信,但这份自信,不应该是建立在贬低别人的基础上的。
前几天,一则新闻刷屏了。安徽马鞍山一名外卖小哥给当地一所大学的学生送餐结束后,因为没能送到宿舍楼下,被该学生短信辱骂是“底层猪”。
事后外卖小哥回顾了事件全过程,并表示原谅了这位同学。尽管如此,网友们还是被这溢出屏幕的傲慢给激怒了。
人们想不通,为什么这位大学生会如此缺乏共情能力——
你在歧视比你地位低的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被地位高的人歧视呢?难道一定非要等到自己也被辱骂,才猛然惊醒原来自己也属于弱势的一方,从而发现自己之前的傲慢究竟有多可笑吗?
那未免也太可悲了。
据数据显示,某外卖平台骑手里有本科生17万,研究生5.85万。这位同学或许没有想过,自己毕业以后,也有可能从事这样一份职业。/《美团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
别让戾气替代了思考
其实,看到那位盲人博主的评论区,就能看出有些人未免有些盲目乐观。他们坚信自己永远健步如飞、耳聪目明。
你可能会想“我不是残疾,我的家人朋友里也没有残疾人”,就觉得事不关己了。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截至2010年,我国残疾人总数约有8502万,而张姓居民有8484万。如果残疾人都能正常活动,你遇到的残疾人本应和姓张的人一样多。/图虫创意
然而,先天性残疾只是一部分,后天致残的案例比比皆是。
拿前段时间的网红纪录片《人生第一次》里的主人公来说吧——
裴奔康,小时候经历了一场雷击,从那之后失去了双臂,现在只能用双脚来打字;
王燕钊,高考前突然遭遇了车祸,醒来后下半身瘫痪了,高考也结束了;
残友培训基地的创办者王绍军,也是在17岁那年,突然患上了腓骨肌萎缩症,从此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作为“云客服”,裴奔康正在用脚打字。/《人生第一次》
就算你顺利躲过疾病和意外,但老去本身,也会使你各部分器官变得失能,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残疾。
在20世纪7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残疾率约为10%。但到了2011年,这一数字提高到了15%。
造成全球残疾率估计数上升的原因,除了残疾衡量方法的改进,还有人口老龄化和慢性疾病的迅速蔓延。
生而健全,是我们侥幸。但当我们老去,与我们朝夕相伴的,比起子女,更有可能是各种程度上的残疾。
歧视残疾人的人,才是真正的弱者。/b站up主“大程子好妹妹”
面对残疾人,我们常常会自诩“正常人”,就像面对所有跟主流面目不一样的群体时一样。
然而,人并不是总能站在大多数人那一边的——
老人会因为没有智能手机和健康码被公交车拒载;
疫情之初想要回国的留学生会被嘲讽“建设祖国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
大桥下拒绝搬迁的钉子户,也会被前来打卡的路人扔东西,“贪得无厌,漫天要价,这回傻眼了吧……
一旦成为那个掉队的倒霉蛋,就总免不了被歧视。
中国有句古话,叫“物伤其类,兔死狐悲”。指的是见到自己同类的遭遇,联想到自己的将来,因此而伤感。
但现在,这句话好像已经不大适用了。
新时代的狐狸,多半会在兔子坟头喋喋不休,“被吃掉是因为你不努力,跑得不够快又怪得了谁,要知道优胜劣汰乃是自然法则,听懂掌声!”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我们是“优胜者”,那些有权力决定社会如何运转、政策如何分配、资源如何倾斜的人才是。所以,同为“不优胜”的我们,才更应该体谅彼此的难处。
“通往残联的路,没有电梯”/纪录片《算命》
鸡蛋和石头,永远选择站在鸡蛋一端。但如果鸡蛋之间还要互相为难,那就太令人遗憾了。

✎作者 | 陆一鸣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微信更改推送规则,点击【在看】【星标】
在每一篇推送里,与新周刊及时相遇
推 荐 阅 读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张朝阳这种爱说瞎话的企业家,我可见太多了

无法让人上瘾,COSTA的咖啡都白卖了

迷之自信的男性教程,建议大家引以为戒

全中国的物理老师,抵不过一个诺兰

重庆从来没有魔幻,只有现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