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连续剧剧情反转

围绕TikTok的这场大戏,离9月20日大限仅五天时,剧情突然出现反转。

首先发声的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本周一对美国媒体透露,周末时接到提案,甲骨文作为TikTok“值得信赖的技术合作伙伴”,代表解决美国国家安全问题。而如果交易最终敲定,姆努钦称将会诞生‘TikTok Global’,把美国作为总部,为美国创造2万个工作岗位
这算是过继过去咯
紧接着,甲骨文跟进确认姆努钦的说法,称甲骨文将在该提案中成为值得信赖的技术提供商。TikTok的回应则做实了双方的合作,“可以确认,已向财政部上交了一份提案,相信可以解决美国政府的安全顾虑”。
在白宫方面,特朗普的女婿 库什纳出来表态祝福Oracle和TikTok
本来在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下,摆在TikTok面前的路原本只有两条:要么整体出售美国业务,要么关闭。特朗普在一次集会前也再次表态,要么卖掉,要么关掉。
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而言,选择任何一条路,对其国际化战略都是沉重打击。不仅如此,出售会被中国舆论诟病“跪低”,直接关闭则要承受商业利益上的巨额损失。
但甲骨文的出现,突然为TikTok带来更理想的结局。路透社消息称,甲骨文作为合作伙伴,意味着该公司将掌握TikTok的用户数据,但字节跳动将保留算法所有权,不至被全盘出售。
新方案出来后,各方又进入博弈

但是新方案刚露端倪,就招致反对声音。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Josh Hawley)在姆努钦发声的当天就致信他,要求阻止甲骨文和TikTok的合作提案,“除非使TikTok完全摆脱中国的潜在控制,目前任何合作伙伴关系都不可接受,而且与特朗普总统8月6日签发的行政令也完全不一致。”

强硬派要求CFIUS拒掉现在这个合作的方案
这个对TikTok而言的理想结局,还未板上钉钉。提案具体细节并未披露,美国政府也没有最终同意。姆努钦称,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针对TikTok的审查,以及基于总统行政令的国家安全审查还在进行。最终解决方案将在9月20日出炉。
特朗普日前对两家公司的合作表态,“我听说他们非常接近达成协议,我们也会很快作出决定”。
但是特朗普也非常犹豫:现在这个方案很难被他的政治基本盘接受。但是Oracle的老大又是他的铁杆。
Conceptually I can tell you that I don’t like that,” Trump told a news conference when asked about a reported proposal to give Oracle only a minority share. “I’m not prepared to sign off on anything. They’re going to be reporting to me tomorrow morning and I’ll let you know.”
在这种大环境下,驸马也库什纳也放话了:如果他老丈人不喜欢,那就关掉好咯。
于此同时,Oracle也声称要review tiktok的代码,看看有没有问题。
知情人士说,新的细节显示甲骨文在合作伙伴关系中的作用,不仅仅是将数据存储在软件公司的美国云服务器内部,甲骨文将审查算法相关的所有源代码,因为这些算法决定哪些TikTok视频会推送给美国用户,以确保没有外部的控制。
沃尔玛说,大哥们,你们随便划拉,但是不管你们谁买,别把我给拉下了。你们不管怎么玩,我要你们的抖音带货。
TikTok的两难困局

TikTok在8月6日这天突然陷入两难境地。这天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8天后又一份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在美国运营的所有权益。

一位处理过类似案件的法律专家此前向BBC分析,对字节跳动而言,有四种可能性:

  • 关闭
  • 出售给美资
  • 快速IPO(首次公开募股),
  • 以及起诉特朗普政府,拖到大选变天,等禁令撤销。

这位法律专家认为,后两个可行性比较小。时间太短,IPO障碍太多,而撤销禁令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因为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是美国九个部门组成的机构,他们作出决定并提交给总统。如果该禁令再撤销,传达的信号,要么是国家安全是可以讨价还价的,要么是该委员会承认自己做错了。
字节跳动在2018年收购了Musical.ly平台,将它关停,进而开始了TikTok的全球扩展。据此推断,将把TikTok卖给美国资本成了更理性、可能性最大的选择。


8月6日之后,潜在买家也不断浮现——从微软、Twitter、沃尔玛等等。其中微软一度成为最热门的选项,这家公司不仅与中国关系良好,而且体量庞大资金充沛,借助TikTok可以一举攻入社交领域。这笔交易推进迅速,甚至300亿美元的加码也被媒体反复报道。
不过,8月28日,剧情出现巨大反转。
这一天,中国商务部更新《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把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推送技术等添加到“限制出口部分”目录下。
TikTok的竞争优势就在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推送技术”,这一算法通过机器学习,基于用户行为,推荐他们更感兴趣的内容,避免让他们看到可能会厌烦的内容。这种技术是TikTok在社交领域快速取得胜利的关键。

隔天,字节跳动就回应,公司将严格遵守条例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相关业务。

分析人士认为,对算法的出口限制对TikTok打破“不出售就关门”的困境,起到关键作用。因为在美国的极限施压下,TikTok很难在出售协议中排出算法,但失去算法所有权,对母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种伤害。有了中国法规的“硬限制”,TikTok也可以在谈判中明确提出不出售核心算法的要求。
不难想象,当这一政策突然摆在微软和TikTok的谈判桌上,带来最直接的问题是——拿掉核心算法的TikTok还值得买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政府反对被迫出售TikTok,字节跳动的主要投资者红杉资本和泛大西洋投资集团(General Atlantic)等机构也担心,以低于价值的价格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会影响公司财务状况。再加上中国最新出口限制条例,让出售的选项,变得越发不易。

此时,甲骨文突然加入战局,为开辟一条新路带来可能。
首先,甲骨文公司身份特殊。其董事长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是硅谷极少数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人之一。他曾帮助特朗普竞选筹措资金。甲骨文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兹甚至在2016年时任职于特朗普政府的过渡团队。
甲骨文表示对TikTok业务感兴趣后,特朗普在公开场合称,“我认为甲骨文是一家很棒的公司,我认为它的老板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认为甲骨文肯定能处理好这事。”
埃里森与特朗普的密切关系,以及后者直接表态支持,把甲骨文推向前排位置。
直至双方提交合作提案,微软只好发表声明,黯然出局。
不过本周二,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顾问库什纳,被媒体询问甲骨文入局是否因为特朗普的影响。库什纳否认,并表示最终是由公司来选择他们想达成交易的对象。
数据合规与技术割据

从已披露的细节观察,字节跳动可能会向甲骨文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部分股份,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转移到甲骨文的服务器中储存。考虑到甲骨文与美国国家安全机构长期合作的履历,该公司可能会负责满足政府对数据安全的要求。

在公司结构方面该公司将投资于新重组的全球TikTok,其总部设在美国。知情人士说,字节跳动将维持TikTok中国母公司的多数股权,并至少拥有三名股东-General Atlantic,红杉资本和Coatue Management-持有新业务的股份。

对字节跳动而言,通过重组,而非全盘剥离,该公司可以保留美国业务,保留算法,继续推进其全球化战略。
对于甲骨文而言,拥有1亿用户的TikTok以视频为主,对云计算要求高,运营这部分业务,可以助推甲骨文从传统数据库业务,转型到更具增长性的云计算领域。新冠疫情后,同样因中国背景饱受诟病的视频会议应用Zoom也投向甲骨文,成为其云计算业务的大客户。
这种合作模式并不新鲜,一个类似的案例也发生在中美两国之间,只是角色恰好翻转。
2017年,苹果旗下的iCloud业务面临中国数据合规的要求。彼时,苹果在中国用户数超过2亿,用户在iCloud数据应中国政府要求,必须存储在中国而非美国。
经过两年的谈判,苹果在中国贵州省投资10亿美元建立数据中心,与“云上贵州”公司达成协议,后者成为苹果数据合规伙伴,一如甲骨文之于TikTok。

如果提案敲定,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雷德伍德城的甲骨文,将重现“云上贵州”模式,此举也被戏称为“云上加州”。观察人士认为,这种模式或许将成为各国数据合规的模本。
完了么?

并没有!

在尘埃落定之前,一切都存在变数。特朗普政府出的两个EO是非常罕见的EO。现在的方案,严格意义来讲是不符合EO。所以,CFIUS和白宫的态度现在还是模棱两可中。我猜最后特朗普还是会批准Oracle这个deal的。
回过头来看,不就是将Google的GCP云计算平台换成了Oracle的平台么:
张一鸣拍着桌子说,你他么不早说,你怎么不早说。不就是从GCP 换成 oracle cloud?! 多大点事!让我被骂的狗血淋头。马化腾说,我现在也换oracle cloud 还来得及么。萨提亚捏着衣角说,当初你把JEDI给我,原来以为你中意我,现在我知道了,只是你恨贝索斯,原来你根本不爱我。
无数人盯着Tiktok这个案例,因为不仅仅Tiktok规模巨大,而且Tiktok这件事情的处理,给其他中资出海企业提供了一个范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