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突然传出即将卸任的消息,国际关系专家评论说,布兰斯塔德大使的卸任是美国对华接触政策已死的又一标志。
蓬佩奥7月23日发表新冷战铁幕讲话,宣布自尼克松以来美国实行的对华接触政策失败。外界不以为然,中国媒体和专家一致批评,都认为不可能,是蓬佩奥一厢情愿、自说自话。
但美国政府随后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表明,他的演讲是美国政府跟中国进行新冷战的行动宣言。
蓬佩奥演讲后,特朗普很快背书,说跟中国整体脱钩并非不可能。而后美国无预兆关闭中国驻休斯顿领事馆,宣布针对中国的“清网(净网)”行动,从网路生态系统入手封杀微信、Tiktok等中国APP,进一步封杀华为及至中芯国际,将更多中国企业列入制裁名单,大规模“驱赶”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不断提升美台官方关系…… 直至布兰斯塔德大使提前离任。
目前国际舆论场都在推测:布兰斯塔德大使提前离任是否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即美国对华接触政策的实质性终结,或者中美42年合作关系的实质性终结?
大家都在担忧,中美之间还能保持正常的外交关系吗?
不论怎样,随着布兰斯塔德大使的提前离任,美国关闭了跟中国进行对话的外交渠道。
自今年三月中美交恶以来,除了中共主管外交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中旬在夏威夷会晤后,就在没有任何交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坦诚中美对话渠道关闭。但是,美国驻华大使一直还在发挥平衡作用,可能是除经贸关系外,目前中美外交对话的唯一渠道。布兰斯塔德大使的离任使得这唯一外交对话渠道关闭。

从布兰斯塔德大使离任前后发生的事情看,他的离任是事先设计好了的。
有分析指出,布兰斯塔德大使早不投稿晚不投稿,偏偏在中美关系日趋恶化的节骨眼上去投稿。而且采取了霸道的手法,逼迫中方于8月27日答复、在9月4日前刊登布文章,并在来函中明确表示“美国驻华大使馆认为,文章全文刊发、不做任何修改尤为重要”。
结果可想而知-无可避免地发生了。
因为人民日报拒绝发表文章,美国选在9月11日这个极其敏感的日子,在微信公众号、微博、推特等多个平台刊文来攻击中国的宣传系统,结果全部被删。
似乎这一结果也是预设好了的-布兰斯塔德大使由此离职,由此把责任推给中方。
我们都知道,布兰斯塔德是目前美国少有的知华、亲华派、对华温和派,曾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他跟中国打交道历史悠久,经验丰富,和中国最高层关系交好,且对华作风务实、倾向于缓和两国紧张局势。尽管他是总统特朗普2016年竞选早期的支持者之一,但他的立场与白宫中的对华鹰派有很大不同。据美媒报道,当白宫强硬派主张禁止中国公民以学生签证在美国学习时,布兰斯塔德表示反对。
布兰斯塔德大使的离任,终结了美国温和派的对华接触之路。
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说:“布兰斯塔德去北京就任大使是带着希望去的,甚至特朗普总统也希望,他们能跟北京达成某种突破。布兰斯塔德确实是很好的人选,因为他认识中国领导人。但是一切都没有成功。我要说的是,这完完全全是被恶化的双边关系所破坏的,而且我认为他一定感到无法在那里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夏伟基于维护美国的立场,认为这一切的责任在中国,抛弃了这种能使中国在全球市场和国际外交界获得前所未有发展的接触政策。他说,“得到美国八位总统全力支持的”接触政策,曾经“或多或少使两国关系保持稳定”,现在“基本上是被中国…… 所扼杀了。这是不必要的。”
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布兰斯塔德大使宣布离任的方式。美国这次不依外交惯例,不跟中国打招呼,而是通过社交媒体放话的形式宣布布兰斯塔德的离任,而且美国政府至今也未宣布新的驻华大使人选的信息,这样做的实际效果与“召回大使”几乎无异。
令外界十分诧异的是,布兰斯塔德的离任竟然没有通过外交渠道正式通知中方,这在外交史上极为罕见。
9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有报道称,美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将离任,中方对此有何回应?汪文斌表示,我们注意到美方发布的有关推特,尚未收到布兰斯塔德大使将卸任的通知。
这是一种轻慢、甚至羞辱的方式。鹰派故意给外界一个信息:中美关系没有那么重要,没有必要放在优先地位。

请注意美国鹰派人物的以下说法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14日凌晨连发三推谈到布兰斯塔德大使离任,推文说:“特朗普总统之所以选择布兰斯塔德大使,是因为他数十年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让他成为代表美国政府并在这一重要关系中捍卫美国利益和理想的最佳人选。”“这将对美国未来几十年在亚太地区的外交政策产生持久、积极的影响。”
言外之意,这个与中国打交道最理想的人物、最佳人选再也没有了,其离职影响深远
有评论指出,布兰斯塔德的离职是一步狠棋,一是向外界宣布,一个比任何人都更好的大使人选,却无法“遏制”或“阻止”双边关系演进势头,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别人可以做到;二是中美关系脱钩又迈开了实质一步,因为目前来讲还没听到美方安排接任的大使,也不排除未来较长一段时间,美国将不派驻中国大使,那么,中美对话将难上加难。
蓬佩奥在推文中说:“布兰斯塔德大使为平衡美中关系使之更加重视结果、对等和公平作出了贡献。”其背后的味道似乎是,再也没有谁来平衡美中关系了。
此外,美国国务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告诉美国之音,“中国政府在很多方面把路都堵绝了,实际上中国对美国在华外交的存在它已经限制了很多,所以,(布兰斯塔德)大使呆不呆在那里基本上已经无所谓了。”
请注意:美方认为,驻华大使呆不呆在中国,对于美方来说,已经无所谓了。用直白的话讲,美方认为,在中国设不设大使已经不重要了,也没有实质意义。
这还是正常的外交关系吗?
这不得不让外界感到这是美国要降级中美外交关系的前奏或信号,甚至是美国要跟中国完全的、实质性脱钩的信号。
被问到驻美大使卸任是否意味着美中关系在进一步脱钩时,这位官员说,美中间脱钩不脱钩主要看中国政府。“美中之间问题很多,关系不好,原因非常清楚,中国政府是否愿意去改变这些问题,这是脱钩不脱钩的一个很关键因素。所以说,这跟一个大使走或去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美国官员说,美中关系是否会走向脱钩,关键在中国能否正视两国间存在的制度和意识形态分歧。他说:“中国不想脱钩又不愿意改变导致要脱钩倾向的根本原因。所以说,中国政府是个非常矛盾的东西。他想两面讨好,两面占便宜,这个是美中关系不对等的很重要因素。但是反过来说,中国政府也不敢真正达到对等。所以说,蓬佩奥国务卿说的非常清楚,美中之间就是两国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根本差别。”
他表示,美国不会再为了利益而牺牲价值观了。他进一步说,如果说中国没有意愿改变自己的行为以防止跟美国脱钩,是否可以说中国并不在乎跟美国脱钩?这位官员说,中国并不想跟美国脱钩,“因为想继续占便宜”。
这位国务院高级官员还说,必须破解中国政府自尼克松政府以来一直采取的一种所谓 “求同存异”的政策。他指出,“这个‘求同存异’听起来好像无伤大雅,但却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所谓‘同’就是利益,所谓‘异’就是政治上、价值观上根本水火不相容的东西。这样就导致了到现在为止美中关系停滞不前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因。…… 有些分歧是必须要解决的,比方说,(新疆问题)希望美国政府一句话不说;它也不能希望长久地让美国的公司强制性地转让技术而让美国政府一句话不说。这些都是对美国的价值观、对美国根本的国家利益最严峻的挑战。”
按照美方的说法,(1)脱钩不脱钩取决于中国是否改变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2)如果中国不愿意改变,就是中国不在乎跟美国脱钩;(3)中国不想跟美国脱钩,因为中国想继续占美国便宜。
显然,美国已经将中美之争上升到制度和意识形态层面,这就表明中美冲突无解,因为中国不可能按照美方要求改变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