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高工智能汽车专业行业群(自动驾驶,车联座舱,商用车),加微信:17157613659出示名片,仅限智能网联软硬件供应商及OEM。
自动驾驶“致命事故”第一案,终于有了最新进展。
两年前,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名驾驶Uber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司机在街道上撞上一名行人并导致其死亡。
当地政府周二表示,该名安全司机将以过失杀人罪被起诉。
一、责任归属是个大难题
这起事故被认为是第一起由自动驾驶技术导致的行人死亡事件,并引发了谁应该为此类死亡负责的问题。
46岁的拉斐拉·瓦斯奎兹(Rafaela Vasquez)在事故发生时受聘于为Uber工作,负责这辆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员岗位。周二,当地高等法院对其进行了传讯,但拒不认罪。
调查人员表示,当时这名安全员正在看手机上的视频,没有刹车,直到事故发生。当时,这辆车以每小时40英里的速度撞上了推着自行车过马路的受害者。
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NTSB)此前的一项调查将这起事故主要归咎于人为失误,但也将其归咎于Uber公司“不充分的安全机制”。
该委员会还得出结论,Uber取消车辆出厂自带的自动紧急制动系统的做法,增加了在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车辆的风险。
Uber的自动驾驶系统在事故发生前5.6秒发现了这名行人。但该委员会表示,当时系统无法确定她是骑自行车的人、行人还是所谓的“不明物体”,也无法确定是否进入车辆的行进路线。
目前,Uber公司的发言人拒绝就针对这名安全员的指控置评。而检察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自动驾驶汽车安全员有责任以遵纪守法的方式安全控制和驾驶车辆。”
二、商业模式仍待解
事实上,对于Uber等传统网约车出行平台在Robotaxi上的巨额投入,很多行业人士质疑:即使Uber这样的公司用自动驾驶车队取代司机时,它们将轻松克服盈利挑战。
原因是,车队本身就是一项资本密集型业务,在很大程度上,像Uber这样的公司几乎没有真正的运营经验。
与此相反,网约车公司历来对投资者具有吸引力,是因为它们的轻资产模式和产生高现金流的潜力。
尽管这种模式的缺点是缺乏明显的“护城河”,但对于Uber来说,未来拥有大量快速贬值和维护密集型资产(自动驾驶车队),并不是一条通向盈利的合理途径。
不过,一种出路是,将自动驾驶车队作为一种新的资产类别,以类似“车队投资信托”的方式进行资产化,投资者同时从日常运营的现金流中获得回报。
但是,对于自动驾驶系统或者说软件的审核,比起过去对于个人司机的监管,难度更大,风险系数也更高。
同时,汽车贬值很快,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实现资产价值的最大化,以及降低相关的折旧和维护费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还有一点令人担心的事,很难想象后续一旦出现自动驾驶车辆类似的安全事故引发的责任问题,会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
此外,目前来看这些平台更倾向于将非核心业务——包括车队维护和管理本身外包给第三方。但是更多的第三方,意味着更多的额外成本。
如果再考虑到雇佣足够多的软件开发人员进行系统的更新维护,以及自动驾驶硬件的一次性采购成本和折旧等等额外成本累加之后,要比传统出租车高得多(而不是低得多)。
这也是为什么特斯拉选择“帮助车主”打造自动驾驶车队的商业模式,而不是完全靠自有车队进行运营。
对于处于初创阶段的科技公司来说,短期内赚钱当然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过,投资者坚持这样一种理论,即彻底改变一个行业是一项代价高昂的事业,但从长远来看将会获得回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