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蹲了百度世界2020的直播。
其中最符合我曾经对“2020”幻想的,是全无人驾驶Robotaxi。
虽然车身乍看和一般汽车没什么差别,但它头顶有个圆柱形的激光雷达,这个雷达相当于眼睛,有了它,车就能够看到前方一两百米的障碍物,及时避让。
除了激光雷达,车身还有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比如毫米波雷达、环视摄像头等,它们能和激光雷达一起为用户保驾护航。
总之,就像李彦宏在现场说的那样:2017年无人驾驶车上五环被吃罚单的事情,如今不会再有了。
看直播时,我几次被“科技感”打动,也好几次,因为如今科技的发展,勾连起从前的记忆。
因为对于2020,我们都有过太多太多幻想。
今年初,微博上有这么一条热搜:小时候以为的2020。
那条微博下,有人说小时候以为到了2020年,汽车会在天上飞。
有人幻想,到了2020年,学校彻底AI化,我们去上课间操不用再经历走廊里人挤人的场景,魔毯能够实现场景转换。
有人幻想着2020年,地球人征服了火星,在火星建造起一个新的地球村……
还有人希望,2020年时,机器能把知识压缩进脑子,机器人可以代替我们做许多事……
而站在今天往回看,你会发现:
短短20年间,科技已经像水像电一样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其中一些关于科技的预言已经实现。
01.
总有一个人知道你问题的答案
在我们中学时期,遇上不会的问题,不懂的网络术语,寻求搜索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因为搜索比字典快,比专业书易懂,比老师博学得多,想问什么,应有尽有。
我们把这种“不懂就搜”的状态当作常态,但这种常态在2000年以前只是一种美好想象,就像我们小时候想象汽车在天上飞那样。
不同的是,汽车如今依旧不能在天上飞,有人却把“不懂就搜”这个想象实现了。
上世纪80年代。一个来自阳泉的高中生代表学校参加计算机比赛,在学校名列前茅的他却被对手淘汰。
后来,在太原一家新华书店看到琳琅满目的计算机书籍时,他才恍然大悟——
不是“对手太强大”,而是“信息鸿沟”把他绊倒了。
如何填平信息鸿沟,成了他的一大心事,也成了他的志向。
后来,这名高中生长大后留学回国,在千禧年的头一天2000年1月1日,开了家名叫百度的公司。
这个人是李彦宏。
不知不觉间,20年过去了,知识早已从“奢侈品”降落成平价商品,人人皆可获取,人人皆可分享。
信息鸿沟开始变得越来越浅,百度也成为了几代中国人获取信息和知识最重要且高效的渠道。
但这些事情,并非一蹴而就的。
最初的时候,人们只能通过互联网搜索到已有信息,对于一些偏门知识,想知道的人没处获取,有知识的人没渠道分享。
那时,百度像个智能的百科全书,但在信息流动上,并没什么互动性。
没有互动,并不代表百度不知道人们想互动。
后台数据库真实记录下了人们输入进搜索框的一个个提问,那些提问是知识板结化时期信息流通不足的佐证,是人们想了解想分享却无门的真实痛点。
数据反映在后台,记在工程师们的心里。百度比任何人都更知道,中国人对信息和知识流通及分享的诉求。
有需求,就有解决方案。
2005年,横空出世的百度知道,激活了“知识板结化”的死土。
从此,你可以在百度知道上看到各路热心网友,在积极认真地回答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些问题中,有相对严肃的知识信息。比如人们关于黑洞的讨论。
有对于时政新闻的讨论和预测,比如中东问题。
也有一些生活小事,比如冬天手机充了电却不耐用。
还有一些提问,很有人情味。
比如2008年,有位网友想去北京看奥运,在百度知道提问“到北京看一次奥运会大概要花多少钱”。
也真的有人认认真真给他设想各种前提,给出种种预算。 
这一时期,知识和信息的良性流通已经形成了,新的痛点又来了——
人们不仅需要普适性的知识,也需要学科性的知识。
不仅需要浅显的知识,也需要高深的知识。
不仅需要长篇大论的知识,还需要经过整理的、能够快速get的知识。
然后,百度百科和百度文库应运而生了。
艺术、科学、自然、文化,各个领域的知识词条数,涨到了近两千万。
近两千万词条,这是什么概念呢?
我们用《大英百科全书》做类比,它收录的条目数为81600左右,也就是说,百度百科的词条,相当于200本《大英百科全书》。
而这,是超过几百万的志愿者、权威专家、行业机构携手,共同在百度百科的知识舞台上,编写了这本中文世界最大百科全书。
从大众普世到专业知识,科技每往前走一步,人们获取的知识就更近一步精准。
20年过去了,搜索已经变成了获取信息和知识的必要步骤。
知识鸿沟、地域认知鸿沟、专业认知鸿沟不再是千沟万壑,只要你想了解,获取的途径,早已变得简单而高效。
而在这次世界大会,搜索的未来形态也逐渐成型。
那个名叫度晓晓的“少女”——养成类的虚拟助手亮相。
她代表着搜索的创新方向:建立在小度助手的功能基础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够为我们提供多种类生活服务。
智能音箱、智能耳机这些智能终端也在延伸搜索的边界。
20年前的我们很难想象,一款耳机可以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下,实现和智能音箱一样的功能服,回答天气情况、路况导航等问题,还具有翻译功能,一人一只耳机就可进行中英对话。
搜索正在突破平面的想象,纳入智能设备和虚拟形象,它已经变得无处不在。
02.
总有办法弥补你无法给予的陪伴
站在千禧年初畅想未来科技时,有人用稚嫩的笔触,在作文纸上写下美好的愿望:希望2020年到来的时候,机器人可以代替妈妈做家务,让妈妈陪自己玩。
20年过去了,会做家务的扫地机器人常常被现在的人戏称为扫地智障,但陪伴小孩的机器人,却在不经意间,真的诞生了。
今年疫情期间,听到过这么一个关于陪伴的动人故事。
图源网络
百度工程师罗荣刚工作很忙,经常下班回家时已经到了凌晨,家里有两个女儿,大的上幼儿园,小的才一岁多,两个孩子会等爸爸下班讲睡前故事。
和他一样工作家庭不能兼顾的人还有很多,因此,他所在的小度智能音箱团队酝酿了一个想法,他们想将语音定制功能投入到小度智能音箱中,用家人的声音给孩子读故事。
开发的时候,遇到了不少困难,他们发现,用于训练父母声音的GPU成本和服务器压力非常大,于是用了一种折中方案:
父母先录20句话,等服务器空闲的时候,离线生成模型。用户最多等一个小时,就能生成有着自己音色和语调的句子。
语音定制功能上线后,有一天,罗荣刚从外面回家,准备在小女儿身上试验新上线的语音定制功能。
他录了一段话,由此生成用自己声音定制的一篇故事朗诵,然后远程控制自家的音箱,自己躲在门后,悄悄观察小女儿的反应。
女孩原本背对着音箱,正坐着吃饭,当自动生成的「爸爸」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时,她一下回过了头,以为是爸爸回来了。
疫情期间,小度音箱带着自己开发的新功能,给许多支援武汉的志愿者吃了一记定心丸——
他们一面在前方抗疫奋战,面临危险,一面还要担心后方家里,孩子对自己的牵挂。
小度音箱用家人的声音给孩子讲故事,虽然不能完全代替父母的陪伴,但对艰难时期的父母和孩子而言,是一种强有力的抚慰和支持。
就算没有疫情,日常生活中,智能音箱也依旧展示着技术对人类的关怀。
“手机的主要人机交互方式还是触摸,要让老人看很小的字、点很小的区域,是非常不方便的。”
李彦宏深知老人使用手机的痛点,他认为,他们不该成为智能生活的局外人。
所以,小度走进了昌平养老社区的近200户老人家中。老人们只用动动嘴,就能享受到各种各样的智能服务。
养老社区的刘大爷是社区里最早一批使用小度智能设备的老人,他能够熟练运用小度完成听戏曲、看节目、购物、监测健康等日常操作。
自己用得好,他还将小度的各项技能分享给社区的老伙伴们。
“小度小度,打开五福幸福。”
刘大爷可以唤醒小度,用小度打开“五福幸福”可以查询今日团购信息,以更优惠的价格购买生活所需。
通过小度“五福健康、五福长寿”等针对老年群体设计的单元,可以将小度测量记录的血压等身体信息同步给线上医生,还可以跟着小度学跳健身操,独享广场舞中心位。
小度早晚会问好,有事会回答,有求必应,能陪人聊天,儿女不在父母身边,AI就是为数不多能让家里随时热闹起来的人声了。
它无法代替亲人给人陪伴,但它给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案,为老人们创造了一个缓解和寄托情感的出口。
03.
总有技术帮你实现被局限的人生
这20年来,在人世间绵延的痛点,当然不止陪伴的缺失。
事实上,我们的情感里,生活中,还有很多很多难题,在等待技术交上一份理想化的答卷。
最典型的应该是堵车。
这对于无论南方北方的人而言,都是生活中很大的一个痛点。
小时候以为,2020年汽车在天上飞了,世界就不会再拥堵。
但事实是,2020年来了,汽车没能在天上飞,各个城市在市内空中搭建了复杂的高架网,对交通拥堵的缓解是有效的,但并没有办法根治。
因为,人不是机器,理想状态下所有车子匀速行驶的那种不堵状态,人为开车时,是不受控制的。
浙江大学曾经做过一个“幽灵堵车”的实验,征集了23辆汽车,在杭州师范大学周长300米,直道100米,宽约8米,可以容下两辆车并排行驶的操场上,进行实验。
实验的状态是理想化的,没有干扰,不能超车,让车队保持在10-15米的车距、匀速单向绕操场行驶。
然而从一开始,车队就行驶得不顺畅,最快车速只有20码,很快,整个车队出现了滞缓这种状况一直保持了三圈,而且毫无缓解的迹象。
组织这次实验的教授说,堵车可能就是从某个人某次不经意的一脚刹车开始的。
而这,在开车过程中,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所有人匀速行驶的理想状态,很难实现,除非,开车的不再是人,而是机器。
这个痛点困扰全社会这么久,所有车企,技术公司,交通部门,都心知肚明,也都在积极提案。
百度给出的积极尝试,是无人车。
从做无人车那天起,百度就想用AI解放人在路途中的困扰。
比如司机的疲劳驾驶,酒后不能开车,比如行驶过程中无意地一脚刹车或者油门。
当这一切都由机器控制,那么可控程度就会比人高出很多。
交通事故会减少,拥堵会防治,生活会更顺畅。
而那些没有驾照的人,再也不用受制于证件的限制。
可能许多人对无人驾驶的安全性持观望态度,但其实现在我国体验过无人驾驶的人,已经有10万了。
在这10万人的尝试过程中,没有出现过第二个像李彦宏那样上路被开罚单的事情。
在这次大会的直播现场,央视AI体验官宝晓峰也体验了无人驾驶,而且是不设置安全员,真正全无人的自动驾驶。
一开始,宝晓峰上车时很紧张,但在行驶经过一段正在修建的复杂路面时,发现无人车转弯顺滑,在没有斑马线却行人较多的路上也会自动避让,掉头时也很平稳,逐渐地,她便放下一颗心来,对无人车多了一份信任感。
没想到,路途中,宝晓峰突然遇到了首钢园临时的交通管制,从而向“5G云代驾”进行了求助。
她尝试点击无人车后座屏幕上的按钮后,求助信息显示在了一台“5G云代驾控制舱”屏幕上。
云代驾现场演示了从接到请求到协助脱困的全过程。
先是从屏幕组上观察汽车周围360°状况,而后利用方向盘、档把、脚踏板等控制器驾驶车辆,直到脱困并远程重启无人驾驶系统“AI老司机”,让车辆再次以无人驾驶的状态平稳行驶。
这个过程充满了炫酷的“科技感”。
大会现场,李彦宏预测:
“2025年,无人驾驶技术一定会进入规模化的商用阶段。”
其实这个目标已经在逐步实现了。
比如长沙的主干道麓谷大道,每到早晚高峰就会出现严重拥堵,化身“魔鬼路口”。
在这个路口,百度部署了智能信控系统,对路侧设备进行了智能化升级,大幅提高了通行效率,实现一路顺畅地通行。
(apollo的“完美視角”,在路口複雜環境感知能力能極大提升自動駕駛安全性)
虽然无人驾驶目前依在试错阶段,但百度与20年前一样,为了解决问题而坚持的技术信仰,是不忘初心一脉相承的。
这个信仰是——
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04.
总有一天,科技会像水电气
当我们站在千禧年初畅想未来,在语文课上写作科幻作文时,总以为那些科技离我们很遥远。
没想到短短20年时间,许多现代科技已经快像水电天然气一样,变成生活刚需。
20年来,世界科技的发展,是人类智慧给自我的馈赠。
而百度,利用自己优势的科技能力,解决人们实打实的痛点:
对用户而言,就是让知识获取变得简单,
未来让开车变得更简单;
养老变得更简单;
居家生活变得更简单……
孩子们还会继续畅想2045年的生活、2065年的生活、3000年的生活。
图源知乎
到那时,因为无人驾驶,世界将不再拥堵,云代驾能轻松解决我们生活中绝大多数的交通难题。
不仅交通问题会大大改善,而且我们的日常生活也会比现在更有条理和秩序。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将拥有一个AI秘书,它能妥善管理我们时间,除了提醒我们每天做什么,还可以帮我们打车、叫外卖,为我们代劳所有的日常琐事。
医疗和健康在科技的保驾护航下,也会比现在更有保障。日常头痛感冒AI会根据用户的自身条件给出针对性治疗意见,平时也会督促你运动,监督合理饮食……
科技提供给人的不仅是便利,还有随叫随到永不下线的贴心服务以及情感上的安抚。
然后你会发现,日常生活中需要自己动手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但这不是因为你懒,而是因为——生活变得更简单了。
-END-
欢迎关注
周周有抽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