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期轮值毒叔 
■诸葛奇谭·谭飞

以下为采访节选,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在今天文章开始前,想请大家花3秒帮忙做一件事:
1、点击顶部蓝字“四味毒叔”
2、进到公众号主页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
3、设为星标
感谢您的支持!
黄璐:面对这段感情的结束我并没有很伤感

谭飞:欢迎黄璐,今天我们要问问一些比较隐私的事儿。
黄璐:八卦了。
谭飞:对,八卦一点。看你前阵子离婚的事上了热搜,大家对你当时写的那段话还是有所感慨的,那段时间是你在《被光抓走的人》的宣传期,首先你认同这个电影表达的主题吗?怎么感觉这部片子跟你的生活好像有一点在某一刻相遇了。
黄璐:其实特别巧,我们谈好离婚的这个事情是早在公布消息的几个月之前,当时我还在美国,谈好之后就说等我回国有空的时候去办手续,然而就一直没空,也找不到时间,当时我就跟我的宣传说,不然我们就在《被光抓走的人》拍完的最后一站之后去,当时我不知道最后一站到底是哪一站,定了之后居然是南京,我就觉得太巧了,之前也没有想到会是南京。
谭飞:收尾就收在那儿了。
黄璐:对,因为我们七年前就在那里相遇的嘛。七年之后又是另外一部电影,刚好最后一站就是南京,但我觉得这个安排也没有办法让我们继续下去。我跟他说了之后,他就说这是天意。我们办手续前一天晚上,我做完宣传之后回到酒店,我们在大堂坐了一会儿,当时还哭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哭,就好像做了一个结束。然后第二天去的时候又高高兴兴的,其实我那天去办离婚的时候,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伤感。
谭飞:但是我现在看到你眼睛里是有点泪光的感觉。真的那么容易吗?因为我现在也是在婚姻状态里,在我看来离婚是特别大的特别难的一件事情。
黄璐:我也不知道。
谭飞:看来你们最后的告别应该还是很和平的,没有什么分歧之类的?
黄璐:我有时可能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没有伤感,就是觉得还挺开心的。我从来没有在节目上哭过。
谭飞:那说明你们这七年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因为我觉得谈到任何话题都可以轻松,但这个话题是关乎一个跟你生活了七年的人,所以还是不一样的。
黄璐:其实七年之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谭飞:聚少离多,因为你要经常在外面拍戏嘛。
黄璐:对,所以其实分开以后跟没分开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反而现在关系还更好了,会一起商量一些事情,因为有小孩的原因。其实你有孩子之后,两个人就不可能说一直不联系或者怎么样,反而觉得关系比以前好,就像多了一个朋友跟家人的感觉,这种感觉还挺好。
谭飞:但是我看了《被光抓走的人》之后,我觉得可能很多人看了会恐婚。就觉得男女之间的事,一旦有了婚姻的这么一个枷锁或者世俗的东西,好像就变质了。
黄璐:其实我们导演跟他老婆的关系特别好。
谭飞:对,我知道,因为我跟他们也很熟,董润年跟应萝佳。
黄璐:对,听说他们还挺幸福的。那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幸福的人,才敢去拍这样的电影,如果你真的不幸福的话,你可能根本就不想拍了。或者是他周围的朋友或者是这种经历,会让他们反思一下。但我觉得还挺好。这部电影我觉得是需要有一定阅历的人,才能去理解。
谭飞:对,当时我给这部电影的定义也叫第二眼好电影,就可能不是第一眼就很吸引人的那种。
黄璐:对,一开始大家可能会刻意去寻找那些东西。
谭飞:但其实它的很多信息量需要你去酝酿、去沉淀、去思考。在你方便回答的情况下,我想问最终分手的原因就是因为聚少离多吗?
黄璐:其实也不完全是,还是有一些观念上的原因,包括跟家人的关系,其实都还挺重要的,因为婚姻也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谭飞:当时你们是因为《推拿》认识的?
黄璐:对,但他其实不是演员,因为他老家在南京,我们是吃饭认识的。
谭飞:是随便一个吃饭吗?还是?
黄璐:不是,其实我之前的经纪人跟他是朋友,然后就约着一起吃饭。我当时还在拍戏,也不知道是谁?可能又是什么老板,然后我脸都没洗就去了,我记得那个时候刚练完瑜伽。
谭飞:也是很偶然认识的?
黄璐:嗯。
谭飞:我听说你们是在当代MOMA艺术影院举行的婚礼,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在影院办婚礼,真是独特。
黄璐:其实我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在之前还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的时候我就有这个想法。
谭飞:就是一定要在电影院搞婚礼。
黄璐:对,我忘了我从哪里看到过,好像是张震还是谁,他们是在台湾的一个艺术影院光点,当时我就想说,那我可以在MOMA,而且我一直都很喜欢MOMA,刚好MOMA负责人也是我朋友。她说太好了,我没有实现的愿望,你帮我实现了,其实她也想在这里举办婚礼。
谭飞:所有参加者都是坐在那个观众席上。
黄璐:没有,我们是在屋顶上面。
谭飞:噢,在屋顶上面。
黄璐:对,最后才下去。
谭飞:那现在还回忆得起当年的细节吗?
黄璐:其实也没多久,我们是结婚了很多年才补办的婚礼,就是前年办的。
谭飞:前年办的。
黄璐:对,我还记得当天还是我的《血十三》的首映。别人说《血十三》这个恐怖片你还放在婚礼上,你真是够了。
谭飞:你结婚当天是放一恐怖片的首映,这听着挺文艺的,一般没有胆量是不会干的,而且四川人有时候在婚姻上还是挺迷信的。
黄璐:是,但是我不迷信。
谭飞:这么搞婚礼家里不反对吗?
黄璐:因为我们也不是刚结婚的,是补办的婚礼,娃都大了,当时还是娃来献的戒指。
谭飞:那还好点。
黄璐:对。
黄璐:一段婚姻中必须要拥有爱情

谭飞:那你现在跟他也说了,你是把他当朋友了,可能叫爱人已逝,朋友已满,你们俩现在关系反而更好了。
黄璐:对,可能别人就说婚姻里没有爱情也可以,现在很少的婚姻还有爱情的。但是这么多年我一直不赞同这个说法。
谭飞:你觉得婚姻必须要有爱情。
黄璐:对。我不能接受两个人在一起就只像亲人一样,我觉得还是得有冲动跟激情吧。
谭飞:所以你把激情看得更重一些。
黄璐:也不光是激情,就是你会想要去亲吻对方或者拥抱对方,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那你不会想要去跟你的家人有这种举动。
谭飞:对。其实我们可以做个探讨,因为我也有类似的想法。我觉得比如说美国的夫妇,他们真的是因为相爱才在一起,如果哪一天觉得不爱了可能他们就离了,不会考虑那么多世俗的原因,那可能中国的夫妇就不是这样的。
黄璐:我们在一起也是因为相爱在一起的。
谭飞:对。但在中国可能有很多夫妇是已经不相爱了,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却不能离,你怎么看待这样的婚姻和爱情观呢?
黄璐:我以前觉得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也可以过。但是那段时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这样不行。
谭飞:就觉得不能接受了。
黄璐:可能我也有点任性。
谭飞:那会后悔吗?
黄璐:不会,我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后悔。那天他们还问我一个问题,说你有什么后悔的人或事吗?我说没有,我仔细想了一下,我好像不会后悔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跟我经历的事情,而且我想要做的事情,我基本上马上就要去做,哪怕下一秒钟我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因为我想做的事情基本上都做了。
谭飞:所以你其实是外表看着柔柔弱弱的,但是内心是极其有爆发力和刚强的。
黄璐:其实我小时候还真是有点蔫儿,在我考电影学院之前,我上了一考前班,那个老师就说我的性格不适合做演员,太蔫儿了。
谭飞:就人性不能释放。
黄璐:就老觉得我不太适合做演员,我也不知道现在是我本来的性格被激发了,还是说我通过演戏改变了我自己。
谭飞:我觉得你刚才吐出这些话的时候,我是真相信你能做到不走回头路的。
黄璐:是的。
谭飞:做事都不后悔的,可能有些女演员坐在这儿这么说,但是过几年,就说不定复婚了。你可能有时候眼神中有一些酷的一面,就像三毛的那种性格。三毛最酷的就是她只跟世界相吻,心里没有任何世俗的东西。
黄璐:是,其实我觉得这个也挺难做到的,首先你得有一个家庭在背后支撑你,像我从小就是那种不缺爱的。虽然家里不是特别有钱,就是中产家庭,我爸妈都是核物理研究所的,姥姥也是研究原子弹的,从小我姥姥也爱我,我爸妈也爱我,姨妈也爱我,全家都爱我。
谭飞:在一个爱的包围下长大。
黄璐:对,所以我特别能够去体会到爱的重要性。
谭飞:那再说你作为一个母亲,对于演员来说,做母亲前后的区别在哪儿?
黄璐:我之前有一段时间就是满世界的跑,我觉得这样特别酷,特别自由。2014年,我在欧洲坐火车,从德国的一个朋友家里回阿姆斯特丹,当时的工作人员就一定说我没有买票。我就觉得很委屈,当时又下大雨,我忽然就开始想,我成天这样奔波到底是为了什么,忽然开始怀疑我自己,我到底在干嘛,好像感觉到了一个瓶颈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
谭飞:六年前了。
黄璐:对,后来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很忙,但心里是空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追求的什么。但是有了小孩之后,忽然就觉得不管怎么样,心里就感觉很充实,忙的时候,你会想有那么一个人在等你,或者是你就有了奋斗的目标,包括赚钱的目标。
谭飞:对,这个很重要。
黄璐:是。
谭飞:你总得找一个目标来让自己支撑自己的很多信念。
黄璐:对,所以我觉得还是挺不一样的。
谭飞:女儿现在也五岁了,如果有真人秀让你们母女档去参加,你会去吗?
黄璐:这个也得先征求她爸爸的意见,因为他其实还是蛮在意这一点的。
谭飞:还真是,现在还真是有这个方面。
黄璐:对,如果他也同意的话,我女儿也愿意的话就会参加。其实我女儿还挺有表演天赋的,《六欲天》里演了我女儿。
谭飞:那就是她?小姑娘演得挺好的,一点不怯场。
黄璐:是,而且我都没想到她能说出那么多话来,都自己编的。
谭飞:她还是有遗传基因的。
黄璐:表演的还挺自然,我在戛纳看大银幕的时候,就还挺感动的。
谭飞:那希望她有一天也能成功。
黄璐:我女儿平时也挺逗的,平常我就管她叫A大姐、A大妈,因为她叫Ava,她也特别成熟,甚至有时候比我还成熟,我妈说我快被超过了,本来现在是姐妹,之后Ava是姐姐,你是妹妹,就觉得我有时候很幼稚。
谭飞:她说了很多话,其实是超越她年龄的。
黄璐:对,她还挺成熟的。
谭飞:如果她当演员,你赞成吗?
黄璐:我可以,无所谓,但是她说她想当医生,我说那也行。
婚姻并不是演员的天敌,反而会互惠互利

谭飞:还有一个话题我想跟你探讨,很多人说婚姻是好演员的天敌,因为在一个稳定的婚姻关系下,演员的很多爆发力、激情,甚至这种对某种角色的爱就没有那么强烈,你怎么看婚姻跟表演的关系?
黄璐:我觉得也不完全是,像那个伊莎贝尔·于佩尔,她的婚姻好像也挺稳定的,而且她老公就是一个普通人,平时也不见她聊她的私生活。她就是一个可以在电影里全裸,但是在生活里从来不会聊这种私生活的。
谭飞:保守?
黄璐:对,所以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谭飞:那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还会寻找你心中的荷西吗?
黄璐: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寻找荷西,我觉得我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
谭飞:那你觉得自己还会再次走入婚姻吗?
黄璐:我觉得婚姻不敢说,但是我肯定会去追求爱情的,这个是我一直不可以缺少的东西。
谭飞:好,谢谢黄璐。
黄璐:谢谢。
往期
回顾
【演员】
【导演】
【编剧】
【制片人】
【企业家】

【歌手】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