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载于《参考消息》2020年9月16日特别报道版,原标题: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老兵访谈录(8)|一火炕两板凳的战地婚礼——记志愿军女战士沈正林
今年已91岁高龄的志愿军女战士沈正林和老伴王千祥的婚礼非同一般:他们的婚礼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一处朝鲜民居中举行的。
没有礼服,甚至没有像样的信物,1951年7月,两人举行了一场只有承诺的战地婚礼。从那时起,他们携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当时战场上炮火连天,我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对方能平安地活着!后来我们赶上了和平年代,心里很满足。”沈正林笑着说。
▲沈正林年轻时的军装照(受访者供图)    
两位朝鲜“阿妈妮”掩护了我
沈正林个子不高,走起路来迈着小碎步,一脸的温和慈祥。“我听说你们是为纪念抗美援朝而来,我太高兴、太兴奋了,这个事情不能忘,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要一直记得,要传承抗美援朝精神,”沈正林说,“我一直记得自己年轻时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点点滴滴,也永远记得我们今天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记得那些牺牲的先烈们。”
1951年初,沈正林跟随第二批部队入朝,任350团政治处组织干事。在朝鲜战场上,沈正林几次涉险,差点丢了性命。
刚到朝鲜的时候,让沈正林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遍地的尸体。“我们一入朝就看到路边都是尸体,有朝鲜老百姓的,也有战士们的,敌人的飞机一天无数次地轰炸,有时候轰炸之前是没有迹象的,来不及躲到防空洞里,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沈正林还记得,她和一位战友一起住在朝鲜老百姓的土房子里,一人睡一张门板,不料晚上敌机又来轰炸。“只听‘轰’一声,飞机扔下来一个炸弹,就落在我们住的房子不远处,一下炸开了花,把房子的门框、窗框都炸塌了,砸到我们身上,等到敌机飞走后,战友们才把我们救了出来。”
在战场上,这样的危险对志愿军战士而言是家常便饭。“战场虽然危险,但朝鲜人民帮助我们很多,他们无私的爱也让我难忘。”沈正林说。
1951年入夏后,沈正林得到任务,要送一份秘密文件,但在执行任务的路上,她发觉有一名特务尾随自己。“他和我有一定距离,但我察觉到他一路跟着我,我心里很怕,要是被抓住肯定凶多吉少。我想我一定不能和他硬碰硬,要靠智取。”
在路过一条小河时,沈正林看到两个朝鲜老大娘正在河边洗衣服,她就赶紧走过去和老大娘问好。“我不会说朝鲜话,就一直打手势,当时朝鲜人民是很拥戴志愿军的,老大娘好像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知道我身处险境,赶紧站起来掩护着我。在老大娘的帮助下,我才顺利抵达司令部。”
沈正林说,她一直记着这两位朝鲜“阿妈妮”(大娘)。“我们能感受到朝鲜人民对志愿军战士的深厚情谊。在我们遇袭的时候,朝鲜人民会毫不犹豫地扑在我们的伤员身上,这种同志间、家人般的互帮互助,帮助我们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一页泛黄的结婚审批报告
谈起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经历,沈正林几度哽咽。如今她还保存着很多当年战场上的东西,朝鲜人民慰问志愿军的烟盒、印有抗美援朝字样的丝质方巾,还有当年从美军手中缴获的战利品……
“这是抗美援朝期间祖国人民为表达对志愿军的支持与厚爱亲手缝制的慰问袋,我一直珍藏至今。”沈正林拿起一个陈旧的布袋说。
众多纪念品中,沈正林最视为珍宝的莫过于一张已经泛黄的结婚审批报告。“我和老伴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结婚的,志愿军中一位姓吴的主任给我们俩牵的红线。举行婚礼是在几场战役下来、部队休整的时候。组织上对我们非常关心照顾,我老伴是团职以上干部,由军党委批准才能结婚。”婚房是朝鲜的民居,没有像样的家具,只有一铺火炕和两条破旧的板凳。
▲沈正林向记者展示她的结婚审批报告(姜兆臣 摄)
“我和老伴过了一辈子,直到他2004年过世,我们感情一直很好。”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沈正林既经历了枪林弹雨,也收获了革命爱情,拥有了幸福一生的婚姻。
纪念品被沈正林珍藏在木质的大箱子里。她说:“想起过去的时候,想起老伴的时候,我常常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看看。”
老人拿起一朵当年朝鲜人民送给她的布制花,热泪又一次止不住地流下来。“看见这些,我总是掉眼泪,想起那些帮助过我的朝鲜人民,想起那些牺牲的同志们,抗美援朝应该被纪念、被记住,当年战场上战士们不屈不挠、英勇无畏的精神,应该代代传承下去。”
本期推送还有↓↓↓
本届美国大选,一个175年历史的传统被打破了……
澳大利亚工党新政纲:“必须与中国进行有效接触”
廖国勋当选天津市市长
拜登这个做法,让民主党人越来越担心……
摆乌龙?美总统竞选广告现“俄制武器”
微信编辑 | 唐立辛
微信审核 | 丁扬
致无可替代的你:
在看是了解 点赞是态度 分享是美德 
点亮星标不走散
独一无二的参考君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