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11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等齐聚现场,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在主题为《金融机构股权投资新时代》的圆桌论坛上,厦门国际银行副行长吕小艇作为圆桌主持人,与北京泰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黄升轩,华安汇富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粲然,工银安盛人寿副总经理、首席投资官郭晋鲁,中保投资(深圳)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方斌,就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策略、投资方向、投资策略等展开精彩对话。
以下为圆桌论坛各位嘉宾的发言实录,经《母基金周刊》精编整理,有删减:
吕小艇:请来自金融机构的四位专家,先做下自我介绍。
黄升轩:泰康投资是泰康保险在一级股权市场当中的投资平台,直投和母基金都做。泰康保险是世界500强企业,目前泰康保险的收入超过2000亿元,资产管理规模超过2万亿元。
李粲然:华安保险是排名十位左右的财产保险公司,投资条线包括保险自营,资产管理规模超千亿元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华安财保资产,以及保险私募管理人华安汇富资本。
郭晋鲁:工银安盛是工商银行旗下的寿险公司,目前资产管理规模1700亿元。我们主要投私募股权基金,是十几支基金的LP。
方斌:中国保险投资基金成立于2015年,是根据国务院批复设立的,主要是发挥保险资金的长期优势,服务国家战略和对接实体经济,目前资产管理规模约为1200亿元。
股权投资是保险资金配置的重要方向
吕小艇:金融机构,特别是保险机构,市场上公认最大钱袋子,请问各位,你们的钱是怎么投出来的,关注点是什么?什么时间投出来,投到一级市场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黄升轩:最近政策在不断的鼓励险资进入股权投资市场,两个角度表现明显:
一是由外往内看,监管政策鼓励和推动保险资金进入到权益类的市场,包括放宽行业限制和提高权益类资产比例等。
二是由内往外看,在长期利率下行的情况下,保险公司从资产配置角度需要配置更多长期的高收益的资产,提升股权投资比例。直接股权和间接股权基金投资长期能够形成一个优于市场的绝对回报。
不管是由内往外还是由外往内,这两个方面都推动保险公司加大对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
李粲然:这个话题挺有意思的。对于PE机构的创新,我觉得用“进化”或者“演化”更加贴切一点。因为外部环境决定了PE投资机构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历史阶段,跳脱不了这个历史阶段,何谈创新。对于PE机构,许总讲得挺好的,把其他国家或者是自己的行业过去几十年积攒的一些经验,通过组织体系建设和文化沉淀下来,追求卓越,做得更好,能力更强,效率更高,这就是非常朴实的一种创新。
首先GP的命运跟国家命运是一脉相承的。比如,随着这个行业的演化,自然而然走到这个位置,有的行业的企业家就会因为代际的传承(二代不愿意接班),或者因为行业增长速度下降、企业家希望退休,形成了一种退出的机制,我们就会自然做更多并购型的投资。
其次因为科创板出来了,我们更多在硬科技、数字化、生物医药上面做投资,这不是创新,而是由于中国的产业发展到了要全面走向技术创新强国的大趋势而形成单一最大经济体的内在需求。所以,还是要回到巴菲特基本面的投资,怎么去随着市场的脉搏,更深的做好基本面研究,顺应大势,前瞻性地对某些行业的更细致、更深入的挖掘。
最后一点就是PE机构组织的进化,一个组织体系怎么通过人与人的培养,解决投资机构组织体系整体能力、代际传承和人员激励和新陈代谢问题。
随着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以及中国进入发展新阶段,我们面临未来的20年国与国竞争,是又外一个波澜壮阔充满希望的20年。在低利率、相对低的增长、相对高的通胀的一个环境下,怎么实现GP对LP的责任,怎么能够跑赢通胀和大势、为LP创造阿尔法,还是要回到40多年前巴菲特那一套理念,所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进化和演化的过程。
郭晋鲁:保险公司的投资是一个配置的思路,从资产负债的管理来决定保险在各类资产当中配置的比例,目前保险公司在股权的配置比例大概是10%。10%的股权投资里面 大部分是长股投,其他市场化股权只有1-2%,所以,保险公司在真正股权投资的比例其实并不高。
未来,保险在股权投资领域的提升空间是有的。保险公司在私募股权配置当中的途径主要有两个:一是直接的股权投资,二是通过买股权基金。
关于募资难问题,我有以下几点观察:一是,保险公司大量的钱是通过自主投资。而且投的方向往往是跟规模有关系,要充分发挥保险资金规模大的优势。二是,和投资的期限长有关系。保险资金是长期资金,人民币基金在退出途径、退出回报、DPI倍数上,受到了很多不确定性的挑战和限制。三是,考核周期跟投资周期不匹配。保险股权基金的投资常常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影响了当下追求收益的需求。
方斌:保险资金可以投五大类资产:第一类是权益类的资产,大概比例占总资产的30%。包括二级市场的股票、基金,以及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还有私募股权基金;还包括保险公司的长期战略投资,比如医疗、养老地产的投资。
第二类资产是固定收益类资产,包括银行存款、国债、企业债等二级市场的债券。
第三类是不动产类资产,比例不超过总资产的30%。主要包括一些基础设施,以及非住宅的房地产项目融资。
第四类是其它金融资产,不超过总资产的25%,主要包括信托产品、ABS产品。
第五类是流动性资产,监管定的下限是,财险公司不低于7%,寿险公司不低于5%。
关于募资难问题,考核机制确实是一个最重要的难点。如果私募股权基金能够把当期收益做出来,也许可以跟保险资金寻找的一个最佳的契合点。
由于利率下行预期较强,对保险资金的资产配置结构也产生了一些影响,形成了一定的倒逼机制。《国际会计准则第九号》今后如果发布,私募股权基金的估值可以进入财务收益,这对于保险资金投资私募股权基金是一个重大的利好。
金融机构在一级市场的投资和配置策略
吕小艇:自资管新规以来,更加强调引导保险长期资金进入中国资本市场,面对这样的机遇期,保险机构如何调整一级市场的投资和配置策略?更愿意把资金投向哪些方向?
黄升轩:从泰康资产和泰康投资的投资策略来看,归纳起来就是:一个是向前看,一个是向后看。向前看,阶段上会看到更靠前的VC为主的GP,专注投资创新驱动的垂直行业基金。国家鼓励创业创新,在双循环的情况下自主可控等这一系列的主题下,会有结构性机会。
向后看,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使得企业上市时间提前,成长型的基金空间可能会被挤压,具备一二级市场打通能力比较强的优秀PE机构,可以持续实现企业上市后的成长回报。
从行业角度看,资金主要投向两个方面:一是跟保险、康养、医疗业务相关的,希望跟集团产业产生协同。二是看重能够跨周期成长的行业机会,比如大健康和科技,不管直投机会还是基金机会,都是泰康投资布局的重点。
李粲然:华安保险积极响应国家和行业引导政策,积极探索险资通过直接融资服务实体经济。我们重点关注科技和健康医疗领域的投资机会,包括二级市场和一级市场。在管理人的选择上,一是关注专业性,如在一两个特定行业深耕多年,有深度理解和业绩的管理人,二是关注匹配性,希望管理人匹配华安现阶段股权投资组合配置的综合需要。第三是关注良性合作,和管理人做好相互支持和共享,共同推动保险资金直接融资服务实体经济。
郭晋鲁:工银安盛也制定了自己的私募股权投资策略:
一是坚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奉行以投基金为主,跟投为辅的策略,坚持寻找市场上最优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二是从配置比例来看,参考股东的经验,定在了总资产5%。我们的私募股权,每年配资产的1%,逐步达到5%,既能够逐渐配置,同时又不会对当期的收益产生很大影响。
三是配置种类,我们制订了一个多样化和多元化的投资策略,希望打造一个全方位的组合,获得整个股权市场的平均收益。
从行业方向来看,我们既投面向全市场的基金,比如那些规模比较大的PE机构,主要是面向新经济的四大类(科技、消费、医药、金融)。同时也会投一些专业化的基金,选择市场上最好的管理者,来提高整个组合的配置效益和收益。
我们也会尝试投资一些母基金,来实现一些对于黑马基金的覆盖,包括能够提高整个资金回款的效率,通过投母基金和S基金,这两者确实回款最快。
私募股权投资的春天来了,关键节点就在于二级市场退出机制的打通。注册制的推出,既是中国融入全球资本市场的一个最主要抓手,又给GP带来了非常好的收益。
过去十年,由于资本市场退出问题,人民币基金举步维艰;未来十年,我认为是中国私募股权最黄金的十年。目前虽然募资难,但越是募资难,投资人越要加大投资的机会。
方斌:我离开监管机构已经有4年,也是GP,对保险资金的配置策略也有一些体会:
第一,保险资金会优选一些有当期收益安排的基金,可以在交易结构上做一些设计安排。
第二,在纯股权基金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就更青睐于中后期的基金,比如Pre-IPO或者有上市预期的这一类资产。
第三,在基础资产类型上,保险公司更偏好选择保险主业相关的资产,比如养老、地产、医疗,还有汽车上下游产业等。
最后,现在也有不少保险公司开始把私募基金当成一个资产组合的投资模式。这可能代表了保险资金投资私募基金的一个方向。
金融机构的投资软实力
黄升轩:险资如何做好一级市场的投资,重点是建立两个圈子:能力圈和生态圈。能力圈就是要做好投资,不管是直接投资还是间接投资,一定要形成自己的投研能力和判断能力。生态圈,通过“直投基金+母基金+集团资源”三轮驱动,打造相互赋能的业务协同。这也是保险投资机构在行业里面需要建立的独特策略和市场角度,形成一个良性的、可持续发展的策略。
吕小艇:最后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金融机构非常注重综合实力,除了硬实力之外,如何提高金融机构的软实力?
方斌:软实力是一个涉及到企业长期发展的重要问题。
第一个层面,最重要的可能是牌照,包括公司的金融牌照,以及各个能力的牌照都得有,有了牌照才能做事,这是前提。
第二个层面,金融机构是人脑+电脑的组合,人脑是每个人的专业能力建设,电脑要充分发挥目前的互联网优势,大数据领域充分挖掘信息,通过信息管理来防范风险。
第三个层面,组合创新的能力和见微知著的能力。
郭晋鲁:不同金融机构的软实力还是围绕着专业化的分工和差异化的定位。以寿险公司来看,软实力是解决几个核心能力:一是资产配置的能力,二是选择投资管理人的能力。三是风险防范的专业度。
李粲然:从纵向来讲,应该发挥保险长期资金的作用;从横向来看,应该为实体经济提供综合的服务。从行业协同来讲,希望利用资产为母公司和行业共同提供投资能力;最后是合规为导向,比如说合规软实力,以及投后赋能的软实力。
关于机构软实力,泰康提出三大闭环:一是长寿闭环,保险加上养老,实现良性的循环。二是健康闭环,泰康在医疗和保险的协同是做得比较不错的。三是财富闭环,泰康资产在投资领域的能力,开发出一些好的投资产品,给保险客户带来良好回报。三个闭环打造好了,泰康在投资领域当中也就能够形成自己的一个软实力,除了资金之外,能够为我们的GP和投资企业创造额外的价值。
往届峰会
《母基金周刊》
FOF weekly
国内首份针对母基金行业的资讯和服务平台,围绕母基金行业的相关的数据、动态、观点、人物以及深度报道和解读,通过媒体的力量,推动行业发展;同时依托媒体入口,组织培训、咨询、接洽会以及行业峰会,为行业搭建交流平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