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坚持不上市的农夫山泉终于上市了,而且没想到如此备受追捧,创始人钟睒睒据说做了半个小时的中国首富,身价一度超过马云和马化腾。即使上市当日农夫股价略有回落,但是钟睒睒的身价依然不低。
卖水,娃哈哈可以说是农夫山泉的师傅。
1991年,钟睒睒成为了娃哈哈口服液在海南和广西两个省份的总经销商。后来由于钟的串货行为,跟宗庆后闹得不愉快,离开娃哈哈另立门户。
从当下来看,娃哈哈显然跟农夫山泉的整体实力已经差距颇大,从品牌影响力,新产品的创新能力以及市场占有率角度来考量,农夫体系不断创新,而且每一款新产品都具有很好的反响,尤其能吸引年轻人的关注,比如农夫推出的水溶C100、东方茶树、尖叫,NFC果汁等产品在年轻人群当中颇具良好口碑。
但是娃哈哈的系列产品则已现疲态,从娃哈哈矿泉水,到营养快线、AD钙奶等,品牌形象非常陈旧,产品本身也不具有吸引人的卖点。娃哈哈就像一个日薄西山,曾经无限辉煌的商业帝国,未来还能走多远,路又在何方?
说到娃哈哈,不得不关联起其创始人宗庆后。这个被称为娃哈哈商业王国的超级独裁君王,确是他一手成就了娃哈哈的江湖,但时代大变局,这个几乎与新中国同龄,已然75岁的老人,让今天的娃哈哈看起来同样暮气沉沉。宗执掌娃哈哈权柄30多年,当下其所能给这个曾经风光无限品牌所带来的,估计只有萎靡和无力。
1
大器晚成
1945年11月,宗庆后出生在江苏省宿迁。他的祖籍是浙江,先祖是南宋时期的抗金名将宗泽。宗庆后的祖父曾在张作霖手下出任财政部长,负责东北三省的财务和税赋,并担任过河南省的代理省长,可谓权倾一时,显赫一方。
他的父亲宗启騄曾在汪伪政权下做过当地邮政局的一名职员。恰恰是父亲这样的经历,让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宗庆后备受煎熬。宗庆后一家,在当时被定位成“旧官僚”,是群众重点抨击和革命的对象。
1949年,宗庆后的父亲母亲决定离开江苏宿迁市,举家搬到宗庆后祖父的安葬地——浙江杭州。父亲宗启騄毕业于中国大学化学系,接受过高等教育,称得上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是,由于曾经的工作经历,当地没有单位愿意接收他。
1961年,16岁的宗庆后中学毕业之后本打算报考师范大学,但是由于家庭成份问题,没能如愿以偿。不得已,为了谋求一条生路,1963年,宗庆后决定去舟山马木农场工作。
这一去,就是15年。
回顾自己青年时代的15年,宗庆后颇为感慨:“我在农场待了15年,每天早上起来以后吃饭然后干活,干活吃饭然后睡觉。看起来好像被荒废了,但这15年的艰苦生活,磨炼了我的斗志,同时也能吃得起苦,也练就了比较好的身体。所以为我42岁以后再重新创业,打下了比较雄厚的基础。这15年我没有白去。”
1977年,宗庆后33岁,他的三个弟弟都从插队的农村回到了杭州,只有他还孤身一人在外生活。宗庆后的父母决定让33岁的宗庆后在绍兴娶妻安家。
为了让儿子早日在绍兴体面地娶上一个媳妇,他们拿出了家里的全部积蓄买来木料,大弟做木工,二弟做油漆,一家人全部上阵,为宗庆后打制了一套崭新的家具,并赶紧寄给他,希望他能在绍兴安家立户。可是宗庆后第二天便找了一辆车,原封不动地把家具运回了杭州,并捎回来一句话:“人活着,必须干一番事业,不能碌碌无为过完此生。” 
在海滩上挖盐、晒盐、挑盐,后来又到绍兴茶场种茶、割稻、烧窑,那时的宗庆后是一个郁郁寡欢的失落少年。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中国大地。33岁的未婚大龄青年,宗庆后终于结束知青的上山下乡,回到杭州。但是,即使回到了城市,依然找不到工作。
他去了一家校办厂做工人,每天的工作是糊纸箱。后来,厂领导看到了他的才干,让他做供销员。他的任务是用一辆板车,去各个学校推销课本和雪糕。
后来,他又向杭州电器仪表厂毛遂自荐,推销电子仪器。但是每一次尝试都处处碰壁,遭受白眼。
42岁的中年男子宗庆后,苦不堪言的底层生活使他更加寡言和沉默。孤独的岁月里,他习惯了将不如意压在心里,习惯了将一切慢慢消化,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又是崭新的一天。
1987年,改革开放的步伐加快,在城市的企业中,承包责任制开始兴起。首当其冲的就是效益连年亏损的小企业,成为第一批以承包经营的形式交给个人经营的企业。杭州市上城区教育局决定以2万元的价格,将“杭州市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承包出去,宗庆后决定放手一搏,最后竟然以10万元中标,从此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经营部在宗庆后的带领下,干得风生水起,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赢得了相当不错的口碑,甚至“宗庆后”三个字,就是这个经营部的活字招牌,老客户都认准了宗庆后,人实诚,买卖也实在,大家愿意与这样的人做生意。
那时候的一胎政策,让孩子成为全家的宝贝。宗庆后从校办企业走出来,他把目光放到了孩子身上。
1987年宗庆后决定成立儿童营养品厂,围绕儿童的营养和体质两个方面,打出“改善儿童营养结构,增强儿童体质”的口号。
1988年6月16日的《杭州日报》上,出现了一条广告:“一种高效能的儿童营养液,已在杭州保灵儿童食品厂试制成功,特向社会各界有奖征集产品名称及商标图案……”
娃哈哈早年产品儿童营养液

娃哈哈这个名字,出自一个名叫朱松龄的人,当时是杭州上城区少年宫主任,与宗庆后早就相识。
1989年4月,宗庆后将“保灵营养食品厂”正式更名为“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完成了娃哈哈第一次蜕变,正式以“娃哈哈”的名称登陆市场。在进行工商登记时,将企业的注册资金变更为200万元。
1990年1月,宗庆后完成了“娃哈哈”商标的注册,从此以后,“娃哈哈”独属于宗庆后。
2
狂飙突进中的盲目
1988年到1991年,娃哈哈高歌猛进,短短几年时间,企业生产能力扩大了整整60倍,飞跃式的发展带来的是暴涨100倍的年利润,显示了宗庆后作为企业家的雄才伟略。
进入90年代中期的时候,娃哈哈已然成长为中国饮品市场的庞然大物,从纯净水到果奶,娃哈哈的整体市场规模稳居全国第一。
随着规模的扩大,娃哈哈走过的弯路可能也是其他任何企业都匪夷所思的。娃哈哈曾经有过太多让人看不懂的多元化之路,而这些多元化的背后,浪费了大量的资源。
1998年,在一片质疑声中,包括达能的反对声中,非常可乐震撼上市。而当时的竞争对手乐百氏,花了2000多万元,请麦肯锡做咨询,论证了乐百氏做可乐的不可行。
当时的宗庆后对非常可乐的定位是大打民族牌,将非常可乐定位于“中国人自己的可乐”,且不论非常可乐好不好喝,单就这样的民族情怀,是很容易引起中国消费者心理共鸣的。
2001年,非常可乐占据国内碳酸饮料市场12%的份额,到2006年底,非常可乐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提升到16%-17%,在二三线城市甚至达到了30%,市场规模稳居前三,仅次于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虽然非常可乐在短期内获得了不少的购买量,但由于给人一种“山寨”的错觉,很难持续性地赢得心态开放的年轻消费者的认可。相比较于可可可乐和百事可乐,非常可乐没有显著的差异和优势,与此同时,随着消费升级以及城镇化建设,消费主流向一二线城市集中,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的渠道优势显现,非常可乐难以与之抗衡,在此背景下,非常可乐逐渐消失在主流市场。
2002年8月,娃哈哈风声水起地鼓噪宣传上马童装,并宣称要在2002年底在全国的专卖店开到2000家。可是市场是残酷的,不会仅仅为了谁的豪言壮语就遂他的心愿。娃哈哈进军童装的第一炮并没有打响,其专卖店最终只开设了800家。更令娃哈哈集团的管理层感到沮丧的是,尽管他们随后展开了一系列的卖点宣传和市场公关活动,可是其“健康童装”品牌对市场依旧未形成杀伤力,不但消费者漫不经心,就连经销商也显得有些三心二意。
2010年5月,宗庆后大举进军婴儿奶粉领域,并构想了未来蓝图,争取2010—2011年实现10万吨销售规模,3年后位列所有奶粉品牌前列。2011年和2012年,爱迪生奶粉先后陷入质量问题风波,2014年又陷入员工摊派购买风波。AC尼尔森数据显示,2010年爱迪生奶粉的市场份额只有0.5%。
2012年11月29日,娃哈哈第一家欧洲精品商场WAOW PLAZA在杭州钱江新城正式开业。娃哈哈与物业方浙欧置业签订了16年租用协议,最后却以1000多万元的欠款而结束。从开业起,惨淡经营、持续亏损等消息就挥之不去。
2013年11月,娃哈哈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宗庆后正式宣布娃哈哈进军白酒行业,发布会上,一款以贵州茅台镇为原产地的高品质高性价比的酱香型白酒——“领酱国酒”正式宣告上市。同样,结果可想而知,娃哈哈的“领酱国酒”不温不火,很快失去了声音。
2019年,有消息传出,娃哈哈要做机器人。2019年3月27日,成立了浙江娃哈哈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宗庆后,第一大股东为娃哈哈商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5%。2017年3月,宗庆后在公开场合曾表示,娃哈哈正在和以色列大学以及中科院合作,针对机器人的核心部件进行研发。
一直以来,娃哈哈推出的新产品几乎都走了“山寨”路线,且其本身营销理念陈旧。娃哈哈老产品卖不动、新品未在市场上冒尖导致经销商们开始动摇,娃哈哈联销体的弊端开始显现。
在各种多元化的道路上,接连失败,跟创始人宗庆后的一人独掌权柄的僵化体制不无关系。做饮料也许行,但是让已经超过70岁的宗掌门在隔行如隔山的其他领域能学习新的知识并且开创新的模式,几乎不太可能。
在饮料行业积累了充分的经验,形成路径依赖,加之整个组织体系高度僵化,缺乏新的人才和新鲜血液发挥和成长的空间,当组织没有建立其自身强大的团队能力的时候,娃哈哈多元化的失败,几乎是注定的。
3
能力特征与性格缺陷
娃哈哈成立之初,是一家规模很小的校办企业。宗庆后凭借个人巨大的魄力,将一个小小的校办企业做大做强。
1991年初期,原本坐拥高额收益的杭州罐头厂,濒临破产,企业负债高达6700多万元,人均欠债达3万多元。除了巨额外债,有1700多万元的产品大量积压在库房。成立仅仅4年的娃哈哈,敢收购当时规模要大很多的杭州罐头厂。当时罐头厂厂区占了整整100亩地,厂房就有5万平方米,与仅有1000平方米厂房的娃哈哈相比,简直就是蝼蚁与大象。
1996年,宗庆后瞄准了瓶装水市场,与达能达成战略伙伴。2008年,娃哈哈和达能爆发股权战争,被称之为“达娃之战”,宗庆后高举民族大旗,斥责法国达能为“侵略者”。在与达能的企业控制权之战中,宗庆后果敢辞去下属合资企业董事长之位,以退为进,他相信自己能够牢牢掌控整个局面,这也是宗庆后的魄力和胆略过人之处!
2009年开始,娃哈哈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从09年的销售利润400多亿到13年的顶峰728亿,逐年递增,步伐稳健。
宗庆后在2010年、2012年、2013年分别以70亿、105亿和116亿三度问鼎中国内地富豪榜首富宝座。2016年胡润百富榜,宗庆后家族资产1120亿元财富,居全球第41位。
宗庆后曾说过“娃哈哈现在没有银行贷款,银行账户里经常有上百亿的存款,每年能从银行拿走上亿的利息”。
在娃哈哈的发展过程中,宗庆后能敏锐地抓住市场机会,不断扩充拓展。而同样也因为如此强势、自信的个性,让娃哈哈自始至终彻底陷入宗庆后一人管理的“封建帝国集权”模式。
“你去看看中国现在能成功的大企业,都有一个强势的领导,都是大权独揽的,而且专制的,我认为在中国现阶段要搞好企业,你必须专制。”公开场合,宗庆后从不忌讳的专制思维。
宗庆后没有副总,高层仅其一人,事无巨细,大权独揽。中层部门经理负责具体事务的执行,而且手下女将为多。其任用理由是“因为女将听话,执行力比较强”。还有是没有说出的理由,如果是有思想有主见的男性担任要职,就可能不听话,就可能会挑战宗庆后的的专制,影响其威望。
 在早期的娃哈哈(90年代初),宗庆后身边曾有几个高水平的男性干将(包括其胞弟宗泽后),因与宗的专制独裁难以相容,最后都不得不选择离开。
在娃哈哈,除了宗庆后本人外,其它任何人都可上可下,他可以一夜之间撤换公司的人事部长,生产部长,中间没有什么组织考核程序;他也可以一夜之间免掉几个省区销售经理的职务,竟然事先不与销售公司的总经理打个招呼。
所有的专制,落实到最后就是“签字权”。宗庆后是娃哈哈绝对的“一支笔”。创业初期,办公室买个扫把他都要签字,后来,50元以上的开支都要他签字,宗庆后要签字的单据每天多达数百份!
宗庆后身上的性格十分鲜明,能力上的优势与缺陷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他成就了娃哈哈,同样也由于这样的缺陷,让今天的娃哈哈限于困局。
宗本人对中国市场,尤其是农村市场,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和正确判断力,宗庆后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到全国各地去转市场,他不喜应酬,也没有别的爱好,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跟经销商沟通,考察市场。所以,从娃哈哈创立的九十年代开始,农村包围城市,跟随策略,这样的战术运用都炉火纯青,手到擒来。
但是,当进二十世纪的时候,宗庆后曾经的那些判断和经验就慢慢失效了。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掌门人的经营理念就跟不上。让75岁的宗掌门去洞察当下的90后,甚至95后,让他去认识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文化,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娃哈哈的成功源于宗庆后的魄力,自信和坚强,而今天娃哈哈的踯躅不前,同样也是源于宗庆后个人高度的自信,僵化的掌控和旧有经验的禁锢所造成对新时代认知的缺乏。
4
时代之变:对电商的态度
从娃哈哈集团近10年的销售额来看,自2013年达到782.8亿巅峰值后,就开始逐年下滑。
2008年,娃哈哈销售额403万,2010年549万,2011年679万,2013年782万。紧接着就开始了逐年下跌,2015年677万,2016年529万,2019年跌到464万。
时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对80后,90后来说,AD钙奶只能成为回忆和怀旧的口味,偶尔尝试一下;而娃哈哈纯净水远远落后于农夫山泉和怡宝;营养快线对70后80后失去了品尝的欲望,对年轻人来说又不合口味。总而言之,当下的娃哈哈缺乏拳头产品。
另外,电商的崛起,互联网的运用,尤其是在互联网文化滥觞之下,冒出了很多的新物种,比如说各种奶茶店,各类网红的风格新颖的新产品品牌,在营销模式和渠道模式上,娃哈哈都跟不上节奏。
一开始,宗庆后对电商是非常反感的。
早在2014年,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就曾公开说过“要警惕互联网经济对国家经济安全的影响”,当时他是在参加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台下坐着的应该都是政商界的精英们,宗庆后直言不讳的怼了电商行业。
网店搞乱了既有的价格体系,致使企业产品卖不出去、利润大幅下降,一些企业甚至只能关门歇业,这进一步造成了更多人失业。
这样的说法直接将电商与实体经济放到了对立面上,足见当时宗庆后对于电商的一些行为心存不满。
2016年12月,宗庆后做客央视财经的《对话》栏目,他被问到如何看待马云提出的“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资源”五大变革。宗庆后当时耿直的说:“除了新技术,其他都是胡说八道。(马云)本身不是(从事)实体经济的,(能)制造什么东西?”
在2017年3月份,他参加一次沙龙时又谈起怼马云的事情,澄清说自己跟马云关系很好,但是“很讨厌有人总讲新名词忽悠人,所以脱口而出说这是胡说八道”,宗庆后还说:
“互联网是把双刃剑,能帮助实体经济发展,但做不好的话对实体经济伤害比较大。实际上我们也不反对互联网。”
当时宗庆后还是对电商花钱买流量,然后用低价去搅乱既有的价格体系心有余悸,他认为电商平台用补贴的模式把实体经济的价格体系破坏掉。今后如果垄断了市场的话,再抬高价格。这对实体经济比较有冲击。
宗庆后第三次谈到电商是在2018年6月,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不抵制电商,也不拥抱电商。”
或许是已经不再惧怕电商的冲击,宗庆后相信实体经济是有存在基础的。当时娃哈哈也曾涉足线上渠道销售,他们与中南卡通天眼IP合作,推出了全新的饮品“娃哈哈天眼晶睛”发酵乳,通过线上代理的模式进行销售。
但宗庆后依然不认为这种模式是电商,他说这种社交零售的模式只是一种新的销售方式,是用来适应年轻人“手机下单”的消费习惯的。
从2014年到2018年,宗庆后对于电商的态度,先是全面批判,甚至曾呼吁国家加强监管,最后到部分肯定,认为电商还是有一些效率、信息传输方面的优点的。
尽管2018年娃哈哈的营收止住了下降的趋势,但仍比2013年的高峰期要缩水了313.9亿元。
2020年3月24日,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高达2亿元,法定代表人就是宗庆后本人。
对娃哈哈来说,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提升公司内部的数字化管理水平,据说以前宗庆后看公司的汇报用的都是秘书打出来的纸质文件,他也很少用微博和微信。
娃哈哈电商公司已经成立,也说明74岁的宗庆后已经要从触网向触电全面进军了。
无论实体经济还是电商经济,这绝不是对立矛盾的关系,实体的生产制造是上游产业,电商是零售的渠道终端。电商以新的技术对传统的销售模式产生了颠覆,并不能污名化电商掏空了实体,这样的逻辑根本就是错误的。
每一个时代出现新的科技对传统模式都是具有革命性的,当汽车出现,马车就消失了;当高铁大规模提速,长途巴士的消费需求就会下降。这是新的生产力代替了旧的生产力。
遗憾的是,一开始宗庆后对电商持有排斥的态度,错误地、敌对地理解电商而不是敏感地拥抱变化,让娃哈哈变得越发地陈旧和僵化。
娃哈哈在这个时候依然扭扭捏捏地拥抱电商,是不是已经为时已晚?况且,娃哈哈并没有找到自己电商的发展战略,更加没有打通看透在互联网文化的发展之下,新时代商业模式的创新和营销方式的巨大变化。
5
公主的继承难题
对宗庆后而言,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宗庆后就是娃哈哈,娃哈哈就是宗庆后。活到老干到老,因此除了工作,他几乎没有任何休闲时间。“休息、旅游谁都喜欢,但是一个偌大的企业在身后,这脚步就是慢不下来。”
许多人都关心“宗先生,什么时候退休?”,不同场合,60多岁的宗庆后回答,10年,20年,30年!因为娃哈哈是他的生命,是他的全部,他的灵魂已经跟娃哈哈合二为一。此次与达能的股权之战,他为什么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娃哈哈?因为他是在捍卫自己的“生命”!
1982年1月出生的宗馥莉,比娃哈哈早诞生了5年。宗馥莉上小学时,娃哈哈正处于发展期。
1996年读完初中,宗馥莉去了美国读书。4年后,进入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2004年大学毕业后回国,宗庆后马上让她直接参与管理。在娃哈哈担任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从别人看来最枯燥无聊的生产管理做起。
2003年,宏盛集团成立,作为娃哈哈集团的子公司,宏盛集团主要负责产品的生产,掌握产业线核心技术等业务。2007年底,宗馥莉开始执掌宏胜集团。宗庆后拆分出娃哈哈集团约1/3产销业务的食品饮料加工公司装入到杭州宏胜饮料集团,让宗馥莉练手。
伴随着娃哈哈集团早年的迅速扩张,宏胜饮料集团也逐步壮大,成为一个有16个生产基地、44家子公司、年营收50亿的经营实体。但仅1/3的业务体量显然并不足以让宗庆后放心将整个集团交由女儿打理。
宗馥莉
2016年7月,宗馥莉大张旗鼓的推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个性化定制果蔬汁——“Kelly one”。为了这个产品,宗馥莉计划投入几百万元,甚至还建造了一个400平米的中央厨房。但最终,该产品却仅在上海跟杭州有小范围铺货后便再无声浪。
次年5月,宗馥莉又试图将宏胜饮料集团推上资本市场,通过借壳一家糖果公司在港股上市。三个月后,宗馥莉突然对外宣称上市失败,还赔了5亿元。
2018年,宗馥莉主动请缨出任集团品牌公关部部长,宗庆后也放话“准备退居二线”,期望着娃哈哈在宗馥莉的运作下真的能成为一个更“年轻化”的品牌。
2019年,在宗馥莉的主导之下,娃哈哈更换形象代言人。宗馥莉的一句“(王力宏)年纪大了,有审美疲劳。”让很多网友直呼宗小姐情商低,说话太直接。
 “亲手毁掉了王力宏与娃哈哈一段行业佳话”的评论此起彼伏。当然,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宗小姐跟换王力宏是正确的举动,毕竟是90后,甚至00后的天下,让娃哈哈品牌更加年轻没有错,只是宗小姐的表达有所欠缺。
宗馥莉毕竟是个80后,而且在海外留学,对互联网文化不像她的父辈那般生疏。在对娃哈哈品牌的创新和年轻化方面,宗馥莉还是有所建树的。
比如推进集团旗下主力产品的跨界,推出AD钙奶味月饼、营养快线彩妆盘等,还大幅增加品牌在如《小欢喜》《长安十二时辰》等热播影视剧中的露出。宗馥莉亲自策划推出社交平台哈宝游乐园,自2018年开始运作,一年时间便积累粉丝近700万,远超娃哈哈品牌在微博及微信等平台的粉丝积累速度。
不过,这些都还在尝试当中,对于一个已步入中年的品牌而言,这些品牌动作很难在短时间内向外界传递一个年轻的娃哈哈形象,也并不能为宗馥莉的接班赢得太多筹码。
据宗庆后透露,娃哈哈已经开始进行重大的转变,拥抱新时代,拥抱互联网。娃哈哈集团准备在杭州启动一个电商大厦,开始大范围招兵买马。宗馥莉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爸是个非常坚持的人,只要他认准的事情,一定比我做得好”。
6
帝国斜阳:拥抱新生代
2019年底起,宗庆后称为“第三次创业”的举动——线下茶饮店项目启动。宗庆后称:在未来10年内,娃哈哈将在中国南方开设10000家奶茶店。
这个已经上了年纪的品牌以“童年回忆”为亮点、AD钙奶作为灵感元素,定位为“国潮营养饮”,主打新鲜、精致、创意。
娃哈哈奶茶店无论是门店的选址还是装修风格,都更靠近喜茶、奈雪这样的高端茶饮店。而从菜单来看,约有50个单品,价格从10元到28元不等,均价在18元左右。
娃哈哈这个中国70后,80后一代人的记忆品牌,走过了太多的弯路,在当下这个时代,犹如帝国斜阳,面临巨大的危机和挑战。无论是奶茶店、机器人还是电商,是娃哈哈意识到困境所在,试图拥抱新生代,试图转型的关联性动作。
娃哈哈能否涅槃重生,关键还要看,新的掌门人会是谁,以及将带领这个陈旧的帝国如何走向。
参考资料:
1、吴玲,《宗庆后,有一种认识叫大器晚成》,台海出版社,2016年5月
2、罗建幸,《宗庆后与娃哈哈》,机械工业出版社,2008年5月
3、华夏时报,《宗庆后跨界做机器人 娃哈哈多元化之路越走越远》,2019年4月2日
4、新浪财经,《娃哈哈:不合时宜的“小镇中年”能否再度起舞?》,2020年9月11日
5、CEO来信,《三次聊电商,两次与马云握手,为什么宗庆后直到74岁才要做电商?》,2020年3月31日
6、金融界,《75岁宗庆后上阵直播 “接班人”宗馥莉去哪了?》,2020年6月3日

推荐阅读
- END -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h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hreview.cn
点击“在看”,拥有相互成就的关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