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去年10月,某银行一则展开内部风险排查的通知在网络流传开来。
通知要求,各经营团队需对存量客户是否涉及四家车企上下游产业链情况进行风险排查,该四家车企为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一时间,本没有关系的四家车企成了同病相怜的病友。
当时四家车企中,除了华泰没有公开反驳,猎豹、众泰和力帆三家都站出来否认三连。然而悲凉的业绩说不了谎,种种迹象都透露着四家被点名车企身上濒临破产的气息。
在2020年已经过去的三分之二日子里,每每传出以上四者的消息,无不是接二连三的“噩耗”,即使是偶有收购的“喜讯”,都很快被辟谣。
这不,力帆汽车又跟上了众泰的步伐,踏出了离破产最近的一步。濒死的边缘汽车企业——力帆的危机这次恐怕再也无法辟谣了。
而此时,边缘车企还能有什么生的希望吗?

继*ST众泰,力帆这回也终于披了星戴了帽。
8月23日,力帆股份(601777.SH)发布了一则关于法院裁定受理公司司法重整暨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公告。
该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利建桥)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并指定力帆系企业清算组(以下简称清算组)担任力帆股份管理人。
其中裁定书中针对力帆作出了以下处理:

  • 公司股票将于2020年8月25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改为“*ST力帆”,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
  • 公司股票于2020年8月24日开市起停牌一天,于2020年8月25日起复牌交易。
公告还提到,公司被法院裁定受理重整,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公司将被实施破产清算,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即使公司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但公司后续经营和财务指标不符合《股票上市规则》等相关监管法规的要求,公司股票仍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8月25日9点26分,复牌交易的*ST力帆开盘跌停,股价报4.15元。
眼前,跌停的股票只是表面的伤痛,事实上,这一年多以来,力帆整个企业都面临着一种难以挽回的萧条狼藉局面。
先是去年5月爆发的经销商退网潮,然后是去年7月的工厂半停工,工人欠薪……力帆的伤是深入骨髓的内伤。
财报显示,力帆股份近3年来的业绩表现均不理想,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126亿元持续下滑至2019年的74.5亿元。今年一季度,力帆股份实现营收5.64亿元,同比下降74.88%;归母净利润为-1.91亿元,同比下降103.06%。
数据显示,今年1~7月,力帆传统乘用车累计售出1168辆,同比下降94.55%;新能源汽车累计售出612辆,同比下降57.62%。
至此,后继无能人的力帆,故事还要怎么继续下去?
力帆造车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从第一款车力帆520上市至今,少说也有14年了。
同样是造摩托起家,吉利在97年就看到了先机,开始进军汽车产业,而力帆始终不为所动,仍然选择深耕于摩托车产业。
诚然,当年力帆的摩托车品质都是有目共睹的。
凭借摩托车业务,力帆在最辉煌的时候曾创下年产销两百多万辆,业务拓展至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业绩。从1992年创立到2001年,力帆的摩托车发动机累计售出184万台,收入超过38亿元。
然而,众所周知,2003年”来得又快又猛。
这时候尹明善才想起要改行造汽车。但是事实表明,会造摩托车的,不一定造得出好的汽车,二者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众泰汽车靠着山寨大众和奥迪的造型,杂交出一款T600发了家,之后一直坚持走在仿大众、奥迪、保时捷的山寨货“康庄大道”上,凭借着低价也是成功捞到了不少钱。于是,同期入坑造车的力帆也有样学样,从复制宝马、丰田、福特等品牌的热门车型开始。
只可惜“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力帆自造车以来,就没有哪一款车算得上爆款的。
今年年初,力帆发布业绩公告称,预计公司2019年亏损49.8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52.34亿元,同比降幅达2068.77%。
对于这惨淡的业绩,帆汽车解释称“一方面受国内汽车行业大环境影响,以及公司资金紧张的制约,公司汽车业务受影响,收入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受国家降杠杆影响,公司外部融资困难,财务成本高,影响利润额。
有事就是大环境的事,融资难就是降杠杆的锅,与其说力帆是没有自知之明,更准确的说是在自欺欺人。诚然,今年的疫情是对全行业无法避免的残酷打击,但是力帆能走到今天破产的地步,其内部贫弱的技术和滞后缓慢的产品线才是真正的病灶。
上市十年间,力帆的产品线更新缓慢不说,目前其在售车型共有7款,超过一半车型是2017年前上市。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力帆之所以走到濒临破产的境地,最大的原因就是产品线老旧,缺乏有效的产品投入。
此外,还有业内相关人士指出,“除了产品技术层面的问题,力帆的营销推广工作也没有跟上市场节奏,并且管理体制存在很大问题,家族化管理味道太浓重。”
所以,就算大环境正常,国家不降杠杆,资本多到像满街跑的青蛙,也轮不到这样的力帆。
遥想还没入坑造车的尹明善当年,曾一度是重庆市的首富,那时他开的车是一台奥迪A8L,价格高达上百万,搭载V8发动机,走到哪都有面子。
不过开始造车后,再开别人家的车就显得打脸了,他开始开上自家造的力帆520和820,基本都是明明白白一辆买菜车,造型都比较内敛,甚至说是有点软弱无力,可能也就内饰方面为他个人升级定制了一下,性能什么的就谈不上了。
相比起尹明善低调内敛的形式风格,儿子尹喜地却十分张扬,酷爱豪车,从不开自家车子,据说其豪车一个轮子就抵得上他老子造的一辆车的价钱,当初那辆奥迪也是儿子给买的。
要不是碍于自家品牌的面子,重庆首富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开520、820这样的买菜车吧。
1938年出生的尹明善,今年已经82岁了。
满头白发的他本该是安享天伦的人,却在去年被迫出山,欲力挽狂澜,却发现大势已去。
想要放手,可惜面对庞大的家族产业,后辈中却无一能人,儿子尹喜地自得其乐,迫于无奈,造车的家族生意唯有甩给1995年出生的富三代小孙女尹安妮。
据称,尹安妮2017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I)经济学专业,该校在全美排名前五十,经济学专业是UCI最好的学科之一,而尹安妮目前仍然在美国攻读研究生,尚未毕业。
毫无企业实战管理经验,却要替爷爷抗下偌大“基业”,力帆生的希望十分渺茫。
靠涉世未深的研究生盘活濒死的车企显然是妄想,倒是资本的收购还有点希望。
6月以来,有关吉利接盘力帆的消息时有传出。尽管吉利和力帆方面都表示“没有此事”,但本月上旬却传出“吉利汽车收购力帆股份已成定局”的传闻。
消息称,收购后,力帆将仅保留摩托车板块,其余部分均由吉利汽车接盘,包括上市公司壳资源、生产资质、金融牌照等。对于第二次传出的风言风语吉利官方未作出回复。
尽管崔东树认为“一般而言,车企不会去收购这种尾部企业,收购一般有比较重的包袱。”但是,吉利收购力帆也不是毫无好处。
首先是力帆的产能和品牌保有市场。吃下力帆的产能,盘活力帆品牌已有的低端市场,吉利估计年销量很快就能超越通用,直逼南北大众。
其次是力帆的壳资源。考虑到吉利近期拟回归A股的新闻,而力帆股份是上市公司,有全套金融牌照,拿到这个壳资源,吉利融资什么的就不用愁了。
再之是汽车共享化。据说,力帆控股旗下的摩宝支付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和跨境支付全国牌照,将来可以给曹操专车、吉利和戴姆勒合资的星耀出行提供支付业务。
最后,是力帆股份背后的政府支持。作为国内举足轻重的汽车城,在2020这样的大环境下,作为GDP大户的长安、力帆销量都严重下滑。吉利如果接手力帆,重庆政府势必高度支持,接下来吉利汽车、曹操出行等业务,自然会在重庆风生水起了。
记得6月传出收购消息时,力帆股票一度涨停,面临如此绝境,若能吉利这样的资本大头接盘,力帆自然也是求之不得,但是具体能不能成,还要看吉利这个资本爸爸的意思。
除了被接盘,力帆在寻求自救或许还可考虑回归摩托车版块业务。
2019年,力帆股份宣布对公司业务发展重心进行调整,重新聚焦其赖以起家的摩托车业务。
数据显示,今年1~7月,力帆摩托车累计销售约28.76万辆,同比下滑17.85%;摩托车发动机累计销量约为41.5万辆,同比下滑7.87%。尽管摩托车板块目前也是困境当前,业内分析认为,相较传统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摩托车是力帆更为擅长的支柱业务,回归摩托车业务自救或是力帆困局的有效解决方案。虽不至于妙手回春,但起码可以为力帆延续一些寿命。
退市危机当前,吉利这样的富爸爸可遇不可求,如力帆之流的边缘企业要想活下去,要么转型,要么转行,出路必须选择其一,否则变局下一成不变者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份了。众泰、华泰、猎豹,下一个力帆会是谁?
可能就是“停止对经销商技术支持”的猎豹了吧。
往期精彩推荐
-END-
汽车大事记已入驻以下平台
今日头条|百度|汽车之家|搜狐公众平台
一点资讯|ZAKER|易车网|车友头条|UC大鱼号
爱卡汽车|有车以后|汽车头条 |网易|企鹅号 丨 凤凰网
继续阅读